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56章回转东南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当顾颜悄然离开丹霞山,顺着那条洛水,回转东南的时候,她的心中,仍然有着些许感慨。

    她本来就有回转东南的打算,而张大牛那天所说的话,则又推了她一把。

    毗叶金光罩,受七宝金幢所制,虽然十二道禁符已被化去,但原来的灵气也同时被破坏,需要顾颜重新修复。顾颜既然打算将此宝,与丹霞山的千亩灵园相合,作为护山大阵的镇山之宝,那么,就需要在灵园之中,有一株具有先天纯阳之气的灵根为助,作为镇压此宝的元气所在。

    因此,顾颜在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自己得自于大荒之中的那株紫金炎龙莲,而且她还有螭灵之血为助,正好可以化去紫金炎龙莲中,过于炽烈的阳气。但是在这之前,她还需要到栖云山当年的灵园旧址之中,将本来已经废弃了的一些灵根,移植回来。

    那些灵根都是源自于上古的珍稀之物,虽然现在都已经枯萎,但如今顾颜已有了无阆之泉,再加上她炼丹之术愈加精进,那些枯根,有些对她也是极为有用的。

    那无阆之泉,与息壤合用,是神妙无比的化生先天灵根之宝,顾颜这时才有些后悔,当初应该再考虑的周全一些,将那些灵根,全都移植来才是。

    现在,也不知道是否还有足够的在栖云山上。

    好在林梓潼早在数十年前,刚刚接掌门之位的时候,就已经做出过决定,专门派出一队弟子,驻在东南,负责看守栖云山,她们曾一起修行地方的旧址,听她所说,那些东西,仍一如既往。因此,顾颜便决意启行,而且,她也没要任何人的随行。

    碧霞宗诸人,各有职司,而默言需要炼化新得到的两件法宝,都不是能轻易脱身的,只有顾颜反倒最为逍遥。她在结成元婴之后,才深刻体会到几分仙人的本意。朝游北海而暮苍梧,超死生之道,驭云气之变,本来就是逍遥自在的。因此,她便一个人,洒脱无比的离开了丹霞山,顺着当年自栖云山北上的原路,回转东南。

    整个东南六国,论地势其实并不算小,但多为蛮荒僻远之地,地势险恶,山水连瘴,就连凡人都不愿在那里生存,更何况是必须要没事天福地的仙人。也正因如此,万年以来,东南六国,居然连结丹圆满的人,也不过只是出了一个而已,就是当年的卫东阳。

    东南之地,就如一块大大的盆地,被天极山脉,呈半圆形的包裹在里面,而天极,也是与南海十万里流沙,极北冰川,天脊山脉所并称的,苍梧最为险要的秘地之一。

    虽然诸多的散修,都会选择天极中的某地,作为试炼之所,但也只限在外围,那纵横十万里的大山,里面无数的荒域,绝大多数,都是没人亲自走过的。而顾颜这次,也并不想多生枝节,她仍然顺着当年的原路,从渭水的支流,回转东南。

    而顾颜也并没有飞行,而是驾着一叶小舟,顺着原路而去,当她到了一个码头的时候,看到当年还曾人流络绎,如今却已经荒废了的码头,不禁的有些感慨。

    当年她就是在此地,见到了顺流而下的言欢,从而引出子午谷的那些事情,如果没有闹上那一场,她后来在南海,大概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得到先天混沌元胎,毕竟她是在子午谷中,才体会出九嶷鼎的真意。

    只是不知道当年曾来往不绝的码头,如今为何会荒废至如此,顾颜轻叹了一声。她抬头向上望去,远在北方数百里之外,便是当年子午谷的旧址,那里,想必会更加的荒废无比了吧。

    她忽然间想起那个小道僮言欢来,已有百年未见,不知他在丹鼎派,是否尚还安好,体悟到了他当年所说过的丹道不曾?

    顾颜想来,或许是周围的妖兽,已经被渐渐的猎杀干净,所以那些修士们,便自行的到了别的地方去。她将这些驳杂的念头抛在脑后,便驾着小舟,一路南行。

    宁封子懒洋洋的躺在船头上,抬头无聊的数着天空上的云彩,“真是不明白你,明明飞过来,半天就可以的事情,你非要驾船,要足足的走上好几天,这算是什么,寻找当年的记忆?你现在好歹也算是元婴修士了,苍梧中最顶尖的人物之一,怎么可以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顾颜悠闲自在的催着舟,说道:“像你这种高高在上的器灵,是不会懂正常人的心境的。这是一种游行世间的感悟,你知道么。阴阳化生,大道如尘,道之真谛,原本就在于凡尘之中。这是只有人类修士才能够体会的真意。”

    宁封子小声嘀咕着:“古古怪怪的,怎么你从结婴之后,变得像是我都不认识啦。”

    顾颜笑道:“你没觉得吗,你从九嶷鼎中出来,似乎也有了些变化啦,你的九转金身诀,现在已经修炼到了第几重?”

