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63章灭族!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已经到了外围安全之所,正眼睁睁等着看那些人葬身于此的卫玠,这时瞪大了眼睛,一副根本不敢相信的神色,他的手甚至都在发抖,用手指着眼前这位大管家,十余年来,为自己出谋划策,无比忠心之人。

    “你……你……”他忽然觉得胸口一闷,一口鲜血顿时便喷了出来。

    他又不是小孩子,哪里还不知道卫修平如今的打算,他处心积虑的做了这个局,原来是要图谋他卫家的这件藏宝!

    可是他口中所说的碧魄化形丹,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卫修平的那只大手,这时紧紧的抓着那黑色的铁球,口中连声的冷笑,在他的背后,不知何时,已悄然升起了一面五色小幡来。上面白色的磷磷之火,这时已经向着四周飘去。卫玠忽然全身都打了一个寒战,他发现,这里似乎已经与外界隔绝开来,他感应不到外面的气息,而外面也看不到这里。

    他的手指不停颤抖着,指向了空中的卫修平,“你……居然是魔门中人?”

    卫修平大笑起来,“卫公子,这些年来,多谢你的照拂了,坤元子感谢不尽!今**就用卫家,及东南九姓所有人的性命,来为我家的主人,做最后的一次献祭吧。”他手中的白骨幡,忽然间展动起来,低声喝道:“天魔之血,引我之命!”

    他手中的那颗黑色圆球,已高高的悬在了空中,大地之上,这时起了奇异的变化。

    像是在卫府的地底之处,有着无数条的灵脉,在这个时候,同时爆发了出来,而每条灵脉的颜色,都是血一般的鲜红。

    这一夜,卫都城死了无数的人,甚至将天空的夜色都染得鲜红,而现在,似乎这些鲜血,全都流到了此处。

    大地之上,无数的鲜血,飞快的向着这里聚拢而来,全都汇集到了空中的那铁球中去,让那个本来要爆发的铁球,这时变得鲜红无比,悬在天空之上,像是一只血红色的眼睛,足以俯瞰着众人。

    这时在众人之间,忽然有一个修士尖叫起来:“我……我不行了!”他似乎是拼尽全身的力气喊出了这句话,随即,便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全身变得惨白无比,像是所有的血气全在一刹那间被吸走了。

    卫修平大笑着说道:“诸位,能以你们的鲜血,做我魔祖的献祭之品,此生,已足以慰藉了。”他看着卫昭仪,眼中露出了欣赏之色,“没想到,还有这样意外之喜,能够有这样一个阴时阴日的阴煞之体,正好为我这碧魄化形丹,补全最后的一丝阴气。”

    他双手在空中飞快下落,再不留情,一片碧光与白骨火,这时已同时向着众人围拢过去,阴风怒号,乌云满天。

    卫昭仪这时,毫不犹豫的捏碎了手中的玉符,一幢如瀑一般的银光,飞快的从她身上涌起,而她本人,则如闪电一般,只一闪,便已在空中消失了踪迹。

    这是当年丹霞山祖师秘制的遁天符!

    毕真真在晋阶后期之后,苦心钻研制符之法,终于能够将原本丹霞宗的几种厉害符篆还原,这遁天符便是其中之一,只能结丹期的修士才能够催动,只要不是元婴期的修士出手,那么不管对方有多厉害,自己也能逃遁而走。

    卫昭仪还是第一次动用此符,只觉得全身都似乎飘在了云中一般,无数的云气从脚下飞快而过,她本人,居然在瞬间便横移至卫都的天空之上。

    无尽的血气在整个卫都城弥漫,将头顶的月亮都染成了血色,这个时候,卫昭仪不假思索,便向着栖云山的方向飞掠而去,这个时候,她根本顾及不上别人,只能先去寻找顾颜救命。

    但她的身形,还没有脱离卫都城的范围之内,在天空之中,已有一只惨白无比的大手飞快压了下来,那面白骨幡在空中闪动,五个硕大无比的骷髅头已自空中压下,将她所有的去路全都锁住。

    卫昭仪的心,顿时如堕入了冰窖一般,这遁天符,能够从结丹圆满的修士手中逃生,难道眼前的这位,是一位元婴期的修士?

