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四章 唱叫(上)1/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细雨靡靡,如轻雾,笼罩东京。

    汴河水潺潺,雨丝飘落,荡起一圈圈涟漪后,很快便被流水抹平了……

    兴国寺桥下的酒肆,冷冷清清。

    不过这里的视线很好,坐在酒肆里,透过竹帘,便可以看到河两岸桃杏美景。雨落下,却见桃红杏白纷纷飘落地上,令河堤平添几分凄然意境。

    郭京在酒肆里坐下,难得的穿上了一身长衫。

    只是他那模样,那气质,即便是华美衣裳,依旧给人一种极端猥琐的感受。

    要了一角酒,一斤带膘的肥牛肉,还有几个小菜。

    北宋,禁止杀牛。

    但可以贩卖那些非正常死亡的死牛牛肉。

    这也给了不少酒店以钻空子的机会……我说这牛是死于劳累,你又奈我何?私下里,不少人干着屠宰活牛的活计。官府在大多数时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非碰到那种很较真的官员,也许会有所收敛。不过大多数时候没人过问,于是乎那禁令,也就变得如同一张废纸。

    酒菜上来,从店外走进一人。

    个头不太高,大约在170左右的模样,肤色古铜。五官端正,相貌很普通,属于那种走到人群里,基本上就认不出来的主儿。看打扮,却是书生模样。头上戴着一块青色东坡巾,手持折扇,慢慢的来到了店中。

    “大郎,在这边。”

    郭京看到那人,忙举手招呼。

    来人微微一皱眉,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露出灿烂笑容。

    “三哥,可让我好找。”

    他说话带着浓浓的燕云口音,快步上前,在桌前坐下。

    “来来来,嫂嫂方烫好了酒,大郎来的正是时候。”

    郭京热情的招呼,还亲自为那人满上一杯。

    如果有人看到他此时的样子,定然会吃惊不小。这一向都是嚣张跋扈的郭三黑子,何时也变得如此有礼貌了?而来人却不推拒,非常痛快的一饮而尽。

    “好酒!”

    “呵呵,自是好酒。”郭京一脸狗腿笑容,“虽比不得那琼花露,但滋味也不太差。李三娘祖籍就是扬州人,酿的一手好酒,这兴国寺桥可以有了名的。”

    “是吗?”

    来人一笑,正好那焌槽嫂嫂路过,他端起一碗酒道:“却还要敬嫂嫂一杯。”

    李家嫂嫂也是个爽快人,和那人吃了一杯,自去忙碌。

    “大郎,不知阿叔那边怎么说?”

    来人冷笑一声,“三哥做的好事,却让我去吃排头。

    当初你让我阿叔出手帮忙,说好了是切磋较量。可你倒好,竟然暗中作扑,令我阿叔扫了面子……而今东京城里人一说,都是我阿叔仗势欺人,与你合伙陷害那玉小乙。你还想他出手?哈,他不找你麻烦就好。”

    郭京顿时慌了。

    “大郎,还请美言几句啊。”

    “我倒是想,可你也知道,我久居燕云,多年未与阿叔联络。若不是而今局势混乱,我又怎会跑来这里?阿叔供我住所,已经很关照我了……这件事,我着实帮不上忙。再说了,你要对付那小乙,何必劳我阿叔出手?”

    “大郎的意思是……”

    “我阿叔门下,得真传者十八人,找其中一人出手,也就是了!”

    郭京连连摇头,“大郎有所不知。

    玉小乙使得一手好扑,是家传的绝学。一般人,恐怕当不得他的对手。”

    “当得当不得,与你何干?”

    “大郎这话是什么意思?”

    来人一笑,伸手轻轻念着颌下短须,“我问你,这次生事,可是你来挑头?”

    “当然不是。”

    “着啊,既然不是你挑头,管他做什么?

    打的赢了,蒋十五他们心满意足,玉小乙也就没了奔头;打输了……你觉着以阿叔的性子,会善罢甘休吗?到时候不用你说,自会出手。

    玉小乙,还不照样是死路一条?”

    “着啊!”

    郭京一拍大腿,兴奋大叫。

    只是这市井中的举动,让那人不禁眉头一蹙,露出了几分不快之色。

    “三哥,说起来你也是有身份的,以后要多多留意举止。

    你看你,在东京也算是小有资产,可为什么却不得人关照?就是你这粗俗举动,让人望而止步。你可别怪兄弟直言,我这真的是为你考虑。”

    郭京顿时满面通红,连连点头道:“那是那是,自家以后会多小心。”

    “对了,三哥可知道这东京何家胭脂水粉最好?”

