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66章暗夜闻鬼哭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顾颜将那本小册子收进了怀中,直视着归元子,淡淡的说道:“阁下今天,是特地在这里候我的吧?”

    归元子哈哈一笑,倒也没否认,只是说道:“我与老封,常在这里,举办这种散修之间的交易会,什么拉不拉人的,也谈不上,只是大家都身为元婴,又在苍梧的治下,难道不想躲开九派的封锁,另外打开一条新路么?”

    顾颜淡淡的说道:“我听说在姑苏城中,一共有七位城主,不知道你们两个,哪一位是二城主?”

    她当年在南海的时候,便曾听说,姑苏城的七位城主中,前三位全都有元婴期的修为,大城主避居姑苏城不出,二城主则常年在外闲游,从不归来,三城主最为神秘,甚至没有人知道来历。

    果然归元子大笑了起来:“顾仙子果然是机敏,居然这么快就能够猜透我的来历。不错,在下不才,忝居姑苏城的第二城主之位。至于老封,他最多算是一位客卿,便不多提了吧。”

    顾颜说道:“我虽号称散修,但自有宗门,而我也不喜束缚,更不想头上有几个人压着,因此,恕在下得罪了。至于这黄庭玉,不要也罢!”说完这句话,她长袖一拂,起身便走。

    归元子追到了洞外,说道:“顾仙子,何必如此推拒?我们散修联盟之中,主要还是为了让苍梧的散修,彼此联手,互通有无,在有大事的时候,同进同退而已,并没有别的要求。”

    顾颜淡淡的道:“果真如此么?只可惜我这个人,性子有些古怪,又习惯独来独往,是不想和别人,同进同退的,因此,告辞了!”

    说完,她便飞身而起,转眼之间,便消失在那云气之中。

    归元子顿了顿足,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个女子,性子实在是固执得很!”

    这时那位一直沉默寡言的周游,也起身道:“告辞了!”

    他性子居然更是冷峻,只说了这三个字,一句客套的话也不说,便举步而出,转眼间便消失在云海之中。

    那位封先生缓步而出,沉声说道:“老2,你对顾颜这个人,怎么看?”

    归元子摊了摊手:“这人心智坚忍,而且我在收取那丝火灵的时候,曾经暗中试过了她的手段。”他苦笑一声,“若真论起来,我不如她!”

    封先生道:“她身后虽有宗门维系,但并不十分牵挂,为人自在而无拘碍,想要将她拉进我们的圈子来,实在有些困难。”他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个笑容,“你收了那丝先天之火,真的有用?”

    归元子沉声道:“九大派统治苍梧,已逾万年之久,是该到变一变的时候了。现在苍梧之中,风云涌动,新人辈出,我觉得用不了多少年,只怕就会有剧变。”他忽然间笑了笑,“说起来,我们散修联盟中的长老,虽然已经过十,但还没有一位女修,如果真的能将顾颜拉进来,正好可以填补空缺。”他晃了晃手中的小盒,“我用乾坤盒,可以存住此火八十一日的纯阳之气,回去炼制我那件符宝,必能更上一层楼。”

    封先生有些惋惜的说道:“那一小盒玄晶,想必是她从南海得来的,当真不错。只是,她为何对我这四块黄庭玉,如此的感兴趣?”

    归元子道:“想这些做什么,多年没有回姑苏城了,听说那位荷塘主人,静极思动,居然想要出荷塘去走走,大哥请我们去商量,还不快走?”

    封先生点了点头,两人便弃了这座洞府,破空而去。

    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这座山峰,便毫无征兆的坍塌了下去,没过多久,便彻底的消失在地面之下。纵横十万里的天极群山,少了这么一座小小山峰,就好像是蚁穴之中,死掉了一只蚂蚁,再也无声无息不过。

    顾颜离开此地不久,便听到背后有风声,她一回头,居然是那位给了自己册子的周游,自无声的跟在自己身后。

    顾颜瞬间停步,说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周游停了一停,才说道:“你为了这本册子,舍出了一丝先天之火,我很是过意不去,只是这万年龙檀木,对我真的十分重要。多谢你了!”

    顾颜与他见面之后,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完整的话,虽然声音十分干涩,但里面含着一股清脆之意,居然也很是悦耳,只是此人,像是不怎么习惯说话的模样,在说了这几句话之后,便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顾颜不禁笑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没什么。我还以为,你也与他们一起,是来自姑苏城的,原来不是么?”

    周游道:“我来自极北冰原之上,并非苍梧本土人!”