    她的心中,飞快的转了成千上万个念头,抬起手掌,便重重向着天灵盖拍下去,她可不愿意落入魔门的手中,受那万劫焚身之苦。

    但那白骨火已寻隙而来,她全身的所有窍穴,这时已变得酸软无比,身躯一软,便已向着另外一侧倒了下去,坤元子那只大手,已堪堪触到了她的身前。

    这时,有一记极为清脆的鸣声,像是忽然自天边而来,一道七彩光霞布成的细线,在天边刚一露出头来,似乎就在顷刻之间,横跨了整个天际,一下子飞至了卫昭仪的身前,一幢七色云光,已经飞快的将卫昭仪挡在了身前。随即,空中的金色大手从天而落,将空中的五朵白骨火,全都抓去。

    一朵如烟花般灿烂的火焰,在空中绽放而开,滚滚的洪流,顿时便将那五朵白骨火全部吞噬。

    坤元子也被眼前的情形所震惊了,他看着那几乎横跨天际的七色光幢,喃喃的说道:“这就是号称七宝琉璃金幢的仙器么?”

    远方飞快而来的,正是顾颜,她在栖云山之顶,见到了卫都城中,烈焰冲天,血光四射,又看到白骨火耀满天空,顿时反应过来是魔门中人在卫都出现,便催动金雷羽,如电而来。

    显然,坤元子没想到顾颜居然能以如此之快的速度赶来,他在收了碧魄化形丹之后,又以此丹,吸去了卫都城中,万人之精血,本来就要遁走,可是卫昭仪忽然祭出遁天符,他一念之差,要将卫昭仪再抓回来,差了这么片刻,结果便被顾颜堵了个正着。

    他第一次在天极与顾颜交手,不过浅尝辄止,心中还颇有不忿之意,但此刻,见她的七宝金幢一出,万魔慑服,心中顿时不敢再起反抗之意,手掌摆动,白骨幡在身后,划出如天河一般的万丈火焰,无边的奇景,白骨辚辚之火,几乎罩满了整个卫都城,随即,他便向着天边,飞快的逃去。

    而在飞临卫府上空的时候,他的目光,极快的向着下面的傅锦容,使了一个眼色。

    顾颜道:“我去追他,镜澄在后面,回头也会过来,昭仪,这里的事情,你们两个料理!”她单手托住七宝金幢,五对金色羽翼同时在背后展动,已如电一般的向着空中射去。

    今天,她一定要将这个坤元子抓到手里!

    卫昭仪愣了一下,忽然间想起,自己的父母和弟弟,还困在卫府之中不知去向,顿了顿足,便重又向着地面上冲去。

    而这时,卫斐带着自己的四个兄弟,躲在墙角,他们全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眼睁睁看看卫府之中,喊杀连天,无数的修士在这里惨死,血流成河,随即卫昭仪借遁天符而走,坤元子驭白骨火而飞天,已让他们看得目眩神摇,而顾颜驾七宝金幢而来,只一举手间,便将那万丈白骨火河全都收去,则让他们看得目瞪口呆,连眼前这无比危险的情景都忘了。

    卫斐喃喃的说道:“所谓丈夫,当如是啊。”这个时候,他全然忘记了,是头顶上的那个大男人,被打得狼狈逃窜。

    小五怯怯的说道:“三哥,我们还出不出去?”

    卫斐瞪了一眼,“干嘛不去,你忘了今天是做什么来的了?”

    在坤元子遁逃之后,府中的杀声已经渐渐止歇,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队队的黑衣人,似乎正在不停的退走,而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卫家人,也不知道是从何处冒出来的。

    卫斐他们不敢大意,顺着墙根溜着前行,卫斐的祖父,当年在临死的时候,曾经留下了一个隐形之宝,是一颗宝珠,他拿在手中,一般的修士,就看不到他的踪迹。

    坤元子这是早就做好的计划,他收走了碧魄化形丹,又在这里引去了万人精血,自己的手下便有秩序的退走,而在临走之前,他们在卫府之中,大肆杀戮,本来卫家的那些暗卫,几乎全被他们铲除殆尽。

    卫斐等人,胆战心惊的听着眼前的厮杀与惨叫之声,一路疾行,不知道怎么,就转到了卫府的后院之处,那座明月楼的前头。这时,他们忽然看到,在楼后的密林之中,似乎正有一家子被困在那里。明旸看得很清楚,用手指去,“那个是小七!”

    卫斐飞快的堵住了他的嘴巴,“小点声!我们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他们救出来?”

    小五嗫嚅着说道:“那好像是位结丹修士哎,我们怎么能对付得了?”

    明旸沉吟着说道:“也不一定,他肯定是受了伤,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我们的踪迹。我们可以像那天对付妖兽一样的办法,三哥,我们出去诱敌,你把他诱到阵法之中,然后制住他。”

    “嗯。”卫斐点了点头,“这个法子好,大家伙儿心细一点,别出岔子,干成了这一票,我们一起上碧霞宗!”

