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43章击铗问九天!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顾颜这时紧闭双目,五官七窍全都封闭,自断六识,已从腰间抽出了伽蓝刀来。她此时不听、不看、不闻、不视,全凭自己的一点真灵不昧,于空中感应,刀身前指,一丝刀光不起,向着身前这天魔之影刺去。

    在顾颜心神受创,天魔丛生之时,与她心神相的本命法宝朱颜镜已被自行激发,这一面能够照彻大千世界的诸天宝鉴,将眼前这六域天魔,一一的照彻于虚空之中。

    这也是顾颜在先前预做的打算之一。

    她根本用不着什么定心静慧之宝,有这诸天宝鉴大手,三千世界,纤毫毕现,无所遁形,她还要什么天一玦?

    所谓六域天魔,眼、耳、鼻、舌、身、意也,顾颜这时自我封闭六识,则六天魔皆不可扰,那六道影子,在空中呜而啾啾,似乎茫然而不知所以。

    这时顾颜的长刀已劈面指来。

    她与朱颜镜之间的本命相连,让她能够在封闭六识,只保持那一点真灵的时候,仍能清晰捕捉到这六域天魔所在的方位,刀锋前指,在刀身之上,一点浓烈至极点,反而变得又淡至虚无的明黄色火焰,已飞快射出。

    这乾天纯阳之火,是源自灵空仙界之中最为精纯的火之元力,虽然有九成都被玄天灵根所吸了去,但这剩下的一成,在这修仙界中,仍是万中无一的神物。

    火焰在空中丝丝作响,顾颜的刀锋横斩而过,这六道鬼影已被她一刀斩断。

    随后朱雀环已自行的从她指尖上飞起,六道先天之火齐至,金光灿然,罩满九霄,一道经天长虹,劈贯而来,将那被一刀斩碎,在空中啾啾而鸣的无数鬼影,全都一同卷起,又在空中化去。

    八荒与杜确的脸色全都一变,杜确那紧握着青筋迸现的手,这时已渐渐的放松了下来,而八荒的面色一变,已悄然的又向后退了数步。

    他本来以为顾颜手中的宝镜,不过是一件寻常较为厉害的法宝,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神通,能够镇慑天魔,化去六贼,此宝之威,几与仙器无异!

    他自然不知道,当年诸天宝鉴,是永镇归墟之宝,后来被天音主人取出,镇压数万里之归墟海,大千世界,纤毫毕现,其威力,远非一般的法宝所比。

    只是见到顾颜度过了这第八重天魔劫,杜确的心虽然一松,却并没有多少欣喜之意。因为他知道,这九重天魔劫,其最厉害之处,仍在于第九重的本心之劫,应天地之而,自然之灵而孕,无可逃避。

    寻常的修士,在度劫失败之后,或者还可以留有用之身,以待下次,但顾颜这次却没有了退路。

    此劫应天地之灵气,应顾颜本身之气血而生,自她一出生起,便于尘世间的某个角落,自行生长,直到今日而趋于大成。

    这是她想踏入大道的第一大关,生死之门,一线之隔。跨过去是生,跨不过去,那就将万劫不复。她将与身同灭,赴那万古浊流之中。

    顾颜在化去天魔劫之后,诸天清朗,六识重开,她扬起头,微笑着向上看去。

    在天空之中,这时无数的云气,正飞快的卷动而来。奇怪的是,顾颜却没有感到危险的临近,相反,她觉得这股气息十分舒服,就像是漂泊在外的游子,终于回到了家一样。

    天穹之上,无数的白色篆文,这时全都一一浮现,似乎都是源自上古的文字,没一个认识。

    随即,一道金色祥云,便向着顾颜的头顶飞快罩来。

    杜确惊呼道:“小心!”

    那片祥云在顾颜的头顶上一绕,金光闪动,顾颜忽然间便于原地失去了踪迹,而她所站的那个岛礁之上,这时已被无数的云气所笼罩,根本看不到一丝踪迹。

    这浓重的云气,将岛礁牢牢的包围住,以杜确元婴期的修为,居然也窥伺不到里面的半点动静。

    而站在他身边的八荒,这时已经懒洋洋的坐了下来,他随意的挥了挥手,说道:“还看什么?你没看出来吗,这是太古混沌之气,这个时候,就算外面地裂山崩,整个南海都为之倾覆,你的小情人,也不会受到半点伤害,这是九重天魔劫,有机缘能度此劫者,万中无一,是绝对不会受外物所扰的。”

    杜确没心思去理他话中的讥讽之意,只是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他,“一会儿,你最好不要出什么花样。”

    八荒哈哈一笑,“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关心我么?还是看她能不能活着出来是正经!”

