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54章独占云泽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秦封只觉得全身的速度顿时间一滞,这时张大牛不知从何处已抄起了一株仙根,劈头打来。他挥动手中的宝剑相迎,便觉得剑上的灵气,似乎被一股大力所吸去,这天地之间,万千的灵根,全都被张大牛引为了己助。在这一刻,他居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碧霞宗虽然近些年,在云泽中威名远播,但扬名者,除毕真真、蓝湘这样长一辈者,年轻一辈中,多以林梓潼、诸莺、虞商等人知名,就连默言,因是顾颜的亲传弟子之故,在云泽中也颇为知名。但张大牛,无论结丹前后,他都一心侍弄灵园,极少与外界打交道,极少有人知道,单以修为而论,他实在是这碧霞宗中,除林梓潼外的第二高手。

    这时他全力而击,而秦封在受伤之下,根本没有反抗之力,被硬生生的打落了云端,张大牛平日里体自然之道,御造化之变,对于生死看得很开,而他下起手来,也丝毫不会容情,他以引天地灵根之法,只一记,便将秦封打落了尘埃,随后,便毫不留情的并掌如刀,向下压去。

    秦封周围所处之地,无数的灵根如参天大树,纷纷拔地而起,将他所有的去路尽数挡住,而空中的利刃已扑面而来。

    这时在天际之外,忽然遥遥的传来一个声音,“住手!”

    这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由远及近,速度奇快,说第一个字的时候还远在天边,第二个字说完,便有一道人影飞快而来,已临至张大牛的身侧。

    张大牛对那个声音视若无闻一般,双掌重重的向下落去。而在这时,一道符光,已自天边彻地而来,光华一震,便已将那万千灵根同时震碎,在光华之中,露出一道翩然的人影来。

    那是一个长身玉立的女子,她手中执着一面玉牒,说道:“奉云裳谷青鸟真人之令,请留秦封一命!”

    顾颜讶道:“你是……江瑶伽?”

    当年她在藏剑山庄,与九大派的弟子会面,秦明月、沈梦离、方硕等人,均是在那个时候所见的。相比之下,出身云裳谷的江瑶伽,那个时候很少说话,而她与盛华兰,又是颇不对付,经常会脱离大部队单独行动,倒是在秦封的刻意结交之下,与她的关系,极为密切。

    这件事过了百年,顾颜几乎已经淡忘,没想到在张大牛要击杀秦封的时刻,她居然又出来阻拦。

    张大牛这时退到顾颜的身侧,低声说道:“顾师,这两人的关系,其实极深,一直听说,云裳谷与秦家,曾有议亲之举,在秦重结婴之后,这位江仙子,有可能很快就会下嫁!”

    顾颜的眉头一动,云裳谷此举,是要硬生生的在云泽中,插下一根钉子么?当年她与莫离在云池剑尊的石室中,听到沈梦离的一番对话,就觉得九大派之中,其实已不像先前一样铁板一块,现在,居然已到了如此地步么?

    张大牛又道:“那件毗叶金光罩,似乎便是云裳谷借给秦重,用以度天劫的。”

    顾颜大笑起来,“原来如此!”她回身对江瑶伽说道,“当年我们两个,曾有一面之缘,我也不虚言诳你,今日秦氏催我碧霞宗,按修仙界中的规矩,你要为他们出头,却还不够格,叫你的师父来!”

    江瑶伽那高高的胸口不断起伏,显然已经气极,只是她却不敢直接对顾颜动怒,她这次从师父手中求来了令符,本来是知道秦氏催入碧霞宗,要来帮秦封稳定局势,谁知道她刚一赶至,就碰上秦封险些身死殒命的下场。她只能说道:“我与秦封,曾有婚姻之约,他也算半个云裳谷弟子,顾仙子得成大道归来,正当在苍梧大展拳脚,难道非要与这样一个小辈为难么?”

    顾颜不禁笑起来:“不单秦封我要留下,就连这件毗叶金光罩,我也不会让你带走。回去告诉你的师父,云泽之地,如今被碧霞宗占了,她若不服,便来找我说话!”

    她这一番话,淡然说出,却如石破天惊一般。

    这是数千年以来,第一次有人,敢直接向九大派中的人挑衅!

    江瑶伽沉吟了数次,终于无法镇定下去,她一顿足,说道:“顾仙子如此,是不顾我师父之令旨么?”她扬起手中的玉牒,一道符光向着秦封射去,将他的全身罩住,随后便飞身而起,居然是要硬生生的带着他从空中遁走。

    顾颜冷然道:“不过是一件符宝罢了!”她手指轻弹,七宝金幢之上,一缕火焰飞出,那道符光,顷刻之间,便已在空中化了一个干净,而秦封的身影,却径直的从半空中跌了下来。

    顾颜道:“大牛!”