    顾颜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目光在周游的身上游移了片刻。

    周游苦笑道:“不用这样的打量我,虽然我来自于极北冰原,与大非川相近,可与那位简家十三世王,没有半点关系。”

    顾颜一笑,忽然间想起来,当年的林枫与简玥,与她在珠宫贝阙之中分别,至今已近百年,便问道:“你可知道那位九阶的兽王简冰如,有一位女儿?”

    周游道:“我结婴不过百余年,在这之前,极少出门,也曾听说过简氏有一位小公主,据说被简冰如珍若性命,而且那位公主的身体不好,平时极少出来见客,其它的事情,倒是不知。”

    顾颜默然点头,看这样子,似乎林枫与简玥之间,仍有些波折啊,她想着等苍梧的事情了结,能够抽出身来的时候,一定要到极北冰原去走一遭。苍梧的这三大秘地,她总要一一走遍,才不枉此生。她看着周游,随意的说道:“你既然不是妖族,但看你的样子与功法,倒似……”

    周游苦笑道:“像是出身魔门是不是?你已经不是第一个这么说过我的了,为此,我特意用师门的秘法,隐藏了自己的修为,没想到你倒有一双慧眼,居然还能够看出来。”

    顾颜不禁一笑,“也未必吧,至少方才的那两位,我想都是心中有数,只是他们身为散修,与魔门弟子之间,本来就没什么仇恨。当年的道魔大战,主要是道统之争,但如今的修仙界,向道之心日益凋零,我想这样的道统之争,应是不会再发生了。”

    周游淡淡的说道:“只是人心莫测,欲壑难填,比道统之争,还要来得厉害!”他的目光忽然炯炯有神的盯着顾颜,“你真的不认为我是魔门中人?”

    顾颜笑道:“我与魔门中人打的交道,只怕如今的苍梧极少有人比得上,你外表看上去,但骨子里,倒像我以前曾经见过的一种路数。嗯……”她晃了晃头,似乎是有些想不起来了。

    周游开始的眼睛露出了一丝精光,看她摇头,才失望的黯淡了下去,说道:“不瞒你说,我寻这块紫金龙檀木,便是要在极北冰原之上,收服一只七阶妖兽,为我将来穿越天脊做准备!”

    顾颜讶道:“你居然想穿越天脊山脉?”

    周游点点头,“我的师父,他就是来自天脊山脉的另一端,他说,那里有我的根,因此,我必须要回去,践他老人家的遗愿。”

    顾颜道:“你师父,是何时来到苍梧的?”

    周游道:“至少也有千余年之久了吧,我师父的术法通玄,在苍梧之中,也极少有人能及得上,可惜他老人家最终是敌不过寿元,因而坐化,他临死之前,曾经留给我遗言,让我到天脊山脉的另一端,去寻找我的根。因此,我一定要走这一遭的。”

    顾颜沉吟了片刻,才说道:“如果你哪一天,决定开始天脊山脉之行,不妨告诉我一声,我们一起走!”

    她的脸上露出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因为,我也是来自那一端的啊。”

    顾颜忽然对眼前这个极为神秘的人物,露出了一丝亲切之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是来自神州,血脉相连的关系。

    周游一愣,看着顾颜,显然有些不敢相信,顾颜道:“我也是来自于神州大陆!”

    她扬起手来,说道:“你如果需要帮什么忙,尽管来丹霞山找我,或者直接与我传讯。这个,你接着!”说完,她便将自己秘炼的一枚传音针扔了过去。

    这是她在结婴之后,按照大荒居士所遗留的炼器秘术上记载,自炼的一种法宝,她手中所执母针,可以接收子针的千里传音,万里之遥,瞬息可至。

    周游倒也不客气,接了过来,“既是这样,那么将来,我一定要找你帮忙的。”他笑了笑,“听说天脊山脉无比艰难,我一个人,可还真有些害怕。”

    顾颜付之一笑,她这时想起了,南海的小谢侯,留给她的那枚玉简。按谢侯所说,当年他的先祖,就是穿越天脊山脉的那一条通道,一直来到南海的。只是不知道几千年过去,当年的那条通路,如今是否还能通行。

    这时周游说道:“我这次赶上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你拿走的那本上古傀儡术,其实并不是我的师传,那本来是我在百余年之前,刚刚结婴之时,来到天极游历,所无意中得到的。”

    顾颜的脸色顿时一变,“你的意思是,这上古傀儡术,得自天极?”

