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44章火灵婴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在顾颜体内的混沌空间,在飞快扩张变化的时候,周围的灵气,也同样在闻风而动,席卷而来。天地之间,如卷起了怒海狂涛一般,无数的灵气飞快的向着顾颜所在的位置奔涌而来。

    八荒的脸上,这时已露出了震惊无比的神色,“这个女人,她结婴的动静,居然是如此的惊天动地!”

    在顾颜的后脑处,这时已经渐渐显现出一个人形,那是与顾颜外形一般无二的一个小人,除了体积不知缩小了多少倍之外,眉目五官,一切全都栩栩如生。而那个小人的眼睛,微闭不睁,里面似乎隐隐的有两道灵气闪动。

    杜确这时候都不禁震惊起来:“难道她在初结婴的时候,就可以修成体外元神,身外化身?”

    修士凝结之元婴,就等同于修士的第二元神一样,等于是再造了一个生命,也正因如此,修行一道,才被称作是逆天行事,大干造物之忌,因此在结婴之时,才会有天劫降临。而只有结成了元婴,才算是窥到了大道的门槛。

    但修士刚刚凝成了的元婴,其实是极为脆弱的,尤其是在如今的这个修仙界中,根本不如能上古时那些具有大神通的仙人们,元神离世,瞬间万里,能够借助法宝之力,修成身外化身的,在现在的元婴修士中,大概也只有不到三分之一而已。像八荒自己,就没有修成过这等神通,云紫烟与林子楣同样如此。在藏剑山庄,只有云池剑尊一个人,能够以元命之剑,修成他自己的身外化身。

    而现在,看顾颜所凝结而成的元婴,光华凝蕴,灵气远播,那小小的灵体,居然坚固无比,像是只要结婴成功,便可以修成身外化身。

    这绝对是苍梧自道魔大战以来,令人震惊无比的事情!

    八荒的脑中,这时已经在飞快的转着念头。现在看来,他想将顾颜擒回千镜岛,成为炉鼎的事情,似乎只是镜花水月,不可实现了。

    但不管怎样,也不能让她在今天成功结婴!

    只是他寻觅了许久,却仍旧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而现在九重天劫已过,灵空仙界之中的灵气降临,为顾颜改造体脉,只要元婴凝成,便能趋于大成,自己要如何才能下手?

    只不过一转眼间,八荒的额头之上,便已经浸出了汗珠,而杜确这时冷冷的盯着他,似乎是绝不容他来破坏顾颜最后的结婴大计。

    就在八荒茫然无计之时,他忽然敏锐的听到,在周围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细微无比的响声。

    然后他就看到在头顶上的星辰,正一颗颗的坠落下来。似乎在这小南极之地,已经发出了无数噼里啪啦的响声,一块块的空间,在不停的塌陷。有一个雄浑无比的声音,在天地之间,不停的回荡。

    “得吾真经之传人,可于此地,悟贝叶残篇,成就火灵圣婴。如今元婴大成,依我秘法之令,火起!”

    这声音只响了一次,便寂然无声,随即顾颜身下的那座小小的岛礁,忽然间自行的碎裂开来,无数的碎石在空中飘荡,转眼之间,便已被从地下喷涌而出的元磁神光所化去。

    那笔直如柱,狂喷而出的元磁神光,像是个命令一样,随即无数的火焰,顷刻之间,已弥漫在天地之间。杜确与八荒,被这股火焰所逼,同时向后飞快的退去。就像是叶云霆等人,被上空的火海挡住一样,他们两个,也同样被这层火海所拦住,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数的火焰,将顾颜完全吞噬在其中。

    八荒愣了一下,忽然间震天一般的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天命,这真是天命!贝叶残篇,真意原来在此!”

    杜确这时愣在那里,他忽然觉得一颗心一直坠到了井里,冰凉无比。

    显然,这是当年那位撰写烈火真经的古修所留下的手段,他确实称得上古心孤诣,不仅为自己的传人,找到了这么一个无比适合结婴的地方,而且在元婴大成之际,他本来布置好的禁制也便同时激发而出,为结婴者,最终成就火灵婴,创造了无比难得的条件。

    不管换成谁,这都应该是莫大的机缘。

    可问题是,顾颜根本就没有拿到贝叶残篇!

    最后凝结火灵婴之法,她根本就不知晓。而无数的火焰,夹杂着元磁神光,已自天地之间,奔涌而来,将她完全淹没。那还差最后一步就要凝成,现在脆弱无比的元婴,马上就会被火焰完全吞噬。

    古修当年苦心所设置下的机缘,现在却成了顾颜的大劫。

    她本来已经放弃了贝叶残篇,不再去追求火灵婴,但这时,火灵婴却不期而至,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要让顾颜的结婴过程,毁之一旦!