    “这当然知道。”

    郭京忙滔滔不绝介绍,而那人只是静静听完,然后起身拱手与郭京道别。

    人刚一走,几个闲汉就凑过来。

    “哥哥,那鸟厮好嚣张……不就是个秀才,怎可以对哥哥如此无礼?”

    郭京脸上的笑容,也渐渐隐去。

    突然,他冷哼一声,“那鸟厮若不是李宝的侄儿,自家何需要吹捧着他?不过,他也确实有些本事……就说刚才那主意,你们谁能想得出?

    哼哼,而今且让他张狂些时日,等自家解决了小乙,他叔侄一个也不放过。”

    “哈,这才是三哥嘛。

    不过听人说,这鸟厮的浑家,却是个极风骚的,不知哥哥可否见过?”

    “见过,见过,却是风情万种。”

    郭京说着话,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好像被卡住了喉咙的公鸭动静。

    片刻后,他突然止住笑声,“找人和蒋十五说,李宝虽请不来,可以请他徒弟出来嘛……对了,李宝的大徒弟吕之士确是一把好手,据说甚得李宝真传,一手翻子使得出神入化,绰号鬼脚八,想来也不会太差。

    就让他们请那姓吕的出面,看那玉小乙如何应付。

    对了,别露出我的名号,说不定会弄巧成拙……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哥哥放心,小底们怎会不知?”

    郭京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颇有滋味的咀嚼起来。

    ++++++++++++++++++++++++++++++++++++++++++++

    雨停了!

    玉尹兴冲冲回到家,见燕奴并没有休息,而是在厨房里忙进忙出。

    突然意识到,这段时间燕奴好像清瘦不少。他白天还可以睡一两个时辰,可燕奴似乎,连两个时辰都休息不得。如此下去,早晚会累坏了身子。

    而且这杀猪的活计,不是一两日。

    至少还有三十多天,她怎受得住?

    别看燕奴每次都说她午后歇息过了。但认认真真想来,根本歇不得多久。

    首先,她要收拾屋子。

    而这其次,还要为玉尹准备晚饭。

    比如前日那顿饺子,恐怕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做好。

    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只怕三百贯没赚到手,燕奴自己倒可能累倒了。

    “九儿姐!”

    玉尹站在厨房门外,唤了一声。

    燕奴正在烙饼,听到玉尹的声音一愣,忙回身过来,露出吃惊的表情。

    “小乙哥怎这时候回来?”

    “咱们,别杀猪了。”

    “嗯?”

    玉尹叹了口气,迈步走进厨房,轻声道:“再这样下去,只怕债没有还上,你身子就要先累垮了。我这几日一直在想,这也不是个法子……

    每日里通宵不睡,我还好些,晌午可以歇息一下。

    可是你……”

    燕奴连忙摆手,“小乙哥莫担心奴,奴没事的。”

    “现在没事,不等于以后没事……我决定了,一会儿找三哥商量一下,请他帮忙宰杀了生猪。我记得小七不是在永庆坊住吗?就烦劳他辛苦一些,早上去接一下生肉。小七也是个信得过的,想来不会有问题。

    无非是少了些钱,可身子骨要紧,累坏了可不是那几贯钱能顾得过来。”

    燕奴眼睛一红,两只手在腰间的碎花布上抹了一下,转过身子。

    “可这样一来,每天怕要少一贯多呢。”

    “呵呵,一贯多又怎地?就算是一日多赚两贯,还是差不少。自家觉着,似咱们这样老老实实的贩卖,到时候还是还不上,需想些主意才好。

    我刚才在外面,见人唱叫。

    明明五文的果子,却卖到了八文……

    我就想,要不咱们也来个唱叫?我可是听人说,中瓦子的丈八娘,靠着一手好唱叫,一天卖的果子,比别人多出一倍有余,不一样能赚钱吗?”

    本觉着自己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哪知道燕奴却笑了。

    “丈八娘确是有一手好唱叫,可她卖的是果子……中瓦子每日里行人众多,自然生意兴隆。可咱们卖的是生肉,这词儿该如何编写?还有那南腔北调的唱法,你知道多少?能不能唱的如丈八娘那样吸引人呢?

    小乙哥,奴非是不愿。

    只是你这主意,实当不得用处……”

    东京开封府以唱叫闻名的角儿不少,可演变至今,已经成了一种艺术形式。

    丈八娘唱叫果子,是有人为她专门写的好词。

    可这卖生肉,如何唱叫?

    这唱词谁来编写?还有,谁来唱叫?

    让燕奴唱叫?

    玉尹万万不会答应。

    可让他来唱叫,恐怕也吸引不得太多人吧……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