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八章 二泉映月(下)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三更奉上,小新新大吼一声:求推荐,求收藏,求包养……

    雄起!!!

    +++++++++++++++++++++++++++++++++++++

    这不得不说,整个大宋时期的文化氛围,造就了后世难以复制的文化盛事。即便是那贩夫走卒,也能听出诗歌好坏,为好听的音乐驻足。

    嵇琴声里,所蕴含的悲戚感,令人感同身受。

    燕奴站在那里,轻轻咬着嘴唇,眼睛里竟泛起了一抹泪光,晶莹闪动。

    眼前似乎有一个人,在为他一生的坎坷呐喊。

    琴声突然变得更加高亢和急促起来,在瞬间,营造出一个奇异的氛围。

    曲声,戛然而止。

    片刻后从人群里传来一声赞叹:“奏的好琴,好曲。”

    随着这一声赞叹声响起,四周也随之传来一声声赞叹。

    音乐,没有国界,可以穿越时空。

    周燕奴连连称赞,就连周良和石三两个大老粗,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意境。

    “咦?”

    石三突然轻呼出声。

    “好像是小乙哥。”

    周燕奴此时,刚刚从那二泉映月的意境中清醒过来,刚准备转身,却听到了石三这一声轻呼。

    “还真是!”

    周良也叫出声来。

    转过身,凝神看去,但见人群让出一条缝隙,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玉尹正收了嵇琴,脸上透着一丝恍惚,看上去精神也显得颇有些疲乏。

    演奏,本就是一件辛苦事。

    更不要说把全情投入其中,用灵魂却演奏音符。

    玉尹一曲奏毕,也有些疲惫。脑袋更是处于一个短暂的混沦状态,有一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感悟。

    可就在这时,一个极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鸟厮却拉的什么鸟东西,悲悲戚戚的让自家好不快活……看你也生的一副好面皮,怎地拉出的曲子,却这般不动听。可会唱个小曲,让自家快活快活?”

    几个身穿灰色短襦的闲汉,分开人群走上前来。

    为首一人,敞着胸,恨不得告诉旁人,他就是一个泼皮。黑黝黝的面皮,三角眼,塌鼻梁,眼睛下面还长了个痦子,痦子旁边,生着两根黑毛。

    身着筩袖短襦,走起路来,东摇西晃。

    所谓筩袖短襦,就是说衣服体窄袖小。这种衣服,一般都是闲汉最喜欢的着装。便宜,而且很耐穿。动起手来,也不会妨碍身手灵活。

    “咦,这不是马行街的小乙哥?

    嘿嘿,怎地不卖肉,却来这里奏曲儿……”

    这几人一看就知道是来生事。

    周良眼睛一眯,轻声道:“这鸟厮好像是郭少三的人,我记得见过此人。”

    “牛宝亮,绰号牛二!”

    石三眉头一蹙,沉声道:“这鸟厮什么时候放出来了?前些日子不是关起来,怎地就跑来这里?九儿姐,咱们快过去,这鸟厮是郭京的人……郭少三肯定在附近,这家伙是故意来寻事,咱们得要拦住他。”

    在燕奴几人看来,依着玉尹的脾气,被人这么一挑衅,还不立刻动手?

    可实际上呢?

    玉尹却恍若未闻,根本没有理睬牛宝亮。

    此时此刻,他正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感悟中。前世父亲在世时,曾评价玉尹的琴:技巧有余,而灵性不足。所以每每演奏,匠气太重……

    所谓用灵魂演奏,玉尹知道,却不明白。

    后世的生活环境,对于传统的篡改和排斥,加之社会大环境的种种限制,让玉尹无法领会到,父亲所说的‘灵魂演奏’究竟是怎样一种感受。

    这也造成了,玉尹在技巧上的出神入化,但却始终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乐者。

    他体会不到那种古曲中,所包含的意境,自然也就无法用灵魂演奏。可就在刚才,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古曲中那种无拘无束,与天地相契合的奇妙感觉,让他无法自拔。他甚至,听不到,也看不见身外的事务。至于那牛宝亮的挑衅,沉浸在奇妙顿悟中的玉尹,更不可能觉察。

    老人站起来,挡住了牛宝亮。

    “你们要做什么?”

