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六章 师兄(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晌午!

    初春的太阳洒遍汴河,河面上波光粼粼,闪烁金光,景色极为动人。

    一个中等偏高身材,大约在178左右身高的青年,斜背着一个包裹,大步走进了望春门。

    潘楼东街,人来车往,热闹非凡。

    青年在街边,买了一碗水,牛饮而尽。

    “敢问大哥,观音院怎么走?”

    青年说话,声音有点发瓮,感觉很沉。他额头宽大,方脸大耳,眉宇开阔。眉毛略有些短,双目炯炯有神,透着一股子雄赳赳的勇士气概。

    “观音院啊……往前走,看到任店街的时候左拐,过两个街口,再往前大约一百七十步,有一个巷子,往里走,大概一里左右既是观音院。”

    开封人大都热情开朗,解释的非常详细。

    青年唱了喏,“多谢哥哥指点。”

    而后,他转身照着那人所说的路径,直奔观音院方向走去。

    ++++++++++++++++++++++++++++++++++++++++++++++++++

    辛苦一夜,着实累了!

    玉尹辰时不到回家,倒在榻上便呼呼大睡,甚至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更换。

    睡到正香甜时,忽闻有人叩门。

    就听有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燕奴在家吗?主人家可在?”

    找燕奴的?

    玉尹挣扎着爬起来,迷迷糊糊走出屋子。

    站在门口,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一边走一边问道:“是哪个?”

    说话间,人已经来到了门口,打开院门。

    却见门外面,站着一个布衣青年。

    看衣着,不甚华丽,是很普通的农家打扮。

    “你找谁?”

    玉尹疑惑问道。

    “莫须燕奴家吗?”

    来人开口,带着浓浓的相州口音。

    你问玉尹如何能听得出是相州口音?很正常,杨廿九夫妇就是相州人,在玉家住了也有几天了。虽然大部分时候,他们用汤阴土话交谈,玉尹听不太明白。可是这相州口音,却是在他耳朵里,磨出了茧子。

    莫须,是宣和年间的俗语。

    意思就是:不是应当如何如何……

    连起来,就是说这里不应当是燕奴的家吗?

    玉尹一怔,顿时露出警惕之色,后退一步,“你是哪个?”

    自从杨廿九夫妇搬来,玉尹就发现,燕奴对他们很亲。而且有时候她居然能用汤阴方言,和杨廿九夫妇交谈。言语中,对汤阴是极为关心。

    比如燕奴会问汤阴灾情如何啊?

    又问汤阴那边的人,是不是都出来逃荒了……

    这原本可以当成是一种闲聊的谈资,可玉尹总觉得,燕奴对汤阴这地方,有着很深厚的感情,甚至对汤阴的关心,也超出了一般人的范畴。

    而今,青年一口相州口音,让玉尹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他对燕奴的感情,很复杂……

    名义上,燕奴是他的妻子,可是却从未圆房。而燕奴的心事很重,也让玉尹感到揪心。而今占居了玉尹的身体,玉尹发誓要照顾好这个柔弱的女子。

    这几天每日杀猪,也使得玉尹对燕奴,更多了分感情。

    青年上上下下打量玉尹。

    虽然没有开口,但玉尹却从他的眼眉间,看出了一丝不满,甚至是恼怒之意。

    “你,便是玉小乙?”

    “是啊!”

    “已到了这般时辰,你怎地还在睡觉?”

    你谁啊!

    玉尹一听,顿时恼了!

    自家睡觉,与你何干?我又不认识你。

    “燕奴呢?”

    青年不理玉尹,迈步就要进来。玉尹前世,也是个执拗的脾气。见状二话不说,立刻迎上一步,拦住了青年的路。

    “你谁啊,来这里生事。”

    “玉小乙,你给自家让开。自家今日来,是找燕奴,不想找你麻烦。”

    “你算个什么东西……莫名其妙的跑来我家闹事,还口出狂言?”

    玉尹怒了!

