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三章 你又算什么东西?(下)2/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当这章更新的时候,小新新已经到了机场,今晚飞往成都。

    舟车劳顿极为辛苦,求几张推荐票提提神吧!!!!!!!!!!

    +++++++++++++++++++++++++++++++++++++++++++++

    “居然有这种事?”

    玉人犹豫了一下,却依旧拦住了马娘子,“妹子莫急,且看小乙如何应对。

    若他应付不来,你再出面不迟。

    我知你也是爱护之心,但有些事情,他终究要去独立面对。这样对他,也有好处……你只管在旁看着,若实在不行,再出手相助,也不迟。”

    “可是……”

    “妹子,你放心。

    那玉尹有如此高明的琴技,而且又能隐藏至今,说明他是个知道隐忍的人。说不定以前与人争斗,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观其xìng情,却不会善罢甘休。俏枝儿今天摆他一道,且看他将如何应对,讨要回来。”

    玉人如此说,那马娘子也就沉默了!

    两人走到窗后,就见玉尹扬长而去……

    “小乙,当如何应对呢?”

    玉人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自夫君去缁州赴任以来,总觉无趣……而今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怎可以轻易放过?若真个有本事,倒是可以向夫君推荐一二。

    虽说到时候要远离开封繁华,却也胜似当个卖肉的屠子!

    ++++++++++++++++++++++++++++++++++++++++++++

    “小乙,怎么了?”

    当玉尹回到了铺子里,燕奴立刻迎上来,关切询问。

    玉尹笑了笑,“没事儿,不过小人作祟。”

    “那白矾楼……”

    “少了他白矾楼,难不成还能饿死咱们吗?九儿姐放心,此事我自有计较。”

    不管心里有多么没底儿,可玉尹还是拍着xiōng脯保证。

    难道让燕奴平白无故的为之担心吗?

    不过,这件事还是要妥善解决。倒小觑了那俏枝儿的能量,竟然用这样的办法,来逼迫自己。可老子吃软不吃硬,你越如此,我越不会向你低头。

    一个唱曲的戏子,竟然霸道如斯吗?

    想到这里,玉尹不由冷冷一笑……

    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结束!他刚才把话说的那么狠,想必俏枝儿也不会善罢甘休。

    兵来将挡,水来土填。

    话虽是这么说,可仔细想来,自家麻烦已经够多了,而今又莫名其妙的惹出一个女人出来。玉尹摇了摇头,莫不是自己天生就有吸引仇恨的光环吗?

    俏枝儿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不过呢,如果事情往两面看,虽说有些麻烦,却也给玉尹带来了其他的思路。

    我既然可以把熟肉卖给白矾楼,为何就不能提供别家?

    开封府七十二家正店,脚店数以万计。如果真能打开销路,倒也是一件好事。可问题在于,自家这些熟肉,该怎样才能进入开封府大大小小的酒店酒肆呢?玉尹不是学经济的,对此没有任何头绪。可这思路开启,总是一桩好事。后世那么多电视剧电影里,总能找到一些办法。

    “九儿姐,辛苦了一晚,回去吧。”

    “那你呢?”

    “铺子里的人手,足够应付过来。

    我留在铺子,反而平添许多乱事……这几日杀猪巷的姐儿们,常跑来这边扰闹,虽说没甚影响,却总归不好。我想着,晌午后走走,到处看看。

    说不得能想出些门道来,也不至于被那白矾楼逼到这等模样。

    晚上,我自去五里店。

    九儿姐你就别动了,以免惹出祸事。”

    虽然知道燕奴一身武艺,恐怕也没多少人能够威胁她。

    但内心里,玉尹还是不想燕奴冒险。

    燕奴笑了笑,没有回答。

    而是话锋一转,笑嘻嘻道:“如此,奴就先回家歇息,小乙哥莫太焦虑,有些事情总能解决,莫急坏了身子。”

    “嗯!”

