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章 八闪十二翻(下)2/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赖大家抬爱,小新新渡过了最艰难的两日,成绩渐趋稳定。

    不过万里长征方行一步,还需要大家继续支持。要求不高,能留在榜上就好,还请大家阅读时登陆一下,看看有没有尚未投出的推荐票,一并赏赐给小新新吧。

    ++++++++++++++++++++++++++++++++++++++++++

    开封城里,万家铺子的馒头可谓鼎鼎有名。

    不过二十个……

    玉尹想想,旋即释然。

    他食量惊人,再加上杨廿九夫fù和燕奴,二十个馒头倒也不算太多。

    于是,他端着盘子,走到燕奴旁边,搬了一条木凳坐下。

    “燕奴,你师兄……”

    “昨天便走了。”

    “啊?”

    “师兄将去投军,所以特地来开封府看看。

    昨天午后,他就走了,说是怕耽搁了招刺……”

    燕奴说到这里,突然抬起头,轻声道:“对了,师兄已经成亲了,也有了孩儿,而今刚好五岁,名叫岳云。他说下次再来时,带孩儿过来。”

    这句话,似是告诉玉尹:我和师兄之间,没什么。

    同时,也好像是和她的过去,做一个割舍。儿时的梦,应该清醒了。

    岳飞走了吗?

    玉尹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有欢喜,也有几分失落。欢喜的是,岳飞从军,从此和燕奴再难相见;失落的是,那岳飞曾是他前世心目中的英雄,却这么错过了,有些可惜。

    就在玉尹心头千回百转的时候,燕奴突然站起来,在腰间的碎花布上蘸干了手上的水渍,转身回房。片刻后,她又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布包。

    “给你!”

    “这是什么?”

    “阿爹留给你的,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

    周侗留给自己的吗?

    玉尹愣了一下,缓缓把布包打开来。却见里面是一本书册,百分百的手写本。

    看了燕奴一眼,却见她正用力搓洗衣服。

    玉尹把饼子放在一旁,打开来看,又是一愣。

    书册上面,全都是繁体字。不过还好,难不住玉尹……前世背乐谱,全都是繁体字所书。如果单论识字的多少,玉尹自认未必输给那些太学生。可识字归识字,四书五经之类的,他可是不太擅长。倒是看过,也记得一些。但后世中,谁又考这些东西?连学习中国历史,都要考试外语,四书五经这样的书籍,反而不被那些学者所关注。

    所以,玉尹如果想做太学生,难度着实太大。

    “八闪十二翻?”

    玉尹轻轻念出声来。

    燕奴没有抬头,仿佛自言自语道:“这是阿爹毕生所学,说要传给女婿。只是,这拳脚威力太大,你基础打得好,且天生怪力,奴一直担心,你学会了会惹是非。不过现在想来,却有些错了……这是阿爹留给你的,奴怎能霸占?

    现在,交给你了!

    奴别无所求,只希望小乙哥学会之后,再莫似从前那样与人争锋……

    阿舅用命换来了这铺子,不求小乙哥别的,但求能平平安安。”

    她低着头,一缕头发垂在额前。

    玉尹在一旁,看着燕奴,半晌后叹了口气,用布包把那八闪十二翻重新包好。

    说实话,他对这东西兴趣不大。

    但这也算是燕奴的一番心意,却又不好拒绝。

    想了想,他轻声道:“九儿姐放心,小乙从前不晓事,以后便不会了。”

    燕奴‘嗯’了一声,不再言语。

    把衣服洗好,玉尹帮着燕奴把衣服晾在院子里。当他准备回屋的时候,却忽听身后燕奴开口道:“小乙……”

    “嗯?”

    玉尹回身,看着燕奴。

    燕奴犹豫了很久,咬着chún,轻声道:“对不起。”

    “什么?”

    玉尹是真没有听清楚。

    可燕奴却气红了脸,解下腰间的碎花布,大声道:“奴是说,对不起!”

    “呃……没关系。”

    玉尹,有些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副全不解风情的鲁男子模样,让燕奴恨得牙根直痒痒。把手中的碎花布,狠狠摔在了木凳上,而后便气呼呼的回屋,顺手蓬的关上门。

    为什么说对不起?

    玉尹呆傻傻站在门口。

    而且你说对不起,我说没关系,很合适啊?不说这个,那该说什么?

    女人,真是古怪。

    殊不知,燕奴在门口咬牙切齿。

    死小乙,臭小乙,我已经说了对不起,你还要怎地?你为什么不痛痛快快,把心里话说出来?总要奴猜来猜去……小乙哥,奴也会累啊!

