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三章 泼皮好手段(下)为盟主豆花碟子贺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玉尹沉默了!

    这突如其来的请辞,实在是太过古怪。

    他静静看着眼前的刀手,忽然目光一转,扫向另外两人……

    “你们两个,也要辞工吗?”

    那两人露出几分愧色,期期艾艾,没有回答。

    可是那表情里,已经表达的明明白白。

    玉尹立刻明白过来,却不禁苦笑。

    想那郭京刚带人去闹事,紧跟着玉家铺子里的帮工刀手们就要请辞。这事情,未免太巧合了一些,若说二者之间没有关系,玉尹打死也不会相信。只不过,若这些人都走了,那玉家铺子又该如何是好?

    郭三黑子,你好手段!

    “小乙哥,你……别怪我。

    实话说吧,是郭少三逼我们辞工。本来罗一刀不打算同意,可是那郭少三太过痞赖,几次威胁罗一刀的家人。罗一刀也是无奈,只能同意。

    至于马厨子,郭少三说只要他肯辞工,等以后就把这铺子租让给他。”

    玉尹面颊一抽搐,“那你们呢?”

    刀手犹豫一下,轻声道:“小乙哥,那三百贯,你真能还上吗?”

    果然,这问题就出在那三百贯上面。

    玉尹心中苦笑不已……

    谁都知道,祖屋是万万不可能让出去。那可是他祖上几代人的血汗。

    没了祖屋,那就只有割让玉家铺子。

    玉尹若没了玉家铺子,也就等于失了在马行街上的根基。可谁都知道,那三百贯可不少小钱。若是玉家铺子生意极好时,一年差不多能赚下这个数。偏偏,玉尹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准确的说,只剩不到五十天。

    所以很多人,都觉着玉尹没办法保住玉家铺子。

    若他没了玉家铺子,自然不可能继续留在马行街上。将来马行街肯定会被郭京霸占。刀手们无所谓,他们可以找别的铺子讨生活。即便玉尹不在马行街,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可是如果得罪了郭京,日后想在马行街讨生活,恐怕会非常困难。这也是几个刀手,要考虑的问题。

    “好,都走吧。”

    “小乙哥,你莫怪我们。”

    玉尹嘴角微微一翘,勾出一抹笑容。

    “你们有苦衷,我心里面知道。

    这几年,多亏了大家帮忙,我这铺子才能营生下去。而今,小乙自作自受,与大家没有关系。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小乙会努力撑过这一道坎儿,到时候大家若还要回来,小乙还是会欢迎大家。

    记得代我向罗阿翁问好,就说小乙以前不晓事,累得几位受牵连,实在是过意不起。若小乙能东山再起,会请阿翁出山,请他莫拒绝才是。”

    “小乙哥……”

    刀手不由得有些哽咽。

    平日里,玉尹虽然好勇斗狠,不务正业,但是待这些刀手却非常友善。

    理论上而言,玉尹是东主。

    可是却从没有把这些刀手,当作下人看待。

    若玉尹破口大骂,这些刀手说不得会走的潇洒。可玉尹说出这一番话,却让三个刀手,不知该如何是好。站在铺子前,玉尹久久不语。

    这铺子,也是玉家几代人赚来的产业。

    莫非就要毁在自己手中?

    既然铺子里的刀手,是这种态度。那蒋十五哪里,恐怕也得了郭京的招呼。郭京那痞赖货,什么手段使不出来?他而今是对玉家铺子势在必得,那么必然有万全安排。想到这里,玉尹不由得暗自焦虑。

    “怎么还在这里?”

    玉尹深吸一口气,准备先把铺子关了。

    不成想,看到三个刀手,还站在铺子门外,没有离开。

    “小乙哥,你为人仗义。

    这几年如果不是你,这马行街不晓得被郭三黑子那帮腌臜鸟厮祸害成什么模样。你现在虽遭了难,可我们不能走……要是我们走了,这玉家铺子就算是完了。不管怎样,我们陪你到最后。就算是输了,了不起我们去洛阳勾当,那郭三黑子难不成还能霸道去洛阳城吗?”

    “就是,小乙哥,我们帮你。”

    玉尹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他强作笑容,一拱手,“那哥几个,小乙就多谢大家。”

    就在这时,一个伙计打扮的人,从白矾楼方向跑过来,“小乙哥,听说你家里出事了?”

    “啊?”

    “东家让我问你,昨天定的五十份羊白肠能不能准时送来。

    若是能准时送来,东家说就不费心思了。可若是送不来,东家就要另想办法。”

    这羊白肠,又叫旋煎羊白肠,是开封一道有名的小吃。

    基本上就是现煎现卖,是酒楼里一道不可或缺的小食。之前,白矾楼的东主,每天都会从玉尹这边定五十份羊白肠供应。只是先前做羊白肠的人,就是马厨子。而今马厨子辞工了,自然也就无人能做。

    可是如果今天拒绝了,明日白矾楼里,可就未必会再要。

    玉尹深吸一口气,笑道:“请转告东翁,就是这五十份羊白肠,准时送到。”

    “那我就这么回了,记得,午时前,可别晚了。”

    “小乙哥,马厨子不在,咱们怎么做羊白肠啊……材料倒是有,可没人烹制,确是麻烦。”

    “小七哥,烦你走一趟朱雀门,等曹家铺子开门,立刻让他做五十份羊白肠,火速送去酒楼。咱们既然答应了别人,就不能失了信誉。

    哪怕赔钱,也要供应过去。

    至于其他事情,咱们回头再说……我身上有八陌,铺子里有多少陌?”

