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三章 你又算什么东西?(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凌晨更新,小新新苦求推荐票。

    好汉相助,力挺宋时行再登高。

    废话真心不多说,坚挺了一周,总不成最后掉队。

    兄弟们再给力一些,凌晨拜求推荐票!!!!!!!!!!!!!

    ++++++++++++++++++++++++++++++++++++++++++

    仲春的阳光,有点毒!

    玉尹的位置正好是背着太阳,听到有人叫他,很自然的转过身,正迎着那一道毒辣的阳光,让他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才算看清楚了来人。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奴哥一身淡绿色的襦裙,腰间系着一条月白色的鸳鸯带。挽着仙人髻,足蹬一双弓鞋,看上去婀娜动人,风姿俏美。脸上没有施浓妆,比上一次见她,看上去多了几分清雅。只是那眉宇间,依旧流露着倨傲之色。

    玉尹,却突然笑了……

    “多谢大郎提醒,那我先走了。”

    回过身,他朝着朱成拱手唱了个喏,拔脚就走。

    对奴哥这种女子,你越是理睬她,她就越是耀武扬威。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之无视,看她能猖狂几时?

    果然,奴哥一下子怒了。

    “玉小乙,我家姑娘说了,之前所言,依旧算话。”

    玉尹脚下一顿,大笑而行。

    把个奴哥气得脸通红,“玉小乙,莫要给脸不要脸,到时候可别后悔。”

    言语间,透出一丝威胁之意。

    这番争执,却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时正午,不少人前来丰乐楼用餐。看到这一幕,都饶有兴趣的停下脚步,驻足观看。其中不少人,认得奴哥。于是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起来。

    “那厮何人?怎得罪了奴哥娘子?”

    “不晓得!不过看他装束,却是个闲汉,怎会和奴哥发生冲突?”

    “刚才奴哥说他家姑娘……莫不是俏枝儿?难道说,俏枝儿十八春心动,看上了那鸟厮?真真个瞎了眼,自家这等人物,何故无人看顾呢?”

    “呸,你也不看看你那肚子,快赶上了十月怀胎的娘子。”

    “……”

    玉尹缓缓转过身,看着奴哥,眼中透着一抹冷意。

    他不喜欢惹事,却也不是个怕事的人。这奴哥咄咄逼人,还有那俏枝儿蛮横不讲道理,让玉尹很不高兴。只是他身上背着麻烦,所以不想节外生枝。可这奴哥好不晓事,把自己的退让,当成懦弱,一再挑衅。

    奴哥,活脱脱一直骄傲的小公鸡。

    昂着头,挺着胸,有一种俯视的眼光看着玉尹。

    “怎样?”她面带不屑之色,冷笑道:“我家姑娘还说,只要你答应,便想办法免了你家的债务。郭少三那边,我家姑娘自会出面与之说项。”

    这可是赤luoluo的利诱!

    想来那俏枝儿也确实是想要玉尹加入,才说出这样的话。

    以俏枝儿的人脉和财力,帮着玉尹还上那三百贯并非一件难事。而且凭她的面子,郭京就算再蛮横,也不过是一个泼皮闲汉。俏枝儿有足够的能力,让郭京老实下来。只不过,如此一来玉尹就永远要活在俏枝儿的阴影里。从俏枝儿行事手段来看,那将是一个永远还不完的人情。

    玉尹人鲁,可并不愚蠢。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举起了双手,“这是什么?”

    “啊?”奴哥一怔。

    玉尹露出一抹自豪的笑容,“这是我的手!玉尹不才,没什么大本事,可是不缺手,不缺腿,还不需要做那等仰人鼻息的事情。奴哥,你家那位小姐以为她是谁?你又觉得,你算什么东西?玉尹顶天立地,一不奴颜屈膝,二不坑蒙拐骗,三不会横行霸道……靠自家这双手,自可打出一片天地来。要我向你主仆低头?呵呵,奴哥,你太高看了自己。”

    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奴哥顿时红了脸,那双桃花眼里,泛着凶光,直勾勾盯着玉尹。

    有道是,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自俏枝儿成名以来,谁个不赞她一声才艺过人?哪个不是百依百顺?

