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八章 二泉映月(中)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兄弟们真给力!

    一觉醒来,却发现已是新书第一,令老新真个惊喜异常。

    今日三更,这是第二更,晚上还有一更……感谢大家对老新的支持和鼓励。

    +++++++++++++++++++++++++++++++++++++++=

    玉尹则已经沉浸在那乐曲当中,并未发现周围的观众越来越多。他所奏的二胡曲,便是后世极为著名的《二泉映月》。悲凉的琴声,似乎符合他而今的心境。不由自主的,便把自己完全融入到了琴声之中。

    二泉映月,是后世民国时期,二胡名家华彦钧,也就是瞎子阿炳的代表作。

    江苏无锡惠山脚下,有一眼泉水,名为天下第二泉。

    据说,阿炳时常在这泉水边上演奏,用音乐不仅把人代入夜阑人静,泉清月冷的意境当中,更表现出顽强的盲艺人,一生坎坷曲折的经历。

    玉尹,此时似体会到了这种意境。

    大相国寺,人潮汹涌。

    可是玉尹已全然忘却周遭时,弓子在他手中灵巧的跳动,手指更以一种时下少有人见过的指法滑动,配合弓子,走出一个个动人音符。

    其实,他一生何尝不坎坷?

    前世出生在一个良好优渥的家庭,受到良好的教育……可谁知,父母突然故去,使得他如同无根的飘萍一样。所学一切,与那个时代格格不入,包括他的思想,他的行为,甚至他的一举一动,都不为人所理解。

    曾有一家公司,想要捧他出来。

    可是,却是以一种毁坏古典音乐为代价,把他捧红。

    固执的他,选择了拒绝。然而从那之后,便磕磕碰碰,在红尘挣扎。

    刚强?

    谈何容易!

    当所有人都在谈论钱,讨论名利的时候,他所坚持的那些,似乎不堪一击。

    离奇的重生,让他来到了宣和六年。

    可迎接他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郭京的逼迫,苦苦的挣扎……还有燕奴的冷漠。这让他感觉到了一种绝望!虽然平日里,他表现的很坚强,但内心中,又是别样感受。把财产,过给燕奴……也许是他而今,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可他又何尝希望,从此和燕奴分道扬镳?

    琴声在经过一个长小的引子之后,旋律由商音,上行至角,而后在徵、角音上稍作停留,以宫音作结,形成了一个微波形的旋律线……

    文士走到一旁,静静聆听。

    眼前,恍若一人,正在沉思往事!

    音律陡然间变得高亢,从一个高八度音开始,围绕着宫音上下回旋。

    琴声先前所营造出来的沉静,一下子被打破,开始变得昂扬起来。

    文士不由得在一旁,轻轻合着拍子。

    而那嵇琴的主人,则好奇的看着玉尹,却发现玉尹,已经完全沉醉其中。

    本以为玉尹只是个随便玩玩的发烧友,可现在看来,是个行家!

    自家这只嵇琴,是经过专门修改,并不是主流所承认的嵇琴。在后世,似这只嵇琴的状况,属于托音二胡,不作演奏的主调而用,也没有传统嵇琴的换把。在一个把位内,上下八度翻用。可是在玉尹手中,却奏出如此优美而深沉的旋律,而且把位极高,堪称前无古人。

    眼睛,不由得眯成了一条逢。

    老人从未听过这支曲子,却可以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刚强,以及悲凉。

    渐渐的,老人眼睛湿了……

    +++++++++++++++++++++++++++++++++++++++

    燕奴慌慌张张,跟着石三走进大相国寺。

    “小乙哥在哪里?小乙哥在哪里?”

    她慌忙询问,石三却摇头苦笑,表示不知。

    两人在寺院东面角落的一个凉亭,与周良汇合。同样,周良也不知道玉尹去了哪里?他找了一圈,也未见到玉尹的影子,心里也有些发急。

    “二哥,小乙哥不会出事吧。”

    “怎可能出事?”

    周良连忙摇头,呵呵笑道:“凭小乙哥一手好扑,恐怕也没什么人能奈何他。”

    “可是……”

    “九儿姐莫急,相国寺这么大,也不可能一下子找到。这样,咱们往里面走,说不定能找到他。对了,封宜奴封行首今天要在八角琉璃殿前献艺,说不定小乙哥已经过去,咱们往那边走,肯定能找到。”

    燕奴也没有其他的法子,只得点头同意。

    此时,一行人正在往八角琉璃殿走去。

    当中簇拥两人,一个身着蓝色对襟博领直缀,头戴东坡巾。肌肤白皙,容颜秀美。特别是那双眸子,闪着一种可以勾魂夺魄的光芒。

    “姐姐何故要来此献艺?”