    可这,真不能怪玉尹。

    前世为生计而奔bō,二十六年仍是童男子,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处过。

    到了今生,玉尹也是个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感情的鲁男子。

    若玉尹知道如何表达,也就不会与燕奴有那么多的误会。而今两个鲁男子合而为一,那‘鲁’的都已经熟透了,甚至比先前还要严重。

    ++++++++++++++++++++++++++++++++++++++++++++

    开封,镇安坊。

    一座从外面看上去并不是很奢华的宅院里,却是雕梁玉柱,美轮美奂。

    似锦繁花中,一座阁楼拔地而起。

    楼前有一块匾,却是用瘦金体所书,醉杏楼。

    楼外,桃红杏白,景sè怡人。阁楼上,一个身穿薄薄绢衣的淡妆女子,正凭靠在栏杆上,一张jiāo艳如出水莲花般的粉靥,斜倚粉臂,正呆呆出神。

    就在这时,从楼下上来一个老妪。

    “姑娘,打听出来了。”

    “嗯?”

    女子抬起头,向老妪看去,“姥姥,打听出什么来了?”

    “昨日在相国寺抢了封宜奴风头那汉子,名叫玉尹,也有人称他小乙,诨号玉蛟龙。住观音庙,家中已有了一房妻室。此人无甚功名,父亲玉飞,便是十年前在朱雀门外,摔死辽人的内等子,后被人暗算而死。

    这玉小乙十二岁时被御拳馆的周侗收养,练得一身好扑。

    后来靠着他阿爹的余荫,在马行街开了一个肉铺子,靠卖些生熟肉为生。

    平日里喜欢和人争跤,好勇斗狠。

    前段时间,与那小关索李宝扑了一场,险些丧命……不过虽然活下来,却又欠了人三百贯,约定四十天后偿还。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

    姑娘何故对此人有兴趣呢?”

    “却是个卖肉的!”

    女子眉头一蹙,却透出无限jiāo媚。

    她显然没有想到,那个将嵇琴奏得出神入化,直令她达到巅峰的男子,确是个屠子出身。若是个雅士,倒还可以谈风弄月。可一个屠子……

    女子想了想,轻声道:“姥姥不觉得,有些奇怪?”

    “有甚奇怪?”

    “一个屠子,却能奏得那么一手好琴。

    奴昨日虽隔得有些远,却能看出,他技艺非凡,却非一个屠子能做到。

    宜奴的技艺,自家清楚。

    或许比自家逊sè一筹,但确是各种翘楚。连她也自认不如,说明此人……

    姥姥,烦你再费心打探一下,弄清楚一点。”

    “姑娘放心,自家省的……不过,姑娘却需小心,这两日官家会来,可莫漏了口风才是。”

    “奴省的。”

    老妪从阁楼退下,女子复又趴在栏杆上。

    突然,那张jiāo媚至极的脸上,lù出一抹有趣的笑容,“屠子?力士?奴却不信!”

    ++++++++++++++++++++++++++++++++++++++++++++++++++++++

    桑家瓦子,郭家店。

    郭京送走了郎中之后,yīn沉着脸,看上去极为难看。

    “二哥怎样?”

    郭京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住心头怒火:“情况不是太好,肋骨断了三根,至少要歇三个月。该死的,自家寻那玉小乙麻烦,怎使得赵九出手?”

    “这个……”

    “对了,玉家铺子的生肉,可弄清楚了?”

    “弄清了,是他自己屠宰……生猪是张三麻子卖给他,据说这价钱也不算高。三哥,要不带些人找张三麻子,警告他不许卖给玉小乙?”

    “张三麻子手下有几十个脚夫,个个身手不凡。

    真要火拼,自家未必能讨便宜……他三麻子和我一向不对付,就算找上门,也没有用处。本来,我还想通过官府收拾那玉小乙,可赵九这一插手,自家倒是有些犹豫。你说,玉小乙和赵府,可有关系?”

    “这个,说不准……

    玉小乙阿爹原是内等子,出入皇城,难保认识些人,说不定还真有些关联。”

    “这个,可就麻烦了!”

    郭京拍了拍额头,显得有些苦恼。

    片刻后,他吩咐道:“这件事,不能咱们出头……想办法把这事告诉蒋十五。

    玉小乙这也算坏了规矩,看蒋十五他们怎么说。”

    闲汉唱了个肥喏,便匆匆离去。

    郭京脸sèyīn晴不定,在屋中徘徊片刻,准备去探望一下牛宝亮的状况。

    却在这时,听门外有人道:“三哥,李宝的侄子李秀才,前来拜访。”

    “李宝的侄子?”

    郭京愣了一下。

    他没听说,李宝还有个侄子,而且还是个秀才?

    想了想,郭京道:“快,有请!”

    C!。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