    杜确大吼了一声,他扬起手中的坤灵灯,九朵灯花暴涨而起,将面前的火焰,硬生生的冲开了一道缝隙,但随之,便有一股巨力将他卷住,从火海之中直抛出来。让他这个元婴修士,居然没有一丝的反抗之力。

    这是当年合体期修士所布下的禁制,绝非现在的他所能撼动。而他的心中,也更加绝望起来,尚未最终结婴成功的顾颜,能够度过眼前的这一大劫吗?

    顾颜对外面的事情几乎毫无感觉,她正在静心体悟着体内那元气升级的过程,感应着体内的元婴在慢慢成形,就如同是一个生命,正在自行孕育一样,这是天地间最为奇妙之事,玄奥难言。

    这时,在她的心中,忽然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喂,你马上就要死翘翘了,还做什么梦呢?”

    这声音听上去有些陌生,但在顾颜的记忆之中却又无比的熟悉,顾颜惊喜的说道:“封子,是你?”

    在云梦泽中,遁入九嶷鼎修行的宁封子,顾颜已有五十年没有见到她了。也正因如此,在结婴的时候,顾颜的心中,不禁有一丝遗憾,这个与她朝夕相伴,感情最深的伙伴,却不能够亲眼见到自己晋阶大道的过程。

    从她脑海中所传来的,自然便是宁封子那嘻笑而不屑的声音:“当然是我啦,除了我老人家之外,还有谁能够在你这么危急的时刻,特地跑出来提醒你?”

    顾颜又惊又喜的说道:“你什么时候,从九嶷鼎中醒过来的?”

    宁封子没好气的说道:“就是你度九重劫的时候啊。你也真是有两下子,居然能够度这九重天魔劫,要知道,就算在上古的时候,也不是随便哪个修士,都有资格度这九重劫的!”

    她想了想才说道:“我听说过的,好像只用两只手,就能够数得过来了。”

    顾颜知道她这种神情恍惚,时常神游天外的性子,赶紧打断她的说话道:“你现在出来了,是不是以后都不会进去了?”

    一提到此事,宁封子便有些懊恼起来,她说道:“本来我没想进去这么长时间的,你知道,那尊九嶷鼎,是一件仙器哎,而且里面能够自行演化混沌初开,天地万物,地水火风,是极佳的修炼元灵之所。”

    顾颜点点头,好像当年严渊的那道残魂,对她也是这样说的。

    宁封子说道:“我本来想去里面修炼几年,把我的九转金身诀提升两三阶,然后再出来,那个时候,我也有可能相当于元婴修士的修为啦。可是当我开启了诸天妙相大法,进入九嶷鼎之后,我才发现是想错了。这个修仙界,根本就不能与当年的相比!”

    顾颜的脸上露出笑容,她知道宁封子想岔了什么。在她所处的那个上古之时中,天地间的灵气无比丰富,仅凭九嶷鼎所吸收的灵气,就能够自行演化混沌万物,可现在的修仙界,只怕把南海中的灵脉都吸干了,也不能够与之相比。

    宁封子说道:“还多亏了你在混沌空间里,种了那么一棵灵根,我就靠着不停从灵根上吸取灵气,才勉强维持着九嶷鼎的运转,可是被我的秘法封住之后,九嶷鼎也无法再行开启了,我就这么不停的在里面耗着修炼,年复一年。”

    顾颜这才明白,为何体内的那株玄天灵根,虽然看上去生机勃勃,却一直没有再度生长,原来它的灵气,全都被宁封子用九嶷鼎所吸走了。

    这时宁封子说道:“还好,你终于开始了度劫。”她吐了吐舌头,啧啧连声的说道,“九重天魔劫,源自灵空仙界的精纯仙力,当你答了那九问,度过九重劫的时候,终于能够让我积累足够的力量,开启九嶷鼎,现在,我成功的出来啦!”

    顾颜看着她在混沌空间中跳来跳去,这时她体内的混沌空间,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不再像先前一样是一片的混沌之气,里面天地日月,山川河系,无不齐备,而且无数的山川之中,居然随自己的心意,自行的生出亭台楼阁,似乎她就是这片小天地之间的造物主一样。

    这让她吓了一大跳,宁封子像是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一样,不屑的说道:“这就把你吓着了吗?你忘了,你度那本心之劫,答出包含天地奥意的九问,你体内的问天录,早就真正的晋阶啦,等你成就元婴的时候,便能在混沌空间之中,自行演化天地,到时候什么仙山洞府,只要是还在这个世界的,在你的眼前,全都是屁!”

