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61章真面目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在卫府宴客的大厅之中,这时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东南九姓中的这些精英人物,此时尽聚于此,在宴席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卫家的几位管事,这时都在席上相陪,而卫玠与凌子虚等人,这时却已经悄然退席。

    他们这时,全都在后厅之中,东南九姓中,最为首脑的十余个人,聚在卫玠的内书房中,气氛颇有些剑拔弩张,一点也不像先前一样安然。

    凌子虚手中捧着茶盏,淡淡的说道:“卫兄投书,邀我们过来,可不是这样说的,怎么,到了地头,现在就要变卦不成么?”

    卫玠笑吟吟的坐在众人之中,在他的身后,只跟着一个大管家卫修平,但他却像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意,微笑着说道:“来往书信,自然只能说些场面话,但我们东南六国,因为远隔天极的缘故,与苍梧大地,实在是隔得太远,分则力弱,合则力强,当年的东阳祖师,险些就带着大家一起走出了东南,我们现在,难道不应该效当年之故事么?”

    凌子虚放下了茶盏,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卫玠,“不错,当年的东阳祖师,确实是天纵奇才,可惜就算是他老人家那样的才华,最终也殒落在战场之上。卫玠,你自忖,能够与他相比么?”

    他沉声说道:“我们这次,代表东南九姓前来,是要共建联盟,同进同退,但并不代表着,就都要仰你卫家的鼻息之下,我们所要的,是重建六国联盟,至于共主,则由大家一起推选,有能者居之,可不是你卫家一个人的私产!”

    他缓了一口气,说道:“当然,卫家必是这其中不可缺少的一份子,不管怎样,一个副盟之位,是为你留着的。”

    卫玠笑而不语,他忽然转了话头,说道:“凌兄,说起来,我府中,还有你当年所见的一位故人。”

    凌子虚愕然道:“我?”

    卫玠笑吟吟的说道:“碧霞宗掌门人亲传的师妹,卫昭仪卫仙子,如今正在我的府上做客。”

    凌子虚顿时便是一愣。

    当年他在少年的时候,曾经化名方平,在卫国的一个门派下学艺,主要还是为了探查卫氏的动静,他在无意中,曾见过当时还是稚龄少女的卫昭仪,一见而心喜,后来回到晏国之后,便托父母到卫国去求亲,这才有后来卫昭仪被列入世婚名册的事情。

    不过百余年过去,双方各有际遇,他也早已与九姓中的一大世家联姻,将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这时卫玠一提起此事,他便不自禁的向着身边那位南氏一族的代表望去。那正是他的妻兄。

    但随即,凌子虚便反应过来,“你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们早在来到卫都之前,便已经都探察过,虽然卫家有数名弟子,都出身于当今如日中天的碧霞宗,但他们与卫氏本族的关系,却只是平平而已,而当年卫家与碧霞宗,曾经结下过很深的旧怨,绝不可能为他们出头,这也是他们能够放心来到卫都的原因。卫玠的意思,莫非是他们真的请出了碧霞宗做靠山?

    虽然他们东南九姓,在六国之中,算得上一手遮天,但与真正苍梧的大门派相比,那还远算不上什么,如果卫昭仪此行,真的代表着碧霞宗的意见,那么卫家的地位,便要好生的斟酌斟酌了。

    卫玠看到他们色变,心中很是快意,洒脱的一笑,“凌兄若不相信,我将卫仙子请出来一见如何?”

    凌子虚心中顿时变得沉重起来,他挥了挥手说道:“卫兄请自便。”

    卫玠向卫修平点头示意,随即举步而出。

    而凌子虚,则向着周围的几人,投去了询问的眼神,他们面面相觑,似乎都有些拿不定主意。

    按理说,碧霞宗是出身东南,有他们作为后盾,东南六国的势力必将大张,可是现在卫玠的意思,是碧霞宗已经选定了卫家,作为代言之人,这样一来,他们都将屈从于卫家之下。这却是静室中的这几个人,所不想见到的。

    这时那位南氏的族长忽然说道:“子虚,卫玠把我们邀到这里,该不是想忽下黑手,把我们全都困在此地了吧?”

    凌子虚摇摇头,“卫玠没这个胆子,要知道,我们东南九姓,占据六国,就算他杀了我们,九姓之中剩余的那些人,还不把他生吞活剥了?要知道,现在的卫家,可远远不能与当年的相比!”