    “我看看……差不多十陌。”

    “好,你再拿上七陌,正好可以能买五十份。

    不对,别用官陌,肉陌即可,这样每陌还能剩下五文……嗯,白矾楼那边是用官陌结算……呵呵,这么一算下来,咱们倒也不赔,还能小赚二十文。”

    一份羊白肠零售价三十文,五十份羊白肠就是1500文。

    不过都市钱陌,七十七文为一陌,当百文算,这就类似于一个批发价。但由于不同的商品货物种类,有不同的计算方法。比如在街市上,七十五文一陌,而肉菜则是七十四文一陌。朱雀门那边,多以街市通行的数目来计算,而东华门马行街一带,则是以官陌来计算。

    如此一来,五十份羊白肠,玉尹还能赚75文。

    抛去一些费用,非但不会赔钱,反而赚了二十文……

    这笔帐这么一算,倒是划算。小七闻听,顿时明白过来,连连称赞。

    “小乙哥不愧是咱马行街上玉蛟龙,这么快就有了主意。”

    “好了,你快去朱雀门那边……我还要走一趟宜男桥,找蒋十五说说,看能否多要一些生肉过来。还有一件事,一会儿从铺子里取些生肉送到我家里,让九儿姐想办法烹制一番。不管怎么说,咱们也要熬过今天。至于以后……呵呵,活人难道还能被尿憋死不成吗?”

    “正是,正是!”

    玉尹走了,直奔宜男桥而去。

    不过两个刀手却窃窃私语起来……

    “自打小乙哥好了以后,和以前大不一样。”

    “是啊,看上去沉稳了许多!”刀手连连点头,“而且这脑袋,也好像变得灵活不少。至少放在从前,小乙哥肯定想不出这样的主意。”

    “那我先带三十斤生肉去小乙哥家里。

    哥哥在这里帮忙先照看着,我去去就回。”

    “那就辛苦兄弟了!”

    两个刀手客套一番,其中一人切下三十斤生肉,扛着往玉尹家行去。

    与此同时,玉尹来到了宜男桥。

    不过正如他所猜想的那样,蒋十五不同意增加供应。他非但不同意增加供应,甚至还要停止供应玉尹。玉尹倒也没有和蒋十五较劲,他知道,这背后一定有郭京的手脚。那郭京手里有一张字据,注定了占着上风。许多猪肉贩子,怕得罪郭京,所以就不敢供应生肉。

    一连走了几家,都是同样的答案。

    玉尹不禁暗自叫苦,闷闷不乐的沿着来路,往马行街方向走去。不过,当他来到玉家铺子的时候,却发现燕奴居然也在铺子里忙碌着。

    炉火已经升起,小卤入锅,正噗噗噗噗的冒着泡,散发出浓郁香味。

    “九儿姐,你怎在这里?”

    却见燕奴身穿一件粗布背衣,腰间系着一副围裙。她时而围着卤煮忙碌,时而在肉案旁帮忙。阳光明媚,照映在她那张娇美的脸上,粉靥红扑扑的,好像熟透的苹果,额头上更布满了细密碎汗,别有一番韵味。

    燕奴道:“听小七哥说,铺子里人手不够,奴来帮忙。

    奴虽说笨手笨脚,却也懂得些烹煮之法。阿爹在世时,最喜欢吃奴做的小卤。”

    说话间,燕奴的脸上,露出灿烂笑容,直让玉尹看得痴了……

    “对了小乙哥,蒋十五那边可说好了?”

    “那鸟厮不同意,而且还要停止供应生肉。不止是蒋十五,我走了好几家店铺,都是这般状况。我估计,郭三黑子肯定私下里威胁过他们,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状况……我正想着,明日该如何是好呢。”

    燕奴并无惊异之色。

    很显然,她已经猜到了这种可能。

    否则,她也不会催着玉尹去宜男桥找蒋十五,说穿了就是一次试探而已。

    “早就知道,那郭三黑子必会用这等下流招数。

    幸亏知道的早,否则到了明日,那蒋十五突然断了生肉,才是大麻烦。”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燕奴明眸闪动,眼珠子滴溜溜一转。

    她突然拉着玉尹走出铺子,在一个僻静处停下脚步,“小乙哥,郭三黑子断了咱们的生肉,始终是一桩麻烦。不过奴倒是想了一个主意,只是有些危险。既然蒋十五他们不肯卖给咱们,何不咱们自己动手。”

    “你是说……”

    燕奴压低声音,“咱们自己宰杀!”

    这话一出口,玉尹顿时呆愣住了……他看着燕奴,半晌后一咬牙,点头道:“而今也没有其他的法子,只是咱们自己宰杀,还需小心一些。”

    +++++++++++++++++++++++++++++++++++++++

    谢书友仰天大笑300声,龙骑vs横刀,星空的无语,惑誘,夜半等更人,1985,不想活的太累慷慨打赏。

    顺便再求推荐和收藏!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