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章 八闪十二翻(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其实每次开篇,都是那几句老话。

    小新新也知道大家看的厌了,可新书期,实在是太关键了,小新新不能不说啊。

    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

    那愁煞个人,也爱煞个人的推荐票啊,小新新作揖拜求,还请大家莫吝啬,赏赐则个。

    ++++++++++++++++++++++++++++++++++++++++++

    天将四更,喧嚣的开封城,才安静下来。

    不过,这安静不会持续多久。当天亮时,又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开始。

    由高头街北去,从纱行到东华门街,晨晖门。宝箓宫,一直到酒酸枣门,店铺相连。这里曾经是开封府最为繁华热闹的地方之一。不过在宣和初,就拓展成为夹城官道,不复当年的繁华与喧嚣。由此东行,便是潘楼街。从潘楼街向东去,是十字街,这里又叫做土市子,竹竿市。

    每天不到五更,天还未亮,土市子便开始点灯交易。

    买卖衣物、图画、花环、领巾之类的商品。当然了,还有一些不能为人知的货物,也会在这里进行交易。当天亮时,土市子随之散去。

    故而,也有人称之为‘鬼市子’。

    幽暗的火光跳动,人们怀着各种心思前来。

    大家声音都不算太大,有的还méng着面纱,是为了不被人看出来身份。

    “听说没有?”

    “听说什么?”

    “昨晚相国寺内有一人,用嵇琴奏出新鲜乐曲,使得万人为之震撼。”

    “昨晚?自家记得是是封行首献艺啊!”

    “是啊,所以才叫怪异。

    后来封行首也来献艺,虽然大家很兴奋,可是却没有之前那种热闹劲儿。封行首还请来了一个帮手,两人琴箫合奏,也没能达到效果。

    据说封行首离去的时候,很不高兴。”

    “是真的啊……自家昨天家里有事,没有去看。”

    “那确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既然能在相国寺登台,必会在其他地方登台。到时候去看一看就是。”

    “你说的容易……人家只是玩乐,又不是靠这个为生。登不登台,也要看人是否愿意。不过你猜猜,那个奏嵇琴的人,是什么来历?”

    “这我那知道?”

    “马行街,小乙哥。”

    周围一怔,旋即有人道:“你是说马行街玉家铺子,那个卖肉的玉小乙吗?”

    “没错,就是他!”

    “你休胡说,小乙和人争跤或是好手,自家却未见他奏过什么嵇琴。”

    “你认得小乙?”

    “废话,我经常出入马行街,焉能不知。”

    “可那人真是小乙……一开始自家还以为花了眼,却不想真是小乙。连九儿姐都上去了,除了小乙还能是谁?倒真想不到,小乙还有这般本事。”

    “真是小乙?”

    “那自然,自家看花了小乙,难不成连九儿姐也认不得吗?”

    旁边那人,顿时啧啧称奇……

    平日里静悄悄的鬼市子,今天似乎有些热闹。

    从来不做交谈的人们,或交头接耳,或是窃窃sī语,都在谈论着昨日大相国寺的一幕。

    那一幕,实在是太过震撼!

    万人悲哭,那种感觉若不亲身经历,断然体会不出来。

    “等天亮时,却要去玉家铺子看看。”

    “嗯,我也有此意。”

    不知不觉,天将亮了!

    当晨光还在城市上空闪动的时候,巷陌里传来了一阵阵铁牌子的敲打声。

    来自于sī怨的行者、头陀们,手持铁牌子,用器具敲打。

    以平日里练就的诵经念佛的嗓门,大声的通报着现在的时辰。

    邦邦邦邦邦……

    “五更天亮,大晴喽!”

    这些人,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叫做报晓者。

    勿论开封府,还是洛阳城,从城市到乡村,都会出现他们的身影。

    后人以诗而证:五更不用元戎报,片铁铮铮自过门。

    随着五更天至,晨光浮现。

    城门大开,新的一天,却开始了!

    ++++++++++++++++++++++++++++++++++++++++++++++++++++++

    玉尹回到家,便一头栽倒在áng上,一觉到天亮。

    演奏化蝶,耗尽了他的力量,更使得他的精神,在经过了亢奋之后,陷入深深的疲惫之中。他记不清楚,究竟是如何回家。甚至连昨夜的那场奏琴,也都以为是一场梦……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头昏沉沉的,有些不太清晰。

    他爬起来,坐在áng上,轻轻拍打着额头,心里却是一阵阵的后悔……

    早知道,就不该吃许多酒!

