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53章只手演天劫,炼化!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这时那尊七宝金幢,将空中的所有劫云化去之后,已自行落到了她的手中,七层光彩如华盖一般,上面的法宝光华璀璨。顾颜以七火化为七层宝幢,又取出了从玄都殿所得的七件法宝,作为镇压每一层宝幢之用。这七宝金幢之上,华光闪动,宝气冲天。

    而秦重这时的脸色已经灰白无比,他怔怔的说道:“你……居然在这个时候回来!”

    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这时已经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终于是输了,就算他结成元婴,仍然不是眼前这个女子的对手!

    顾颜显然与他的境界相同,但从她身上所传来的那股威压,以及她一出手,便以手中的那件不知名法宝,将空中劫云收去的强势,秦重知道,自己这个已近风烛残年,只是勉强结成元婴的老者,已经万万不能与她相比了。她手中那件法宝,有着自己从未感应到过的强大威力,就算是当年他在丹鼎派等人手中所见过的极品法宝,亦不能比。

    难道说,这居然是一件仙器?

    她在这百年之中,到底是得到了什么机缘,不单结成元婴,还能够如此有幸,拥有一件仙器!

    他眼睛一闭,忽然间万念俱灰。

    顾颜淡淡的说道:“秦重,当年我在古战场中,曾与你一战,惜未分胜负,今日可续前缘否?”

    在他与顾颜所站之地,方圆数十丈之内,忽然间卷动起一股极为奇异的灵气,似乎无声而来的威压,逼着众人全都向后退去。

    只有宁封子,这时护持着林梓潼,悄然的落下地来。她好奇的托着腮,看着眼前的秦重,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老头子,实在是老的不中用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才结成元婴的,怕是当年没结婴的杜确,对阵他都不会落下风吧。他在度天劫的时候,元气实在损耗的太厉害,如果没有补益的话,恐怕他活不过三百年!”

    秦重这时哑着嗓子说道:“我愿与秦家,从此闭门不出,不再参与云泽之事,并且,还可助你们,压制元家,整个云泽,尽让于碧霞宗!”

    顾颜并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秦重又说道:“愿以秦家之藏宝及秘门功法相与,只求秦氏一脉相存。”

    顾颜仍然摇摇头。

    站在一旁的秦封怒道:“你要如何?”

    顾颜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她只说了一句话:“效古战场之故事!”

    这是月余之前,由秦封亲手送来的秦重手书,也是给碧霞宗的最后通牒,如今这句话,被顾颜一点没有保留的又还给了他!

    秦重全身一震,面如死灰,他的声音都变得嘶哑起来,沉声说道:“我秦家在云泽,经营数千年之久,根深叶茂,你真的有把握,能将我秦家收并在碧霞宗之下,将我秦家的传承铲除?”

    顾颜手托七宝金幢,淡然不语。

    但她的回答,显然已明显无比,因为她有绝对的实力。在修仙界中,实力说话!

    顾颜与叶云霆两个人,从传送阵之中过来。连接南海与苍梧的传送阵,共有九个去处可选,分通向苍梧中九大派的控制之所。而他们自然是去了南塘。等到了南塘,两人便在中途分开。叶云霆回转藏剑山庄,而顾颜则挂念着碧霞宗的那些人。

    因此,她到了南塘之后,便催动金雷羽,一路疾行,连南浦的伴月城都没有停留,一路回到云泽,只花了不到一天的功夫。

    但她在云阳城,却略停了一停,因为她在那里看到云阳城一片的寂静,本来的秦家大门已空。她停下来一打听,才知道秦重于数月之前结婴的事情,并且秦家已带齐了人马,大举入侵碧霞宗,这让顾颜顿时忧心起来,她在结婴之后,更加感觉到元婴与结丹修士,这两者之间的级差,绝非凭人力之愿望便可以抹平的,就算秦重是勉强才结成的元婴,但只要他是一位元婴修士,碧霞宗就绝无幸免之可能。因此,她全力疾行,从云阳到丹霞山,不过只花了两柱香的时间而已,正好赶上了林梓潼度天劫,她一看便知道,林梓潼是强行引动天劫,劫云散而不凝,她便以七宝金幢,将劫云收去,将林梓潼自空中救下来。

    而顾颜在刚一落地的时候,便已经做好了打算,这一次,她要彻底铲除了秦家!

    出头与碧霞宗作对者,秦氏,图谋灵园者,秦氏,号令云泽者,秦氏,如果她今天放过了秦家,那么就算秦重此时说秦家会闭门百年,将来仍然要成为碧霞宗的心头大患,在她结婴之后,整个云泽,只能有一个话事者。

    因此,秦重必须死,秦家也必须灭!