    而当顾颜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茫茫的大地之中,周围全是一片空空荡荡的,她愕然的看向了四周。

    这不正是自己所在的混沌空间么?

    这第九重劫,怎么换了地方?

    她从杜确的口中,头一次听说这九重天魔劫,都说这劫数是应心而发,但顾颜想破了头,也不知道自己的劫数从何而来。

    她自在五色欲天人界之中,化去心魔之后,心境便已趋于大成。她扬头向天,四周寥廓而高远,天地一片悠悠,劫云却在何方?

    在这空空荡荡的混沌空间之中,似乎一切都已经回到太古之初,混沌初始的状态,只有那一棵玄天灵根在顽强生长。忽然间,在天空之中,有一柄硕大无比的长剑,飞快的自空中坠下。

    那柄长剑似乎连通天地,贯透苍穹,随着剑上传来“铮”的一声长鸣,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忽然间响了起来。

    顾颜在这时,似乎浸入了一种很玄妙的境界之中。

    明明头顶上的声音在隆隆的响起,她也清晰无比的听到了上面有人在发问。每一个字都清晰入耳中,但却就是不知道那人在说些什么。

    那种感觉,就像是顾颜这时,忽然间回到了幼时童稚之中,在聆听着大人之语,他们每一句话,她都听得见,却就是不明其意。

    在她的眼中,这时像是忽然浮现出了一个景象。

    在太古混沌之下,遥遥天地之间,有一名青衣羽士,他盘腿而散坐,一手执酒,弹铗而狂歌。似在向着天空中发问一般。

    无数的声音在顾颜的耳边响起,似六道轮回,妙纶天音。

    顾颜忽然间全身一震,她明白了,这第九重天劫,所谓“本心之劫”的奥意所在!

    她的全身,这时已飞快的浸出了一层冷汗来。

    这第九重劫,是问天录!

    她早该想到的,自己一个资质平平的女修,为何能够冲破修仙界中所有的阻隔,一路筑基结丹,一直到现在可以结婴的地步?

    不是她真的天纵奇才,也不是只靠着坚韧不拔就可以到如此的,那都是因为她的体内,有问天录!

    这个在她结丹之后,已经很少出现,通常是寂静无声的问天录,终于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现,也成为她历劫生死的一大关。

    在空中那大剑,“铮”的一声长鸣之后,便有一个浑厚无比的声音响了起来,像是有人在空中发问。

    “何为生?”

    顾颜当年所习的问天录,是直指太古混沌,天地本原,宇宙生发的最为终极奥意。而现在,顾颜却隐隐觉得,今天问天录的发问,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

    击铗而九问,这第九重劫,大概就是九问吧。

    顾颜有一种直觉,似乎只有自己答出这九问,体悟这九问,才能真的开启大道之门。这九问,是让她在结婴之前,真正体悟大道的过程。

    何为生?

    如果在平时,顾颜讲道的时候,她有千万个说法,来解释这个问题。但现在,她的脑中却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些什么。

    修士修大道者,求长生也。那么究竟何者为生?天地之间,万物轮回,生生不息,是否真的有恒古不变之长生?

    顾颜忽然觉得,自己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自己既不得大道,焉能妄言长生,而不答此问,则大道之门不开。似乎她已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之中。

    无数的景象在顾颜的眼中,纷至沓来,天地万化,似乎全都化于她的眼前。渐渐的凝成了当年她在五色欲天人界中,所见的那六道之轮。天地万物,瞬间演化,自然流转,生生不息。

    顾颜的脸上露出微笑,她似乎已想透了这个问题。

    这种境界很是玄妙,她在苦思竭虑而不得之后,似乎那个答案,便自然的出现在脑中,让她不假思索的开口道:“轮回者为生!”

    天地之轮回,生而有涯,然轮回不止,具体的生命有起始和终结,但宇宙万物轮回,生生不息,这才是永恒的长生不灭。跳出轮回者,可得长生。这就是顾颜对长生大道的体悟。

    “轰!”

    空中的那柄贯通天地的长剑,这时无声自鸣。似乎天空中一下子就变得开阔起来。随着这一声轰鸣之后,紧接着便是静谥无比。

    顾颜微闭着双目,她在想着这一答一问,体悟着其中那深邃无比的境界。

    足足过了有一柱香的时间,那柄剑上,便又发出了“铮”的一声长鸣。随后那个声音再度响起,问道:“何为人?”

    随着这一问,天空中乌云盖顶,似乎这空间之中,陡然间变得压抑起来。

    这第二问,比先前那问更深了一重。

    何为人?

    所谓人者,众生之首,万物之灵。既然天地轮回,生生而不息,宇宙法则如此,那么为何又会出现“人”这种生物,来求长生,得大道,打破这种轮回呢?

