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六章 师兄(下)为盟主富翁的成长贺!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小乙,你没事儿吧。”

    岳飞见玉尹失魂落魄的模样,也愣住了。

    他连忙上前,想要把玉尹搀扶起来,却见玉尹猛然甩开了他的手,连退几步。

    “你来找燕奴?”

    “是啊!”岳飞点点头,“问朝廷招刺,故而前往应募。“

    北宋时期,招募军士,又称之为‘招刺’。招募者先用刻着尺寸的木杖丈量被招募者的身长,而后再检阅他们跑跳动作,和能否骑马奔驰。

    最后,还会观测其瞻视目力。

    凡合格者,就要在脸上刺字,发放衣物钱币,并按照个人的身材高矮,分派上、中、下等禁军和湘军。在宋代,当兵是极为卑贱的职业,几乎和罪犯、奴婢或者某些官府的工匠差不多。若不是不得已,普通人是不愿意从军。

    事实上,这已是岳飞第二次从军。

    宣和四年,宋徽宗赵佶对燕云用兵,向天下征召勇士。

    岳飞应募,并立下战功。但由于老父突然病故,不得不回乡守孝……

    而今,河北等路,发生水灾。

    据史书记载,是‘民多流移’。

    按照宋代的赈灾之法,每逢灾年,便实行招兵征募。

    其理由是‘不收为兵,则恐为盗’将无以为生而不得不流亡的农民招募为兵,也是宋代稳定统治的一个策略。汤阴灾情严重,而岳飞家中,又有不少人口。不得已,岳飞只有选择参军一条路。不过他有信心,凭借他的武技,可以投充效用士,免去在脸上刺字的痛苦。

    只是玉尹,却没有听到他后面一句话。

    心情突然间变得烦躁无比,上前一步,推着岳飞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我家里不欢迎你,燕奴过的很好,用不着你来探望,快走,快走。”

    “小乙,你这是干什么?”

    岳飞感觉着,哭笑不得。

    既然通报了身份,他自然不可能再和玉尹动手。

    而且,他知道,如果真要动手,他倒是能胜过玉尹,却少不得无法控制力道。万一伤了玉尹,岂不是让燕奴伤心?同时,岳飞又觉得奇怪。

    按道理说,玉尹随着周师多年,应该能得周师真传。

    可是从刚才交手的情况来看,周师的绝学,并未传给玉尹……

    周侗有三绝,骑射、拳脚、棍棒。

    其中,周侗的棍棒绝技,传给了大名府名为李俊义的人,绰号玉麒麟。也就是后世水浒中,玉麒麟卢俊义的原型人物。后宋江被毒杀,李俊义悲恸万分,失足落水。时宣和二年的事情,而今已渐渐为人淡忘。

    周侗有一个习惯,一项绝技传授出去,不再传于第二人。

    所以在教授岳飞的时候,只传了骑射功夫。岳飞的枪术,是随相州名枪手陈广所授。

    大概八年前,周侗带着燕奴途经相州,在岳飞家中待了几日,检验岳飞的功夫。

    于偶然机会,周侗谈到了他的拳脚功夫。

    他对岳飞说:“人言我棍棒冠绝天下,射术无双。可实际上,我真正的功夫,还是在我这拳脚上。你天生神力,资质聪明,而且品性甚好。按理说,我应该把这拳脚,教给你……只是我这拳脚,传子不传女。我膝下只有燕奴一女,将来这功夫,必是要传给燕奴的夫婿。”

    周侗还说,燕奴从小就有一门亲事。

    那孩子名叫玉尹,又名玉小乙。其父玉飞,两年前与辽人争跤,惨遭暗算而死。这一身功夫,将来定是要交给玉尹,才不负老友所托……

    周侗的功夫,尽在手上,号‘八闪十二翻’,属于一门内外兼修的绝学。

    但是,从刚才和玉尹交锋的情况来看,玉尹似乎没学过。

    否则他气力惊人,比自家还强横几分。再配合八闪十二翻,就算扑法略有欠缺,岳飞也未必能够抵挡。

    这其中,必有原因。

    岳飞想到这里,觉得事情不太简单。

    他于是伸手,想要制止住玉尹,和他好好谈谈。不仅仅是要了解玉尹和燕奴的状况,还想要劝说一下,玉尹莫游手好闲,辜负了周师期望。

    哪知道,玉尹情绪格外激动。

    岳飞不动手还好,这一动手,立刻激起了玉尹的反抗。

    只见他双脚连环,猛然向岳飞身上贴去。这就是周侗的绝学之一,玉环步鸳鸯脚。岳飞吓了一跳,连忙闪身躲避。可是玉尹步伐极为迅猛,手上更连使推山手,向着岳飞便扑过来。两人你来我往,在院门口就交手了四五个回合。岳飞心怀顾忌,而玉尹则势若疯虎,渐渐占据上风。

    就在这时,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乙哥,你怎么又在打架?”

