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章 杀猪(中)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更奉上,继续打滚求推荐,求收藏!

    ++++++++++++++++++++++++++++++++++++++++++++++++

    对于罗一刀的感慨,玉尹自然不知。

    回到玉家铺子,他坐在铺子里的长条凳上,看着忙碌的小七等人,不由得暗自苦笑。

    想他前世,也是堂堂的古琴大师。

    十指不沾阳春水,而今却为屠狗辈……说起来,也是一桩极大的讽刺。

    他倒是想过,重拾技艺。

    但一打听,这开封府的古琴,价格之昂贵,令人咋舌。

    且不说那些名家琴,就算是一张普通玲珑琴也在千贯以上。若是制琴者小有名气,那就要万贯,乃至十万贯,百万贯靠上。那几乎就不是弹琴了,分明就是砸钱。这种事情,玉尹不会做,也没条件做。

    而今他只能靠着这玉家铺子,先想办法渡过眼前难关。

    至于那场即将到来的灾难,玉尹也不是没有盘算。可那种事,他而今一个市井小民,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如何能管得了呢?而今这朝堂上‘六贼’当道,又哪里能轮得到他一个小小的肉贩子出来说话?

    实在不行,等来年想办法,离开开封。

    攒些银两,去钱塘,也就是日后南宋国都临安置业,至少能躲过那场灾难。

    听人说,钱塘而今残破。

    方腊之乱才结束三年,正是百废待兴之时。

    先在那边站稳脚跟,等到将来,也能有些资本不是?至于涉足朝堂?对玉尹而言,实在是太过遥远的事情。自家事自家清楚,他就不是那种做官的人。再说了,他一无功名,二不是太学出身,如何做官?

    一想到这些,玉尹就感到头疼。

    玉尹,是战国时楚国的捧玺官。按照说文解字的解释,这个‘尹’,又有治理天下的意思。之所以取这么一个名字,也寄托了玉尹老爹玉飞对他的期望。只是而今玉飞死了,玉尹更人非其人,也就没了那心思。

    先想办法,把眼前这麻烦解决了再说吧!

    玉尹在铺子里坐了一下午,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一把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按道理说,玉尹在马行街也算一霸。

    之前身边可是跟着不少闲汉,非常威风。可整整一天,也不见一个闲汉露面。据说,那些闲汉们或是去投奔了郭京,或者自立门户。也许在他们看来,玉尹已经完了!三百贯,也许对那些大户人家算不得什么。可是在那些市井小民的眼中,无疑是一笔巨款,一笔玉尹就算使出全身本领,也还不上的巨款。如果还不上这笔钱,玉尹恐怕再难立足马行街。既然如此,那跟着玉尹,又有什么好处可得?

    倒是邻里街坊,不时嘘寒问暖,让玉尹多多少少,感受到了一丝暖意……其中,专卖独胜丸的老曹家二小子,专门跑来,买了四五斤的熟肉。

    玉尹当时还有些奇怪,“二哥今日,怎地买许多熟肉?莫非家中有客?”

    二小子则笑道:“我阿爹说了,小乙哥这两年帮衬着咱这些街坊邻里不少,而今遭了难,总不能袖手旁观,冷了小乙哥的心。阿爹说,从今天开始,只要小乙哥在这马行街一天,我曹家铺子每天五斤熟肉。”

    “这……这怎使得?”

    “有甚使不得?”

    二小子叹了口气,轻声道:“可惜我家帮不得小乙哥太多……马行街有小乙哥在,那些腌臜泼才就不敢来生事。若小乙哥走了,不晓得会变成什么样子……好了,我就先回去了,记得明日留五斤生肉与我家。”

    人情冷暖,这真是人情冷暖!

    玉尹曾听人说,开封府人古道热肠,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心中暗自记下了这些老街坊的情义,玉尹吩咐道:“小七哥,从明天开始,每日给曹家铺子送五斤生肉。人家出手帮我,总不得还要费人家的鞋底子。以后就烦劳小七哥负责此事,这鞋钱每天补偿三文吧。”

    三文,听上去不多。

    可积少成多,也能买一双上好底子的鞋子。

    小七高兴的答应一声,继续忙碌起来。不到天黑,铺子里的生熟肉就卖了个精光。玉尹收了钱,让小七关了铺子,便施施然离开玉家铺子,直奔陈州门而去。

    在开封府,有一座城门,名叫南熏门。

    平日里,勿论士人百姓,还是殡葬车辆,都不许从此门经过。据说,是因为这座城门,正对着皇城。但也有例外,人不可以从此通行,可民间要宰杀的猪羊,每日数以万头,却必须从此门经过方可入城。

    在南熏门内,有一座看街亭。

    猪羊由看街亭前通行,而后入城被各家宰杀。

    玉尹出陈州门时,天刚擦黑。远远就看到一群猪羊,在十几人的驱赶下,正有条不紊的往南熏门而来。想必罗一刀,已经到了看街亭。玉尹不敢耽搁,直奔五里店而去,待他来到五里店,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五里店,距离开封城五里外,是一片荒野。

    玉尹在大道旁边坐下,等候罗一刀到来。这等人的滋味,着实令人难熬。就在玉尹快要不耐烦时,却见远处车轮声执拗响起,有人推着小车,正向这边走来。

    玉尹连忙起身,举目看去。

    是两个人,一个推着车,另一个则提着灯笼。

    等走近了再看,玉尹却发现,那提着灯笼的人,竟然是周燕奴。而推车之人,正是罗一刀,两人一边走,一边低声交谈,眨眼间就到了玉尹跟前。

    “小乙哥,等的急了吧。”

    罗一刀笑着说道:“和楚三麻子讲了好一会儿的价钱,才说到了二十二贯。今天有些急了,所以只买来了两头。不过楚三麻子说了,以后每天可以卖给你三头……只是,每天五百斤生肉,你能卖的干净吗?”

    楚三麻子,便是赶猪人。

    玉尹感激一笑,连忙道:“尽力便是。”

    “那就好!”

    罗一刀说着,推车而行。

    玉尹连忙上前想要帮手,却被罗一刀拒绝,“小乙哥,这勾当可不是力气大就干的来,还需些巧劲。咱们走吧,往前面在走一里地,就到了。”

    罗一刀年纪虽大,可是腿脚却灵活,推着小车就走。

    玉尹走到了周燕奴身边,低声道:“九儿姐,你怎么来了?”

    燕奴则微微一笑,轻声回答说:“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所以来看看。”

    其实,她是不放心。

    依着玉尹以前那不着调的作风,天晓得会不会放罗一刀鸽子。周燕奴也是怕了!不管她和玉尹有没有感情,可毕竟她们而今,是一家人。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