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55章九派秘商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作为掌门人的林梓潼,随即便站起身来,躬身道:“领命!”

    顾颜这时看了一下左右,忽然想到从回到丹霞山之后,有一个人还从未见过,便问道:“卫青,昭仪为何不在此地,她是在南浦么?”

    她所说的,是当年她最初来到苍梧的时候,在卫国中那条渭水之上,将她救起的卫昭仪,也正因她和卫青的关系,她才能有机会来到碧霞宗,得到九嶷鼎,开启以后的修行岁月。当年在栖云后山,白云绿水之下,卧而论道的少年们,曾是她心中难以忘却的一段记忆。

    卫青笑道:“她运气好,早在几个月之前,她就回东南探亲去了。说起来,当年的小姑娘,现在也终于结成金丹了呀。”

    当年这对远房的堂兄妹,那一点少年间的情愫,似乎现在已经随风而去,卫青说道:“她因为想回家看父母,顺便在结丹之后,准备去天极中试炼一番,所以她这次,走的是天极之中,极危险的一条路,现在也不知道,到了卫国没有呢。”

    顾颜略一思忖,便说道:“我过几个月,可能也要往东南去走一遭,到时候,说不定会和她会面。”

    她所想到的,是要去拜祭一下溶老的墓地。那位当年传授她丹道,并为她开启大道之门的老者,本身却是一个毫无灵根的凡人,而顾颜今天,终于不负他的希望,结成了元婴,她很想去重游一次故地,祭拜这位寂寂无名,但却对自己非常重要的老者。而且,她要炼制这面毗叶金光罩的话,还有几件很为稀有的材料,她需要再度到栖云山去寻觅。

    随后,顾颜便从怀中取出了几个玉匣,一一打开,里面顿时宝光灿然。

    碧霞宗所有的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些玉匣中所放的,全是中上品的法宝,甚至有一两件,已经可以列入极品之列,足有十余之多。

    有两件,是顾颜这次灭杀了秦重之后,从他手中得来的烛龙杖与万法牌,另外几件,则是她在玄都殿中所得来的。林梓潼等人的眼前,顿时就是一亮。

    难怪顾颜有这个底气,敢于和九大派叫板,单凭这些就可以想见,放眼云泽,除了九大派之下,还有哪个门派,哪个势力,能够一次拿出如此多的法宝,分给众人?

    林梓潼这时倒是有些迟疑了,“顾师,这些法宝,至少也是中上品之上,分润于我们,似乎受之有愧。”

    顾颜摆了摆手,“你们也不用推辞,这些大半是我在南海中一处秘境所得来的,有适用于我的,我已自行留下,这些,你们都分了吧。梓潼你这次强行度天劫,虽然最终失败,但你的灵气,已经得到了天劫中所带元气的部分改造,下次再行冲击结婴的话,会收事半功倍之效。只是你这次元气大损,必须由我所炼的丹药调理才行。且过二三十年,再谈此事吧。”

    林林梓潼听顾颜这样说,也就不再推辞,她身为掌门人,便从那法宝之中,取走了万法牌,与另外一件名为秋水剑的法宝,剩下如毕真真、蓝湘、诸莺等人,也都各自取走一件,众人一起,人人有份,将这十余件法宝分了一个干净。

    不过顾颜刻意的将默言空过去,直到最后,所有人都挑完了,她才说道:“默言,你已经晋身于结丹中期,以前我所赐给你的法宝,都不能再度使用,我在南海之时,曾炼了两件法宝,可惜后来在与人争斗中破损,我这次闭关之后,会开炉炼器,到时候将这两件法宝修复,就转赠给你。”

    默言很是欢喜的应了,顾颜则又想起一件事,江瑶伽此来,手中所持的那件符宝,以及当年她在南海之中,与裴明玉相斗之时,她也曾用过八荒所炼的落神坊之符宝。自己也可以炼几件符宝,与默言使用。

    她所说的,那两件破损了的法宝,便是幻剑灵旗与青木盾。当年都在与八荒的争斗中毁掉了,但她手中,仍有部分玄晶与太乙庚金,法宝的根基尚在,以现在的修为,想要重炼,并不算难。

    顾颜现在的手中,除了七宝金幢与九嶷鼎这两件仙器之外,还有定海珠与伽蓝刀,以及在八荒手中收来的炼神四宝,原来所用的那些法宝,已经不趁她现在的修为了,转赠给默言,倒正为合适。