    玉尹用力点了点头。

    燕奴走后不久,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突然间yīn云密布,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这春雨最是缠磨人,让玉家铺子的生意,一下子冷清不少。

    玉尹坐在铺子里的长凳上,看着雨水洗刷道路上的尘埃,路人行sè匆匆……

    “我去走走。”

    “小乙哥,正落雨呢。”

    “我知道。”

    玉尹说着,从铺子的角落里,取出一面油纸伞。

    “只是在附近走走,当不得事。

    小七哥在这里帮忙照拂,我很快就会回来。”

    “那小乙哥多小心。”

    玉尹点点头,打着油纸伞,施施然走出铺子。

    沿着那青石铺成的路,他慢悠悠的在雨中漫步。雨中的开封府,又是一副别样景sè。朦朦胧胧,行走其中,恍若置身于梦幻,真邪,梦邪?

    沿着潘楼街东去,不知不觉,便走出望春门。

    一座小桥,横跨于河上。

    河两岸绿柳窈窕,随风婀娜舞动。

    在细雨中,宛如动人少女,翩翩起舞一般……桥,名朱家桥。玉尹漫步走过去,站在桥上,举目远眺。却见一派míméng,万物笼罩在那雨雾之中。

    清新,瑰丽?

    这原本是一副极美的图画,却让玉尹心头,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乌云。

    如此美丽的景sè,两年之后,还能再看到吗?

    上苍让他重生于宣和六年,却又没给他任何的提示。

    玉尹至今,仍不清楚他为何来到了这个时代。而面对着一场灾难即将到来,他一介草民,却不知该如何去应对。有时候想想,却真真羞愧!

    桥头下,是一处瓦子。

    此刻有些冷清。

    在路边,有一座小茶肆,那幌子在雨中低垂,显得有气无力。

    玉尹感觉有些口渴,便走到茶肆里坐下。

    茶肆的面积不大,三三两两的,客人也不多。玉尹要了一碗冷面,配上两个馒头,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欣赏店外的景sè。这家茶肆的冷面,做的不差。纯手工面,入口劲道,有些弹牙,非常有嚼头……

    汤,是用大骨熬制,极为鲜美。

    冷厉的面,爽口的汤,一碗入腹,分外满足。

    没有味精,也没有那种乱七八糟的调料,纯自然的冷面,分外可口。

    玉尹一碗落肚,甚至意犹未尽。

    不过,他不想再吃了,而是要了一碗茶水,坐在帘子后面,呆呆发愣。

    “这果是家园制造,道地收来也。

    松阳县软柔柔白璞璞mì煎煎待粉儿压扁的凝霜柿饼,也有那婺州府脆松松鲜润润明晃晃拌着糖儿捏就的龙鑱枣头。mì和成糖制就细切的新建姜丝,也有日晒皱风吹干去壳的高邮菱米……白甜甜的莲子呦,钱塘的菱角儿!”

    mééng细雨中,传来甜美的唱叫声。

    那带着极有地方韵味,偏又融合了各地口音的技巧,顿时吸引了玉尹的注意力。

    就听一旁有人探头出窗子,大声喊道:“八姐,要三两姜丝,两斤菱角。”

    从雨中,走来一个小姑娘。

    看年纪大约在十八九岁,胳膊上挎着一个篮子,吃力的慢慢行来。

    很显然,小姑娘和茶肆的人tǐng熟悉,听到叫喊声,立刻跑过来,把东西奉上。

    “八姐,这下着雨,在店里歇歇吧。”

    “可是……”

    “八姐,唱叫则个!若唱叫的好,你那些果子,我等都要了。”

    “就是就是,八姐唱叫则个。”

    唱叫,就类似于后世的叫卖。

    在北宋年间,属于口技的范畴。这唱叫极有技术,需要用不同方言,把身边来自各地的货物,一一唱叫出来。虽口音有差别,却要让人听得清清楚楚。

    比如,福建的荔枝,当要用福建的口音。

    但客人却必须要明明白白听出来,你卖的是荔枝……

    这可是一桩极有技巧的营生。唱叫的好,甚至可以带来丰厚的收益……

    玉尹一开始觉着,这八姐唱叫的极好,很有滋味。

    可是,当他弄清楚其中奥妙之后,脑海中却突然间浮现出一道灵光。

    可以吗?

    玉尹搔搔头,不自觉的眯起眼睛。

    也许,可以……

    C!。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