    张大牛会意,飞身而起,如先前一般,无数的灵根再起,将秦封全身都困住,他则并掌如刀,向下猛击下去。

    江瑶伽虽然已臻结丹圆满之境,但一日没有结婴,她就无力与顾颜相抗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封就这样,死在了张大牛的掌下。

    他那空洞的眼睛看向了头顶,当年,他与顾颜恩断义绝的那一日,大概从没有想过,碧霞宗会有这个力量,在这一天,将秦家,彻底的从云泽中抹去!

    江瑶伽的脸上,露出了根本不敢相信的神色,顾颜居然真的有这个胆子,敢于渺视九大派的威严!

    这时顾颜已冷然道:“请江姑娘回去,告诉青鸟真人,秦封与云裳谷有婚约,此事我自会给她一个交代,在此之前,请勿再向碧霞宗生事。去吧!”

    她手一扬,那道火焰便自空中敛去,江瑶伽全身一轻,那股逼人的杀气随之卸去,她不敢停留,飞身而走。

    秦家这时只剩下了秦靖,以及数名忠心的弟子,还在苦苦拼斗,张大牛在击杀了秦封之后,便转而与毕真真等人一起,围攻秦靖。在众人的压力之下,秦靖再也难以抵挡,不过是两三柱香的功夫,他们的法宝便已在众人的合力之下被击毁。

    秦靖怒吼一声,看到周围的尸体,一口鲜血已喷了出来。他的全身,似乎化出了一道如龙形般的虚影,无数的法宝自空中攻击而来,一个虚影被宝光化去,而秦靖的本体,却已经遁出了宝光之外,向着丹霞山下疾冲而去。

    他以分身化影之法遁去,毕真真等人,在后紧追不舍,这时在前方,忽然传来了一记惨叫之声,随后他们便看到秦靖那高大的身躯,从半空中硬生生的跌了下去,在空中露出了元子檀的身影,他一手掐着秦靖的脖子,朗声说道:“云泽修士元子檀,问候碧霞顾祖师!”

    在元子檀飞快赶来拜山,并亲手击杀了秦靖之后,整个局势,便已经抵定下来。在元氏归附之下,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影响碧霞宗控制云泽的大局。

    这些俗务,顾颜自然不会去理,她落下地来,先是看向了元子檀,向他点了一下头,说道:“元兄,有心了!”

    在看到顾颜的目光的那一刻起,元子檀便知道,自己这次的决定,没有做错。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元子檀愿携元氏一族,彻底归附碧霞宗!”

    顾颜挥了挥手,“元家的事,你与掌门人去谈,从今以后,我只交你这一个朋友就是!”

    说完这句话,她便再不回头,径直的走向了方硕。

    当年看上去还显稚嫩,需要自己在洗剑池中相助,才能够抓取剑魂的那个倔强少年,如今颌下已经蓄起了短须,目光中露着无比坚毅之色。

    顾颜在见到他之前,曾经有很多感激的话想说,但现在,她忽然觉得,那些话,都已经不必出口了。

    如果是仅仅为那些感激的话,那么这个少年,何必在此地,一呆便是八十余年?

    他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份然诺,那分坚持而已。

    既是如此,再说什么,反倒是着相了。顾颜只是拍了一下他的肩头,说道:“我记着!”

    随后,她便又走到了林梓潼的身前。在宁封子的施针之下,林梓潼这时全身的气息已经开始渐渐平顺,眉目间变得安详起来,只是仍然未醒,顾颜苦笑道:“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大牛上前一步,说道:“顾师,因为秦家强势相逼,林师姐在你当年的秘法所传之下,由我施术,强行引动天劫,想要冲击元婴,只是最终,还是失败了。”

    顾颜愕然道:“你们两个,胆子实在太大!那些法子,都是当年碧灵祖师所留下来的奇思妙想,连她自己都没有试过,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居然也敢尝试,好在这次有我收去劫云,否则的话,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默言这时已飞快的扑了上来,她在拭去了脸上泪痕之后,就变得无比欢喜起来,只是她的性情,并不像葛灵那样外露,而是颇为内敛,因此只是依偎在顾颜的身侧,小声说道:“师父,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呀,什么时候结成元婴回来的,这个可爱的姐姐,又是从哪里来的,是你新收的徒弟么?”