    他本就是有些清高执拗的脾气,这青年出现之后,表现的如此无礼。口口声声是找燕奴……燕奴是我浑家,你连身份都没有表明,就大模大样的要进我家?我今天要退后半步,那岂不是被那些鸟厮耻笑。

    玉尹探手,想要拦住青年。

    而那青年也抬起手,想要推开玉尹。

    两只手臂碰撞,就听蓬的一声闷响,玉尹只觉一股巨力涌来,忙脚下移动,扎了一个马步。而那青年,显然也吃了一惊,忙后退一步,手上用力。两人在院子门口,竟形成了胶着的态势。玉尹暗自吃惊,心道这人,究竟是谁?而青年也暗自点头:这玉尹果然有些力气。

    深吸一口气,青年另一只手,猛然向玉尹推过来。

    这在相扑当中,名叫‘推山手’。

    玉尹连忙侧身闪躲,哪知道那青年趁机错步而上,推山手猛然变化,化作虎爪,向玉尹的肩膀锁骨扣去。随着他这一步跟上,若换个人,弄不好会被他这股力气,直接晃得使了分寸。但玉尹毕竟也是相扑世家出身。他老子玉飞,堂堂一等内等子,也绝不是浪得虚名。

    玉尹从小,得玉飞指点。

    对于这相扑的技巧,极为熟练。

    虽说此玉尹,已非彼玉尹,可是那相扑招法,却深深印在脑海中。当青年跟进的一刹那,玉尹身体本能的一沉,猛然向前扑击。这在相扑里,叫做‘虎扑’,威力巨大。在极端的距离,借助腰腿之力暴起,产生出巨大的冲撞力。若是被扑的实了,能直接扑伤对手的脏腑。

    不过,毕竟不算是生死仇敌,所以玉尹这一下,还是留了几分力气。

    青年见状,叫了一声:“好扑!”

    说话间,他双手做虎爪之势,腰身向后一弓,整个人的身体,好像变成了一张弓似地,轻而易举的便化解了玉尹的虎扑。当两人身体接触的一刹那,青年猛然针腰向前一挺。双手同时扣住了玉尹的腰,大喝一声,将玉尹一下子从地上拔起来。这一招,名叫霸王举鼎,表面上是靠腰腹之力,非常简单。可实际上,却又包涵了化力、借力等各种技巧在里面。

    玉尹身体腾空,顿时有些慌了神。

    霸王举鼎接下来的,会连着抱摔的招式。

    如果玉尹应对不得当,这一下子就能把他摔得骨断筋折。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招数。身在空中,可手臂却未停下,啪的锁住青年的脖子。

    如果青年要抱摔的话,那么玉尹可以借力扭断对方的脖子。

    哪知道,青年却身体向后倾倒,抱着玉尹向地上砸去。如此,玉尹可以扭断对方的脖子,可青年也可以把他摔得脑浆迸裂。两人显然都动了火气,用的是一击必杀的狠招。不过,待使出来后,却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玉尹猛然松开了青年的脖子,而青年则顺势向外一送。

    扑通扑通两声响,两人先后落地。

    同时向两边滚动,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

    “好扑,果然不愧是玉家后人。”

    青年大声称赞。

    而玉尹则脸色发白,恶狠狠骂道:“你这鸟厮,好没有道理……跑到我家,找我浑家,还要与我动手。莫不是以为你玉爷爷,好欺负吗?”

    青年的脸色一沉,“使得好扑,却不走正道。”

    “要你管。”

    玉尹气坏了,眼见着就要暴走。

    他自己也说不清,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情绪。其实可以好好说话,但因为燕奴夹在里面,让他有些沉不住气了。

    青年道:“自家岳飞,曾在周师门下学射,是燕奴的师兄。”

    “我管你是谁。”

    玉尹呼的站起来,猛走两步,却突然停下。

    “你是谁?”

    “自家岳飞,相州汤阴人士,字鹏举。”

    岳飞,岳鹏举?

    玉尹脑袋嗡的一声响,整个人顿时都傻了。

    他是岳飞?

    对啊,我老丈人是周侗,那不就是岳飞的师父?那燕奴不就是……

    在玉尹这具尸体里,残存的记忆碎片中,留下了一段记忆。其实,玉尹知道燕奴心里有人,也知道那个人是燕奴的师兄。岂不是说,燕奴喜欢的是岳飞?

    我居然和岳飞,争风吃醋?

    玉尹有点反应不过来,连退数步之后,一**坐在地上。

    岳飞是谁?

    那是大名鼎鼎的民族英雄,是玉尹前世的偶像。记得曾有一次,某知名大学的叫兽,大言不惭说岳飞不是民族英雄,为秦桧翻案。玉尹气得,差一点就杀去那大学里,把那叫兽拉出来,吐他一脸口水。

    可现在……

    岳飞却成了他的情敌!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