    宁封子摸了摸头,“现在应该是炼到了第三重,可是前一阵子,我又到九嶷鼎中去修炼,却觉得没什么效果了,好像又停在这里,不能寸进。”她痛苦的坐起来,用手抱着头说道:“照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修至九重,再造金身啊。”

    顾颜不禁一笑,“你现在的灵体不是挺好吗,那么想要一个法身啊,不然我用傀儡术,为你造一个吧,不管里面怎么样,保证外头是美仑美奂的。”

    “呸呸呸。”宁封子顿时大摇其头,“就你练的那点傀儡术,能做出什么好东西来,全都是魔气冲天,死气沉沉的,什么时候,你真的能够习成传自上古的‘法地造天’之术,那个时候,再来为我重塑金身吧!”

    顾颜奇道:“这是什么秘法么?”宁封子所说的“法地造天”之术,还真是她头一次听到。

    宁封子抓了抓头,“其实,我也只是听我的旧主人,曾经说起过的啦。这应该也算是傀儡术的一种吧,传说在最为久远,混沌初开之时,曾有几个习得了极大神通的人,采天地间五色神泥,用来重塑生命,再成造化之躯,后来便演化成法地造天之术,通常这是为了那些有大神通的人,炼化第二元神所用的。他们在修成第二元神之后,就以此法,再为自己造一个法身,能够与本体一样,有通天彻地的大神通。”

    顾颜这时索性也不去操舟,任凭着小舟顺水自然流下,与宁封子闲谈着说道:“那些上古修士,真的有第二元神啊,再造出一个自己,那个法体一旦有了自己的意识,难道不会反噬自身么?”

    宁封子挠挠头,“应该……不会吧,以前,从来没听到过这种事情啊。而且也不一定只是一个化身的,听说那些有极大神通的修士,可以化身千百,行走于凡尘之中,不过这只是传说啦,连我也没见过的。”

    顾颜若有所思,“想必傀儡术,也是这种方法的演化了。只是当时的古修士,以第二元神,控制法体,而傀儡,则必须要有魂石了。”

    说起来,她也粗通傀儡之术,但始终不能大规模的炼制傀儡,就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魂石之故。当年她曾经以紫炎晶代替魂石,但那枚紫炎晶魂,已在林家岫修复地底骨龙的时候用去,普通的紫炎晶,最多只能炼制一些简单的傀儡,是完全不堪造就的。

    她随口说道:“如果真能炼制出一批元婴期傀儡的话,那不是就能够横扫苍梧?”

    她只不过是随口一说,但这话才一出口,忽然间,她敏锐的听到,在河岸的不远处,似乎有人迹,微微的一动。

    顾颜心头微动,她不动声色的向着宁封子,使了一个眼色。

    两个人合作已久,无比默契,顾颜的眼色一来,宁封子顿时会意,她的手掌,已悄悄的将朱颜镜压在了身下,顾颜忽然间喝道:“出来!”

    宁封子这时已飞身而起,笔直的光柱飞快的向着岸边射去,光华所至之下,大片的草木山石全都被化为一空,露出了一个极为奇怪的身影来。

    那个身影似乎像是一个人,但却有着极为长长的脖颈,和极大的头颅,背后还生着一对翅膀,速度奇快,在顾颜喝出那一声的时候,它已经如电一般的向着远方射去。

    但它的身影,却仍然无比清晰的留在了朱颜镜中。

    顾颜不禁吸了一口冷气,这真的是一个怪物!

    跑去的那个东西,就好像是人与野兽的结合体一样,它长着人的头颅和身子,背后却生着如老鹰一样的双翼,又有着猎豹一般的肢体,飞奔而去,速度奇快无比。

    宁封子这时忽然说道:“你看,在它的怀里,抱着一个人!”她兴奋的说道,“是不是天极中的妖兽,来外面吃人啊,我们去把它抢回来!”

