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章 燕奴(上)为首盟多伤雨贺!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周燕奴生的娇小玲珑,体态娇柔。

    如果单从外表看来,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闲汉身高体壮,敞着怀,露出一巴掌大的护心毛。一脸的横肉,如同凶神恶煞一般。

    玉尹本身对周燕奴并无太多感情。

    可他现在占居了玉尹的身子,连带着也继承了一些玉尹对周燕奴的感情。感觉得出来,玉尹很爱周燕奴,甚至还有些畏惧。虽不清楚这夫妻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但玉尹都要担负起照顾周燕奴的责任。

    眼见着周燕奴受欺辱,残留在玉尹身体中的记忆碎片,陡然间爆发。

    有一股力量在体内升起,就见玉尹三步并作两步,眨眼间就冲到了院门口。两个闲汉上前阻拦,其中一个闲汉,更语气不善的说道:“玉小乙,你给我站住。”

    “滚开!”

    玉尹二话不说,跨步向前,探臂从那闲汉腋下穿过,而后屈肘一下子锁住了闲汉的胳膊,身体顺势猛然一个回旋,啪的一声便把那闲汉的身体从地面上拔起。旋身转动的同时,腰部一扭,甩胯撞在闲汉身上。

    那闲汉好像断了线的风筝,身体一下子被甩飞了出去。

    蓬!

    粗壮的身子撞在了院墙上。

    也是院墙不太坚固,被闲汉撞击过后,立刻塌了一个缺口。那闲汉被摔得浑身发软,全身的骨头都好像断掉了一样,惨叫一声,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烟尘飞扬,让人无法看清楚。趁着另一个闲汉愣神的功夫,玉尹伸出脚,在那闲汉的脚上一勾,而后跨步向前猱身冲撞。

    这一招,在相扑中有个说法:玉环步。

    水浒里武松醉打蒋门神,用的就是这么一招。不过,这并不是玉尹的本事,而是那个已经死去的玉尹,留下来的本领。玉尹也算是家学渊源,父亲玉飞是一等内等子,号称开封府第一力士,相扑高手。

    而收养他的那位周教头,也不是普通人。

    曾做过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在开封府御拳馆中,出任过首席教习。

    所以,玉尹的身手本就不差。

    虽然身体换了一个主人,可一旦爆发,还是可以本能的使出过往绝学。

    两个闲汉倒在了地上,令周围围观者大声叫好。

    与此同时,院子里也发生了惊人变故。那闲汉想要推搡周燕奴,却未曾想,周燕奴突然出手,五指化燕爪形状,轻轻搭在闲汉的手臂上,身形后退,快如脱兔,手臂轻轻一抖,就听呲的一声,那闲汉的衣袖,被撕成了布条。正是春时,人们刚换下冬装,穿上了薄薄春衫。

    闲汉的胳膊上,鲜血淋淋,出现了三道清晰可见的血槽子。

    燕奴这一爪,至少抓下来二两肉。

    疼的闲汉抱着手臂,哇哇大叫。而这时候,玉尹也冲进了院子,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抓住了闲汉,两臂一用力,一百来斤重的闲汉,就好像小鸡子一样被玉尹抓起,高举过头顶。

    “小乙哥,住手!”

    周燕奴也吓了一跳,忙冲上来,一把拽住了玉尹的胳膊。

    她看得出,玉尹这一招就是相扑里的‘鹁鸽旋’。若用劲儿实了,说不得把那闲汉当场摔死。内心里,虽然对玉尹不甚喜欢,可毕竟是她的丈夫。依着大宋律,玉尹若真的把那闲汉摔死,重则被杀,轻则刺配流放,却不是周燕奴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那双小手,如同铁钳,紧紧握住了玉尹的胳膊。

    玉尹晃了两晃,却发现无法挣脱。而此时,他也渐渐冷静下来,回想刚才的情形,也是吓了一跳。前世玉尹是个正经的白面书生,从未和人打过架。可是而今,他居然可以轻而易举把那闲汉高举过头顶?

    这家伙,还真是一身的怪力!