    用力搓揉了一下面颊,复又想躺下来。

    可是一侧身,却看到枕边,那只嵇琴正静静躺着,让玉尹蓦地一愣。

    怎么回事?

    他一下子坐起来,把嵇琴拿在手里。

    不是做梦吗?

    昨夜的一幕幕景象,清晰的在脑海中浮现。

    他在八角琉璃殿前披发奏琴,狂啸而歌……难道说,那全都是真的吗?

    朱红说,嵇琴有生命。

    当他拿起弓子,慢慢拉响。

    嵇琴那独特的声音在屋中回dàng,他甚至能感受到,其中的欢愉之情。

    没错,我昨晚就是用这只琴,演奏了化蝶!

    阳光透过窗子,洒在屋中。

    屋外传来一阵阵水声,把玉尹从沉思中唤醒。轻轻把嵇琴放在枕边,玉尹掀起被子,从áng上下地。窗前,摆着一双白底黑面的鞋子。玉尹穿好鞋,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之后,用力将门打开……刺眼的阳光,照的他一阵眩晕。玉尹连忙眯起眼睛,片刻后才向院中看去。

    燕奴穿着一件单薄的青sè背衣,腰间系着碎花布,正从水井中汲水,清洗衣物。

    听到门响,燕奴停下来转身看去。

    “小乙哥,你醒了啊!”

    “呃……醒了!”

    “厨上已做好了饭,还热着呢……若是饥了,且先吃些,垫垫肚子。”

    听上去,燕奴说话和平时一样。

    可玉尹却能感受出,一种异样的情怀。

    犹豫了一下,他走出屋子,朝厨房走去。到了厨房门口,却看到张二姐正在里面忙碌。

    “小乙哥起身了!”

    “二姐,早啊。”

    “呵呵,却不早了,这都过了巳时。”

    巳时,是指上午9-11点钟。说起来,玉尹着实起的很晚,这换做别的家庭,早就开始了营生。

    对了……

    昨天没杀猪啊!

    “九儿姐,铺子那边……”

    “和七哥说了,今天歇一日,明日上工。”

    “歇工?这不好吧!”

    可话出口,玉尹立刻想起来,昨天自己喝多了,没有去五里店杀猪,自然也就没得生肉可卖。脸上,顿时显出一抹赧然之sè,玉尹闭上了嘴巴。

    燕奴道:“奴已经和三哥说过,晚上照常供应便是。

    小乙哥也累了好些日子,今天就歇一歇,明日上工也耽搁不得甚事。”

    说罢,燕奴在木盆旁边坐下,搓洗衣物。

    衣服是昨天玉尹穿过的……

    不过因为晚上一场喧闹,有些脏了,所以换下来清洗。就在玉尹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张二姐端着一个盘子,里面盛放了四五张饼子,递给了玉尹。

    “小乙哥慢用,奴家正要出门买些东西……小乙哥可有什么吩咐?”

    “呃,阿姆回来时,顺便去万家铺子,买二十个馒头来。”

    “晓得了!”

    张二姐说着,便出去了。

    开封城里,万家铺子的馒头可谓鼎鼎有名。

    不过二十个……

    玉尹想想,旋即释然。

    他食量惊人,再加上杨廿九夫fù和燕奴,二十个馒头倒也不算太多。

    于是,他端着盘子,走到燕奴旁边,搬了一条木凳坐下。

    +++++++++++++++++++++++++++++++++++++

    感谢:天下纵横有我,菩提老朱龙之莫视皓高骛远宋清筠淺愛丶呐庅殇教父南巡鬼惊天华汉hún仰天大笑300声不记不忘福音医生028破晓更新青春难以割舍伊红美兰de破晓更新不sè12345炯迥然袖手888施主菊花留下-清清淡酒香天下纵横有我鬼脸123狼群罗格乌鸦多多上殿张致恒星空的物语曹贼保罗禹ぁ皇春村儿等书友不吝慷慨打赏,小新新在这里谢谢了!

    C!。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