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五章 另谋出路(下)端午节快乐!!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6.23凌晨第一更,求推荐票!!!!

    +++++++++++++++++++++++++++++

    玉尹真糊涂了!

    原来,这开封府随之发展,地价日益飞涨。

    似玉尹家的那处宅子,买来的时候不过几十贯。而今却已经价值五百贯靠上。地价的飞涨,也就造成了开封府房价惊人……许多开封干了一辈子的官员,以毕生积蓄,才可能勉强买上一处住所。也正是这个原因,开封府的房屋租赁业极为发达,甚至还成为官府的一项重要收入。

    黄小七住在东二厢的永庆坊,属于平民区。

    一间房子,官价赁钱,一月5贯97文足,而且环境极差,房舍也不算太好。

    染工一月的工钱,也就是三四贯,甚至付不起房租。

    玉尹家的房子,地处观音院旁边,环境极好。至少比起永庆坊,要强百倍。

    如果依照官价租赁,他那一间房的面积,十贯以下,就根本不用想……

    “也就是说,咱们也可以租赁?”

    “当然可以,只是要去开封府报备才行。听说手续挺麻烦,你之前图清净,也就没有去费那个心思。怎么,难不成你想要把房子租赁出去?

    我可说清楚,到时候乱七八糟的人,我可不许赁出。

    还有,你刚才已经答应了老杨家,分出一间房子。若再租出去,只怕会有些拥挤。”

    “要报备啊……算了!”

    前世的玉尹,就不喜欢和官员打交道。

    而今来到北宋,更不想和官府接触……挺好的一个院子,若是租出去,乱七八糟的也着实心烦。借出去一间房子给老杨夫妇,不过是看上了那杨嫂子的手艺,而玉尹又不想给工钱,才临时做出的决定。

    再说了,一间屋子十贯,两间也就是二十贯。

    满打满算,五十天最多四十贯,也于事无补……弄不好,还要有很多麻烦事。

    算了算了,这件事先放在一旁,回头再说。

    “九儿姐,那过会儿老杨一家过来,你带着他们回去。

    晌午就不用来了,让杨嫂子过来就好。晚上,我就直接去五里店,你不用再陪我。”

    周燕奴微微一笑,也没有说答应,只是哼了一声。

    不一会儿功夫,就见黄小七带着一对衣衫破旧的夫妇来到铺子前。

    看年纪,这杨氏夫妇在四十出头。

    肌肤黝黑,皮肤粗糙,显然是长年累月做农活所致。

    老杨,名叫杨廿九,一口相州口音;而老杨的浑家姓张,黄小七说,她叫做张二姐。

    “条件,小七都说了。

    我呢,也没太多要求……勤快点,好好做工就是,不知你们是否愿意?”

    “愿意,愿意……”

    杨廿九忙不迭的答应。

    想想也是,这么好的事情,哪儿找去?

    有住处,不用赁钱。虽说打的是白工,却也好过做工拿钱。张二姐的工钱,不可能太高。夫妇两人加起来,了不起一个月能赚六七贯。刨去房租,估计连肚子都填不饱,更别说攒钱了。现在房子解决了,就等于解决了大部分负担。杨廿九一月4贯57文,还能有些积蓄。

    这种好事,打着灯笼没处找,他们怎能不愿意。

    “这是我浑家。”

    玉尹一指周燕奴,与老杨夫妇介绍。

    燕奴显得有些拘谨,朝老杨夫妇一笑,也不吭声。可不知为何,玉尹总觉得,燕奴看老杨夫妇的眼神儿,有些不太一样。而且情绪,似乎有些激动。

    也许,是我多心了?

    玉尹搔搔头,让老杨夫妇跟着燕奴回家。

    忙了一夜,他也着实累了,于是便坐在长凳上,靠着柱子,不停打瞌睡。

    那杀猪,还真是力气活儿!

    张二姐是个麻利人。

    在安顿好了之后,便赶到玉家铺子上工。杨廿九自去工坊劳作不说,单说这玉家铺子的生意,依旧红火。但玉尹却觉得,有些不太好……

    看着客人挺多,但不少都是邻里街坊。

    许多平日里吃不起肉的人家,也咬着牙买二两肉,一来是支援,二来也能打个牙祭。可总不能靠着他们赚够三百贯吧……对于这些邻里街坊而言,除了少数几家之外,每天都吃肉,那也是一个极大负担。

    估计,也就是这两三日。

    过去之后,便会恢复正常……

    这倒是一个麻烦事。如果按照这样的计算,五十天,或者说四十九天,断不可能赚够三百贯。玉尹开始撮牙花子,心里感觉沉甸甸的……

    ++++++++++++++++++++++++++++++++++++++++++++++++++

    “你是说,那玉小乙还在营生?”

    桑家瓦子的一处酒铺里,郭京听完了手下的汇报。

    “难道蒋十五他们没照我的话去做,继续供应玉小乙生肉不成?”

    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些杀猪的屠子,也都不是普通人。

    比如蒋十五,曾是力士出身,后来和人争跤,被摔断了腿,才不得不从事屠子的行业。可即便如此,那家伙手上还有些能耐,手底下也有几个狠角色。这些屠子不理郭京,似乎是在情理之中。可是,郭京也不弱,手底下几十个闲汉,在开封府里,也算的上是一霸……

    他皱了皱眉,对那闲汉说:“你现在就到宜男桥,见蒋十五就说,我郭京今晚请他来瓦子看影戏。”

    “就这样?”

