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五章 另谋出路(上)为盟主关关贺!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一个盟主一加更,貌似已经成为习俗。

    菊花关慷慨盟主,让老新且喜又惊……但不管怎么说,都要感谢关关的慷慨打赏。

    ps:推荐票实在太少了,今日已经四更,还请兄弟们不吝支持则个。

    +++++++++++++++++++++++++++++++++++++++

    如罗一刀所说,杀猪是个技术活。

    最难的,还在于在杀猪后,把生猪分解。这里面要讲究得实在太多,以至于第一次执杀猪刀做这种事的玉尹,没几下子便累得气喘吁吁。

    这活计不是力气大就能做好。

    眼要毒,劲儿要巧。一刀进去,必须清楚肉的纹理,顺着那个劲儿切割,否则用不了几下子,这刀口就要钝了。玉尹在院子里干活,而罗一刀则不时出声,指正玉尹的错误。偶尔他还会亲自上前,与玉尹示范。等到把一头生猪分解完了,玉尹累得一**坐下,满头大汗。

    旁边,燕奴取来井水,为玉尹解渴。

    “四六叔,怪不得大郎不肯学这活计,可真是辛苦。”

    “哼,老子凭着这一手活计,活了大半辈子!”罗一刀似乎满腹怨气,长叹一声道:“其实,能学好一门手艺,未必就比那读书差。白屋公卿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天下读书人那么多,可真正出人头地又有几个?

    大哥心气太高,未必就是福气……

    我们这行当,也不是不能出人头地。我听老人说,古时候曾有个厨子,为皇帝宰牛,连皇帝对他宰牛的技艺为之惊叹,赞不绝口。你以为当个好的屠子,那么容易吗?那可是正经的要有一番苦功夫才行。”

    “哦?这屠子也有讲究?”

    罗一刀眉毛一挑,滔滔不绝道:“那是当然。宰牛杀猪,并不是你拿起刀,过去宰杀那么简单。我刚才说的那个古人说过,他刚开始宰牛的时候,眼里所看到的东西,全都是牛。过了三年,他再也看不到整头的牛……后来,凭借着精神和牛接触,而不是用眼睛去观察。

    宰牛杀猪,你就要了解它们的天然结构,要清楚它们的筋骨缝隙,顺着骨节间的空处入刀,而且不能用刀碰触……我这口杀猪刀,用了三代,死在上面的猪羊,不急其数,可你看这刀,依旧锋利无比……”

    庖丁解牛!

    玉尹马上就反应过来,罗一刀说的,正是庖丁解牛的故事。

    没想到,他这么一个屠子,居然还知晓这些事情。不过想想也是,整个宋代的风气就是如此。说人人身怀雅骨,恐怕也不算是为过。至少与后世想必,宋代的人,上至公卿大夫,下至贩夫走卒,确是风雅至极。

    “好了,咱们接着来。”

    罗一刀看了看天色,站起身来。

    “五更开城,咱们得在五更前,到城外等候。

    这杀猪的要领,我刚才都已经说了,只看小乙哥你用不用心,说不定将来,能超越过我呢。”

    超越过你,又算什么?

    想我前世,也是堂堂琴师,过了十级考试。

    而今,要我做个十级屠子吗?

    玉尹的心里面,总是有些失落感受。他所学的那些东西,似乎无用武之地。早知道当年就不去学习声乐,哪怕是学个经济金融什么的也好过现在啊!

    但脸上,还要透着笑容。

    毕竟罗一刀是帮他,这份情岂能不记下来?

    就这样,在罗一刀的指点下,玉尹总算是掌握了杀猪的技巧。按照罗一刀的话,那就是玉尹天赋十足,将来一定能做一个最好的屠子。

    我谢谢你了!

    玉尹暗地里嘀咕……

    谁愿意一辈子,当个屠子?

    不过,宋代的确是有一个屠子很有名,在后世脍炙人口。那就是水浒传里,被鲁提辖三拳打死的镇关西郑屠子。但郑屠子虽说死了,也算过的快活。死之前还享用了金巧莲的身子,正是牡丹花下,做鬼也风流吧。

    尼玛……

    ++++++++++++++++++++++++++++++++++++++++++++++++++

    将过四更,三人离开五里店。

    两头猪,超过三百斤肉。如果卖的好,今天至少能多赚两三贯。毕竟这私自宰杀的生猪,价格比从那些店铺里买来的生猪要便宜一些。如果生意好,每天都能卖三头猪,五十天下来,倒也能赚够三百贯。

    问题是,这生意能每天火爆吗?

    玉尹说不太清楚,只能期盼着老天的眷顾。

    在没有想出其他的办法之前,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法子赚钱了。老天爷对玉尹,也不算太差。至少不是让他重生在一个赤贫的家庭,每日连肚子都吃不饱。对此,玉尹内心里,还是怀着几分感激之情滴……

    五更天,开封府城门大开。

    玉尹三人随着人流,涌入了开封府,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有道是,一日之计在于晨。

    开封府的早晨,却是格外热闹。19厢135坊,在一夜沉静过后,重又焕发盎然生机。不少酒店,一早便点起灯火蜡烛,贩卖早餐。开封的早餐,不算太贵。论份儿贩卖,一份二十文,经济实惠,很是方便。

    罗一刀进城之后,便和玉尹夫妇分开。

    他自回家中,而玉尹夫妇,则推着车,直奔玉家铺子而去……

    “小乙哥,等一下。”

    正走着,周燕奴突然唤住了玉尹。

    就见她拦下一个推着车的小贩,取出几枚宣和通宝,而后拿来两杯清水,还有一个水盆走回来。在路边的水沟旁,燕奴用一根柳枝沾着粉末似地东西,递给玉尹。

    “这是什么?”