    所有的事情商议已毕,众人便自四散而去,而林梓潼则发下碧霞宗掌门的令旨,三日后起的七天之内,碧霞宗新近结婴的祖师顾颜,将于丹霞山上,开设道场,连贯讲道七日,凡碧霞宗下辖各弟子,皆可前来旁听。

    这一语,在云泽周围,如激起千层浪一般,无数的修士往来不绝,当顾颜开始讲道的那一天起,在丹霞山之下,已经簇拥起了数万修士,而随着日子的过去,那人数,还在一天一天的增加,到了第四天头上,已经足足聚起了有十余万人。上至结丹真人,下至炼气期的小修士,全都聚拢在丹霞山下,聆听顾颜,讲授修道中的妙谛至理。

    而这时,在藏剑山庄之中,那四位剑尊,再加上璇光真人等几名大弟子,似乎正围坐在一起,聚在云池剑尊的静室之中,云池与云岳剑尊,全都面色凝重,似是正在思量着什么。

    莫离仍然是当年的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仰着头向天,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叶云雾蹲在地下,他手中拿着一根几寸长的草杆,在手里折来折去,像是那上面,有着什么极大的秘密一样。

    云池咳嗽了一声,才说道:“璇光,当**隐身于丹霞山之侧,曾亲眼见了,秦家的那位秦重祖师,是否真的毫无还手之力,就被顾颜灭杀于当地?”

    璇光躬身说道:“若说毫无还手之力,那未必夸张了,但顾仙子当时以一件仙器镇压下去,秦家的那位老祖师,确实远不是她的对手。”

    云池沉吟了片刻,才说道:“璇光,当日秦重的结婴大典,你是亲自去了的,以你估量,这两个人的实力对比,顾颜的实力,究竟如何?”

    叶云霆懒洋洋的折着手中的草棍,“师兄,你问璇光这些,还不如问我呢。当年我可是和她在南海,一起并肩作战过的,她亲手灭杀了八荒那个老头子,那可是能够把你师弟我追得满天跑的主儿,难道这还不够你听的?”

    云池瞪了他一眼,“你给我闭嘴,你跑到南海去,一去就是上百年,难道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你这几十年,荒废修为也就罢了,毫无寸进,有脸再去洗剑池见历代祖师么?”

    叶云霆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师兄,我可不是那种不知分寸的人,你看我这一回来,不是先奔着藏剑山庄来的么,丹霞山我去都没去。”

    莫离这时像是忽然回过神来了,他笑嘻嘻的说道:“师弟,我看你是放心的很,你知道秦家的那堆跳梁小丑,是绝对不会对碧霞宗,造成任何影响的,否则你还不早就跑过去了,南海与苍梧相隔的十几万里都走了,还在乎这么短短几千里?”

    叶云霆对这位师兄的讥讽,倒像是毫不在意的一样,他顺手挽了挽袖子,说道:“总之,师兄,你这次不要这么快的作出决断,不妨先看看另外的几派,是什么打算。你要知道,碧霞宗之势将起,你是按不住的,还不如顺其自然。如果我估计不差的话,只怕在几十年之中,碧霞宗就会有人再度结婴!”

    莫离喃喃的说道:“凤鸣九天,势不可挡!”

    云池哼了一声,说道:“你们怎么知道,如今九派之间,暗流涌动,早就不再像先前那么默契,如今碧霞宗之强势,莫不是要挤占云泽周围之地,别人自然无所谓,但我藏剑山庄,却要深受影响。”

    璇光这时躬身说道:“师尊,弟子亦有建言,藏剑山庄与碧霞宗,平时便曾多有照拂之意,合则两利,分而两害,而碧霞一宗,与丹鼎派及云裳谷,都有天然不睦之处,与莲花山的关系亦复杂难言,我们不妨静观其变为佳。”

    云池点了点头,“既是如此,让碧霞宗在云泽自行发展好了,我想碧霞宗的那些人,处事亦有分寸,想必他们,也在等待着一个机会。”

    璇光真人低声说道:“这些年间,九派中的年轻弟子,大半都已成熟,未来的数十年间,将是集中爆发的时机,那个时候,师尊还愁没有机会么?”

    云池“嗯”了一声,又回身说道:“云霆,这次你回来,给我好好的去洗剑池里呆着,至少在晋阶中期以前,不许给我到处乱走!”

    叶云霆点点头,他当年在玄都殿中一行,于剑之一道,又有了极深刻的领悟,也正想找一个机会,潜修一阵子。

    云池又沉吟着说道:“曼箭那个丫头,似乎仍在闭关之中吧。等她出关之后,让她携我的手书……”他顿了一顿,又说道,“算了,就是她本人,去丹霞山走一遭,与顾颜叙叙旧,至于其它的话,什么也不必说。碧霞宗那些人,自然会明白我的意思!”