    周游点点头,“当年我曾经在无意之中,进入到天极山脉的深处,在那里,遇到了一座无名古修的洞府,当时我刚刚结婴的时间不久,修为尚浅,不敢轻进,而且那里面的魔气极重,你若是有兴趣,我可以将地点告知。”

    他见顾颜点头,便说出了那个洞府所处之地,然后才说道:“我得到了这块龙檀木,即刻就要北返冰原,将来启程的时候,我自来寻你!”

    顾颜笑道:“大家也算朋友了,为何不能露个脸?”

    周游先是一愣,随即便笑了,他信手从头上摘下了斗笠,露出一个略有些苍白瘦削的少年人模样。

    像是经常不着日光的一样,苍白中还透着一丝艳红,他有些羞涩的抿着嘴,像是刚刚初识人事的少年一样。

    他笑着向顾颜挥挥手,便破空而去,消失在云气之中。

    顾颜望着他的身影远去,手指无意的敲着指节,“他居然是来自于神州,不知道将来,有没有一起东归的机会呢?”

    她站在原地,思绪飘飞了片刻,便飞身而起,向着周游所说的地方飞去。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周游得到上古傀儡术的那个地方,应该与魔门脱不了干系!

    当顾颜站在周游所说那个山谷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个地方,在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一点痕迹。难得周游当年,是如何发现的。

    从外表看来,这只是一片再也普通不过的山谷而已,在天极山脉中,这种山谷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在山谷的四壁之中,郁郁苍苍,生长着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苍松翠柏,谷口足以参天,四周云气密布,间或可闻野兽之鸣,里面深邃无比。

    顾颜站在谷外,沉吟道:“看外表,这里应该有极为厉害的禁法相护,倒忘记问他,当年是如何进来的了。我只怕冒然踏入此地,会引来禁法反噬啊。”

    站在她身边的宁封子,手中举着朱颜镜,四下照看,一边听着她说话,一边不住点头道:“不错,从谷口的地势,就可以看出,这里一定包含着地水火风,说起来,可比你当年闯过的地宫圣陵,要凶险十倍了。”

    顾颜笑道:“换成结婴之前,我肯定掉头就走,不过现在有七宝金幢在手,倒可以一试。”她略一沉吟,便说道,“封子,你以朱颜镜为我护法,禁住周围的地脉,我且闯一下试试!”

    说完,她便飞身而起,直入云霄之中,那身影在空中越变越小,似乎已经冲入了天际,随即,一道金霞而成的光柱,便自天空中径直贯落了下来。

    轰的一声,无尽的流沙,从谷口之中,不停向外飞出,如雷鸣地陷,怪声大作。

    随即数十道风柱已经同时卷起,在那无尽流沙之下,一团团的旋风如刀子一般的飞旋出来。

    宁封子惊呼道:“这是先天罡风之气,乃度天劫时才会出现,此地因何而有?”

    她手掌一摇,高悬在空中的朱颜镜随即便照射过去,无数的风团顿时便被压平,可随即一股股的黑色冰雪便从谷口中飞快的冒了出来,像是在其中凝成了无尽的黑霜,几乎将顾颜从头到脚都罩在了里面。

    这时在顾颜的身后,那尊七宝金幢才冉冉而起,而此时,足有亩许大小的黑团,中间夹杂着罡风冰雪,同时向着她头顶上罩来。

    七宝金幢光焰大炽,头顶之上,碧落焰如烟花绽放而开,千条火焰同时向着周围扬起,而顾颜的身影,已飞快的向着谷口中落去。

    宁封子叫道:“小心,那里有陷地罡风,你不要陷在里面!”

    在谷口之内,一阵旋风由小至大,像是卷起了极大的漩涡一样,无数股风力倒旋而起,将顾颜的全身裹住,像是要将她硬生生的吸进去。

    在周围的黑色罡风之中,像是有无数个细小无比的风团,飞快的旋转起来,想要攻至顾颜的身侧,但全都被七宝金幢挡了下来。这时顾颜低喝了一声:“镇!”

    在金幢之顶,先天舍利元珠已经飞起,本来的先天七火,顿时光焰大炙,似有不稳之势。

    这时盘踞在金幢顶上的其其,嗷呜的叫了一声,便将那本来的七色火焰压制住。

    而先天舍利元珠所化的一团宝光,已经飞快陷入地面之下去,无数的罡风,似乎在同时止歇,这时在顾颜的眼前,已经现出了一片幽蓝色的光华。顾颜擎出伽蓝刀,手起刀落,“咔”的一声轻响,便似有一扇大门,被她从眼前割了开来。

    随着这无形的大门被她开启,在四周,同时有无数蓝色的气旋向着她的头顶飞拢过来。

    顾颜讶道:“这是乾天罡气?”