    可自家事自家清楚,俏枝儿就算再红火,却终究是个伎女。

    ‘小姐’这个称谓,是专门对下贱女子的称呼。虽然大家开口俏枝儿姑娘,闭口俏枝儿娘子,但俏枝儿和奴哥心里却很明白,她们是什么人。

    越是如此,就越在意这种事情。

    奴哥那近乎扭曲的自尊心,也有很大程度,源自于此。

    玉尹却毫不客气,直接称呼俏枝儿‘小姐’。说穿了就是告诉奴哥,你以为你是谁?可以在开封府一手遮天吗?你那主人,不过是一个伎女而已。老子清清白白的做人,靠自己双手打拼,不比你们卑贱……

    丰乐楼上三层,一扇窗子打开。

    竹帘低垂,只能隐约看到那窗户后,站着一名女子。

    一双白皙如玉的纤纤玉手,搭在窗栏上,一双美目,透过那竹帘缝隙,朝楼下看去。

    “咦,怎地是他?”

    竹帘后的玉人,轻呼一声。

    却听得屋中有人问道:“姐姐再看谁?”

    “喏,就是那日在相国寺使琴的汉子,似乎在与什么人争执……九哥,下去打听一下,看看是什么事?”

    脚步声响起,渐渐远去。

    又见一人走上前来,与那玉人并肩而立。

    “可是大相国寺,使得一手好琴,令万人疯狂的玉小乙?”

    “正是他!”

    “嘻嘻,却是个有趣的人。

    这厮原是个闲汉,人却不算太坏……之前着了人的道儿,和李宝争跤,险些被打死。这好了之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地,每日里也甚为勤快。

    而今开来,却是本性难移。

    这刚好了几日,又要与人争执,却可惜了那周家小娘子。”

    “妹子对他倒挺熟悉。”

    “熟悉称不上,不过他那玉家铺子就开在我楼下,我焉能不打探清楚?

    只是,他那一手嵇琴,果真使得好吗?”

    “怎一个出神入化了得!”

    玉人身边女子,咦了一声,“倒未听说过,小乙有这等本领,不知是从何人学来。”

    就在这时候,房门声响。

    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夫人,已打听清楚。”

    “嗯?

    那一声回应,慵懒娇柔,若只闻其声,说不定会以为,是个豆蔻少女的声音。

    “这个事情……似乎和马娘子有些关系。”

    “和我有关?”

    “好像是那玉小乙,不知怎地得罪了楼里的俏枝儿姑娘。而后那俏枝儿姑娘,便使楼里断了玉小乙的熟肉生意。楼下是俏枝儿的婢女奴哥,拦着玉小乙争执。听说似乎是俏枝儿姑娘看上了玉小乙,可玉小乙却不肯依从。”

    谣言,往往就是这么兴起。

    如果俏枝儿知道事情变成了这模样,不晓得会气成什么样子。

    也怪那奴哥,说话不清楚。一个是东京名伎,一个又生的俊秀高大。

    才子佳人的故事,最容易被人接受。

    当年柳永醉眠青楼,成为天下美谈。而今在这丰乐楼前,自然就有了这样的猜测。

    玉人,登时闭上了嘴巴。

    而那位马娘子,却满脸通红,气得一巴掌拍在桌上。

    “好个不知羞的女子!

    不过唱曲的,却如此霸道……来人,给我把马十三唤来。自家却要问问他,这丰乐楼,何时竟让个唱曲儿的跑来当家作主?他莫非是皮痒了不成?”

    “慢!”

    玉人却突然开口,阻止了马娘子。

    “妹子何故如此动怒?”

    “姐姐有所不知,丰乐楼和玉小乙的熟肉生意,乃是亡夫生前定下。小乙的父亲,便是玉飞。当年和辽人争跤相扑,为咱大宋争了面子……没想到惨死在辽人暗算之下。亡夫当时尚在世,见小乙过的凄苦,便和玉家铺子定下了熟肉生意。数量虽不算太多,却可以帮衬一二。

    这马十三竟敢擅自做主,把亡夫生前所定下的事情坏去。

    而且,还是为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所坏……若不惩治,我家规何在。”

    ++++++++++++++++++++++++++++++++++++++++++++++++++

    感谢尚凌绝过树风炯迥然鹰扬万里侯若似水凋零仰天大笑300声伊红美兰de逸辰VS星落淺愛丶呐庅殇2不想活的太累等书友慷慨打赏,不胜感激。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