    这显然是针对第一个问题,而更深一层的发问。

    顾颜的眉头紧锁,这时她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被第一个问题绕了进去,当有了那个答案以后,她居然无法再回答这个问题。

    她凝眉苦思,没有留意到周围这时已狂风涌动,其其与小姜,这时都躲在她的脚下,奇怪的看着这个主人,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难题。

    空中那一记记的发问,只是对顾颜而来,别说是这两只灵兽,就算是杜确与叶云霆,现在站在顾颜的边上,他们也同样听不到头顶上的声音。

    顾颜忽然间抬起头,扬声问道:“世间何必有人,人中何必有我?”

    她居然是以反问的形式,来结束了头顶上的这一问!

    道之所存,向来都是分阴阳两面的,天地间之事物,都有总体与个体的恒差,既然有生生不息之轮回,也同样会有突出一帜之个人。

    既然世间有人,人中有我,这是天地造化而生。我是千万人中之一个,然与万物同,又有自身的本体之差异,这才是“人”之存在的意义!

    她的反问声起,周围的狂风顿时歇止,头顶上的云气豁然开朗,那大剑之上,发出了更为深邃的长鸣之声。

    第三问却并没有给顾颜喘息的时间,随之便而到来。

    “何为物?”

    这似乎又比先前那问更进了一层,天地万物之所存,自有定理。修士所寻觅和体悟者,即为万物存在之方式,与其突破之意义,那么万物究竟是如何存在的?

    这问天录的每一问,都紧紧围绕着“道”之一字,如指丝剥茧一般,只指大道的本身奥意。

    那么物之所存,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能够真正体悟到物之所存,抛去外物的表象,理解存在本身的意义,这就是真正的不假外道,寻求本心之道。

    因此这一问,便直指问题的核心所在,何为物?

    顾颜的眉头紧皱,在答出了前两问之后,她的心境已经变得平和起来。她脑海中在不停的思索,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在这个混沌空间之中,在冲天录的笼罩之下,似乎天地间的时间都凝滞起来一样。

    仿佛是过了万古,仿佛是只有一刹那,顾颜终于开口说道:“在者为物。”

    物者,既天地间之存在也。这世间的一切存在,都可以称之为物。大至乾天坤地,小至一草一木,蜉蝣之生,只要是存在,皆可称物。

    天地间的一切存在,都有其自然的法理。这便是在者为物。

    在顾颜答出这四个字之后,头顶上似乎寂然无声。

    但奇怪的是,明明没有声音,顾颜却能够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阵大笑之声,正飞快的传来。

    随后那剑身之上,便发出了轰然的长鸣,第四问再度响起:

    “何为仙?”

    如果说前三问,还是在外围探讨道之所存的意义的话,那么这第四问,便是直指顾颜的本心了。

    修道之人,修大道,求长生,奔的便是一个“仙”字,那么,究竟何者为仙?

    这个问题,让顾颜苦思了良久。她才缓缓开口道:“顺则为人,逆则为仙!”

    她这一答,也同样是对前面三答的总结。修士者,求长生,寻大道,应天地轮回者为人,跳出轮回者为仙。

    天地间,在者为物,轮回之外,即跳出万物而出,所谓逆天者,乃超脱轮回之外,而非倚天而出,妄以己身为天,假天道为心而行事者,那么便非仙道,而是已坠入了魔道。妄以为自己求至大道,便以身为道,代天行事,那么便不是真仙!

    问得深邃,答得也玄奥。这一问过后,除了剑身上发出长鸣,天空之中,寂然无言。

    而顾颜似乎也失去了意识一般,她微闭着双目,像是在体悟着这原本就玄奥难解的大道。这四问四答,同样在她的心中,为她开启了大道之门。

    如果这时有人在她身边的话,就会惊异的发现,现在根本就感应不到顾颜的存在!

    她似乎将整个人,都已经融入了这天地之中,以至于化身于天地间之蜉蝣。

    在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头顶之上,第五问终于响了起来,“天地何寿?”

    从这一问开始,便已离开了本身之道,开始对天地之大道而发问。

    然在顾颜的心中,她体悟到了在者为物,万物同存的法理之后,道之一义,在她的心中,已无分大小。她毫不犹豫的答道:“蒙昧变化,元气存焉,本始之茫,曷可言之?”

    她这一答,也是对前四问的归结,天地之大道,与人本身之道同理,轮回之道,生生不息,既然没有开始,又哪来的终结?既然无始无终,那么天地自然也就没有寿命之分。所谓不假于物,存乎一心,顾颜现在,便处在这种极为境界之中。

    而头顶上的问天录,似乎并不想给她时间,接着便又发问道:“宇宙何极?”

