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章 燕奴(下)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6.21凌晨第一更奉上。

    人常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过咱是因为忽冷忽热,空调一吹,悲催感冒了!

    鼻涕眼泪横流,好是难受。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点击……

    ————————————————————————

    玉尹松了手,后退一步,冷笑道:“离我远一点,你有口臭,知不知道?”

    “你……”

    一旁燕奴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

    这一笑,却似那迎春花开,美艳动人。

    郭京满脸通红,从地上爬起来。

    许是觉得刚才丢了面子,不免有些恼羞成怒。从怀里取出一张字据,扔到玉尹面前,“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就算是和你到开封府,爷也能说的清楚道理。怎么,玉小乙你莫不是想要赖账?三百贯,你什么时候还?”

    三百贯?

    燕奴脸上笑容,戛然而止。

    她忙弯腰捡起了那张字据,一目十行的扫过,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玉尹心里一咯噔,从燕奴手里抢过字据。

    字据是十三天前所写,内容大致是说,郭京和玉尹争跤,各出三百贯作为抵押。输了的人,必须在两个月里,凑足三百贯交给对方,否则便要以家产作为抵押。

    争跤,其实就是相约相扑。

    宋代赌风极盛,这开封府里,更是人人好赌。

    赌的方法,也是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甚至拉着一车桔子,都可能赌起来。争跤,也是一种极为广泛的赌博。玉尹并没有获得这方面的记忆,可是看这字据,白纸黑字,恐怕不会作假。也就是说,这张字据,就是十天前他和李宝的那场约斗。不过当时玉尹没想到郭京会请出李宝,猝不及防之下,被李宝失手摔死,才有了而今的玉尹重生。

    “三百贯?小乙哥莫不是疯了?”

    “是啊,三百贯可不少,这该如何是好?”

    耳边响起门外看热闹之人的窃窃私语声,燕奴脸色极为难看,一双明眸凝视玉尹。

    她万万没想到,玉尹会赌得这么大。虽然知道有时候他会小赌两把,但大都是十几文钱,从没有超过一百文的赌注。而今倒好,整整三百贯!

    燕奴怒了!

    玉尹同样有些发懵。

    他那肉铺子因为在马行街,而且毗邻白矾楼,所以生意极好,在开封府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肉铺子。可即便如此,一头一百五十斤重的成年猪,满打满算三十八贯而已。而纯利润,甚至还不足一贯。生意极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出三百到五百斤生熟肉,却也不过三贯纯利。

    一个月下来,能得二三十贯,已经是极了不得的事情。

    三百贯,几乎是那肉铺子一年的利润。

    就算他从现在起早贪黑的卖肉,也不可能在两个月里,赚够三百贯。

    眼见一旁燕奴怒气值渐满,玉尹也觉得非常头疼。

    他不是郭京,也没有赖账的习惯。这恐怕是郭京画了个套给玉尹,才有这样的结果。

    想到这里,玉尹道:“郭三黑子,这字据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两个月。而今才十天过去,距离两个月尚早。你为何就急匆匆,跑我家中?”

    有字据在,白纸黑字,抵不得赖。

    虽然说这件事和玉尹没有半点关系,可现在既然他占据了这具身体,自然也就无法脱得关系。如此,倒不如爽爽快快认下,先把这郭京赶走再说。

    不过,言语间玉尹可不会再给郭京留颜面。

    既然这家伙打上门来,那索性就撕破面皮。郭三黑子就郭三黑子,难不成他还敢动手?

    周围响起一阵窃笑声,让郭京恼怒不已。

    但他今天就是登门生事来的,也没有了往日的许多顾忌。

    冷笑一声,郭京道:“玉小乙,你可看清楚,是三百贯。

    你这家里,满打满算恐怕也凑不出这许多钱来。莫说两个月,就算是再加两个月,你也拿不出来。爷心情好,给你指一条明路……你这宅院,倒也值些钱,虽说破旧,但爷马马虎虎也能凑合。要不然,你就给我交出马行街的肉铺子,爷可以免了你一百贯的债,够意思吧。”

    “你休想!”

