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一章 成名的烦恼(上)1/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从今天开始,更新时间做个调整。

    第一更还是老时间不变,第二更会放在下午五点半,如有不便,还请见谅!

    PS:求推荐,求收场!!!!!!

    ++++++++++++++++++++++++++++++++++++++

    大相国寺的那场表演,渐渐淡去。

    可是玉尹的名字,却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玉家铺子的生意,因此增sè不少。在两天时间里,铺子的销量直线上升,每日所卖出的生熟肉,三头生猪才可以满足需求,也让小小的肉摊,看上去生意格外兴隆。

    “小乙,奏一曲吧。”

    当生意兴隆的时候,玉尹不得不亲自上阵。

    随着他宰杀生猪的数量增加,这手上的活计,也越来越熟练。当然了,刀法比不得罗一刀那么熟练。可是来买生肉的人,是冲着他那一手嵇琴,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受人关注。不过,这铺子里人手不足,玉尹实在是忙不过来。

    “你就是玉小乙?”

    就在玉尹忙碌的时候,忽听有人叫他。

    抬起头,看过去,却是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来到了砧板前停下脚步。

    刺鼻的生肉味道,让女子不禁捂住了鼻子。

    她身着一件翠绿sè薄纱襦裙,五官姣好,只是浓妆艳抹,多少破坏了她精致的五官,给人一种庸俗感受。也许是受不得生肉的气味,女人退了两步,手里的小方帕挥舞两下,清楚的表达了她内心中的不耐烦。

    “听说,你使得一手好琴?”

    玉尹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好琴不敢当,不过是平日喜欢耍弄,让姐姐见笑了。”

    “一月三十贯!”

    “啊?”

    “我是说,一月三十贯,做我家姑娘的乐师。”

    “这个……”

    玉尹有点糊涂了。

    “她是白矾楼俏枝儿姑娘的丫鬟,名叫奴哥。甚得俏枝儿姑娘宠爱,和许多风流雅士认得。”

    俏枝儿,是白矾楼里杂剧的名角。

    但若是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伎女。是伎,不是妓!这俏枝儿素来高傲,平日里少与人颜sè。可就是有那么一帮子贱骨头,好她这种傲气,时常前来捧场。一来二去,俏枝儿也就有了名气,在白矾楼里站稳脚跟。

    这年月,可别小看这些伎女。

    能到白矾楼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地位,更不泛那种非富则贵的主儿。

    她们交际面很广,上至达官贵人,下至那些市井闲汉,都有些交情。若是得罪了她们,有时候比直接得罪那些人还要可怕。这女人的心思,变化莫测,永远无法猜透。所以前来白矾楼的人,也都尽量宠着……

    俏枝儿?

    听说过,但没见过!

    或许玉尹见过,但那是以前,而不是现在。

    再者说了,这奴哥的语气,让玉尹很不高兴。我又没有求着你们,何苦来的傲慢无礼?

    这奴哥,分明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

    三十贯听上去很yòu人,但对我却没什么帮助。

    观其下人,知其主人,想来那俏枝儿也是个骄横的主儿。我又不缺你的三十贯,何苦前去受辱?再说了,我奏琴是因为我喜欢,却不是为了给一个伎女当乐师。

    奴哥傲慢,可玉尹同样是个骨子里很骄傲的人。

    当下,他微微一笑,没有理睬那奴哥,而是扭头问一名老fù人:“老娘要些什么?”

    老娘,不是一个贬义词,是一个敬语。

    在北宋年间,面对一个老妪的时候,常以‘老娘’而尊之。

    老fù人一瘪嘴,立刻笑了。

    本来好好的该她来买肉,哪知道奴哥上来就抢在她前面,老fù人心里自然不快。可玉尹没有理奴哥,反而热情的招呼老fù人,自然心情愉快。

    “小乙,要三斤精肉,莫要肥的……我家大哥不好吃。“

    “三斤精肉,不要肥肉,明白了。“

    说话间,玉尹抄起砧板上的钩子,挑下来一条生肉。他拿起刀,在手里挽了个刀花,倒握刀柄,看了一眼那生肉之后,一刀下去,顺着生肉纹理,切下一条精肉,不见半点肥膘。往称上一称,玉尹咧嘴lù出尴尬之sè。

    “三斤六两!”

    “那就三斤六两,我家大哥好吃!”

