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七章 大相国寺(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6.24凌晨第一更,小新新给各位唱个肥喏:求推荐票,收藏!!!

    +++++++++++++++++++++++++++++++++++++

    太阳渐渐西沉,要落山了。

    但是对于开封府而言,这不过是一天刚刚开始。华灯初上,日间还显得井然有序的开封府,突然喧嚣杂乱起来。随着州桥夜市开始,马行街夜市也随即开放。整个开封府,一下子陷入了一种狂欢气氛中。

    玉尹坐在一家脚店的角落里,不停的喝着闷酒。

    从午后,他就开始来到这里,一直喝到现在。在开封府里,有酒楼正店72家,脚店无数。玉尹找的这家脚店,名叫万家铺子,坐落在相国寺桥侧。出门,便是汴河大街,车水马龙,透着一丝繁华之气。

    “嫂嫂,再烫一角酒来。”

    随着玉尹这一声高呼,在焦点里忙碌不停的焌槽,立刻答应一声,来到玉尹桌前。开封府的酒店里,有一种名为‘茶饭量酒博士’的职业,简称‘酒博士’。而在路边的脚店里,更有街坊妇人,腰系青花布手巾,挽危髻,为酒客换汤斟酒,俗称焌槽。那妇人的年纪,约在三旬靠上。长的算不得太动人,但也算是中等姿容。身体很强壮,手脚也非常麻利。

    妇人似是认得玉尹,捧着一角酒过来,劝说道:“小乙哥,已经是第六角,别再喝了。”

    “没事,满上!”

    自古以来,没有把客人往外推的道理。

    妇人是出于好心才劝说玉尹,可若是玉尹执意,她也不可能真的拒绝。

    毕竟,还没有那么深厚的交情。

    玉尹满饮一碗,打了个酒嗝,酒意上涌。

    日间发生的事情,让他感觉很怪异。他真的喜欢上了燕奴?亦或者是这具身体,残留下来的冲动?玉尹说不清楚!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吧。

    细想,自己来到这时代,不过十五天时间。

    若说喜欢燕奴,未必是真。

    既然燕奴始终放不下岳飞……那是岳飞啊,正经的民族英雄。难不成,自己要和岳飞,去争风吃醋?燕奴觉得自己粗鲁,那索性就成全他们。

    粗鲁?

    玉尹突然笑了,笑容里,带着无尽的自嘲。

    自家粗鲁吗?

    举起酒碗,玉尹刚要一饮而尽,却见从脚店外,走进来两个军铺。

    “嫂嫂,可有快一点的吃食?”

    “有,当然有!”

    妇人见来了客人,便连忙迎上来,“刚出笼的包子,还热腾腾,差大哥要多少?”

    “我兄弟二人,就来二十个包子,要快!”

    “再打两角冷酒,不耐烦吃那烫酒。”

    “差大哥且坐下,奴这就安排。”

    两个军铺环视脚店,忽看到玉尹,不由得一怔,迈步就走了过来。

    “小乙哥,你怎在这里?”

    玉尹醉眼朦胧,看着两人,“你是谁?”

    两个军铺相视苦笑,在玉尹两边坐下,“小乙哥,我是石三啊,你不认得了?他是周二……燕奴晌午后,到处找你,就快把马行街都翻过来了。

    你二人是怎么回事?燕奴到处找你,你却在这里买醉吃酒?”

    呼!

    玉尹打了个酒嗝,“她找我作甚?

    她是她,我是我,有什么干系?反正我做什么,在她眼里,都是错的,与其这样子,我又何必凑过去讨她嫌?我是个粗人,配不上她。”

    看起来,是真出事了!

    周良和石三都知道,玉尹从很久之前,就喜欢燕奴。

    可不知为什么,燕奴总是不冷不热。哪怕是成婚之后,也没有改善。

    不过,最近听说他二人出双入对。

    周良和石三还以为,两人有了进展。哪知道这一天的功夫,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两人面面相觑,见玉尹又要饮酒,连忙把他手中酒碗夺过来。

    “干嘛,休拦我吃酒。”

    就在这时,焌槽嫂嫂端着热腾腾的包子上来,摆在了桌子上。

    “差大哥也认得小乙哥?

