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65章散修交易会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当顾颜在天极山脉中,一路疾驰的时候,刚刚从顾颜手下逃遁的坤元子,这时站在那个青袍客的面前,他的脸上,满是惭色,面色苍白,像是刚了极重的伤,还没有恢复一样。低声道:“属下无能,请主人责罚!”

    那位青袍客负着双手,冷冷的站在那里,半晌不语,他忽然间扬起手来,重重的向着坤元子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声音清脆无比,在他的脸上,顿时显现出了五个清晰无比的手指印来。这位已经结成元婴的修士,在他的面前,就像是一个任由摆布的小孩子一样。而在青袍客的口中,则有着毫不掩饰的暴怒。

    “你这个没长脑子的,这么多年的筹划,就被你毁之一旦!”

    坤元子低着头,半句话都不敢说,青袍客似乎是气得急了,一连串的脏话不停的从口中吐出来,连站在一旁的傅锦容,都吓得噤若寒蝉,直到青袍客的气泄了大半,傅锦容才轻声说道:“这一次,主要是那个姓顾的女子,凭空出来插一杠子,我也亲眼见了她的手段,尤其是那尊七宝金幢,果然威力无比,真不愧是上古之时传承下来的仙器!”

    青袍客冷哼道:“这也是他太过托大之故,如果他得了碧魄化形丹之后,不再停留,而是即刻回转天极的话,怎么会被人抢走?”他重重的哼了一声,“我以你的本命精血,为你炼制的三道血影分身,现在已经用去了一道,以后,你只剩下了两次逃命的机会,好生珍惜着吧!”

    坤元子顿时便是一喜,知道自己已经算是逃过了这一劫,哽咽道:“主人之恩深重,没齿难忘!”

    青袍客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你们下次都要记得这个教训,此女的法力通玄,绝非一般刚刚结婴的修士可比,尤其是她手中的两件仙器,放在上古之时,足可以通天彻地。”

    他冷哼了一声,“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看她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常常拿着七宝金幢在外面招摇,不过,嘿,九大派的那些老家伙,会这样轻易的放过她吗?早晚他们会找到机会的。”

    他沉声说道:“锦容,你说,她又去了子午谷?”

    傅锦容躬身道:“不错,顾颜于日前,去了子午谷,她顺着原本的通道,重启圣陵,里面的情景,她应该已都看到了。”

    青袍客沉吟道:“当年在老祖的命令下,我们开启了圣陵通道,将那里的东西全都取走,现在让她看看,也没关系,就算她再聪明,大概也想不到我们的来历。嗯,这些日子,你们尽量不要在东南出没,我们静待时机吧。”

    坤元子试探着问道:“主人,那么老祖面前……”

    青袍客挥了挥手,“这件事情,我自会担待!老祖最近静修,以遍查诸天神识之法,寻找残念的踪迹,一时是顾不上我们的,要记得,来日方长!”

    两人不敢再说,躬身告退。青袍客沉吟道:“东南暂时罢战,看来,我要去苍梧走一遭!”

    顾颜出了子午谷,便不再停留,顺着天极一路向北,她虽然没有催动金雷羽,但只用了不到半日,便已快到了天极的边缘之处。

    天极山脉,纵横足有十万里之遥,呈环抱之势,将东南六国,以及一大片的蛮荒之地,全都围在了里面,是苍梧大陆之上,仅次于天脊山脉的第二座大山,里面玄秘之地无数,那些深邃之地,就连元婴修士都不敢轻入,顾颜这时站在号称是天极山脉中,最高的一座山峰之上,向下俯瞰,眼前云雾苍茫,仍然无法尽览,这时,在云气之中,忽然传来了一记极为清脆的鸣声。

    好像是有人在吹哨子一样,那声音几传百里,清晰可闻。

    顾颜眉头一动,“似乎是有人,以传音相召?”

    宁封子站在她的肩头上,好奇的向外面看去,她身为灵体,对这种以灵力发声的感应更加敏锐,“你听到了吗,在山脉的那一头,好像是一位元婴修士?”