    老fù人倒倒是个爽快人,二话不说便答应了。

    玉尹连忙道谢,让一旁小七帮忙打理。可如此一来,奴哥却怒了!俏枝儿在白矾楼献艺,奴哥也知道这玉家铺子,更听说过玉尹的名号。只是她自视甚高,怎看得上一个卖肉的屠子?更不要说整日里好勇斗狠。

    “玉小乙,你什么意思?”

    玉尹抬起头,看一眼奴哥后,轻叹一声,“姐姐恕罪则个,小人在这里勾当,若姐姐没有照顾,且到一旁,莫脏了姐姐衣裳,小人也赔不起。”

    “我刚才问你的事情……”

    “姐姐莫怪,小人使琴,只为了爱好,却非是为那阿堵物而来。

    若要使钱的话,小人这里买几斤生肉足以,却不想脏了小人的琴……”

    一句话,只说得奴哥面红耳赤。

    玉尹朝她一笑,转身继续忙碌起来。

    奴哥则咬牙,看了看玉尹,气呼呼扭头就走。

    “小乙哥,何苦得罪俏枝儿?”

    “这怎说得上得罪?不过是我志不在此而已。想那俏枝儿也非那不晓事之人,断然不会怪罪。”

    黄小七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于是便不再劝说。

    小乙哥使得一手好琴,那是他的本事。可若为了三十贯就给人屈膝为奴仆,却实在是可惜了!奴哥也实在是太过傲慢,刚才说话的样子,好像施舍一般。小乙哥是什么人?那可是能压住封宜奴风头的人,你一个丫鬟家家的,不好好说话,却来这里使xìng子,岂不是自讨苦吃吗?

    也亏得小乙哥而今脾气好!

    若是换做从前,定要打得你满面花开……

    想到这里,黄小七笑了!

    不过,奴哥走了,麻烦却来了。

    正忙碌时,从远处来了几个衣着华美的女子,在肉摊子停下来,燕语莺声道:“敢问小乙哥可在?”

    “啊?”

    玉尹正帮着张二姐卤肉,听到声音,从摊子后面站起来。

    见这几个女子,虽衣着华美,却风情万种,颇不似正经家的女子。

    今儿个是怎么了?

    玉尹心里暗自发笑,怎么来找自己的人,这么多?

    “几位姐姐,可有吩咐?”

    “你就是小乙哥吗?”

    “啊,正是。”

    “奴听闻小乙哥使得一手好琴,所以斗胆来见,不知小乙哥可否为奴奏上一曲?”

    玉尹刚要开口,却感觉身后有人拽了一下他衣袍。

    是张二姐!

    扭头看,张二姐轻轻摇头。

    那意思分明是告诉玉尹,莫要答应。玉尹心里有些疑huò!这几个女子,确是生的美艳,而且彬彬有礼,与先前奴哥的态度相比,截然不同。

    不过二姐既然反对,定有她的道理。

    玉尹忙拱手道:“姐姐恕罪则个,小乙这手头,还有许多事情,只怕脱不得身……再说小乙才疏学浅,当不得姐姐厚爱,勿怪,勿怪!”

    几个女人一听,似有些不高兴。

    可是见玉尹不理她们,也就没有逼迫,转身走了。

    好不容易天将晚了,玉尹要收摊子,算是清闲下来。他这才问张二姐,“二姐刚才,为何拦我?”

    “那几个女子,必不是正经人家的姑娘。

    小乙哥今非昔比,更需爱惜羽毛才是。她们找小乙哥,说穿了就是为一个‘名’字。小乙哥前几日在大相国寺使得好琴,也当得‘名家’两字。今日若小乙哥为她们使琴,她们便有了自抬身价的借口。只需言小乙哥专门为她们使琴,至少能翻上一倍的价钱,小乙哥切莫上当。”

    还有这种事?

    玉尹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这不就是‘借势上位’吗?

    张二姐虽然没有说的明白,可大致意思却表达出来。

    ——————————————————————————-

    感谢:炯迥然岭上多白云苏猩猩鹰扬万里侯施主菊花留下菩提老朱星空的物语淺愛丶呐庅殇狼群罗格伊红美兰de雪花青春难以割舍仰天大笑300声当随风倒舵3摩纳哥火焰刀隔岸灯火2011等书友不吝打赏,感jī万分!

    C!。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