    如果秦重肯全身心的归附到碧霞宗门下,那么顾颜自然不会将他拒之门外,可是她知道以一位元婴修士的尊严,他绝不会屈居于一个女子之下。

    因此她露出淡然的微笑,等待着秦重的决定。

    而身边的秦封,她则一眼都没有看过。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个人一样。

    秦封这时默然无语,刚看到顾颜的时候,他还不觉得,但如今,站在顾颜面前的他,才觉得自己在对方的面前,渺小的有如一粒尘沙,根本就无法与对方争辉。秦重这时退后了数步,冷厉无比的喝道:“封儿,你回去!”

    他扬起头,说道:“顾仙子,老夫但求,公平一战!”

    顾颜点头,“这是云泽大地之上,第一次有两位元婴修士争斗,不管如何,此一战,我会给你一个公平的结果!”

    秦重沉声说道:“封儿,你回去之后,紧闭门户,等待着这一次的结果吧。若我败了,那么,就散尽了秦家,凡我秦氏血脉者,不得再于云泽停留,至于其它人,就随它们去吧!”

    他说罢这句话,大袖一挥,一股巨力,便已将秦封飞快的推了出去,而他与顾颜,已经同时升到了高空之上。方圆数里之内,灵气激荡翻滚,天地之间有似倾盆。

    秦重低喝了一声,在他的手中,一根青铜色的古杖已经挥了出来,杖身之上,刻着无数的龙纹,在空中宛然而有龙吟之声,一道道的龙气随之便狂劈而出。

    这是他借以度过天劫的三大法宝之一,烛龙杖,这时秦重信手向着空中一抛,天地似乎陡然间一暗,清脆无比的龙吟悦耳,天空中乌云密布,似乎有无数的大雨飘荡过来。一条巨龙已自空中,飞快的现出了身影,向着顾颜抓来。

    秦重不奢求能够战胜顾颜,但他想着以自己的法宝和神通,再上斗法的经验,总能维持一个不胜不败之局,哪怕秦家以后,都不能在云泽立足,那么将整个秦家,完须完尾的带走,也算是他没有白斗这一场。

    地下的所有人都看得目眩神摇,被头顶之上,这两位元婴修士间的斗法所震慑,但宁封子却蹲在地上,很是不礼貌的打了一个大呵欠,她随手从怀中取出了一叠金针,居然就在这隆隆的雷声电雨之下,开始给身前的林梓潼施针。

    “这个老头子,还真是不知死活啊,说起来,他的本事也实在有限的很了,根本就比不过八荒那个家伙,同样是老头子,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她随口的嘀咕着,“还用带有龙气之宝,你不知道七宝金幢之上镇守的那个小家伙,天生就有神龙血脉嘛?”

    顾颜的身形向后疾退,天空中的风雨,铺天盖地而来,她却似浑不在意一样,目光如电般的,盯着云雾之中,似要破地而出的那条巨龙。

    当巨龙在空中倏然现身的时候,顾颜一扬手,喝道:“去!”

    七宝金幢之上,那颗舍利元珠,光芒大作,在金幢之顶上盘踞着的其其,像是有感应的一样,“嗷呜”的叫了一声,一缕碧落焰,便飞快的离体而去。

    秦重的全身一震,“好强的神龙之息!”

    这时,碧落焰已飞快的破雾而来,在空中化作千万缕火焰,将巨龙紧紧的缠了一个结实。随后在七宝金幢之上,便生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带着这条巨龙向后疾拖。

    秦重怒吼了一声,怎么也收不回来这条烛龙杖,他索性撒手,已从怀中又掏出了一面铁牌,手指在上面飞快的敲击,通通的声音作响,在空中,忽然间现出天地风云,山川河系,无数的景象。

    顾颜的眉头一动,“这是万法牌?”