    顾颜敏锐的捕捉到她的一句话,问道:“什么叫真正的晋阶,难道说以前冲天录的升级,不算是晋阶?”

    “唔……”宁封子这才发现自己说走了嘴,她跺了跺脚,说道,“怎么说呢,就像你炼气期有一重两重之分,但就算是十一重,也还是炼气期,只有筑基成功,才算是真正的晋阶。问天录在刚出现的时候变一次,你筑基成功的时候变一次,现在是第三次。好啦我不能多说,这算是泄露天机,你知道吗?”。

    顾颜知道宁封子一向古古怪怪的,也不以为意,只是虚空之中伸出手,敲了一下她的脑壳,觉得这个动作虽然隔了五十几年,却仍然是熟练无比。

    这时宁封子才急切的说道:“你这个大胆不要命的,你不知道,现在你已经处在了极为危险的境地吗?我可不想刚一出来,就跟着你一起挂掉啊。”

    顾颜愕然道:“怎么了?”她的这句话刚刚出口,这时,也就是她脚下的岛礁开始爆碎之时,无数的火焰顷刻而起,飞快的向着她的体内奔涌而来。在她脑后正在凝结的元婴,忽然间感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

    那个小人的脸上,现出了无比痛苦的神色,顾颜感同身受,只觉得脑海中,如受千万根钢针同时攒刺一般,“啊”的大叫了一声,忍不住便呻吟出声。

    她这时也想到了关键,低声说道:“贝叶残篇!”

    那位古修当年所营造的最佳结婴之地,现在却成了顾颜的绝地!

    顾颜实在不知道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作茧自缚,如果她没有修炼烈火真经,或者如八荒那般,只修炼了一半,又正好是处在正在结婴的时候,便不会激发起小南极的元磁神光与漫天火海,而这些火焰,本来是要帮她成就火灵婴的,现在却成为了顾颜的催命符!

    无数的火焰,这时已劈天盖地的卷至,把顾颜完全包裹在内,而那些火焰在慢慢凝结之后,居然也成了一个小人的形状,似乎漫天火海之精华,就凝成了那么一小点,一个火焰飞腾的小人,正缓缓向着顾颜的头顶落去。

    这就是天地火灵之华的火灵婴。集齐先天七火方可成就。只是现在,似乎还差了一点,因为顾颜的身上只有六火,这也是她略有奇怪的地方,为何七火不全,火灵婴却仍如期的被激发而出?

    如果按正常的过程,头顶上降下的这个烈火小人,与顾颜自身所凝的元婴化合,成就真正的火灵婴。

    而两种元婴的化合之法,便记载于贝叶残篇之上。

    可现在要命的是,顾颜根本就不知道贝叶残篇上写的是什么!

    而那个火焰飞腾的小人,正在慢慢的向着顾颜头顶靠近。无数的火焰在周围聚拢,让顾颜根本无路可去。

    她这时全身的窍穴几乎都被封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人向自己的头顶上落去,无比靠近自己已经趋近于大成的元婴。

    顾颜所凝成的元婴,似乎天生就具有了灵性,这时候已经能够感受到一股危险来临之意。她不自禁的有些发抖,抬着头向上望去,脸上露出了哀求之色。

    顾颜的心念电转,但在这一刻,她居然想不到任何的法子。她历经了艰辛,打败了无数敌人,度过了古往今来,极少有人能度过的九重天魔劫,但最后,难道仍然要功亏一篑?

    自己得到上古修士的莫大机缘,现在反而成了自己路途之上的障碍。

    莫非这是天意么,天意让自己,结不了元婴,成不了大道?

    但顾颜生来就不会怨天尤人。

    正如她自己所说,顺则为人,逆则为仙,她的修行之路,生来就是要逆天而行的啊。既然如此,她还怕什么命,怕什么天?

    大不了化去元婴,从头再来便是。反正自己的寿元还有上千年!

    顾颜虽然外表看上去柔弱,但却是外和内刚,百折不挠的性子,当此危境之时,反而激发出了她莫大的念力。

    在无尽的危险临头之时,她头顶上的凝结的元婴,变得愈加光华凝蕴,元气淡然起来。

    宁封子叹首而扼腕,“可惜啊,可惜!”

    以顾颜度过了九重天魔劫的修为,只要凝婴而成,必然将来大道可期,但是现在,她却要毁于这莫名的机缘之下!