    卫玠这时,已飞快的退到了外面的回廊之下,四下全都被人看守住,与卫修平的说话,绝不虞有外人听到,这时他才急急的说道:“这个法子,真的能够成功么?我们真的能够将碧霞宗与东南九姓全都扯进来,而我们自己,则置身事外,坐收渔翁之利?”

    卫修平,亦即坤元子的心中,很是讥笑了他一番,这个志大才疏的卫公子,现在居然将自己,这个处心积虑要利用他的人,当成了卫家的救命稻草。

    但他的脸上,却不改那极度的谦卑之情,说道:“这是自然,碧霞宗目光远大,她们的志向在苍梧,小小东南,不是他们着眼之地。只要引得她们雷霆一怒,东南九姓,如成齑粉,而公子只要在事后,表现出一些才能来,还怕他们不将你,列为这东南之主么?”

    卫玠长呼了一口气,“有劳先生了!”卫修平的眼中,露出一丝深深的笑意,随即便又隐去不见,说道:“我先去看一看,夫人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卫玠挥挥手,“有劳!”

    而这时,在后厅中奉茶的卫昭仪,心下已经觉得有些不耐,她站起身来,说道:“既然卫公子今日有客来访,那么我们还是改日再来吧。”说完便要走。

    傅锦容连忙上前将她拉住,神色很是亲热的说道:“卫仙子,不稍作盘桓,是拿我们,当做外人么?若我将你放走了,外子必会怪我,不懂得做事,回去必要受责罚的。”

    她将楚楚可怜的目光,看向了卫选,卫选一挥手,“夫人平日宽和仁厚,名声极好,与她多呆一会儿,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昭仪,我们再等等吧。”

    卫昭仪没办法,只能又坐下来,可是她怎么看,也觉得今晚在卫府之中,透出了几分诡异的气氛,前面的喧闹之声,隐隐约约可以传到这里来,可是此时,卫玠到底在哪里?

    卫玠这时,已经来到了卫府后院,那座明月楼之中。

    这座高楼,当年是东阳祖师的静修之所,如今,则已变成只有历代家主才能进入的禁地,他飞快的进了明月楼,这里,全是他卫家最为忠心的暗卫。历代出身清白,而这里,也是他最为放心的地方。

    卫玠进了楼,这一代暗卫的首领卫千羽便飞快的迎上来,低声道:“家主!”

    卫千羽做这暗卫的首领,已逾百年,光家主就换了三位,但他的修为反而愈加精深,一直屹立不倒。他这时看到卫玠,便有些忧心的说道:“家主,真的要用那最后一击吗,这可是当年老祖师严令,只有在卫家生死存亡的时刻,才能动用的!”

    卫玠断然的说道:“现在,不就是卫家的存亡之期?九姓联手,咄咄逼人,如果我再不出些手段,只怕卫家要被他们挤得,在东南没有存身之地了!”他重重的一挥手,“千羽,我是家主,你要听我的号令!”

    卫千羽全身一震,躬身道:“是!”

    他飞快的引着卫玠下了楼梯,踏踏的脚步声,在夜色之中,显得格外清晰,在明月楼之中,三楼的正中,这时正立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金球。他沉声道:“这就是当年老祖师费半生之力,引赤火之精,集太阴之华,所炼成的一件利器,只能使用这一次。半个卫都,都足以被掀为平地!”

    卫玠满意的一笑,“这件至宝,只怕顶得上十粒乾天霹雳子的威力,说起来,当年的老祖师,是怎么炼成这样异宝的?”

    卫千羽说道:“其实也不能完全算是炼成的,老祖师当年,曾经得到过一颗赤炼金球……”

    他话音未落,忽然间又听到了脚步声响,不禁说道:“家主,这件事,只有历代家主和暗卫的首领才能知道,纵使你再相信卫修平,这样的秘密,也不能轻许外人!”

    卫玠道:“这个我自然清楚,此事我也没告诉过他,好了,我出明月楼去,你听我的号令,便启动这烈火金球!”

    卫千羽躬身应了,卫玠便急急的又出门去。

    卫昭仪正坐得难耐,想要二次告辞的时候,就听到门外传来了大笑之声,傅锦容喜着起身,说道:“家主回来了!”

    随着朗朗的笑声,卫玠走进门来,笑道:“卫叔,昭仪,门外的九姓中人,听说有碧霞宗的仙子到访,都想一睹威仪,不知可否出去一见?”