    燕奴终于忍耐不住,大声喝道。

    郭京却毫不在意,嬉皮笑脸道:“九儿姐,你这又是何必呢?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玉小乙欠了我的钱,就必须还我……再说了,男人说事,哪有你一个女人家插嘴的份儿?呵呵,我可是听说,你并不愿意嫁给小乙哥……看你这眼眉儿,分明还是个雏儿。也不知道是小乙哥不行,还是你不肯……嘿嘿,你也可以借此机会和小乙分开,岂不是还要感谢我吗?”

    这少女和少妇,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似郭京这种痞赖货,一下子就能看出,周燕奴还是一个处女。

    周燕奴的脸,顿时变得煞白。

    而玉尹的脸色,也格外难看。

    这种事情,哪怕是人尽皆知,也不能当着面说出来,否则便是极大的羞辱。

    燕奴突然一声娇喝,闪身便要扑向郭京。

    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了燕奴的胳膊,她反手一掌拍出,结结实实打在了玉尹胸口上。

    燕奴从小习武,尽得周侗真传。

    这一掌,隐隐含着内家功夫,玉尹生生受了一掌,身子不由得一晃,可是仍旧死死抓着燕奴的胳膊。

    “九儿姐,不要冲动,休脏了你的手。”

    说话间,口鼻流淌出血迹,把周燕奴吓了一跳。

    “小乙哥,我不是有意……”

    玉尹故作轻松一笑,抹去嘴角的血迹。

    “郭三黑子说的不错,你嫁给我,便是我浑家。

    而今我和别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立刻给我回屋去,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从小到大,玉尹待燕奴都是客客气气。

    而今突然间厉声呵斥,让燕奴不禁有些吃惊。在他的话语中,有一种让她难以抗拒的威严。玉尹说完之后,燕奴竟不知该如何应答才好。

    玉尹一把将燕奴扯到了身后,挡住了燕奴的身子。

    “郭三黑子,你这鸟厮却是越发无耻。

    我夫妻的事情,与你有鸟关系,却在这里行小人作为,挑拨离间?

    燕奴是个好女儿家,而我一无所有。她嫁到我玉家,是我玉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而今她入了我玉家的门,就是我玉家的人。你若再敢口出不逊,爷拼着刺配流放三千里,也会把你生撕了,你不信试试?”

    玉尹虽然好勇斗狠,可是外表看上去,却颇有些文弱,带着一丝书生气。

    而今他怒,就好像一头随时可能吃人的狮子站在面前。

    郭京吓得连退几步,腿一软,险些坐在地上。

    “我欠你的钱,我自会还你。

    两个月后,就算砸锅卖铁,也不会短你一文。可你若是再敢来我家闹事,可就别怪我不客气。惹急了爷,就让你在开封府无立足之地。”

    郭京连丢面子,早已恼羞成怒。

    “两个月,你拿什么还?

    玉小乙,不是爷看不起你,是爷不信你。万一你到时候跑了,爷该如何是好?”

    “那你要如何?”

    “嘿嘿,这样,也别说爷逼你。

    这里有一张借据,你只要欠了,两个月后,若不能还账,就拿你马行街的肉铺子做抵押。若还不够,这祖宅马马虎虎,爷当两百贯收了。”

    玉尹冷笑,“郭三黑子,你倒是好算计。

    我这宅子,在市面上开价五百贯,你居然抵做二百贯;我马行街上的肉铺子,也值二三百贯,怎么到你嘴里,只值一百贯?莫说我不会签这张借据,就算你实打实出价,我也不会卖给你这腌臜泼才……”

    “你……”

    郭京大怒。

    可想到玉尹可怕的战斗力,还有他身后,那个看似娇柔软弱,实则胸怀猛虎的燕奴,却又不敢动手。

    “你不签也行,那就找个保人。

    哼,我还担心,你这鸟厮凑不到钱,到时候带着你那婆娘跑了,我可没工夫去找。”

    找保人?

    这却有些麻烦。

    可是玉尹也知道,如果不能得逞,郭京绝不会善罢甘休。

    凭借他手里那张字据,如果到了开封府,恐怕开封府也会先封了他的肉铺子,作为抵押。可如果肉铺子封了,他又靠什么来还钱生存?