    既然天地无寿,那么我们所处的世界之中,总是要有边际界限的吧,那么极限何在?

    顾颜张口答道:“合焉者三,一以统同。吁炎吹冷,交错而功。无营以度,无功无作,无中无旁,乌际天则?”

    天地之间,混沌化生,阴、阳、天化合为一,乃生混沌演天地,何必非说天有九重,地有八极,天地之广大,无边无际,生而不息,这才是真正万物生而演化,流转不息的定理!

    她以这两句,便回答了宇宙化生的奥意,随后,第七问便道:“何处而来?”

    这一问,是问她宇宙化生之后,万物来源之所,顾颜答道:“自无中而来!”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自无中生有,此后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之始,乃自无中而来,生有中之变。

    顾颜的声音震动长剑,轰鸣传来,随后第八问便道:“向何处去?”

    顾颜便又答道:“向无中而去!”

    万物之轮回,造化而生,生生不息,无中生有,有至化无,个体之存在与消逝,并不影响天道轮回之自然运转。个体之万物皆逝,而物之长存,恒而独在。因此无中生有,有至化无,这是天地轮回不息的定理。

    而修士所要做的,则是超脱于轮回之外,堪破生死之界限,最终向无中而去,则表示那是堪破轮回境界之上的虚无,顾颜似乎觉得,自己已经隐隐摸到了,那最终大道的门槛。

    这时最后一问,便也不出意外的响起:

    “何为道?”

    顾颜的脸上露出微笑,在这一刻,她感觉到天地万物,大至宇宙恒空,小至花鸟虫鱼,似乎宇宙间的每一粒沙尘,都能够被自己清晰的感知。那是一种真正在境界上的提升,是她以前从未体会过的玄妙。在这一刻,那话不像是出自于她的口中,而似是信口而发,暗合意旨一般。她扬声说道:“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大道之妙,存乎一心,顾颜,终于找到了她自己的道!

    随着她这一声的出口,那柄大剑,飞快的从空中碎裂了下来,她这击铗九问,响破长空,天空之中,传来了无尽的轰鸣之声。天地之间,忽然间开始不停的向下塌陷下去,紧接着又有无数的青白之气,不停向上生长而起。无数的云气飞快的浮现而起,小姜与其其,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它的混沌空间,似乎在自行的向上生长,在这一刻,她那移植了玄天灵根的混沌空间,如同浴火重生一般。

    而顾颜的身形,这时却已经被移出了空间之外。在她所站的岛礁之上,无数的云气飞快的向着两侧分开。

    杜确与八荒瞠目结舌的看去,在岛礁之上,一个金色巨鸟的影子正缓缓升起,它仰头长鸣,清脆的鸣声震透九天,王者之气尽显,似乎天地之间,大至诸天星辰,小至花鸟蜉蝣,全都臣服在它的脚下。

    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飞快的射向了顾颜。

    她脸露微笑,端坐于此,手拈法诀,金光灿烂的笼罩之下,她感到那来自于灵空仙界之中,精纯无比的灵气,正不停的荡涤着她的经脉,改造着她的身体。而在她的体内,无数的灵气已不停的向着脑后卷去。体内的婴儿,似乎马上就要成形。

    在大道之路上,她苦寻了良久,直至今日,她终于答了那九问,堪破了自己的心中之劫,堪破了元婴大道,问天录的境界再度提升,而顾颜,即将结成自己的元婴,从此,她将真正的开启大道之门!

    PS:抱歉,似乎我又食言了。好像我以前说过,不会再写这种枯燥的章节了。说实话这一章写的很累,删了改改了删,比平常的速度至少慢四五倍。我想大概还是很多人没看明白,或者说没兴趣去看。我大概的解释一下,这里主要是说了几个哲学问题。就是前面的四问,第一问,说的是生命的意义,这是很大的哲学命题,择其一略作阐释。第二问,讲的是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异同,大家如果看过“白马非马”之类的话,就大概能明白我说的意思。第三问,说的是存在,也就是客观现实,不因人的思维而影响存在。第四问应该好理解一些,讲的是超脱。逆而为仙,不是叛逆,而是超脱,大家可以理解为那种对那种玄门正宗替天行道的吐槽。那并不是真正的道。至于后面的几问,大家应该都看懂了,不再多说了。

    这主要是对前文几百万字所叙述的一些东西,来一个总结。本文是修仙文,顾颜也不是哲学家,所以这些东西写的很浅,大概提一提,大家看得懂就算了,不看也没关系,只要记住,她已经度过了九重天劫,就行了。好了,后面的高潮,马上到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