    卫昭仪略一迟疑,卫选这时的脸上已经露出喜色,他生了这样一个好女儿,虽然平时自矜,但实在是心极喜之的,这时候能够在整个东南的人前,好好的展现一番,实在是他平生之宿愿。便大笑着起身:“昭仪,我们就一起去见一见?”

    卫昭仪还要推脱,卫选已经拉着她的手起身,而小七的脸上,也露着兴奋之色,显然能够在这个场合出面,是一件极有面子的事情。卫玠笑着在前面引路,傅锦容亲自掌灯,把卫选足足的捧到了天上,让他一路上眉开眼笑,合不拢嘴来。

    一直到了那静室之中,卫玠推开了门,说道:“诸位,这便是碧霞宗的卫仙子!”

    凌子虚豁地站起,他这时才发现,当年那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如今已经成长为明眸皓齿,端丽万方的仙子一流人物。

    卫昭仪出身碧霞宗,常年所见的,都是苍梧元婴之下,最为顶尖的那批人,居养气,移养体,举止之间,自有一股气度,非在东南的这些土包子可比。她虽然觉得今天的情形有些诡异,但仍然没有失了礼数,向着众人微微颌首,“碧霞宗卫昭仪,见过诸位。”

    卫玠在一旁笑道:“卫仙子这次,特地携全家到我府上作客,表示亲近之意。当年我与碧霞宗的林掌门,以及几位护法真人,也都是极有交情的。这次卫仙子到来,也代表着我们与碧霞宗,同进同退之意。正好我夫人有一个堂妹,年方妙龄,准备这次许配给小七,两家结秦晋之好,从此更好亲热,岂不是好事,你说是不是?”

    他又快又急的说出了这番话来,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卫昭仪忽然觉得不对,她飞快的说道:“卫玠,你什么意思?”

    她进来之后,有意无意的,被傅锦容引到了前头,离在身最后的小七,隔了几个人,这时卫玠已经大笑着搂住了小七的肩头,飞快的向门外遁去。而傅锦容手中的灯笼,忽然间向着四周爆炸开来,千万朵银芒,似乎在一瞬间便已耀满了斗室,而在无数银光的遮掩之下,一条淡至几不可见的影子,正向外飞遁而去。

    卫昭仪厉声道:“傅锦容,你是魔门中人?”

    她手掌轻扬,在掌心之处,一面巴掌大的小镜已经放出光华,顿时把正在空中飞掠而去的傅锦容照了出来。

    傅锦容顿时一凛,她没想到,卫昭仪居然能够看破她的身份,她飞快的向着门外的卫玠望了一眼,卫昭仪的这一声喝,已被淹没在斗室内无数的喧哗之中,她这时才放下心来,冷笑道:“诸位,这间斗室,就是你们的葬身之所!”

    她飞快的向着门外冲去,出手如电,一边一个,已将卫选夫妇同时抓了过来,而斗室中的那扇大门,已经同时封死,把东南九姓中的十余人,再加卫昭仪本人,全都困在了里面。

    凌子虚霍然而起,他几乎是与傅锦容同时发动,手中一道如雪般的刀光已飞快斩了出来,但傅锦容的动作,显然比他更快一分。这个平时在传闻之中,只有筑基后期修为的女修,这时所爆发出的实力,却稳稳的压了已至结丹中期的凌子虚一头。

    她的袖中,五道红霞同时激扬而起,如落英缤纷,顿时便将凌子虚的刀气震了回去,随即她的身影,便已脱出了大门之外,随即那扇门便紧紧的封死。

    凌子虚的刀光,重重的斩在了墙壁之上,激起了一溜火星,但那墙壁之上却丝毫无损,连一道白印都没有留下。卫昭仪这时沉声道:“别砍了,铸成这斗室的,只怕是天玄精铁!”

    凌子虚一愣,将刀收起,这时那位南家的家主南渊已经说道:“卫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碧霞宗,真的要与我们东南九姓作对么?”

    卫昭仪冷哼了一声,并不作言,凌子虚怒道:“大哥,你没看到卫仙子,也与我们一起被困在此么,大家正应该同舟共济才是。你吵什么?”

    凌子虚的修为最高,是东南九姓中的领头人物,他一声喝,南渊顿时不敢作声,卫昭仪沉吟道:“我今天,不过是礼节性的前来拜访,其它的事情,全都不知。你们不是说,东南九姓,今天要在此地会盟么?”

    凌子虚恨恨的说道:“不错,我们东南九姓,同气连枝,本来就有会盟之意,而卫家前些日子,给我们投书,说要请我们一起到此地来,共商大计,谁知道这小子,安着如此歹毒的心思?”