    他托起那八角阵盘,无声的向着那人的身后潜去,而小五等人,这时同时挥动法器,冲了出来,口中大喊道:“碧霞宗大队人马来了,你们快投降吧!”

    那名修士,便是卫家暗卫的首领卫千羽,坤元子在将卫昭仪的家人擒去之后,随手便扔到了角落里,这种小角色的生死,对他来说实在无关紧要,而卫府中大变,东阳祖师留下的遗宝被盗走,卫修平变身坤元子,卫千羽所率的暗卫,被突如其来的那些黑衣人灭杀,只有他仗着自己的修为勉强逃生,无意中在这里发现了卫选一家人。

    他还以为是卫昭仪带着碧霞宗的人来设下了这个局,大怒之下,就要杀他们泄愤,这时听到身后的人怒吼,全身一震,大手重重的向着三人的头顶落下。

    卫斐没想到他居然不按规矩出牌,不顾身后的攻击,也要杀了身前的那几个人,大吼一声,已经从黑暗之中冲出,他手中的阵盘,脱手向着前面飞去,五道灵光落下,顿时便将卫千羽困在了中间,同时五件法器,已经一起落到了他的身上。

    而卫斐本人,则冲至了卫千羽的身前,将他临死前所发出的一击,正面挡住。

    “扑”的一声,他一口鲜血喷出,被这一掌震出了数十丈远,趴在地上顿时便起不来,而卫千羽发出了这一击,精气已经耗尽,口喷鲜血而亡,那几件法器落到他的身上,则如同刺在死猪身上一样,已经毫无用处了。

    小五等人看到卫斐瘫软在地上,如同一只死狗一样,全都吓了一跳,大叫道:“喂,三哥,你有没有事?”

    卫选等人,几乎是从生死之前走了一遭回来,这时候还惊魂未定,倒是小七,这时候回复的最快,他一跃而起,叫道:“三哥!”

    卫斐呻吟着翻过身来,他从怀中取出了一面铜镜,上面印着一个深深的掌痕,满是裂纹,骂道:“狗日的,差点就要了我的性命!”

    这面铜镜,是他祖父当年留给他的护身之宝,几次陷入妖兽群中,都仗着此宝逃生,今天算是被卫千羽一掌毁了。

    他刚说完了这句话,就发现在身后,出现了一股很是强大的气息,他们愕然的转回头,有一位身村高挑的中年女修,已经站在他们的身后,脸若冰霜一般,“我是碧霞宗弟子镜澄,昭仪师妹在何处?”

    卫玠今日,有如经历了悲喜两重天,先是他布下这个大局,将卫昭仪与东南九姓全都算了进来,以为重振卫家的声势,就在此时,可转眼之间,卫修平露出魔修的真面目,取走卫东阳遗留的碧魄化形丹,他反而为了为别人做嫁衣!

    坤元子露出了他那元婴期的骇人修为,让卫玠甚至一点反抗之意都生不出,他本来以为,今天自己要死在这里了,可坤元子在去追卫昭仪的过程之中,顾颜已经驾七宝金幢而来,将坤元子驱走,卫家外面虽然杀声连天,可这小院之中,却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进来。

    卫玠长出了一口气,以为自己今天算是能够逃生,他抓紧了傅锦容的手,感叹的说道:“夫人,今天我们夫妻同心,逃得大难……”

    他的话刚到一半,忽然间觉得全身的气脉都为之一滞,下半句话顿时被哽在了嗓子间不能出来,傅锦容冷笑着抽回自己的手,一根红色的细丝,已经直插入了卫玠的心脉之处。她冷冷的说道:“不要怪我,你的性命,不能留着。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今天给你一个痛快,算是偿了你我的夫妻之情了。”

    卫玠还想再说什么,但这时,他全身的精气,已经全都从体内泄去,一双眼睛,如死鱼一般的突出来,随便便仰天栽倒。这位当年名震东南的卫家公子,终于在无声无息之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在临死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仇人,到底是谁。

    同样被困在小院中的东南九姓众人,已经在坤元子的手下死去了大半,傅锦容低喝一声,她的手中,这时已出现了一片赤红色的小网,向着天空一罩,随即数颗珠子已同时被她捻在了手间,向着身前一甩,便飞至高空之上。

    无数的雷火在小院之处同时炸响,似是引爆了最后的引线一样,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小院全都飞上了天空,这一炸之威,几乎胜过了焚天雷之力。凌子虚等人,没有挡住傅锦容的一击,便被一炸而亡。