    她意念一动,其其的身上,已经光芒大作,它连声大叫,那千万缕碧落焰,已将那条烛龙杖,硬生生的拖了回来,而这时,头顶之上,无数的景象已纷至沓来。似乎要将她完全淹没一般。

    顾颜却浑不在意,七宝金幢这时已压下来,牢牢的将烛龙杖定住,而在她的身后,那尊九嶷鼎已经升空而起。

    九嶷鼎上,这时龙纹灿然,光华四射,九个孔窍之中同时喷出了混沌元气,在鼎的正中,如拳头一般大小,明黄色气息流转不停,那颗先天混沌元胎,正发出无比的光亮。

    在九嶷鼎内,演化日月星辰,山川河系,无所不包,顾颜在玄都殿中,化合了先天混沌元胎之后,这尊宝鼎,终于绽放出其本来的光彩,从鼎中的无数花纹之上,千万重的景象纷纷涌现,不单将眼前飞来的这些全都吞噬,无数的天地星辰,全都向着秦重身前的那面铁牌撞了过去。

    轰的一声,那块铁牌顿时便在空中四散。

    秦重的眉头一凝,他的脸上,露出了有些绝望之意,“居然又是一件仙器?”

    那九嶷鼎上,先天混沌元胎,正绽绽放光,无数的云气在周围自然流转,将那万法牌上所发出之万物全都压制住,只一动用,便能够压制住一件极品法宝的,非仙器何名?

    顾颜的手中,居然能够有两件仙器!

    这让秦重再也生不起抵抗之意,他弃了身前的万法牌,飞身向着后面遁去,一手抓了秦封,喝道:“走!”不管怎样,他要为秦家留下传承和血脉,他要将秦家的那些修士全都带走,至于秦家在云泽的几千年基业,就全都算了吧!

    顾颜看着他的背影飞快远去,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说道:“不自量力!”

    随着秦重的飞快远遁,他的身上,已自行浮起了一层金光,在金光之内,九条五爪金龙正探出身来。

    顾颜的脸上露出一丝讶色,“这是……毗叶金光罩?原来在他的身上,还有这样的异宝,难怪他能够避过三十六道天雷,成就元婴。这件法宝,在极品之中,也可列入上上一流了。”

    她俯身喝道:“封子!”

    正在给林梓潼施针的宁封子,被她这一句吓醒过来,“啊?”

    顾颜手指一划,在她的背后,朱颜镜已经自行的升了起来,顾颜口中低声吟道:“奋起玉龙三百丈,搅得周天寒彻!”

    在朱颜镜上,一道笔直如柱的光华已经飞射出来,如经天长虹一般,一下子便射在了秦重的后心之上,他低呼了一声,吡叶金光罩上的一层光华顿时便被扫了去,人从空中一直跌落了下来。

    顾颜喝道:“去!”

    七宝金幢已飞至空中,在第六层上,那乾天纯阳之火,已经滚滚而落。

    秦重惊呼了一声:“乾天之火!”他震惊无比的说道,“这是天劫之火,怎么会被你收取过来?”

    顾颜淡淡的说道:“听说你度过了四重天劫,那么就试试这乾天纯阳之火好了!”

    纯净无比的明黄色火焰自半空中落下,无数火焰已将秦重全身都笼罩起来,他飞快的端坐于地,毗叶金光罩已自行浮起,一层金光将他全身护住。

    顾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对付元婴修士,本来是一件极为困难之事,当日在千镜岛上,集四人之力,再有七宝金幢、坤灵灯这样的至宝之助,仍然足足炼化了八十一日,才将八荒的躯体连同残魂彻底的炼化。

    但秦重的情况却又不同,他本来结婴就是一件很勉强之事,修成元婴之后,其修为也远不能与八荒相比,顾颜想要灭杀他的话,只须一人之力足以。

    但顾颜却对秦重手中的毗叶金光罩起了心思,想将这件法宝完整无缺的收取回来,因此她不惜大耗灵力,以七宝金幢上的七种先天之火来炼它,要将秦重炼化于此,而那件法宝却丝毫无损。

    她看着七宝金幢如千丈彩霞,于空中盘旋,脸上露出微笑,说道:“其其,你这个小家伙,自行主持此事吧。记得,办不好,就不要回来见我!”

    顾颜转头看向下方,说道:“诸位,还不动手么?”

    毕真真等人,这时才恍然大悟。在修仙界中,本来有着不成文的规矩,元婴修士,通常只在彼此之间斗法,因为他们超脱于一般修士的存在,很少会对结丹期以下的修士出手。

    但这时,最大的隐忧秦重已去,碧霞宗之人再无顾忌,毕真真与甘碧梧对视了一眼,便朗声说道:“凡归伏我碧霞宗者,前事可以不论,余者,尽诛!”

