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一章 成名的烦恼(下)2/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更奉上,再求推荐收藏!

    ++++++++++++++++++++++++++++++++

    头疼!

    玉尹不禁苦笑。

    一场酒醉,却引来这许多的麻烦,实在是非他所想这些个莺莺燕燕整日前来,使他的生意受到了影响。你不理这些人不成,可若理了,又哪是个结束?

    使琴,不是!

    不使,好像也不成。

    一味拒绝,只怕得罪的人会越来越多。

    万一那天这些人想要整他,少不得会惹来许多麻烦。

    想到这里,玉尹心里不由得发苦。

    “小乙哥,若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黄小七和玉尹唱了个喏,然后告辞离去。

    玉尹搔搔头,正要走,却听张二姐道:“小乙哥,奴有件事情与小乙哥商量。”

    “二姐但说无妨。”

    张二姐自来了玉尹家,吃苦耐劳,勤勤恳恳。

    玉尹笑道:“但求莫要我使琴则个。”

    “小乙哥却说笑了……奴是见小乙哥的生意越来越好,可人手未免有些不足。

    不知小乙哥,还要不要人手?”

    “哦?”

    玉尹不是没想过此事,可这开封府的好刀手,大都有人雇佣。若是从前,玉尹可以接着他的名头强行挖来。但现在,他有点落魄凤凰不如鸡的意思,想要招募好刀手,恐怕没那么容易。天晓得,他能干多久?

    “二姐有好介绍?”

    “奴家中有一大哥,而今方二十。幼年时随乡人学得一手好枪棒……此次家乡水患,不得不离开家园。大哥不愿随我们来开封府勾当,留在乡里。只是他性格暴躁,我夫妇实在不放心。若是小乙哥招人,奴想让大哥前来。虽当不得刀手,可是打杂使力的活计也还算熟练……

    奴听说小乙哥而今也有些麻烦,若能用的大哥,也能让他帮衬一二。”

    张二姐说的非常含蓄。

    可玉尹还是听得出,那位‘大哥’,恐怕也是个刺头,或者是横行乡里的泼皮。

    这种人若来了开封,不晓得会不会惹出祸事。

    但是看张二姐说的诚恳,玉尹也不太忍心拒绝。

    “大郎叫得什么?”

    他知道,二姐家里只有一个儿子,所以大郎这个称呼,却也不算过分。

    张二姐忙道:“大哥的名字,是村里先生所起,双名再兴。”

    “哦!”

    玉尹点点头,便说道:“二姐不妨打听一下,若他愿意,自家接下却无妨。”

    “多谢小乙哥。”

    玉尹笑了笑,便走了。

    可是走了几步之后,他突然停下来,回身向那铺子看去。张二姐正收拾着,看上去非常勤劳。可玉尹却紧蹙眉头,脸上带着不可思议之色。

    杨廿九,杨再兴?

    杨廿九的儿子,肯定姓杨,除非二姐是再嫁。

    可问题是,二姐似乎是从一开始就嫁给了杨廿九。也就是说,她的儿子必是姓杨。名再兴?那不就是杨再兴嘛!这可是宋代的一员抗金名将,可惜英年早逝,战死于小商河。不过,玉尹对此人却是耳熟能详。

    杨再兴或许比不得岳飞那般名号,但也非等闲之辈。

    难道说,二姐的儿子就是杨再兴?

    之前燕奴的师兄是岳飞,玉尹就觉得是非常巧合了……现在,又蹦出来一个杨再兴。

    莫非这两宋名将,纷沓而来?

    玉尹感觉着,有些凌乱了!

    也许只是巧合而已,说不定此杨再兴,非彼杨再兴呢?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

    怕是我想多了……

    玉尹摇了摇头,直奔看街亭而去。

    此时,正是万猪入城的时候,张三麻子站在看街亭上,指挥人驱赶生猪。

    看到玉尹过来,他爽朗一笑,朝着玉尹招手。

    “三哥!”

    “哈,小乙却不当张三朋友吗?”

    “三哥这话从何说起,若非三哥帮忙,小乙而今怕是连饭都吃不得,如何不当三哥朋友?”

    张三麻子哈哈大笑,“那你怎不告诉我,你便是那天相国寺里大出风头之人?”

    “这个……”

    “哈哈,小乙莫怕,我说笑而已。

    相国寺那天,我正逢有事,所以没去观瞧。后来听人说,有一人在八角琉璃殿前使得一手好琴,连封宜奴都压不住风头,故而才有些好奇。

    昨日寻人打听,才知是小乙献艺。

    嘿嘿,我就知道,四六老哥介绍的人不会错,小乙你果然是深藏不露。”

    “让三哥见笑了!”