    却是燕奴在铺子里忙完,看时间差不多了,所以回家来,准备做饭。

    这些天,燕奴晌午在铺子里帮忙,等到了吃饭的时候,回家做好,叫醒玉尹。午后,玉尹去铺子里盯着,燕奴就休息一会儿,然后做好饭,去五里店等候。

    可没想到刚回家来,就见玉尹在和人争斗。

    燕奴连忙上前,出言阻止。

    但等她看清楚了和玉尹交手那人的长相,只觉心里一颤,脱口而出道:“五哥?”

    玉尹也冷静下来,扭头向燕奴看去。

    五哥?

    原来,岳飞家中行五,虽然四个兄长早夭,可大家还是习惯性的称呼他五哥或者五郎。

    燕奴紧走两步,又猛然停下脚……

    “燕奴!”

    岳飞见周燕奴回来,也松了一口气。他可真的有些头疼……如果燕奴再不回来,照着刚才的势头,他迟早要动手反击。事情可就严重了。

    “小乙哥,你怎和五哥打起来了?”

    周燕奴有些气愤,觉得在她敬爱的五哥面前,丢了脸面。

    可这话出口,传到了玉尹耳中,确是另一种滋味。

    “五哥五哥,我管他是谁。

    这是我家,我不想让他进,他却偏要进,我打他是轻的,惹怒了我,我……”

    “你怎样!”

    燕奴柳眉一挑,怒声道:“小乙哥,我原以为你吃了亏,学得好了,没想到你还是这般好勇斗狠。五哥是让着你,知不知道?否则以你那点手段,五哥早就把他打翻……你怎地如此粗鲁,连待客之道也不知晓?”

    “我粗鲁?”

    玉尹看着燕奴,突然仰天大笑。

    “好,我粗鲁,你跟着你的五哥过去吧。”

    “啪!”

    不等玉尹说完,燕奴上前,就是一记耳光,打在了玉尹的脸上。可这一巴掌打下去,燕奴却呆愣住了。她羞怒,却又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玉尹牙关紧咬,盯着燕奴。

    半晌后,他突然转身,大步离去。

    “小乙,你要去哪儿?”

    “要你管吗?”

    玉尹猛然回头,眸光森冷,凝视岳飞。

    那阴冷的目光,让岳飞也不由得顿生一股冷意。在玉尹而言,他虽是重生,却继承了玉尹原来的喜怒哀乐。一种莫名的羞愤,让他难以承受。

    而燕奴则站在院门前,看着玉尹离开。

    她同样觉得委屈,泪水禁不住,无声的滑落……

    “燕奴,要不我去找他回来。”

    “不要管他!”

    周燕奴大声喊道,转身便跑进了院子里,冲进屋中,蓬的关上房门。

    岳飞站在院子中央,头痛了!

    他发现,自己今天好像来错了地方。

    他就不该来看燕奴,竟惹出了这许多事情。

    耳听燕奴在屋里的哭泣声,岳飞犹豫了一下,走到门口,轻声道:“燕奴,自家实不知会惹出这许多事故。

    我今日来,其实就是想探望你一下,便要前去招刺。可能是我说话随意了些,让小乙哥生出误会。这件事,你莫怪他,他也是紧张你。

    对了,还有一件事。

    我已成婚了……而今孩子,也五岁了,名叫岳云……”

    正说着话,却见房门突然开启。

    燕奴从屋中走出来,看着岳飞道:“五哥,你已经成亲了?”

    提起自己的家事,岳飞显得很开心,点头道:“是啊,已成亲六载了。”

    六载!

    燕奴心里一颤。

    也就是在她和父亲离开汤阴的第三年,岳飞就成亲了!

    可笑自己,却总惦记着他。即便嫁给了玉尹,对岳飞仍念念不忘……

    其实,细想起来,玉尹争强好胜,未尝没有这个原因。

    玉尹的年纪,比岳飞还要大一岁。在明知道自己惦记岳飞的时候,仍默默的在自己身边。哪怕是成亲了,也不肯和燕奴圆房。这里面,固然有燕奴内心里的抗拒。又何尝不是,玉尹在等她回心转意呢?