    “小乙哥,漱口啊。”

    燕奴白了玉尹一眼,那意思是说:你莫搞笑了!

    漱口……

    这开封府的服务,还真是周到,连漱口水都有的贩卖?玉尹接过了柳枝,在口中洗漱了一下。突然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对了,牙刷!

    好像这个时代,还没有牙刷出现。

    在这个连漱口水都可以卖钱的时代,也不晓得这牙刷,能否贩卖呢?

    对了,牙刷怎么制作来着?

    猪鬃……还有骨制手把。这玩意做起来,可是一点都不费劲儿!而且猪鬃,骨制手把,他每天杀猪会有不少。能不能把这玩意拿来贩卖?

    “小乙哥,快点。”

    燕奴见玉尹突然停住,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便开口催促。同时,她递过来湿毛巾,又把水盆还给了小贩。玉尹擦了一把脸,顿感头脑清醒许多。

    嗯,回头可以研究一下,这牙刷是怎样炼成!

    推着小车来到玉家铺子,黄小七已经在铺子里守候,正在清理肉案。

    “小乙哥,怎么自己去买肉,平常不都是蒋十五送来?”

    黄小七显然还不知道,开封府的肉贩子们,正在联手制裁玉尹。

    玉尹心里扑通直跳,表面上却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没什么,自己去,能节省一些。七哥也知道,咱这铺子正在坎上,能省就尽量省吧。”

    “呵呵,小乙哥也是个精细人。”

    黄小七显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再说了,他也不会想到,玉尹竟然会去私自宰杀猪羊。

    一边帮助玉尹卸货,黄小七絮絮叨叨说:“小乙哥,我昨日回去的时候,想起一件事,正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

    “我家隔壁新搬来一户人家,是相州汤阴人,姓杨。夫妇两人,很实在。据说,是因为相州发生水灾,所以逃难过来。不过小乙哥也知道,而今开封府做工,并不容易……老杨找了个染工的活计,却连房租都不够。不过他那浑家,却能煮得一手好肉。如今马厨子走了,铺子里正好少个做熟食的。我就想着,把杨嫂子请来,也不用花费太多,却可以多一个帮手。总好过让九儿姐每日在铺子里抛头露面。”

    黄小七的建议,立刻得到玉尹的赞同。

    马行街鱼龙混杂,而玉尹又正好在落魄凤凰不如鸡的尴尬局面,比之从前少了些震慑力。燕奴柔柔弱弱,总不适合在铺子里呆着。万一惹来祸事,就有可能出现麻烦。玉尹对燕奴,始终怀着分愧疚之心。

    不管怎么说,他占据了人家丈夫的身体。

    哪怕燕奴对玉尹总有些冷淡,可毕竟也是他今世的老婆。

    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老婆抛头露面,被人指指点点。北宋,理学虽已出现,却并不为大多数人接受。本来嘛,理学讲究存天理灭人欲,带着些逆时代而行的味道。而宋代又恰好是一个物质极其丰富的时代,理学自然不会为人接受。

    若有个人替代,却也是件好事……

    燕奴轻声道:“可雇人又要使钱啊。”

    是啊,这边正节流呢,再加上一个人工,着实有些麻烦。

    玉尹想了想,突然有了个主意。

    “九儿姐,咱家里不是还有两间空屋?”

    “是啊!”

    玉尹笑了,转身对黄小七道:“小七哥,烦劳你打听一下。我可以雇佣杨嫂子,只是这工钱嘛……他夫妇可以搬我家里。反正我家里还有两间空屋,索性让出一间与他夫妇。这赁钱嘛……就不与他算了,权作工钱,如何?”

    黄小七目瞪口呆,看着玉尹,半晌说不出话。

    “怎么,不行吗?”

    玉尹疑惑的看着黄小七,对他这副表情,感到有些疑惑。莫不是我刚才说错了话?

    “行,怎么不行!”

    黄小七苦笑道:“若老杨夫妇知道,定欢喜的疯了。小乙哥真是菩萨心肠,小七敬佩。”

    玉尹,愣住了!

    把生肉搬进了铺子里,黄小七急急忙忙赶回住处,和老杨夫妇商量。

    “燕奴,我做错什么了吗?”

    周燕奴噗嗤笑出声来,“小七说你是菩萨心肠,依我看,也是个糊涂菩萨。”

    +++++++++++++++++++++++++++++++

    感谢书友施主菊花留下,,淺愛丶呐庅殇,来壶酒,涅磐战鬼,,宛裕子,蔡晋,逸辰VS星落,0429,皓高骛远,EK巧克力,⑻斗鬼,伊红美兰de,,御子煙塵,禹ぁ皇,喵喵,665301,棋如生,夜半等更人,长风01,特警803,破军湮灭,不死鬼王,乌鸦多多,斥心一士,曹贼该隐,苏猩猩,星空的物语,仰天大笑300声等书友不吝打赏,小新新感激万分。

    另:祝书友们端午节快乐!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