    顾颜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不用了,你没发觉,我们已经被人包围了吗?”。

    宁封子愕然的抬起头,顾颜这时忽然单手抽出了伽蓝刀,在她的背后,这时五色金雷羽已经显形,身躯随着直冲向天,在她的脚下,轰然的一声巨响传来,那一叶扁舟,已于水中爆碎而开,化做了成千上万片的碎屑,向着四周激射而去。

    而顾颜手中之刀,这时也同时挥了出来,在空中化作了千重刀影,无尽的气浪,飞快的向着四周延展而去。

    于空中,像是有成千上万柄的伽蓝刀同时挥动一般,刀气纵横,的无数山石,顿时便被斩出了深深的刀痕。

    顾颜叱了一声:“破!”她手指轻弹,一道雷火已从天疾降而来,她在结婴之后,姹女九转之法又有进境,已经不必再像先前,必须施展金光大手,只是手指轻扬,便能直接引动天雷,一道天雷落在不远处的山谷之中,顾颜左手掌朱颜镜,便向着身前照去。

    光华闪动之下,山谷之上,无数的烟气飞快飘了起来,随即便又被朱颜镜化去,原来眼前的山谷,居然全是幻象。

    在那山谷之中,有着一个极大的祭坛,而那祭坛,这时却已被天雷劈了个半残,而在周围,数十道宝光纷纷惊起,有数十名修士,各驭法宝,将她团团的围在了中间。

    那些修士,几乎全是结丹后期的修士,每一个看上去都是精英,任凭这些人,就足以将秦家灭族了。

    顾颜倒不知道,在东南,不知何时,居然出现了这样大的一方势力!

    但她却并没有对周围的那些人投以一丝眼神,只是目光炯炯,盯着身前祭坛上的那个黑衣人。

    那人用一块黑巾遮着面目,上面像是施了秘法,连顾颜的目光也看不透他。围攻她的众人之中,只有这个人,是已经达到元婴期的修为。

    顾颜冷冷的看着他,“苍梧大地上,除了九派之内,散修中能结婴者,不过寥寥数人而已,你似乎并不是其中之一,你是从何处而来的?”

    那人笑了一声,声音十分嘶哑,听起来极不舒服,“我早就听说,碧霞宗顾仙子,手段毒辣,杀人无算,今日看来,果然不凡。”

    顾颜淡淡的说道:“过誉了,我不过,杀我要杀的人而已。你在此地困我,是何用意?”

    那人哈哈的笑了一声,“也没什么,不过是敝主人,想请顾仙子一晤而已。”

    顾颜的心中一震,面前这位,是实打实的元婴修士,在苍梧之中,也称得上是一方霸主,现在他居然说,自己还有一个主人?

    她淡淡的回道:“若令主有心,何不亲自来请,否则的话,恕顾颜不能相陪!”她说出了这句话,随即便飞身而起。身形如电一般的向外遁去,似乎在转眼之间,便要脱出对方的包围之外。

    那人厉声喝道:“诸武士,与我困敌!”他一步踏到了那残破的祭坛之上,单手高高举起,手中一面五色幡已展动而开,天空之中,云气摇动,忽然间有五色雷,从天而降,重重的向着顾颜的身前击去。

    那数十名结丹修士,并没有上去围攻,而是同时展动起手中的法宝,他们每个人所站的位置,似乎都是预先所计算好了的一样,数十道宝光射出,正好落在雷光所不及之地,而那一道五色雷火,已将顾颜的全身都罩了起来。

    顾颜只感觉到在火焰之中,有一股杀气,逼人而来,她低声道:“这是白骨火么?”

    她的头顶上,这时一道金光已经自行的浮了起来,被她在灵园中所炼化的毗叶金光罩,已挡在了她的头顶之上。

    这件由当年云裳谷祖师所炼,作为护山四宝之一,在极品法宝之中,也算是极为罕有之物,这时金光一出,便已在顷刻之间,布满天际,无数金霞向着周围不停涌动,将天空那磷白色的火焰,尽数挡去。

    顾颜一扬手,伽蓝刀劈中,那悬空而来的火柱,已被瞬间斩断,而顾颜这时飞身而起,她单手向前平推而去,手掌之中,二十三颗定海珠已经隐现,诸天星辰,翻滚而来。

    顾颜在离开丹霞山之后,就将七宝金幢与九嶷鼎,同时收进了玉匣之中,在游行天下之间,除了必要时候,她并不打算动用此宝。毕竟七宝金幢的威力太大,实在惹人垂涎,在这样的时刻,还是要低调一些的好。

    她抛出了二十三颗定海珠,在云虚手中,便已经能演化诸天星辰,天罗万象的宝珠,这时在顾颜的掌中,更是能幻化出万千世界,在天空之中,风云密布,阴风惨号,地水火风一时齐至,在她身前的那数十名修士,几乎全被一股大力所卷去。

    下面那名黑衣人的眉头一凝,喝道:“退后!”