    她不禁对这里的洞府极为好奇起来,显然,当年的周游,只不过是在外围取走了傀儡术,而她现在,借七宝金幢之力,似乎已经触动了这洞府的什么机关,让她能够一直深入到最核心之处。

    那七宝金幢,如一座宝塔一般,已将她全身都笼罩起来,顾颜伸手向外指去,遥遥的一道火焰,色分七彩,将外面的罡风尽数破开,她喝道:“封子,你进来!”

    没有宁封子在一边,顾颜忽然觉得有些心虚,对于这些源自上古的东西,还是有宁封子指点着更可靠一点。

    宁封子摇动朱颜镜,白色的光华乱射,她已从谷外径直飞入,看到眼前,无数的罡风四起,她不禁惊讶道:“好厉害的剑气,当年布置这洞府的人,恐怕是一位剑修!”

    她低声道:“这迎面而来的乾天罡气,又称乾天神罡,本来就是上古修士修习剑道中的一种,所谓的无形剑气。你忘记当年在玄都殿中所见了?”

    当年在玄都殿中,那位炼虚期的修士,所留下残魂,便曾施展了一次先天无形剑气,将殿中的禁法尽数破去。顾颜心中一动,说道:“难道这里也是上古剑修遗迹?”

    宁封子摇摇头,“但是又不像啊,这里面有如此浓重的魔气,要知道那些先天剑修,体内自成罡气,与这些魔气根本格格不入,我们先闯进去再说吧。”

    她指向那无数蓝色气旋中的最深幽之气,“要破开这些罡气,必须直接打通它们的剑气之眼,你直接以伽蓝刀攻之!”

    顾颜微念法诀,身后的七宝金幢,顿时光芒大涨,将周围的那些罡气全都向着外侧逼去,而她的身形如电一般,如雪的刀光,径直向着身前刺去,在快要刺至那最幽深之处时,她手指上,忽然飞起了一道青幽幽的冷光来。

    她的玄魄珠,在此时,化做了一道长长的冰雪之线,向着身前,直贯而入。

    “扑”的一声轻响,无尽的冰雪之气,已向着四周爆炸开来,那些气旋,就像是被戳破了的气泡一样,在半空中消失了遗迹。而周围的禁制,似乎在顷刻间全都撤了去,呈现在顾颜的眼前,是一个硕大无比的深谷。

    周围那参天的石壁,几乎一直耸入云霄,顾颜在这里,只能看到头顶上,那巴掌大小的一片天空,还被无数的黑云遮蔽起来,根本不见天日,在谷中,似乎全是黑色的细沙,蔓延无比,如同百里流沙一般。

    顾颜好奇的说道,“这些黑色的流沙,当真少见,而且闻起来,似乎还有一股怪味。”她信手捻起来一丝,顿时讶道:“这不是流沙,而是鸟粪!”

    她看到站在一边的宁封子涨红着脸,似乎是忍着不敢笑出声来,便用手敲了一下她的脑壳,“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宁封子大叫着跳到一边,“喂,这个地方我也是初来,哪里知道。不过这样的布置,倒让我想起了,在上古之时,有一脉修士的传承。”

    她站在顾颜的远处,掰着手指说道:“我当年听说过的那一脉,也是剑修,他们的门派,以黑谷名之。凡是黑谷的弟子,都有一个奇特的怪癖。”她说到这里,有些忍不住笑容。

    顾颜好奇的问道:“是什么?”

    宁封子忍着笑说道:“他们在入门之前,都要自行的认一种灵禽,作为祖宗,以后就如父母一般的待之,而且终生遇到,都要善待,绝不可杀戮。”

    顾颜不禁捧腹,“这是什么奇怪的规矩?”

    宁封子却很是认真的说道:“你不要小看这个规矩,在上古时的门派,都有着各自的传承,这位黑谷的祖师,他当年,是因为听灵禽白鹦鹉的鸣声而得道,因此才立下这样的古怪规矩,而这个门派,也以擅于豢养灵禽而著称,而门中弟子,在未修成剑道之前,都会为自己所供奉的那只灵禽,侍奉屎尿,据说,他们每日里,都会将风干的鸟粪,倒在黑谷之中,长年累月,便能积起这十万里流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