    她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让顾颜根本没有回答的机会,而宁封子大怒道:“喂,你不要搞错了,我可不是她的徒弟,你不要平白的给我降辈份!”

    顾颜忍着笑说道:“有些事,说来话长,真真姐,甘长老,还是你们两个,将这里的事情料理一下吧,然后再带着人,让元兄协助你们,将秦家的事情料理了,至于皇城的那些人,暂时不理他们也无妨。这些俗务,你们自行处理就是。”

    她顿了一顿,肃容说道:“我要在此地,将整个灵园封闭,穷四十九日之功,将这位秦老祖师,彻底炼化于此!”

    顾颜单手扬起,七宝金幢的光芒大作,整个灵园之中,成千上万的灵根全都向上升起,如大树一般参天而去,整个灵园,全都被封闭了起来。顾颜这时说道:“默言,留下陪我。”

    默言很是欢喜的留在了顾颜的身边,林梓潼也被留在这里,由宁封子继续为她施术。她这次强行结婴,元气大损,虽然性命无碍,却必须要过上几十天,才能够苏醒过来。

    外面的俗务,自有毕真真等人去料理,在这几十天中,顾颜便全心一意的,对付眼前的秦重。

    在被七宝金幢镇住之后,秦重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唯一所虑者,就是要收去他身上的毗叶金光罩,为此,顾颜以七火之力,连续不停的,一直炼化了他四十九日,终于将那面金光罩之上的灵气,全都化去,随后,便被七宝金幢吸走。

    随后,七宝金幢,便将秦重彻底镇住,将他的躯体,连同元神,彻底炼化。

    这数十日中,丹霞山上,宝光遮天,几乎云泽之中的所有修士,全都见到了这样的奇景。这大概是整个苍梧之中,数千年也难得一见的事情,一位元婴初期的修士,凭着本身的神通与法宝之力,居然将另一位刚刚结婴的修士,硬生生的灭杀于眼前,让其神魂俱灭,连一丝残魂也没有逃出来!

    在离开苍梧百年之后,甫一回归的顾颜,便以这样强力的手段,昭示了自己的归来。

    而碧霞宗也极为顺利的,在元子檀的大力协助之下,几乎是如摧枯拉朽一般,将秦家等首脑人家全部死去之后,留下来的势力,一一接收。而云战羽这次,显然比上次的反应要快得多,他在听到了秦重被顾颜镇于丹霞山下的回报之下,就星夜不停的赶向了丹霞山,求见顾颜,但却被拒而不见。在整个云泽之中,除了碧霞宗的几位长老之外,便只有元子檀一人,可以见到顾颜的面,至于云战羽,他只能远远的站在丹霞山外,瞻仰着顾颜以七宝金幢,炼化秦重的景象。

    当年他还曾经妄想要以皇室之压,与之联姻的顾颜,现在,却只有自己仰她鼻息的份儿了。云泽皇室的威风,至此已灰飞烟灭,于世不存!

    而九大派,却仍是奇怪的没有做出丝毫反应,当日秦重结婴的时候,还曾经有人来参加大典,但这次,九派之中,却没有一个人到来。就连本来执青鸟真人令符来此的江瑶伽,也再没有讯息。云泽中,似乎在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

    而这些,并没有影响碧霞宗前进的脚步。在毕真真与甘碧梧的指挥之下,她们将原来的势力范围全都收回,并有条不紊的向外扩充,一直到整个云泽,都被收归于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内。

    在到了第五十九天头上的时候,丹霞山上,忽然间如燃烧起了彻夜不息的烟花一般,宝光四射,如花开千树,炫丽无比,碧落焰的光华在这一刻绽放,秦重,这个云泽数千年以来,第一个结婴的修士,还没有过几天得意的日子,便被顾颜,彻底的灭杀于丹霞山之上!

    顾颜在收去了毗叶金光罩之后,又将秦重灭杀于此,当她收去了七宝金幢,于灵园之中走出的时候,周围便传来了无数震天一般的喝彩之声,以及由元子檀和云战羽为首的轰然呐喊:“参见碧霞宗祖师!”

    这是她结婴之后,所应得的待遇。

    这一刻,云泽大地,万千修士,臣服于她的脚下!

    顾颜一手挽着林梓潼出来,默言跟在她的身后,至于宁封子,早就躲到了混沌空间之内,这个时候是绝不会抛头露面的。

    林梓潼的脸色仍显得有些苍白,她有些赧然之意,说道:“顾师,我实当不得此任。”

    顾颜笑道:“你仍是碧霞宗的掌门人,至于我,以后可能更不会过问宗派的俗务,我除了伺弄灵园之外,便要走遍天下,寻找我晋阶的机缘。”她拍了拍林梓潼的肩头,“放心吧,碧霞宗是我的出身之所,我不会忘记的。我相信,你们最终都会结婴成功,通向那扇大道之门!”