    他沉声说道:“就将这件事,托上个十几年,慢慢解决吧。”

    在藏剑山庄中的一番对话,九派中的暗流涌动,这些东西,顾颜自然不会知道。她在晋阶元婴之后,无论是眼界还是处事的手段,都已经上升到另外一个境界,毕竟对手已经不同。

    不过顾颜倒并未觉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她如今能够站在元婴修士的这个层面,已是站在了苍梧整个修仙界中,最为顶尖的一个层极之下,来俯瞰着这尘世中的变化,那些名利权斗,在她看来,便如过眼云烟,并非什么重要的事情。秦重在结婴之后,念念不忘的,是要给秦家留下一个万世之基业,而顾颜所想的,则是为更多的碧霞宗弟子,开启一个大道之门。

    她在连续七天的讲道之后,便闭了山门,与张大牛、默言一起,避居于灵园之内,只在每旬之中,抽出一日,与碧霞宗的弟子们讲道,剩下的时间,她便是全力修复那面毗叶金光罩,并且以九嶷鼎,开炉炼器。

    修复那两件法宝,并不费什么功夫,不过她有意让张大牛与默言两人,传承自己杂学的衣钵。而张大牛只对丹道感兴趣,灵园是他毕生之所系,而默言,则对阵法之类更有天赋,她先习自洛地,后来又传承于大荒居士的炼器秘术,现在似乎还找不到一个传人。

    碧霞宗这些日子,过得极为平静,所有人在掌门人的督促之下,都在努力修行,自顾颜那七日的讲道过后,从各地络绎而来,想要拜入碧霞宗门下的,几乎比往日多了十倍不止,而考校也随之变得更加严格起来,过了数月,林梓潼计了一下数,居然比以前收录的弟子数量,还要更少上一些。

    碧霞宗在稳步的发展之中,而顾颜在三月之后,便已将幻剑灵旗与青木盾修复完整,那九口玄天剑,也被她化去了上面的灵气,重新交由默言再行炼制。

    等她将这两件法宝炼得心神合一,便又已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

    在这半年中,顾颜除了日常的修炼之外,全神贯注于两件事,一是重炼八极混沌元阵,以自己对阵法的体悟,再行修炼,第二便是要彻底炼化这件毗叶金光罩。

    这是云裳谷的青鸟真人,当年借给秦重度天劫的护身之宝,被顾颜灭杀秦重之后,强行收取。按修仙界中,不成文的规矩,这件法宝便应该归顾颜所有,如果青鸟真人不同意,便应本人来亲自讨要,只借一面玉牒,由江瑶伽代行,顾颜显然不会理她。

    只是也不知道青鸟真人是做如何想的,过了几个月,始终不见她的一点消息,顾颜便决定将这毗叶金光罩强行炼化。

    只是这金光罩之上,被青鸟真人下了无数的符印,就连秦重本人,也只能动用其中的部分功能,而顾颜这次,却是要强行的彻底将上面禁制全部炼化,收为己用。

    这自然是一件极为困难之事,顾颜以七宝金幢上的火焰压制,将其困于九嶷鼎中,连炼了四十九日,才将上面的禁制全都化去。

    而这时,远在苍梧北部的云裳谷中,有一位周身尚青,衣着华丽无比的女修,她端坐法坛之上,在法坛之上的八个方位,全都划着一只欲展翅高飞的青鸾形象,五色羽翎向四方激扬,而这时在她的身前,忽然间有数道火焰冲天而起,随即,那名女修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血色,只是一闪即隐。

    站在一旁的女子,便是江瑶伽,她吃了一惊,飞快的抢上,“师父?”

    这位端坐在法坛上的女修,自然便是曾与林子楣齐名,号称在苍梧中仅有的两位元婴女修中的那位青鸟真人,只是现在,顾颜强势回归苍梧,已经成为了第三个。

    而这位青鸟真人,这时脸上也有着很是惊讶的神色,她收了身前的法宝,站起身来,“那个名叫顾颜的女修,她居然真能够将我在毗叶金光罩上,所印下的七道真灵之符,全都化去。她的手中,必然有先天纯阳至火之宝!”

    江瑶伽的脸上,露出无比震惊,不敢相信的神色,“怎么会?她只不过是刚刚结婴,手中怎么会有这种类似仙器之宝?”