    她的话音刚落,眼前便黑压压的跪满了一地,那些人全都将自己手中的法宝抛去,向下跪倒,而秦封这时恨恨的喝了一声:“走!”他与秦靖,以及数十名秦氏弟子,飞快的向外遁去。

    毕真真喝了一声:“追!”碧霞宗数百名修士同时向外追出,双方在空中重又展开了一场大战,如同方才丹霞山上大战的重深一般。

    只是结果却迥然不同,在毕真真等人的率领之下,又有张大牛、默言这样的生力军加入,不过片刻,秦家的人便被她们缠斗住,然后便处于了下风,不时传来惨呼之声,秦氏弟子,尺横遍地。

    这凄厉无比的声音,甚至能够一直传导到云阳。城外的山峰之上,对坐的两人,这时都默然不语,元子檀忽然站起了身来,元子规惊道:“你要做什么?”

    元子檀道:“自然是去向碧霞宗,表示臣服之意。”

    元子规道:“这样也好,免得我元家会像秦家一样,被挤占的根本没有立足之地,先借于此,再图后计。”

    元子檀摇了摇头,“你想错了,我的意思,是要让元家,彻底的并入碧霞宗!”

    元子规惊呼道:“你疯了么?就算是秦家,我们都没有如此,一个顾颜,就让你失措成这样?再说,就算她结成了元婴,难道说,就不需要拉拢我们元家为臂助了么?”

    元子檀站定了身形,目光炯炯的说道:“子规,你记得,秦重为何要拉拢我们,因为他一己之力,无法与九大派争锋,而他的视野,也不过只限于云泽这一地,看他结婴后这数月的行事,他只占云泽一地,保秦家万世之基业,于愿已足。而顾颜,她的野心,却远不止此。”

    他长叹了一声,说道:’我认识她,已近百余年,但至今,仍不十分了解她这个人。作为个人来讲,她一心追大道,求长生,而对碧霞宗来讲,她们的野心,是要让碧霞宗走出云泽!”

    他沉声道:“当年,碧霞宗还只龟缩在东阳一隅的时候,谁能想到,她会在古战场中说出那样的话,她要做云泽第三极?而早在当年,她就已经做到了,现在,她的心愿,只怕是要让碧霞宗,能够屹立苍梧,自此与九大派并称!”

    元子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女人,她居然有这样的野心!”

    元子檀长叹道:“她确实是想我们所不敢想之事,也正因如此,她才能屡屡做到出人意料的事,不是么?相比之下,我们都没有这样的魄力啊。”

    他自嘲的一笑,说道:“好在我这个人,还有一样长处,就是贵有自知之明,苍梧的形势,只怕今后要大变了,你我如果不紧紧的抓住这条大腿,错过这样的良机,难道要等着与秦家一样,灭族的下场么?”

    他大袖一拂,说道:“我这就亲自去丹霞山,你回去收拢门下弟子,凡有不同意我之意见者,杀无赦!”

    说完,他便飞身而起,向着丹霞山飞快而去。

    而在丹霞后山之上,那些本来依附秦家的门派,这时候已有不少倒戈相向,在众人围攻之下,秦家的那些弟子,几乎已经被屠戮至尽,而仅剩的几人,则护着秦封与秦靖不停的向前飞遁。

    在七宝金幢的镇压之下,秦重被完全的困在地底之中,再无脱身之命,而秦家父子,在背后毕真真、张大牛、诸莺等人的狂追不舍之下,似乎也渐渐的力有不支,秦靖一咬牙,说道:“封儿,你先退走!”

    秦封痛苦的叫了一声:“父亲!”

    随后秦靖的一只大手,便将他向着身前推去,大声喝道:“你回去,速带秦家之子弟远走,去投云裳谷,不管怎样,保留秦家一脉,再图后计!”

    说完,他便与身后仅剩的数名弟子一起,义无反顾的回身而去,扑向毕真真等人。

    张大牛回头看了一眼,便说道:“师叔,你们拦住他,我去擒秦封!”

    毕真真应了一声:“好!”她手中的遁龙桩一扬,与诸莺等人一起,将秦靖的来路封住,而张大牛已飞身而起,他的身形,犹如一只大鸟一般,向着空中飞扑而去,只一转眼,便已飞临至秦封的头顶上。他的十指,在空中不停的舞动,一道道的灵气,飞快自他的指尖上席卷而出,在地面之上,似乎有千万道无形的灵藤,正腾空而起,将秦封的身形,牢牢的缚住。

    顾颜站在空中,微笑看着,并不出手,她的脸上颇有赞赏之色。果然不愧她看中的人,在当年的碧霞宗,只有张大牛得了她丹道的真传,而现在,张大牛借助灵园的地势,以天地灵脉,四周灵根为助,瞬间结阵,整个灵园在他的手中,如心使意,如臂使指,这才是灵园能攻擅守的真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