    冷静下来的玉尹,自然不会再打下去。

    把那闲汉扔出去,摔在了地上。他扭头看了一眼周燕奴那张吹弹可破的粉靥,猛然想起了周燕奴的父亲,也就是他的丈人,在后世可是鼎鼎大名。

    周教头,本名周侗。

    师从谭正芳,得少林真传,箭术惊人。

    世人多以为周侗善射,可实际上,周侗的拳术同样厉害。后世广为流传的象形拳术之一鹰爪拳,据说是源自抗金名将岳飞所创的岳家散手。而岳家散手,据说就是周侗传于岳飞,而后由岳飞改进而成。

    真实与否,不得而知。

    反正玉尹刚才所使的玉环步,就是周侗从相扑角抵演化而来,全名叫做玉环步鸳鸯脚,威力惊人。玉尹只用了玉环步,便把两个壮汉打得无还手之力。若是鸳鸯脚使出来,那两个壮汉不免骨断筋折……

    周侗,那可是岳飞的老师。而周燕奴作为周侗的幼女,自幼得周侗真传,拳术同样是极为精湛。刚才一急,竟忘记了此事。等这会儿冷静下来,玉尹才算想起此事。一颗悬着的心,也就随之放回肚中。

    “你……没事儿吧。”

    燕奴是自己的妻子,可每当面对她的时候,玉尹总觉得有一种古怪感受。

    她,是他的妻子。

    可他,却不是原来的他。

    当玉尹占居了这具尸体之后,也就注定了和这个外表娇柔的女子,此生怕难以斩断关联。可是,每次称呼燕奴的时候,玉尹还是不太习惯。

    好在燕奴对玉尹总是冷冰冰的,所以也没有觉察到玉尹的古怪。

    听到玉尹的问话,周燕奴嘴巴张了张,到了嘴边的责备言语,却不知为何,突然又咽了回去。她的确不喜欢玉尹,总觉得玉尹争强斗狠,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可父母之命,她却无法拒绝。哪怕是父亲周侗过世,周燕奴还是依约嫁给了玉尹,但心里面终究有些不快活。

    但是刚才,她却清楚的感受到,玉尹那焦急的情绪。

    想要责备,却又不忍。

    于是那满腹的不满,只能在心中化作一声轻轻叹息,低声回道:“妾身无事,但请小乙哥把此事处理得当,莫要让这些闲汉总登门闹事。”

    玉尹,很是惭愧。

    就在这时,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子走上前来。

    只见他一身黑衣,腰里还系着一根大带,透出剽悍之气。

    眼见玉尹出现,男子先是露出惧色,但旋即便恢复了正常,大步走上前来。

    “玉小乙!”

    郭京?

    玉尹看到这男子,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他的名字。

    这男子,便是郭京。

    开封府有名的泼皮之一,平日里多在桑家瓦子勾当,横行霸道,嚣张至极。由于他能言善辩,且有几分痞赖性子,所以身边聚集了不少闲汉。

    这闲汉,也是开封府的特色之一。

    说穿了,就是那种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职业流氓而已。这种人极为难缠,官府也奈何不得他们。平日里三五成群,普通百姓不敢招惹。

    郭京在桑家瓦子一带横行,原本和玉尹没有关联。

    可是,玉尹家的肉摊子,位于马行街,也是开封府极为繁华和有名的地方。郭京总想要把势力扩张到马行街,但是因为玉尹的存在,所以才一直没能成功。玉尹家学渊源,得玉飞和周侗两人倾囊相授。加之他出手凶狠,扑法高明,所以在马行街一带,也有些名声。

    他那肉摊子上,聚集了五六个刀手,专门负责贩卖生熟肉食。

    郭京和玉尹为了马行街的控制权,发生过好几次冲突,但大都是以失败告终。

    “郭少三,你敢来我家闹事?”

    少三,是郭京的诨号。

    如果用后世的称呼,就是‘小三’的意思。郭京在家中行三,又是最小,故而叫做郭少三,也有人称之为郭三黑子。意思是说这人心黑、手黑,连肠子都是黑的。当然了,‘郭三黑子’也都是在私下里称呼,当着他的面,却很少有人敢这么叫。玉尹算是其中一个,但当着这么多人,他也不想太过分。称他一声‘郭少三’,性质也差不多。

    郭京脸色一变,气焰突然间嚣张起来。

    “玉小乙,爷今天来,是为收账。”

    收账?

    周燕奴露出疑惑之色,扭头向玉尹看去。那意思分明是问:你欠他债了?

    玉尹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不过看郭京那有恃无恐的模样,心里也不免泛起了嘀咕。

    这死鬼莫非真的欠了郭京的债?有可能……只不知道,欠了多少债。

    “什么帐?”

    玉尹决定,还是要问清楚一些。

    郭京顿时大笑,手指着玉尹的鼻子,“玉小乙,你要赖账不成?”

    那唾沫星子,喷到了玉尹的脸上,令玉尹勃然大怒。探出手,一把抓住了郭京的手腕子,顺势向上一翻。玉尹那是多大的力气?刚稍稍用力,就见郭京诶呦呦连连喊痛,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玉尹的脚前。

    ——————————————————————

    小新新没想到,刚上传就有了盟主。

    为《宋时行》第一位盟主多伤雨贺!多伤雨是小新新的老朋友了,感谢一直以来对小新新的支持!!!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