    “这老汉滚开,莫挡住爷爷的路!”

    牛宝亮伸手,一下子把老人推倒在地。

    老汉,在宋代是一种对老年男子的蔑称。牛宝亮刚从牢里出来,奉命寻玉尹的是非,怎可能被那老汉所阻拦。一般来说,这帮闲汉无人敢惹。

    可今天,却不知为何,竟立刻激起了旁观者的愤怒。

    “兀那鸟厮,好不要脸,竟欺负一个老人,莫不是当开封府无人吗?”

    “哪个在喊?”

    牛宝亮三角眼一瞪,凶光闪闪。

    这厮是个亡命徒,好勇斗狠,却又和玉尹不同。

    玉尹以前和人争锋,却从不欺凌弱者。可牛宝亮呢?管你是什么人,惹了老子,六亲不认。这家伙是郭京手下的马仔,平日里嚣张跋扈。

    练过一段时间相扑,使得一手好拳脚,而且心狠手辣。

    好几次,这厮打伤了人,被关进牢里。可郭京对他颇为看重,每每出事,都会为他上下打点。所以关进牢里不多久,又放出来,更变本加厉。一来二去,牛宝亮竟成了桑家瓦子的一号人物,无人敢惹。

    他这牛眼一等,周围人顿时噤若寒蝉。

    就在牛宝亮要上去寻事的时候,玉尹却忽然站起身来。

    他比牛宝亮高一头,虽则身体并不属于极为魁梧,肌肉坟起的类型,却有另一种剽悍之气。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玉尹那马行街‘玉蛟龙’的名号,也不是平白得来,是实实在在靠着拳脚打出来。

    牛宝亮虽然凶恶,却被玉尹修理过许多次。

    这玉尹一起身,牛宝亮竟本能向后退了几步,做出一副防御的姿态。

    哪知道,玉尹根本不理他,而是仰天哈哈大笑。

    就见他突然间把脚上布鞋甩掉,头发披散,扭头迈步便跳上了广场高台。

    牛宝亮却怒了!

    这玉尹也太不把他看在眼里。

    “鸟厮,好无礼。”

    牛宝亮说着话,就要追上去,好生羞辱一下玉尹。

    却在这时候,旁边传来清冷的声音,“这大好地方,怎来得这呱噪货?

    九哥,还不赶走这鸟厮,省的脏了自家眼,污了自家耳朵。”

    话音未落,一个彪形大汉就从人群中走出来,拦住了牛宝亮的去路。

    今天还真个是怪了!

    二爷在那牢里关了几天,怎么是个人,就敢来阻我?

    牛宝亮眼中凶光一闪,双手探出,朝着那彪形大汉的肩膀就抓去。这叫做霸王卸甲,也是相扑里的一招。被牛宝亮抓实了,说不得两个膀子就要掉下。可是,没等牛宝亮双手碰到对方,就听蓬的一声响。牛宝亮的身子凌空飞起,狠狠的摔在地上,顿时口吐鲜血,昏迷不醒。

    到他飞出去,也没有看清楚对方使得是什么招数。

    几个闲汉吓了一跳,朝那大汉看去,却见大汉衣着不俗,长的也很普通。可是周身散发出来的杀气,却让几个闲汉不寒而栗,呆呆发愣。

    “大官人说了,尔等立刻消失,否则休怪自家不客气……滚!”

    随着大汉这一声低喝,几个闲汉抬起牛宝亮,掉头就走,不敢再有片刻停留。

    周燕奴三人刚到近前,牛宝亮等人就被赶走。

    周良看到那汉子,不由得脖子一缩,激灵灵打了个寒蝉,轻声道:“我的个天,怎地是他?”

    “谁?”

    “赵九!”

    “啊?”

    石三闻听一怔,也是一哆嗦,“赵相公家的九哥吗?”

    ++++++++++++++++++++++++++++++++++++++++++++

    感谢a199103068,伊红美兰de,淮安楚天舒,尹夕衣,炯迥然,大雪无痕6663,青春难以割舍,仰天大笑300声,曹贼该隐,暴雪倾盆,人生$如梦,淺愛丶呐庅殇,,死人大头,星空的物语,乌鸦多多,雲淏,菩提老朱等书友不吝赏赐。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