    顾颜苦笑道:“怎么自从我结婴之后,重返苍梧,发现元婴修士就像是扎了堆一样的出现,以前可从来没见到过啊。”

    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因为以前你的资格不够啊,挤不到人家的圈子里去,你不知道小的时候,大孩子从来不喜欢带小屁孩玩吗?”。

    顾颜笑着敲了一下她的头,“听对面的哨声,倒不是特意针对某一人而发的,倒像是对天极山脉中,所有有资格与闻的修士发声。当年我在姑苏城的时候,曾经听说过,有些散修,在那些秘地,会特意的发出招讯之声,以便接引周围那些有资格的修士前来。闲来无事,我们就去看一眼吧。”

    宁封子悄然的钻入了混沌空间之中,顾颜飞身而起,便向着山峰的另一头飞去。

    那声音听上去在云气之中,飘飘渺渺,似远似近,顾颜一路上排云驭气,一直飞行了数百里,才看到在眼前,云雾深锁之中,隐藏着一座山峰,这时节,虽然是六月间,但那山峰之上,却笼罩着一层层的白雪,一股寒气,逼人而来。

    在半山腰处,有着一座小小的洞府,洞前的一块白色大石上,站着一个身穿长衫,做文士打扮的人,他站在那里,捻唇作啸,气质悠扬,而在洞府之内,似乎已坐了两个人。

    他看到顾颜自外面飞来,不禁微有诧异,向她看了一眼,顾颜颌首为礼,而在顾颜落地的时候,他的声音也顿时为之止歇。

    这中年人的目光,在顾颜身上,上下的打量了一番,诧异道:“在这天极山脉中盘桓的修士,我也认识几个,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位女修又结成了元婴?”

    在他身后的洞府之中,走出来了一个胖子,他大笑着说道:“老封,这就是你眼拙了,你躲在这天目峰上,还不知道,云泽的顾颜仙子,已经结婴归来了么?”

    他笑着向顾颜拱了拱手,“在下归元子,向顾仙子问好。”

    顾颜点头回礼,这位归元子的相貌,长的像是十分奇特,大大的头颅,脖颈像是被压到了腔子里,大手大脚,但四肢却又短粗,走起路来,就像一只鸭子一样,一点也没有元婴修士应有的气度。

    而在那小洞府之内,还坐着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衫,头戴斗笠,像是将自己牢牢的锁在了壳子里一样,一言不发。

    归元子似乎是极为热心之人,他说道:“这位是封先生,我们都叫他老封,他向来隐居在这天极的天目峰之上,有时便会发龙吟之鸣,这天极山脉之中,凡有缘能听到声音的,都可以来会。通常只有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没想到今天招来了一个新朋友。”

    顾颜拱手道:“在下是末学后进,还请诸位多多指点。”

    归元子笑道:“请进。”他伸手扯了封先生一把,“你足足喊了两天,大概也不会有人再来了,我们还是开始吧。”

    他与顾颜一起,走进洞府之中,笑着说道:“我们这些人,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在这里举办一场法会,大家彼此切磋印证,互通有无。”

    顾颜听他的话,便即了然,这其实就类似于坊市一般。通常普通的修士,都会经常的去坊市转一转,将自己手里的那些资源出手,与大家互通有无,这也造成了修仙界中,以灵石为通用货币的情况。

    但对于元婴期的修士来说,这种情形便不再适用,因为这修仙界中的元婴修士,实在是太少,总共算起来,也不过是那么几十位,到了这个境界的修士,每一个人都拥有着莫大的资源,灵石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之物了。因为,他们等闲也不会去坊市闲逛,通常是三五交好之辈,聚在一起,互通有无。

    顾颜还在南海的时候,就曾经听过,苍梧中,隐隐的有几个小圈子,没想到今天,自己便亲眼遇着了一个。

    归元子很是热情的带她进了山洞,顾颜才觉得虽然外面冰雪皑皑,但这山洞的四周,却无比清凉,她随意的在一张石凳上落座,归元子笑道:“今天也算是巧,我们居然有两个新朋友前来。这位朋友,你也报一下名字吧。”

    虽然那样封先生才是地主,但归元子却像是比主人还要热情一样。不过那个头戴斗笠的人,显然并不领情,他只开口说道:“散修周游!”