    卫昭仪的脑中飞快的转着念头,她在碧霞宗,浸yin已久,远不是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可比,卫玠如此做,实在是一件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难道他有把握,承受得住,碧霞宗随之而来的重重怒火,还是说,他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倚仗?

    她缓缓将掌心之中的那面小镜子露出来,“这是我从天极之中,得到的一件查形鉴迹之宝,刚才,我照出了那个傅夫人的身形,她,似乎是来自于魔门中人!”

    所有人,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魔道之分,虽然在九大派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看来,并不算一回事情,但于东南的这些修士来说,在心中仍是根深蒂固。

    这时卫玠与傅锦容,卫修平,都站在斗室之外的不远处。前方鼓乐喧哗之声,仍然不断传来,卫玠这时的双手,居然有些微微出汗,他沉声说道:“卫先生,这件事,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卫修平笑道:“恭喜卫公子,这次你布下这个局,将东南九姓与碧霞宗,全都诳入了里面,你就等着,坐收将来的渔翁之利吧!”

    卫玠有些犹豫的说道:“只是,这几个人……”

    卫修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狠厉之色,“那自然是家主拼死血战,无奈对方人数众多,寡不敌众,卫大叔一家,在混乱中被杀。这件事,你当然要请碧霞宗的人,主持一个公道!”

    卫玠略和犹豫,便说道:“好吧!这件事,就有劳先生了!”

    卫修平摆摆手,说道:“我们以天玄精铁布下四方,将他们困住,可是要将他们彻底的灭杀在里头,仅凭这样是不行的。我出谋划策还可以,论及法术的手段,远不及公子,不知道公子可有什么妙法?”

    卫玠的脸上,做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容来:“这件事,我自有手段。”

    卫修平弯下身子,他的目光中,这时露出了一丝得色,主人花了十来年时间,布下的这个局,似乎已经到收获的时候了。只是那个顾颜,可不要在这个时候赶回来才好。如果不是因为她突然的到来,也不会把这件事情,提高发动。在天极中,花了那么多的手段,还是没能把她引走,她居然如此轻而易举,就应付了那庞大的兽潮!

    这时在斗室之中,双方显然已经达成了暂时的默契,凌子虚与卫昭仪,是这些人之中,修为最高之人,他们两个,站在门前,仔细的看着外面的情形。

    凌子虚说道:“这里虽然被他们以天玄精铁围住,但也等于是我们一个天然的屏障,除非是用纯阳之火猛攻,否则的话,是不容易伤到我们的,卫玠他真的有灭杀我们的把握?”

    卫昭仪道:“如果他能够撤去天玄精铁的话,我有一件法宝,可以破地而出,另外,只要我传出讯息,自会有人看到。”

    凌子虚喜道:“莫非贵宗还有人在东南?”

    卫昭仪微微一笑,她的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自豪之色,“吾家顾师,如今正在栖云山!”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无比之色,那位名震苍梧的元婴女修,居然不声不响的来到了东南?

    他们口中所说的顾颜,这时正站在栖云山之顶,九嶷鼎光华四溢,几乎已经不受她的控制,大地随之翻腾而起,而宁封子这时,已深深的没入了地面下中去。顾颜沉声道:“封子,地底之下,你发现了什么?”

    宁封子呜呜的叫了几声,很是含糊,随即她就大叫起来:“我看到啦,底下,是一棵树!”

    九嶷鼎这时在空中激旋,似乎地底的灵气,全都向着这一个方向涌来,顾颜一扬手,将那漫天飞扬的沙尘全都挥去,在底之中,露出了一棵金光灿烂的宝树来。

    这棵宝树大概有数尺之高,似松而非松,似柏而非柏,如一座宝塔的形状,但上面却又全是大片的阔叶。这时似乎栖云山所有的灵脉,都在向着它为中心聚拢过来,而九嶷鼎上的光华,似乎也开始黯淡下去,然后便向着宝树上落去。

    鼎中的先天混沌元胎,这时似乎要向外冲起,顾颜讶道:“这树上的气息,居然与先天混沌元胎,是这样的相似。”

    宁封子忽然说道:“我看到了,这树的后面,刻着字迹!”

    她一字一句的念出来,“碧灵手植。”

    顾颜顿时便一惊,这棵宝树,居然是当年碧霞宗的创派祖师,碧灵仙子所手植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