    但这是当年合体期修士所布下的禁制,就连宁封子此时,也束手无策。

    这时天空中最后的一道光华,终于收去,自灵空仙界中所传的精纯灵气,全都被顾颜所吸收,在她的脑后,一道无比灿烂的光幢缓缓升起,簇拥着那个小人,如同顾颜的复刻品一样,临在她的脑后。

    顾颜的元婴,这时已经趋于大成。

    杜确的手紧紧的握着,指甲深深的刺入了手心,鲜血横流,却都没有感觉。

    在他的心中,这时升起了一股极度的痛苦和无力之感,如果是平常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诸天妙相毕呈,元气纷散,他应该上去恭喜顾颜了。

    可是现在,头顶上的火灵,如一道催命符一般,让他丝毫没有欣喜之意。

    他结了婴又怎样,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是无可奈何?

    他手中的坤灵灯,被这天地间的无数火焰,死死的压制住,根本没有出手之机。

    八荒站在另一侧,他的眼睛不停乱转,紧紧盯着已经元婴大成的顾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顾颜这时候,感觉到全身传来无比的舒畅之意,在她眼前的天地,似乎全都变了一个颜色。

    不是外表的颜色有变,而是给她的感觉,更加澄净,通透,似乎在结婴之后,她的眼界,瞬间便开阔了千百倍,能够看到这大千世界,天罗万相。

    她轻叹了一声,“原来结婴的感觉,是如此的。”

    那种濒临于大道之门的感觉,让她畅快无比。

    就算要再度的被打落凡尘,能够有当前的这么一瞬,那么也不虚了。

    在她已凝成的元婴,正不受控制向上飞起的时候,那个火灵小人,也开始飞快的下落。似乎要与她的元婴合为一体。

    顾颜体内的六道先天火灵,这时全都不受控制的自行飞起,临至空中,簇拥着那个火灵小人,与顾颜的元婴合拢。

    两者在空中相隔,似乎已只有数寸,但像是受到了什么无形的阻隔一样,迟迟的不能合为一体。

    蔓延在天地间的火焰,这时候开始不停的翻滚起来,像是这老天,都带着一股极度的急躁之意。

    有一个声音在空中怒吼道:“火灵婴为何不凝,为何不凝?”

    似乎在整个天地之间,都回荡着它的怒吼,一股王者之气,君临四方,所有感应到这种气息的人,都应该匍匐在它的脚下。

    “为何不凝?”

    顾颜心中苦笑,当年的这个古修,在上古之时,想必也是一位叱咤风云的大牛吧,只是他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苦心布置下来的贝叶残篇,居然被人悄无声息的取走,导致了眼前自己所面临的这一场大劫!

    那有金色光幢护身的元婴,这时在空中显然有些茫然,毕竟是刚刚凝成的元婴,尚且还不通灵智。但她就如同顾颜的化身一样,这时已经敏锐的感应到了危险,似有后退之意。

    只是无穷的烈焰,将她完全的逼住,后退不得。

    空中的火焰,似乎凝滞了片刻,好像是一刹那,也好像是时间已过了不知道多久。

    那六道火灵,这时似乎已完全切断了与顾颜的联系,它们在空中一闪,便同时向着顾颜的元婴落去。

    护身的金色光幢只在空中一闪,便爆碎而开,六道火灵,已将元婴团团围住。那个小人,正缓缓的向着元婴的头顶降落而去。

    如果顾颜习过贝叶残篇,通晓两婴合一之法,现在就是她火灵婴大成之时,但如今,她并不通晓这个秘法,这个烈火元灵,会将它的元婴彻底吞噬化去,而她百余年的修行,也将毁于一旦!

    在如此危急之时,顾颜的心境反而格外的冷静下来,她低声说道:“封子,九嶷鼎可堪一用?”

    在化合了先天混沌元胎之后,九嶷鼎已变身成为一件真正的仙器,难道只用来挡住合体期修士的全力一击,也不行么?

    宁封子苦笑道:“仙器虽可用,但你现在元婴与本体尚未合一,本质上来说,还不算是真正的元婴修士,不能调动天地元气,驭使仙器,否则的话,会将你的体脉全都抽干,到时候你就算想复体重修,也不行了!”她顿了一顿,又道,“而且九嶷鼎被当年玄都殿的修士用秘法禁住,后来又被我以禁法所封,就算你结成元婴之后,没有十几日的炼化,也不能将它炼为己用的!”

    顾颜的眉头紧皱,千万个法子飞快的从她脑中闪过,却没有一个堪用。

    这时,在空中已传来了丝丝的响声,护身的金色光幢已被火灵化去,周围无数的压力,让顾颜所凝之元婴越缩越小,似乎已到退无可退的境地,烈火元灵,似是冲破了所有的阻隔,向着元婴的头顶上,飞快落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