    傅锦容在空中拍了拍手,以她结丹圆满的修为,应付这几个最多不过结丹中期的修士,实在是太轻松不过了。她要离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信手自空中摄过了一个女尸来,向着地面上扔去,自言自语的说道:“师兄应该逃到哪里去了呢?嗯,还是去天极吧!”随即,她的身影,便消失在茫茫虚空之中。

    卫府的事情,顾颜已经抛诸不理,她这时全力的去追坤元子,那在天空之中,横亘万丈的白骨火,七宝金幢在空中一旋,便已全部收去,而她的金雷羽之速,显然在坤元子之上,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两人已经飞遁出数百里之外,茫茫虚空之中,卫国的大地上,这两位都已经修成元婴的修士,你追我赶,如两道闪电一般。

    而顾颜已追至了坤元子的身后不远处,她手掌高高扬起,伽蓝刀已擎在手中,一刀挥出,层层的刀气向前飞快延展而去,在坤元子身后的白骨幡,震动无比。

    顾颜喝了一声:“破!”刀气纵横之下,那五朵白骨火顿时便在空中消去,在幡面之上,已留下了深深的一道刀痕。

    坤元子这时已吓得心胆俱裂,他暗悔自己有些托大,在取得了碧魄化形丹之后,早就应该在第一时间逃遁的。这时被顾颜所追,他几乎已无路可去。

    谁知道身后的这个女人,居然有这样厉害的修为!

    顾颜一刀未竞全功,随即她单手托住七宝金幢,一幢七色的彩霞向着空中飞起,七道先天之火而成的火网,轰然而落,在中间,夹杂着一只金色的巨掌,转眼间已在空中连印了三次,周围的空间都被这一记记的重击震得纷纷塌陷。

    这时顾颜手指轻弹,那股碧落焰已自七宝金幢之顶上飞下,重重的击在了坤元子的后心之处,他惨呼一声,一股血箭顿时便向着身前扑出。

    在他的心中,这时升起了一股无比的惧意,他毫不怀疑,顾颜真的有手段,可以将他强力的灭杀于此!

    他索性停步,回过了身来,冷冷说道:“我们身为元婴,都可称得上这苍梧大地上,最顶尖的一批人,就算你的手段能胜过我,你自忖,真的可以将我灭杀在此地么?”

    顾颜冷然道:“在我手下丧生过的元婴,也不在乎多你一个!”

    坤元子冷笑道:“你杀我不难,此地是东南,不是你的老巢丹霞山!等我的主人受呼而赶来,你有把握接我们两个人联手合击?”

    他飞快的说道:“不如今天你我约定罢战,彼此退去,大不了日后,我不再入东南一步!”

    顾颜冷声道:“似乎是很诱人,但是你的保证,我信不过!”

    她隐在袖中的手指轻动,喝道:“你给我留下吧!”

    天空之中,一尊硕大无比的宝鼎,遮天蔽日般的直落了下来!

    她早就让宁封子以灵体之身,隐形而出,将九嶷鼎藏在了身前,这时同时发动,两件仙器之威,震天动地,天空中星光大黯,大地上的河水都为之断流,九道硕大无比的光柱已经冲天而起,空中一团灰白之气已飘落下来。

    顾颜以九嶷鼎镇住山川河系,先天混沌元胎一出,暗合着混沌初生,先天而来的那一股杀气,顷刻间便已笼罩了坤元子的头顶。

    坤元子全身每一个窍穴之中,都向外飘着凉气,直到这时他才相信,顾颜是真的有手段,可以将他强力灭杀于此。就算不能让他形神俱灭,至少也能击毁他的法身!

    他连手中的白骨幡也不要了,向外一抛,千丈白骨之火飞射而出,而他则如电一般的向后射去。

    宁封子站在九嶷鼎上,挥动手中的朱颜镜,得意的说道:“你这老小子,想跑哪里去?”

    她展动朱颜镜,光华四射,千丈白骨之火顿时便被化去,而九嶷鼎,已将周围的山川河系全都镇住,坤元子只觉得周围有一股大力所牵引,他遁逃的速度,居然比以前慢上了千万倍,而头顶上,那七色宝光,正疾落而下。

    坤元子一咬牙,他忽然间扯开了前襟,在他的胸前,印着一个血色通红的小人,他毫不留情的伸手一撕,将他胸口上的一块皮都扯了下来。一个血影忽然间在空中一现,七宝金幢镇压下去,顿时便将那道血影消于无形,而坤元子本人,这时则已消失在虚空之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