    众人这时都围坐在了一张大石几周围,那位封先生,似乎也是少言寡语的模样,归元子笑道:“按惯例,大家先要自报家门的,在下归元子,与老封一起,都是来自于姑苏。”

    顾颜的心中,顿时一动,南塘姑苏城,是苍梧所有散修心中的圣地,而她,便曾经在接天阁中走过一遭,她的目光,不禁在这两人的身上,打量了一番。

    这时封先生已经说道:“好了,大家把东西拿出来吧。”

    归元子笑道:“我和老封虽然都出自姑苏,但很少在那里停留,我喜欢四处游荡,老封则常年呆在天极,我们办这个散修交易会,也是想让大家彼此之间,能够互通有无,要知道,这苍梧大地上的修仙资源,有九成九的都被九派中人占去,我们这些人,只能在夹缝之中求生存,殊为不易,大家守望相助,才是正道。”

    他啰哩啰嗦的说了这么一大堆的话,才说道:“通常每次的交易会,总有五六人参加,这次倒是少了。一般每一次,我们这些做主人的,都会拿出一两件稀有之物来,请大家赏鉴,今天,还是请老封先出手吧。”

    封先生也没多说,他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黄色的晶盒,打开之后,里面是几块如鸽蛋一般大小的玉石。他就放在那里,并不多言。

    归元子笑道:“按老规则,拿出东西分润的人,并不会说出此物的名讳以及来历,全考大家的眼力,认得了便算,认不得就拉倒。诸位有看得上眼的,自可拿出来做交换。”顾颜也明白这个道理,显然这不单是考较眼力,也是要看你自己的气度。如果拿出自己的东西,别人看不上眼的话,那在这些修士之间,实在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情。

    而那晶盒中的东西,顾颜居然是刚刚在前两天才见过的。宁封子低声说道:“你看到了吗,那是黄庭玉!”

    那四颗如鸽蛋一般大小的黄庭玉,显然比顾颜前几天,在卫都城中所得到的那两颗,更要大上一些。

    这黄庭玉虽然并不知名,但在识货的人看来,无异于价过千金,她略一思忖,便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匣,打开之后,里面五彩的晶光四溢,里面铺了一层的玄晶。

    在顾颜看来,如果玄霆之术,真的如上面所载的话,那么有了这四枚黄庭玉,她便足可以去修复定海珠,那么,以这些玄晶来交换的话,也实在算得上值得了。

    归元子眼睛不禁一亮,“顾仙子果然是好大的手笔,这一盒玄晶,只怕在龙渊阁中,也不是经常能够遇到的吧。”

    他笑着说道:“既是如此,老道我也不能不出点血了。”他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木牌,放在了石几之上。

    一股馨香之气,顿时便传到了顾颜的鼻尖。她眉头微微的一挑,“是紫色龙檀木?”

    归元子笑道:“这是以北海之底所沉龙檀木制成的木牌,大家应该知道,所谓龙檀木者,百年为青,千年为黑,万年为紫,能够到紫色的龙檀木,已经极难遇到的。这一块木牌,能够让你驾驭一只八阶的妖兽,与它结成本命之血肉联系,是想收取本命妖兽的绝佳之宝。可以抵得上那一盒玄晶了吧?”

    顾颜笑而不语,论价值,这龙檀木牌,比起黄庭玉自然要珍贵得多,可是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的人,看东西已经不能单纯的论及价值了,只要对自己有用,那么几十万灵石,也都是舍得出来的。

    而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周游,这时目光似乎也亮了起来,他忽然站起身来,从怀中取出了一本黑漆漆的小册子,然后就拍到了桌子上,沉声道:“这是我自天极中所得!”

    顾颜这时才看到他隐藏在袖中,那枯瘦无比的手指,干枯而又细长,带着黑漆漆的颜色,如同鸡爪一样,他翻开了那小册子的头一页。

    封先生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上面记载着的,是傀儡术?”

    顾颜看似是坐在那里未动,但她的神念,却已经飞快的在小册子上掠了一遍。

    那本册子,不过寥寥数十页,每一页上的字数还都甚大。那材质,像是由丝蒲织成,非金非玉,这种册子,一般只在上古才会出现,现在的修士们,更习惯用玉简是记事。

    那上面第一页,便开宗明义的写着:“傀儡之术,演天道,生造化,万物孕之于生,阴阳合之于体,非小道也。”

    从这上面的口气,便能看出,这确实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傀儡之术!

    顾颜略一思忖,毫不犹豫的,将身前的玉匣推了过去,“周兄的这本书,是否可以分润?”

    周游对她递过来的玉匣,看也不看,说道:“我只要那一块万年龙檀木!”

    归元子那眼睛几乎陷在脸上的肥肉中,笑眯眯的根本就看不见,他的手指,在那万年龙檀木上,轻轻的打着转,一点也没有要送出去的意思。

    顾颜略一犹豫,说道:“阁下的这龙檀木,要如何才能出让?”