    “嗯!”

    “那玉小乙……”

    “先不管他,待我弄清楚状况,再做打算。

    再说了,靠着他那铺子,想在五十天赚足三百贯,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那是!”

    闲汉和郭京相视一眼,蓦地都笑了……

    +++++++++++++++++++++++++++++++++++++++++++++++

    忙了一天之后,玉尹没有回家。

    在东华门一处铺店了叫了两张饼子,一碗羹水,胡乱填饱了肚子之后,他就奔看街亭,找到了张三麻子,说明是罗一刀介绍过来。那张三麻子也是个爽利人,什么都没问,便让人把捆好的生猪,抬上推车。

    把猪钱结算清楚,玉尹推车子,往五里店而去。

    还别说,这推车也是个技术活。刚开始还好些,可慢慢的就有些乱了。

    玉尹发现,这推车要的是一个巧劲儿,不能使蛮力走。

    若一直用蛮力,哪怕他气力再大,也早晚有用完的时候。好在,他记忆中有完整的相扑技巧。索性一路推着车,照着记忆中相扑的使力方法,渐渐的居然摸到一些窍门,推车也就随即变得轻松了不少……

    来到五里店,远远就看到那荒凉的小院里,居然亮着灯。

    玉尹来到小院前,疑惑的走进去,却见昨日杂乱的小院,被人打扫的清清爽爽。从厨房里走出一个人来,玉尹看到她,不由得吃了一惊。

    “九儿姐,你怎地来了?不是让你在家休息。”

    燕奴身着一件颇为朴素的袄裙,朝玉尹笑了笑,“小乙哥辛苦了一天,奴怎能在家里安睡?反正晌午头我也睡了许久,精神正好,便过来帮忙。

    小乙哥,你一天都未合眼了!”

    “在铺子里眯了一会儿……”

    “那怎么行?”燕奴说着,拎着一个食盒出来,摆在院子当中,“奴在家里做了些肉饼,小乙哥先吃饱了肚子,然后再干活吧……对了,奴想了一下,从明日开始,小乙哥晨间把肉送到铺子里,便回家歇息吧。

    奴晌午后回去休息,这样子也不至于累坏身子。

    要不然整日里不停忙碌,小乙哥你这身子骨再好,恐怕也吃受不住。”

    “这个……”

    玉尹还是觉得,燕奴的态度,有些过于诡异。

    但总不成说,人家对你好,你却不领情……再说了,燕奴说的不错。似从昨夜到现在,他忙了一天一夜,中间只眯了一炷香的时间。一两天还可以,长久下去,他真会顶不住。这么轮换着,倒也合适。

    “就依九儿姐所言。”

    推了一路的车子,玉尹这肚子,也确实饿了。

    燕奴做的肉饼,也确实香甜。玉尹别看身形略显瘦弱,但食量却极为惊人。燕奴做了十张饼子,一张饼子足有三两,却被他狼吞虎咽的吃了个精光。连带着一壶粥水,也喝了个干净。吃完之后,玉尹拍了拍肚子,非常满足的笑道:“九儿姐这饼子做得好,确是美味。”

    “不过是些普通饼子,以前又不是没吃过……哪来这么多的闲话。”

    燕奴嗔怪一句,上前收拾食盒。

    其实,内心里还是有些欢喜。从前的玉尹,的确是一个不解风情的鲁男子。

    他爱煞了燕奴,却从不知该如何表达。

    有时候,燕奴好不容易做出一顿美味佳肴,他也只是吃了,一句话不说。

    而今的玉尹,却懂得夸奖。

    也使得燕奴颇为高兴……

    吃饱喝足,抹了一把脸,玉尹取出邓一刀赠给他的那口杀猪刀。把刀磨利些,而后将一头生猪抬到那用滚水浇过的青石台上。脑海中,回响着昨日邓一刀所说的那些要点,而后一刀下去,将那头生猪宰杀。

    今天宰杀的挺顺利,比之昨日,要轻松许多。

    “九儿姐,我今天想了想,从明日开始,还是两头生猪吧。”

    “这又为何?不是说今天的生肉不够卖吗?”

    “街坊邻居们给面子,来捧咱们的生意。可一两天还成,时间长了,只怕也顶不住。我思来想去,觉着还是要想其他法子,单凭铺子,恐怕凑不足三百贯来。”

    燕奴感到欣慰……

    经此一事,小乙哥似乎真的成熟许多,知道为别人考虑。

    “那有什么好主意?”

    “倒是有些想法,可还不太完善。

    让我再想想,反正还有时间……”玉尹说完,抬起头看着燕奴,突然道:“九儿姐,委屈了你!”

    “啊?”

    燕奴一怔,忙连连摇头。

    “不晓得你在说什么……快点干活吧。

    今日三头生猪,怕是比昨日要辛苦些。我去烧水,有什么事情,你且唤我。”

    说罢,燕奴急匆匆便跑进了厨房。

    靠着墙,她手抚前胸,半晌后突然自言自语道:“阿爹,小乙哥真的长大了……

    可是女儿,又该如何是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