    蓝衫青年,轻声询问。

    在他身边,却也是个文士打扮的青年,可是他却称呼青年为‘姐姐’。

    “确是盛情难却!

    今日不仅是相国寺万姓交易,更是八角琉璃殿观音像修缮完成。方丈大师请我前来……我以前曾欠他人情,也不好推却,只能答应此事。”

    蓝衫青年笑道:“原来如此,却还是姐姐佛缘深厚,将来必有大气运。”

    文士一笑,并未回应。

    这天底下最大的气运,已经落在你的身上。

    我们这点气运,又怎能和你相比?目光中有羡慕,有嫉妒,还有一丝丝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颜色。不过蓝衫青年却未觉察,仍兴致勃勃,向四周观瞧。

    “那边,好多人啊!”

    “咦?”文士一怔,“那不就是八角琉璃殿?”

    “姐姐快听,这琴声甚美……咦?又是什么曲子?怎我从来没听过。”

    嵇琴声再次一转,旋律在高音区上流动。

    也正是这一转,却产生了新的节奏因素。柔中带刚,令闻者顿感情绪为之激动起来。

    玉尹已忘却了一切,将心中的烦恼和悲伤,全都寄托在手中嵇琴上。

    当年学习二泉映月的时候,父亲曾说过,华彦钧的二泉映月,在演奏手法上,有着极为高深的技巧。直线滑音,便是其中之一。通过果断的上下滑动,中间不拐弯,演奏出刚健之音。就见玉尹闭着眼睛,双手配合得当,以直线滑音,走出一个个刚健的音头。左手快速直线滑动,右手配以浪弓,使得发音顿挫分明,已展现刚毅性格。

    围观者,有那懂行的,不由得发出一声声惊叹。

    而最先来到旁边的那个文士,更忍不住情绪激动,两颊绯红,用力的点头。

    “好琴,真好琴!”

    九哥和赵六听不出好歹来。

    但是从琴音中,也能体会到那种刚毅的情绪。

    夫……官人博学多才,他说好,那定是好的……更重要的是,官人似乎已经忘记了关扑的事情,对于九哥而言,却是省下了一大笔开支。

    “二哥,那边有人奏琴。”

    “怎么了?”

    “你说小乙哥,会不会在那里?”

    周良闻听,不由得哑然失笑,“三哥说笑,小乙哥何时对这种事情有兴趣?”

    周良这么说,倒也很正常。

    玉尹以前好勇斗狠,不是与人争锋,就是天天练拳脚。若是打拳卖艺,他倒是会有兴趣。可这随风附雅的事情,却从没有见他去做过。

    换句话说,玉尹没那个雅骨!

    可是燕奴却眉头一蹙,突然道:“二哥,三哥,不若过去看看,说不定真在那边。”

    她依稀记得,那天郭京登门讨债的时候,有个太学生站出来为玉尹作保。但后来,那位太学生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以至不少人都忘了。

    可燕奴却记得,那天太学生走后,她问玉尹,太学生为何会出面作保?

    玉尹的回答时:“许是看我有些雅骨。”

    当时,燕奴嗤之以鼻。

    不过这件事,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记忆。石三说者无心,燕奴听者有意。

    说不定小乙就在那边!

    大相国寺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又逢这么一个大会,想要在里面找人,如同大海捞针。燕奴很担心!因为她听石三说了,玉尹吃了不少酒。

    平日里,玉尹不怎么吃酒。

    而今吃醉了就,若惹了是非,才真是一桩麻烦。

    说不定,他真有雅骨?

    燕奴心里面,怀着一丝丝的期盼。

    既然周燕奴都这么说了,周良和石三,自然也不会反对。其实他二人,早就想要凑过去看热闹了……毕竟他们今天的目的,是来看封宜奴献艺。玉尹这个事情,纯粹事发突然,以至于两人也不好开口。

    而今燕奴主动说要过去,两人如同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三人凑上去,周良和石三在前面开路,而周燕奴跟在后面,竟生生挤到了人群前面。

    远远看去,就见一群人围城一团。

    嵇琴声阵阵,带着一丝丝不屈的悲凉和刚毅,让燕奴三人不禁驻足。

    三人都不是那风雅之人,但也能听得出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