    想到这里,玉尹也感到有些为难。

    正在这时候,忽听人群外有人高声喝道:“那鸟厮,休得寸进尺,欺人太甚。

    你是说只要找到保人就好吗?

    那我来做这保人,不知你是否满意。”

    为官人群突然分开,让出一条路来。当中走出四个人,两个学士打扮,两个差人装束。

    郭京今天来,就是要封了玉尹的肉铺子,把他赶出马行街。

    没想到,却突然有人站出来,要为玉尹作保,顿时恼羞成怒,厉声道:“你们又是哪儿冒出来的鸟厮?”

    “郭三黑子,好胆!”

    不等陈东两人开口,周良就冲出来,指着郭京骂道。

    李逸风面沉似水,却没有言语。

    陈东则冷笑道:“我叫陈东,锡庆院上等上舍生;他是李逸风,乃太常少卿,梁溪先生之子,亦为锡庆院上等上舍生,不知可否为他作保?”

    锡庆院,也就是太学的代名词。

    这太学是宋代最高学府。庆历四年,范仲淹推行新政,在开封锡庆院兴办太学。后经神宗扩建,将太学名额增加至两千四百人,推行三舍之法。

    而到了徽宗执政,更进一步扩建太学,同时还废除科举,人才借由学院选拔,使得太学达到了鼎盛阶段。所谓三舍法,就是上舍。内舍和外舍。其具体的方法,就好像后世的小学中学大学的考试升级……

    而上等上舍生地位最高,可以释褐授官。

    在这种情况下,郭京就算是再张狂,也不敢招惹陈东。

    更不要说,李逸风的老子,还是太常少卿。人常言,民不与官斗,他一个开封府的泼皮,如果李逸风的老子真想要对付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玉尹诧异地向陈东和李逸风看去。

    李逸风明显是被陈东拉上了船,心里并不情愿,所以也不会给玉尹好脸色。

    倒是陈东,朝着玉尹微微一笑。

    “既然两位锡庆院的老爷出面作保,小人自无异议。”

    看起来,今天为难玉尹,恐怕难以成功。郭京也是个聪明之人,忙改了与其,恭恭敬敬的回答。

    “既然可以,那就马上给我出去。

    至于这作保契约,明日我会和玉小乙在开封府等候,咱们在开封府签字画押。”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郭京虽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他不过桑家瓦子的闲汉,平日欺压善民尚可,但对太学生却不敢放肆。

    有宋以来,士大夫与皇帝共治天下。

    读书人的地位日渐高涨,非是他一介闲汉可以比拟。更何况,还有个太常少卿之子摆在那儿,郭京怎敢放肆?他狠狠的瞪了玉尹一眼,灰溜溜走了。

    倒是玉尹疑惑的看着陈东,半晌后拱手道:“多谢两位老爷出手相助,玉尹感激不尽。”

    “此事与我无关,乃少阳主张。”

    李逸风说话冷冰冰的,看上去很不高兴。

    不过,玉尹倒没有在意,朝着陈东行礼,“多谢陈老爷拔刀相助。”

    “呵呵,我也是看不过那痞赖货张狂。

    方才听你在河岸上谈论音律,想必也是个有本事的人,我又怎能容那痞赖货欺辱善良之人?只是,我也只能为你作保,其他事情,还要你自己想办法解决。若两个月后你凑不足钱来,我也帮不得你,勿怪我才是。”

    玉尹忙道:“这是自然!”

    ——————————————————

    ps:感谢好机油菊花关不吝盟主!

    感谢书友:不想活的太累,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小刀锋利,,夜半等更人,龙混佛,许许许许许多,破军湮灭,龙纹公会,雲淏,繁华尘埃,富翁的成长,淮安楚天舒,梦々期儿,原薰雨,1,修明天龙,佐佐西沐,冰封天子,多伤雨,跑得快老王,豆花碟子,禹ぁ皇,,赤胆忠心HH,鬼脸123,Z过河卒,教父南巡,侠王盖聂,梵辰.,曹贼该隐,,化草为刃,晨光路西法,我意凡人,刃雷,驰漠,【短刃】,残剑啊啊啊啊鼎力捧场,小新新一定会继续努力滴!!!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