    他飞身而起,整个身形,在空中如一道虚影一般,顾颜看着他的身影,冷声道:“你是魔门中人?”

    此人的身法,与段盈袖当年如出一辙,极像是万年之前,那次道魔大战之中,魔门的传承。

    他听了顾颜的话,连声的冷笑,并不答言,只是说道:“在下坤元子,愿来领教顾仙子的手段。”

    他手中轻轻一摇,那五色灵幡便同时展动,天空之中,忽然有五道利闪,劈空而下,无数的闪电轰轰而来,顿时便将顾颜所发之地水火风完全压制。

    顾颜眉头一动,微笑道:“是五行白骨幡?”

    当年她在南海之中,曾见阮千寻用过五子同心杖,与这白骨幡如出一辙,空中五道利闪的尽头,五个硕大无比的骷髅头已经从天而降,她心中飞快的闪念,自段盈袖离开子午谷以后,似乎在天极之内,并没听过有魔门中人出没的身影,而她在南海,与段盈袖也算是结下了一段交情,虽然不算朋友,但也绝算不上敌人。可是显然,段盈袖并未对她吐实。

    如果八荒居士的炼神四宝尚在,那么以炼神玦和化血神刀,来破这五行白骨幡,最是合适,只是要炼化这炼神四宝,远比毗叶金光罩更加难为。那上面,不知被八荒施了怎样的禁法,就算顾颜以七宝金幢之力,仍然不能将上面的气息在顷刻之间化去,必须完全闭关,以地脉为助,借天地之灵力,以七火之力,结成碧焰之阵,炼化上一十九年,是一件极耗功夫之事,顾颜暂时也没有时间来做。

    只是单以眼前这自称坤元子之人的修为,顾颜倒也不放在眼下。她在结婴之后,就已经可以与接近元婴中期的八荒比肩,将其打得落荒而逃,如果不是想要看一看他的来历,这时她早就已经脱身而走。

    只是坤元子以这白骨幡,与顾颜在空中相斗,转眼间,两人已交过了数十击,却只是隔空而击,并未真正的交手。

    这时顾颜的眉头一凝,她忽然间伸手,在虚空而抓,一只金光大手,这时已自空中而降,天空中那二十三颗定海珠,已全化为硕大无比的星辰陨石,那只大手,已将如小山一般的陨石抓走,然后便劈手向前掷了出去!

    那如小山一般的星辰,背后拖着一道长长的芒尾,向着空中飞快冲去,只一眨眼间,便已经撞上了空中的那朵白骨火,蓬的一声,便于空中四散。

    顾颜如法炮制,五颗定海珠已被她先后掷出,空中的五朵白骨火焰顿时便被消去。

    她以定海珠演化诸天星辰之力,吸去白骨幡之上的火焰,然后便将白骨火化去,只不过是眨眼之间,天空中的火焰,一时全消。

    那五颗定海珠,在吸去了白骨火之中,变得黯淡无光,飞快回到了顾颜的手里,剩余的十八颗定海珠,则忽然间没入了地面之下,随后,在地底,便有十八道玄光气柱,冲天而起,似乎将整个大地全都翻腾了过来,天空中乌云密布,狂风席卷而来,像是要将地面全都揭了去一般。

    这就是元婴修士的斗法,直接调动天地元力,举手投足之间,便足以使地裂山崩!

    那些结丹修士们,这时全都不敢试撄顾颜的锋锐,他们狼狈无比的向后逃窜而去。

    坤元子这时也不禁骇然,以顾颜调动灵气的手法,再加上她有至宝辅助,显然犹在自己这个已结婴数百年的修士之上。

    他心念一转,口中便极为尖厉的做出了一记呼哨,喝道:“走!”他的大手在空中一挥,天空之中,忽然间有一道光幕,飞快降下,如经天长虹一般,破空而来,一下子便横跨了半个天际,将空中的地水火风全都卷去,顾颜所发的定海珠,这一瞬间,便生生的压在地下,不能破地而出。

    只停了这么一瞬,等光幕散去的时候,那些人连同坤元子,已经在空中消失了踪迹。

    顾颜看着眼前硝烟散尽,并没有追击,自言自语着说道:“又是一件符宝么,这位坤元子的身后,似乎还有一位主人啊。”

    她总觉得今天的伏击,有些蹊跷,不像是要在此地伏击自己,倒像是专门做试探之意似的,也正因如此,她并没有动用自己的七宝金幢与九嶷鼎这两件仙器,果然,对方也只是浅尝辄止,稍一试探,随即退走,只是,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她的目光缓缓的在周围游移着,忽然间,想起了先前所见的那个人头兽身的怪物,眼睛便微微眯了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