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章 杀猪(下)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很快,三人便来到了一个破落的小院子前。

    周围也没有村舍,更不见人影。一条溪水,从旁边潺潺流过。罗一刀放下车子,上前把门打开,而后走进院子,很快就点燃了烛火。

    “进来吧。”

    玉尹犹豫了一下,迈步走进院子。

    这院子极为破败,空气中还残留着一股子淡淡的腥臭味。混合着一股霉味迎面扑来,让玉尹不由得连忙屏住呼吸,好半天才长出一口气。

    “这是我从前杀猪的地方,没什么人知道。”

    罗一刀笑眯眯的解释,“太久没过来看过,所以乱的很,小乙哥,九儿姐恕罪则个。”

    这杀猪场的面积不大,只有一间茅棚。

    罗一刀走过去,看了看厨房,回头笑眯眯道:“运气不错,还有些干柴。

    九儿姐烧水,小乙哥搭把手,把生猪抬进来吧。”

    周燕奴忙答应一声,将灯笼挂在墙上。

    就见院子的一角,有一个青石台子,不过已成了暗红色。也不知道当年罗一刀在这里,偷偷宰杀了多少生猪。估计台子上的暗红,都是当年留下的痕迹。玉尹和罗一刀,把两头捆好的生猪,抬入院子里。

    罗一刀从水井里打了一桶水,把那杀猪台,冲洗干净。

    也许是觉察到了危险,两头生猪昂昂直叫,声音极为凄惨。玉尹被那生猪的惨叫,叫的头昏脑胀,却无可奈何。而罗一刀呢?却好像恍若未闻,有条不紊的忙碌着,把杀猪台清理干净之后,又从小车上,取来被磨得寒光闪闪的杀猪刀,走进院子,随手递到玉尹手中。

    这杀猪刀,显然曾饱饮鲜血。

    刀口流转着一抹淡淡的血色冷芒,令人不寒而栗。

    罗一刀这口杀猪刀的体形,比普通的杀猪刀明显要大两号,入手沉甸甸的。

    可是玉尹接过来,却有些手足无措,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握刀。

    “小乙哥,不能这么拿。”

    罗一刀说着话,上前指点玉尹正确的握刀方法。

    “一会儿杀猪的时候,从这里下去,一刀就可以毙命。顺着劲儿,别蛮干……呵呵,这活儿可不好学,当年我也是练了很久,才熟练起来。

    这样,你按照这动作,先练一下。

    过会儿我会叫你,到时候可别手软才是……”

    罗一刀摆出了一个架势,让玉尹照着做。而后,他就跑到了厨房,看燕奴烧水。

    玉尹心中苦笑连连,却也没有别的选择。

    站在杀猪台前,耳听那两头生猪昂昂昂凄厉的叫声,他反复着那个动作。

    罗一刀不时过来,纠正玉尹的错误。

    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罗一刀才让玉尹停下。

    到这时候,玉尹才知道,这杀猪还真是一个技术活。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浑身湿透。他坐下来,从罗一刀手里接过一瓢井水,咕咚咕咚灌入肚子里。

    “四六叔,没想到杀猪,还要有这么多的讲究。”

    “哈,你以为什么人拿着刀,过去一下子就解决了?没那么容易……一个好刀手,只能用一刀。这一刀下去,生猪不能有半点痛苦感觉,而且要尽量不要流太多血出来。这里面,有很多讲究,你慢慢捉摸吧。”

    这时候,燕奴已经烧好了水。

    罗一刀从杂物堆里,又翻出一个水瓢,舀了一瓢滚水,泼在青石台上。

    和玉尹把一头生猪抬到台子上,罗一刀示意,玉尹可以动手。

    可拿着刀,玉尹却有些不知所措。他左比划一下,右比划一下,耳听那生猪的惨叫声,心烦意乱,迟迟下不得手去。一旁罗一刀,真是看得烦了,不由得连连摇头。周燕奴突然走上来,一把握住了玉尹的手。

    “婆婆妈妈,却像个什么?不就是杀猪嘛……”

    说话间,她握着玉尹的手,猛然挥刀辞去。

    生猪的惨叫声越来越响,挣扎的力量也越来越大。若不是之前绑的紧,只怕早就挣脱出去。不过,也正是这一刀下去,让玉尹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下来。

    燕奴说的不错,不就是杀猪嘛……又不是杀人?

    他拔出刀,一蓬腥臊的热血喷溅在他脸上。玉尹二话不说,照着罗一刀刚才指点的方法,一刀顺着那生猪的脖子摸下去,而后一只手,死死的按住挣扎的生猪,杀猪刀轻轻一挑,那生猪立刻止住了叫声。

    “不错!”

    罗一刀一旁大笑,“小乙哥这一刀,确是有些真本事。”

    可玉尹呢,在拔出杀猪刀后,觉得手脚发软,险些拿捏不住那口杀猪刀。

    他松了一口气,咽了口唾沫,看着罗一刀苦笑道:“四六叔,莫笑话我了……打架我倒是不怕,可这杀猪,还真是头一遭,心到现在,还砰砰跳呢。”

    “一回生,二回熟!”

    罗一刀说着,上前把生猪松开,而后一下子推下杀猪台。

    那杀猪台上,血迹斑斑。

    血水混着热水,顺着杀猪台上凹槽往下流淌,滴落在凹槽边上的木桶里。

    “来,还有一头。”

    正如罗一刀说的那样,一回生,二回熟。

    有了头一遭,这第二次就显得轻松许多。至少心里面,没有刚开始那种紧张,出刀也就显得轻松如意不少。把两头猪宰杀之后,罗一刀取出两个铁钩子,把两头生猪挂在院中的杆子上,一边教授玉尹如何分解生猪,一边感慨道:“想我老罗,几代杀猪出身……可到了大哥这一代,怕是要断了根。大哥好读书,我也随着他的性子来……

    可是,这祖传的手艺……眼睁睁就要在我手里断送。

    小乙哥,你如是有兴趣,我就把这家传的本领教给你,也算是一门手艺。”

    说起来,宋人的称呼,颇有些怪异。老子对儿子的称呼,常以‘大哥’代之。罗一刀所说的大哥,便是他那个独生儿子,名叫罗德。

    也许在罗一刀眼中,相扑终究不是长久之道。

    玉尹心里暗自叫苦:谁没事儿才对这手艺感兴趣?

    可他又没有别的法子,至少五十天里,铺子里的生肉,就要靠他自己来解决。

    “四六叔,那就烦劳你了!”

    “哈,这有什么烦劳,凭小乙哥这身气力,将来一定能杀个出人头地不可。”

    杀猪的出人头地,不还是个杀猪的?

    玉尹哭笑不得,扭过头,却见一旁燕奴正低头忙碌。烛光照映下,那若粉玉般娇嫩的面庞,红扑扑的非常好看。也许是听出了罗一刀话中之意,燕奴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但旋即便用小手掩住了朱唇。

    那副小女儿家的绝美姿态,竟使得玉尹,看得痴了……

    ++++++++++++++++++++++++++++++++++++++++++++

    第三更,求推荐收藏,涨的好慢……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