    劝劝他吧,也不知小乙哥是怎么了,已吃了六角,还要再吃,奴实在是不敢再给他烫酒了。”

    “嫂嫂休要担心,只是心情不好,并无大碍。”

    说着话,周良把包子就推到了玉尹面前,“小乙哥,先吃些包子,垫垫肚子。”

    “不吃,我要吃酒。”

    “吃了包子,就与你吃酒。”

    玉尹迷迷糊糊,伸手拿起一个包子,正要咬下去。忽然,他却停下来,那混沦的双眼,似乎清醒了一些。他伸出手,攫住周良的手臂。

    “二哥,帮我一个忙,可否?”

    “什么忙?”

    周良顿时警惕起来,沉声问道。

    “把我那宅子,过给燕奴……好不好?”

    “啊?”

    “燕奴跟着我,却是委屈太多。我呢,又没什么本事,总让她难堪。

    这次我欠了债,怕也还不上了。

    但我不能连累燕奴,所以我想,把宅子过给她。到时候,我会把她休了……等郭京找我麻烦时,也就牵累不到燕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却不能让燕奴受苦。到时候不管我怎样,燕奴有那宅子,就算赁屋,也能养活自己,不用我再担心……二哥,这个忙,你要帮我。”

    周良和石三,都呆愣住了!

    两人相视,片刻后从对方的眼里,都看出了一丝可惜之色。

    小乙果是一个情种……

    石三朝着周良点点头,那意思是说,先答应他再说。

    “好,我答应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嘿嘿……这包子味道不错,嫂嫂,再来二十个。”

    玉尹似乎是放下了心事,可在石三和周良眼中,却透着一份凝重。

    “对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哦,去相国寺。”

    “相国寺?”

    “是啊,你忘记了?今天可是相国寺万姓交易的日子。晚上还会有集会,听说请来了封宜奴小唱,我等自然要去看看,顺便凑个热闹。”

    相国寺,每月五次开放。

    也就是说,差不多六天会开放一次。

    在开放日,百姓可以在寺内自由交易。到了晚上,还会有各类娱乐节目观看。

    封宜奴是开封府有名的伎女。

    主意,是伎女,不是妓女。这两者间,有很大的差别,大体上类似于后世歌星的性质。伎女,是指有技艺,以歌舞为业的女子。只是在后世,往往将伎女和妓女,混淆一起。这封宜奴,以小唱而闻名,歌喉清亮,极为动人。

    故而也有人称她为上厅行首。

    事实上,在宣和年间,最有名的伎女,是李师师。

    不过而今李师师已渐渐淡出,所以才有了封宜奴、徐婆惜,孙三四这些名角的出现。

    对于周良石三这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封宜奴犹如他们的梦中情人。

    只是平日里,他们没有那个资本去听唱,所以趁着今天的集会,想要过一把瘾。

    “同去,同去!”

    玉尹对这大相国寺的集会,颇为好奇。

    大相国寺,位于开封府的中心,始建于北齐天保六年,也就是公元555年,一个极为好记的年份。原名建国寺,后在唐代延和七年,唐睿宗因纪念其由相王登上皇位,于是便赐名为‘大相国寺’。

    到了宋代,相国寺甚得皇家尊崇,多次扩建。

    其治下,占地五百余亩,辖64个禅院和律院,样僧多达千人之数。后世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其中有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故事,便是发生在相国寺的辖地之内。不过而今,那处菜园子已经荒废不少。

    周良看着玉尹那醉态可掬的模样,有心拒绝,却不知如何开口。

    还是石三说道:“小乙哥,你去可以,但可不能在里面惹事。

    封行首前来献艺,有不少大人物会来捧场。如果你搅了场面,到时候就算我和二哥保你,也是保不住。你先应了,我们就带你过去。”

    “哈!”

    玉尹笑了。

    那红扑扑的脸上,满是醉意。

    他眯着眼,含糊不清道:“我又不是惹事生非的人,干嘛要搅场面呢?”

    你不是惹是生非的人?

    你这几年,惹得事情,还少吗!

    石三知道,难甩开玉尹。

    而且,玉尹又和燕奴吵了架,估计一时半会儿的,未必会愿意回去。放任他继续在这脚店里喝酒?弄不好还真就会惹出来麻烦。要事他和周良看着他,至少也能有个照应。免得被人杀了,都不晓得状况。

    朝着周良点点头,石三扶着玉尹说:“好吧,那我们带你过去。

    记住,不许再吃酒,也不许惹事。否则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保不住我。”

    玉尹傻傻的笑了,还打了个酒嗝,让周良二人,顿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