    归元子笑道:“我是天生火灵根,正在炼一件纯阳之火的至宝,我听说顾仙子身具先天火灵,收有乾天纯阳之火,不知是否可将火灵,与我分润一丝?”

    顾颜皱眉道:“道长此言,未必僭越吧。”

    修士所藏之先天火灵,虽然对敌之时,一丝火灵,可化身为千万亿,但那真正的火之元灵,却只有那一道,无法分割,去了便不能再生,也正因如此,当年顾颜的冰灵焰等,在地心海眼中被化去之后,也一直没有能够重生。

    归元子摆了摆手,笑道:“顾仙子多虑了,我之意思,只是要你一丝火之余烬,对你本身的火之元灵,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如果能赠我这一丝火灵,我便不再要你这玄晶。”

    顾颜略一沉吟,便说道:“那便也好。”她手指轻弹,一点火星,便出现在她的指尖之上。

    归元子的脸上,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惊讶之色。他见识方寸,自然知道,顾颜的乾天之火,附于七宝金幢之上,但她根本不用动用此宝,便能轻而易举的将火灵取出来,可见她对这七色先天之火的控制,已达到了何等精准的地步。

    归元子却不知道,七宝金幢,被顾颜存放在混沌空间之中,她以神念传信给宁封子,在混沌空间内,直接开启七宝金幢,便轻而易举的将乾天之火取出来。

    一丝明黄色的火焰,在顾颜的指尖之上闪耀,周围顿时多了一股炙热的气息。但却又极为温和,让人一点也不感到难受。

    归元子看着那丝火焰不停的闪耀,眼中似乎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渴求之色。顾颜捻唇一吹,一丝火星便从乾天之火上飞了下来,而归元子这时,已飞快的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金色的小盒。

    那个小盒像是没有盖子的,里面的空间极为狭小,呈半凹之形,像是只能放下几滴水的样子,归元子用双手捧着,向上飞快的一迎,那点火星,便被他一下子笼在了小盒的中间,随后他的大手已印了上去,几声清脆的声音响过,那小盒便被一道金霞牢牢的封了起来。

    顾颜露出一丝讶色:“这是乾坤盒么?”

    归元子笑而不语,顾颜说道:“这乾天之火,离了本身元灵支撑,用不了多久,就会熄灭,不过道长有乾坤盒可以调动天地元力,想必可以保留的更久一些,我就不必多操心了。”说完她便伸手,去拿几案上的那万年龙檀木。

    “且慢!”归元子忽然说道。

    顾颜的手停在半空,淡淡道:“道长有何指教?”

    归元子笑道:“龙檀木尽管请顾仙子取走,大概顾仙子知道,我与老封,都是出自于姑苏城,此间事了之后,我们准备同回姑苏,顾仙子是否肯回去一晤?”

    顾颜手指轻拈,已将那块龙檀木握在了手中,她的眉头一皱:“道长此言何意?”

    她一边说话,已经将龙檀木,向着周游的方向推去,而他也同时将那本册子推到了顾颜的身前,两人完成了交换。随即,顾颜便扬了扬手中的玉匣,说道:“这四块黄庭玉,我亦有兴趣,不知封先生肯否割爱?”

    封先生看着顾颜手中的玉匣,里面一层薄薄的玄晶不停闪烁着,他眉头微皱,略有沉吟,归元子忽道:“如果顾仙子答应,有一日会到姑苏城拜访的话,这四块黄庭玉,就算是送你一个人情如何?”

    顾颜似笑非笑的说道:“姑苏城,以前我也曾去过,倒还真不知道,在姑苏城中,还有这么多不知名的元婴修士!”

    归元子哈哈笑了一声,“姑苏城深处南塘,在藏剑山庄的照拂之下,行事难免会有些顾忌,也正因如此,我与老封,这些年才多在天极。”

    他忽然间站起了身来,双手扶着石案,沉声说道:“顾仙子在苍梧呆了多年,可曾听说过,在九大派之下,有一个散修联盟么?”

    顾颜的心头,顿时一震。

    她其实早该想到,在九大派的治下,苍梧大地之中,表面上风平浪静,但经历了道魔大战之后的万年,苍梧大陆上,难道除了九派之外,就没有其它的精英么?

    虽然在九派联手的打击之下,没有明面上的势力生长,但底下却一定会有野草暗生,相比之下,明面上的姑苏城,应该只是他们一个吸引人的据点而已,真正的核心所在,应该就是天极!

    今天,大概也不是什么散修交易会,而是这些人,看中了自己,亲自拉人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