    青鸟真人缓缓说道:“听说顾颜在灭杀秦重的时候,曾经以一件法宝,幻化出乾天纯阳之火,若非是有近似于仙器一流之宝,怎么能够压制住这样的天劫之火?罢了,这件毗叶金光罩,索性就留给她也无妨!”

    江瑶伽不忿的说道:“师父,这毗叶金光罩,是我云裳谷护山大阵的四宝之一,去了此宝,云裳谷的护山大阵,只怕就要失去了根基,怎么能够轻易与人?”

    青鸟真人这时脸上的血色已经化去,她挥了挥手,说道:“罢了,这次本来是我们做得有些过了,若非是你苦求,我不会将这件法宝借给秦重度劫,本来冒然插手云泽的事务,云池剑尊想必已经会对我很不满了。这次九派共商的会上,他必然会向你师叔发难,到时候我也要出去解释。所以这次,就先放过此事吧。”她顿了一顿,说道,“何况,我也未必有把握,能够斗得过那位顾仙子!”

    这一句话,才让江瑶伽的脸上,露出了真正不敢相信的神色,“师父,你刚刚在数年之前,晋身于元婴中期,怎么会没把握对付她?”

    青鸟真人缓缓说道:“上一次传送阵开启的时候,林子楣曾经回苍梧省亲,我与她见过一面,那时候我们两个人的修为,尚自相若,如今她想必也刚刚晋阶,但我曾听藏剑山庄传出来的风声,在南海之中,是顾颜,为林子楣解了她的危难,修行一事,闻道有先后,并非时间长的,就一定能够占据上风,她若真的如传说中的,有两件仙器在手,我是否能斗得过她,还是未知之数呢。”

    她一挥手,说道:“再过百十年,便又到了九派会商之期,到时候碧霞宗这件事,自然会有一个交代!”

    顾颜在炼化了毗叶金光罩之后,整个灵园之中,顿时大放光明,一层浓重无比的金光,上冲九重天阙,整个丹霞山上,似乎都被一层金光所笼罩起来,在光罩之上,有无数颗光华灿烂的宝珠,正不停的放出毫光,碧霞宗所有的弟子,都惊讶无比的向着头顶看去,以为顾颜又在大显神通。

    顾颜也被这法宝所显现出来的光华吓了一跳,她手指轻扬,七宝金幢上的火焰便压制了下去,将那无数颗宝珠上的光芒,全都遮住。

    跟在一边的默言显然也被吓了一跳,“这样的宝光上冲霄汉,只怕全云泽的人,都知道了,师父在这里炼宝。”

    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你怕什么,就算云泽的人知道了,他们敢吭一句半句么?你师父以七宝金幢,将这上面的十二道禁符,全都一一炼化,那位青鸟真人,这时必然已经得知了详情,可是这些天来,你看九大派之中,可有一个人发声?”

    顾颜说道:“他们大概是在等一个机会,让碧霞宗能够真正的出现在那些人的面前。大概他们现在,还觉得碧霞宗,不过是僻处于东南的一个暴发户吧,不过,我相信你们,会让这些陈旧自守,固步自封的老家伙们,眼前一亮的。”

    她以七宝金幢,将毗叶金光罩上的宝光压住之后,手一扬,数十道事先已刻好的玉符,便同时飞了上去,光华四射,周围的灵气被纷纷引动,那八极混沌元极也同时震动起来,她低声喝道:“大牛!”

    早就准备好的张大牛,这时已经飞身而起,他那短粗的十指,这时在空中显得灵动无比,在他的控制之下,灵园之内,千万条灵根,几乎同时涌动了起来,像是有无数条无形的藤蔓,飞快的向上缠起,落到了金光罩之上,随即那毗叶金光罩,便在空中,化作了千万块碎片,同时向着地底落去。

    顾颜忽然间“咦”了一声,她将手一挥,乾天纯阳之火便平推而去,将那大片的金光硬生生阻住,又重新在空中凝成了金光罩的模样。

    张大牛在空中停下了手来,问道:“顾师,怎么了?”

    顾颜皱眉道:“可能是先前,我想的有些岔了,我以七种先天之火,将这上面的十二道禁符化去,固然让原主人与此宝的联系切断,但同时也让此宝失去了镇压,被灵气所吸,便于空中四化。这样下去,这件法宝,恐怕就要废了。”

    张大牛落下地来,沉吟道:“或许,用一种纯阳至灵之根,作为万灵之中的镇压之宝,可以解决。”

    顾颜眼前一亮,说道:“看来,我需要到东南去走一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