    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羞惭。

    但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却要恭喜五哥。”

    “燕奴,不去找小乙回来吗?”

    燕奴心里有些愧疚,但自幼坚强的她,却不愿意在昔日所喜欢的五哥面前,露出半分软弱。

    “没关系,过一会儿他就会回来的。”

    燕奴说着,从屋子里搬出了一张长凳,又倒了一碗水过来,请岳飞在院中落座。

    在院子里说话,和在屋子里说话,是两件事。

    房门一关,各种闲言碎语就会出来。燕奴是个要面子的女孩子,更是个求名节的女孩子,怎可能落人话柄?但是在院子里,性质就不一样了。

    事无不可言,我问心无愧。

    “燕奴,有件事,我还要问你。”

    “五哥请讲。”

    不知为何,燕奴在岳飞面前,再无早先的那份局促。

    岳飞正色道:“周师在世时,曾言要将毕生所学,也就是他所创的八闪十二翻,传授给小乙。可是刚才过招,小乙给我的感觉……似乎并未得到真传。而且,他扑法虽通,却不甚专精。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燕奴犹豫了一下,轻声道:“阿爹生前,的确是准备把功夫传给小乙,可是当时身子已不好,原想着等身体好了,再教给小乙哥,不想……

    八闪十二翻的秘法,在我手里。

    可是小乙哥这几年守着玉家铺子,却游手好闲,不问正业。经常和人争跤,带着一帮子闲汉与人相争……五哥有所不知,小乙哥天生神力。十六岁时,就能挽五百斤强弓,蹶张十二石硬弩,少人能比。”

    岳飞闻听,倒吸一口凉气。

    宋代,弓弩是主要武器。故而有‘军器三十六,弓为称首;武艺十八般,而弓为第一’的说法。

    而所谓的弩,一般是用足蹶张,多为步兵使用。

    岳飞十六岁时,不过开三百斤强弓,蹶张八石弩,已经被称之为神力。

    因为按照宋朝的军制,‘弓射一石五斗’,就是武艺超群,甚至可以选为‘班直’,做皇帝的近卫。北宋时期,最高纪录是挽弓三石,也就是三百六十斤左右。按照这个说法,岳飞的挽弓能力,已是登峰造极。

    可玉尹,竟然能挽五百斤强弓。

    那是多少?

    四石的弓箭啊!

    燕奴叹了口气,“阿爹临终前,要我把功夫传给小乙哥。

    可我看小乙哥天天与人争执,而他那怪力惊人,练成八闪十二翻,一个不慎,就有可能闹出人命。所以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没有传他。

    至于他扑法,可能是和前段时间与李宝争跤受伤所致……据我所知,小乙哥的扑法极为精湛,连我阿爹都说,单以扑法,小乙哥尽得阿舅真传。”

    阿舅,是宋代儿媳对公公的叫法。

    岳飞听完了燕奴的解释,却突然苦笑一声,似乎明白了玉尹的心事。

    他轻声道:“燕奴,你糊涂啊!”

    “啊?”

    “你与小乙哥,是从小结亲。

    小乙哥焉能不知,周师生前要传他功夫?你得了八闪十二翻的秘法,却不给他。小乙哥会怎么想?他必然觉得,你并非真心嫁给他为妻。

    或者说,你心里,另有他人……”

    感情上,岳飞是个很呆板的人。

    对于燕奴的情义,他并无觉察。因为在他眼中,燕奴如同他的妹妹一样。

    甚至在刚才玉尹怒而咆哮的时候,他也没能反应过来。

    燕奴闻听,心里一颤。

    “我倒是觉得,他之所以好勇斗狠,只是想得你的承认。

    可能他法子用的偏了,让你觉得他不务正业。可我能感觉得出来,小乙哥是真心待你……燕奴,我不知道你究竟如何想。但我觉得,小乙哥是好人。”

    一句话,似乎触动了燕奴心中,那最为柔软的地方。

    她突然站起来,拔腿就往外走。

    岳飞叫喊道:“燕奴,要去哪里?”

    “我这就去找小乙回来。”

    说罢,周燕奴已如风一般,冲出院门,朝着玉家铺子,飞一般跑去。

    “小乙哥,对不起,是燕奴错怪了你!”

    +++++++++++++++++++++++++++++++++++++++=

    感谢仰天大笑300声,风驰云卷,星空的物语,视觉瞳祭,寻花奈影,青春难以割舍,踏血如焚,天演者,,夜半等更人等书友慷慨打赏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