    “这怎是见笑?”张三麻子打着玉尹的肩膀,口中带着些酒气,“不过确是要小乙帮忙。我和那几个杀才说,识得小乙,他们却不肯相信。

    改日自家做东,请小乙来,好生让他们瞧瞧。

    咱张三麻子的兄弟,也有那了不得的……到时候,必羞臊他们的面皮。”

    “三哥既然吩咐,小乙焉能拒绝?”

    “哈哈哈,说定了……到时候我通知你。”

    说着,张三麻子让人把生猪加上了车子。

    玉尹付了钱,正要走,却被张三麻子拉到了一旁。他左右看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小乙,最近当小心些。蒋十五他们不知是从谁那里知道了你在我这边购生猪宰杀,言你坏了规矩,还叫嚣着要教训你一下。”

    “有这等事?”

    张三麻子点点头,“蒋十五那些腌臜泼皮,为人虽不堪,却也有些本事。

    你要小心点,莫着了他们道。

    真要是担不住的话,就与我说。自家虽是个卖生猪的,还算有些门道。”

    这三麻子,是个义气之人。

    玉尹连忙道谢,“三哥这番情意,小乙必铭记在心。”

    “诶,自家弟兄,休说得这些呱噪。”

    玉尹不再言语,再次拱手,与张三麻子道别。

    只是这心里面,却多了些警惕。蒋十五这些人虽非亡命之徒,但也不好招惹。如果真要是生事上门,终究有些麻烦,最好还是小心应对为好。

    这几日,让燕奴别再去五里店了!

    万一被蒋十五他们拦住,可就真的麻烦了……

    只是,蒋十五如何这么快就知道?

    而且还找上了张三麻子!玉尹脑海中,闪过了郭京那张脸,不由得下意识,握紧了车把。郭京那鸟厮当真可恶,这是要对自己,赶尽杀绝啊!

    玉尹深吸一口气,让心中怒气平息下来。

    不过你郭京莫得意,待我缓过这口气,早晚要找你算账。

    ++++++++++++++++++++++++++++++++++++++++++++++

    来到了五里店时,周燕奴已经忙碌起来。

    今晚,她准备了玉尹最喜欢的饺子……见玉尹过来,她连忙上前帮忙。

    “小乙哥,先吃饭,再干活不迟。”

    “嗯!”

    玉尹坐在门槛上,端着那盘饺子狼吞虎咽。

    燕奴则坐在一旁,笑盈盈的看着他。虽说不上含情脉脉,却闪烁着一抹从未有过的温情。玉尹呢,也吃的格外香甜,八十个饺子入腹,这才满足的拍了拍肚子。

    休息了一会儿,两人把三头生猪抬进院子。

    玉尹抄起杀猪刀,在手里挽了个刀花,轻车熟路的走到了生猪旁边,恶狠狠一刀下去,便让那生猪断了生机。这些日子,死在玉尹手里的生猪,加起来也有几十头。从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熟练,玉尹已没了刚开始的那种悸动。三头生猪宰杀妥当,燕奴也把水烧好端上。

    “对了,明日你莫来了。”

    “为什么?”

    玉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

    “蒋十五不知从何处得了消息,知道你我在五里店杀猪……说咱们坏了规矩,想要生事。我担心,他们会对你不利。这几日我自己来就好,你莫再过来……你放心,我尽量不和他们冲突,此事若能妥善解决,总好过把事情闹大。等我和他们照过了面,咱们再商议这解决之道。”

    “不行!”

    燕奴闻听,顿时急了。

    “你一人,怎敌得过他们许多人?”

    玉尹一蹙眉,“九儿姐你休要胡闹,这件事挺麻烦,你最好听我的话……若我敌不过他们,加上你又能如何?到头来总不成咱两人都出了事。”

    “你敌不过,却不代表我敌不过。”

    周燕奴忍不住笑了。

    “你什么意思?”

    “小乙哥莫生气,奴也知道,你使得好扑。

    可你忘了,奴从小便随父亲习武。未记事起,便是被阿爹在药水里泡大。

    若言技巧,奴比不得小乙哥。

    可如果真要交手,小乙哥恐怕抵不住奴十招。”

    好吧,我知道你是周侗的闺女,可你说这话,未免也太狂妄了一些。

    这大男人的面子还要有!

    周燕奴比玉尹低了一个头还多,而且娇小玲珑,看上去柔弱不堪。

    若说连十招都抵不住,那你也太小瞧人了……

    燕奴似看出了玉尹的心思,娇笑一声,闪身来到院子中央。只见她身形一转,裙角飘扬,顺势塞进了腰间的碎花布里,伸出手来,朝玉尹招手。

    “小乙哥,咱们试一试?”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