    林梓潼深吸了一口气,她手执掌门人的令符,在人群中高高举起,光华灿烂,呐喊的声音震破苍穹,碧霞宗在这一刻,达到了它有史以来的巅峰时期!

    当诸事了结之后,顾颜才有余暇,将碧霞宗的众人召集起来,与她们大概的说了一下,自己当年在离开碧霞宗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在莽苍山赤炼峰,与毕真真分手的时候,居然倏忽之间,已是百年。物是人非,只有岁月依旧。

    她将这些年来的遭遇,大概的说了一说,除了如玄天灵根这样的要紧事没有出口之外,别的大半都对她们说了。而林梓潼等人,听到了顾颜这些年历尽的奇险,尤其是在小南极中,度过九重天劫而结婴,都不禁唏嘘不已。

    毕真真说道:“当年在你走后,我们先是在千里莽苍,建立基业,后来方兄与苏姑娘帮手,我们占了连家的伴月城,就此在南浦立下了根基,倒是没想到,连文清真的有魄力,肯远走南海,若不是遇到了你,想必他真的可以在那里,打拼出一番天地来吧。”

    如连文清等人,这时对顾颜来说,便如风过耳,不会留丝毫的痕迹,因此只是笑笑便罢。

    毕真真有些感叹的说道:“野赤一族的那些人,对你实在是忠心无比,他们这些年,一直守着那片地方,就连我们,都不能踏足而入。我们搬入伴月城之后,我就派杜绾,她结丹之后,就带着诸弟子,亲自守着那个地方,这些年来,南浦的另外五大家族,也曾想占据那个地方,都被我们硬是驳了回来的。”

    顾颜忽然想起当年初至伴月城时,所见到那个气鼓鼓的圆脸少女,不禁微笑起来,她略一思忖,便说道:“千里莽苍,那是当年归墟主人驻锡之所,其其出生的故地,我得以结婴,借助于它们两个,必是要再去一次的。”

    默言坐在顾颜的旁边,很是安静,并不说话,相比起其它人来,默言的性格显得更加内敛一些,并不像葛灵一样感情外露,不过她这些天来,显然对顾颜很是依恋,一直在她的身边,聆听教诲。

    这时林梓潼才说道:“如今我们已经彻底收拢了云泽的势力,那么下一步呢,要知道,藏剑山庄至今对我们的动作,没有任何的表示。南浦的势力,我们是否该收缩一下?”

    顾颜摇摇头,“这些事情,你们自己处理,我不会过多干涉,你们只记住一点,现在的碧霞宗,是有元婴修士坐镇的地方,它有资格,在苍梧的事情上发声!”

    她沉声说道:“修仙界中,虽然有着无数不成文的规则,但最核心的一点,还是要以实力说话,为何九大派至今没有对此事发表意见,因为他们在等待,等待着一个我们可以展示出实力的合适机会。因此,他们不动,我们亦不必急。接下来,你们可以先归整云泽的势力,至于机会,总会到来的。”

    她沉吟着说道:“接下来,我会在灵园中,潜修一段时间,每月三旬之中,我会各抽出一日,给碧霞宗的弟子们讲道,你们皆可前来听道。然后,我会重炼八极混沌元阵,并借这件毗叶金光罩,炼化整个丹霞山的护山大阵。”

    她看了毕真真一眼,说道:“丹霞山此地,外结天地之灵脉,引八方之灵气,以这件毗叶金光罩相护,八极混沌元阵在内为用,所结出的护山大阵,就是一两位元婴修士在外,也攻不进来。”

    她转头对张大牛说道:“大牛,你得我丹道的真传,这护山大阵,以灵园为基,八极混沌元阵为用,我将此阵交予你主持,你可有信心?”

    张大牛点了点头,闷声闷气的说道:“遵命!”他平时为人沉稳,少言寡语,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已经是极重的承诺了。

    而林梓潼等人,听了顾颜的话,全都大喜,能够在近距离聆听元婴修士讲道,实在是很多修士,这一生之中,也未必能求得来的一件福缘。

    顾颜微笑道:“我将先在丹霞山开坛,讲道七日,你们可以传下我的令旨,包括元家等人在内,凡云泽中修士,只要依附碧霞宗者,皆可前来听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