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42章收取火灵,历尽三劫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其其在吞掉了那些火焰之后,全身都泛起了一层明亮的金黄色,小肚子被撑得鼓鼓的,一下子便从上面掉了下去,而那一丝火焰,这时已被九嶷鼎孔窍之中所发的青白二气同时卷住,如长鲸吸水一般的倒脱而回。

    第五道火焰,被顾颜在九嶷鼎和其其的合力之下,飞快消饵。如法炮制,第六、七、八道雷火,都被她用这种办法消去。

    而顾颜这时的心,反而在慢慢的凉了下去。她感应到,在吸入了那些雷火之后,九嶷鼎中的灵气,反而正在逐渐的减弱之中,这次的开启,给顾颜的感觉,倒像是九嶷鼎有些饿了,它特地开启了九个窍穴,将外面的灵气吸收掉,在吃饱了之后,又接着回去它沉睡的过程。

    她只是觉得有些无语,就算你要沉睡,也等吸收完了最后一道劫雷好不好?

    在吸去了第八道劫雷之后,头顶上的那片明黄色劫云,颜色不但没有褪去,反而变得更加明亮起来,而第九道耀眼无比的劫雷,就这样飞射而下,无比耀眼的金芒,似乎让天地间都失去了颜色,所有人在这一刻睁目如盲,顾颜只觉得全身似乎在一刹那间都凝滞了一样,那道雷霆来到她的头顶,随即便贯顶而入。

    率先反应过来的杜确目眦尽裂般的大吼了一声,他飞身而起,那盏被他珍而重之的坤灵灯,这时劈手便掷了出去。

    这全力一掷,九朵紫青兜率火同时飞起,布了漫天,但空中的明黄色劫云却已随之不见踪影,只在地面之上,似乎扬起了漫天的火海一般,将头顶上的九朵紫青兜率火全都逼住,像是有一道无形的藩篱将杜确挡住,让他再也落不下去。

    杜确这时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他实在太犹豫了!

    他早就该出手相助的!

    八荒愣愣的站在那里,他似乎也不敢相信,威风无比的顾颜,就这样被一道雷劫劈没了?

    这时的顾颜,则正处在一种极为玄妙的情境当中。

    她本来以为第九道雷劫会酝酿片刻方才降临,她也想好了以金雷羽的应对之法,但没想到,在第八道劫雷刚刚被吸收完全的时候,第九道雷劫已经猝然而降,让她根本没有时间反应过来。

    当无数乾天纯阳之火,已经将她全身都淹没的时候,她才来得及打出法诀,火海笼罩之下,所有人都没看到,顾颜在火焰临身的那一时刻,她已经飞入了混沌空间之中。

    在她的混沌空间之中,天地辽阔,无数的灵气在这里激荡飞舞,这个空间,像是有生命一样的,能够感应到她正在结婴的过程当中。似乎空气中的每一个灵气元素,都能够感到那股跳脱的欣喜之意。

    而顾颜这时的全身忽然间都绷紧了起来,她感应到,在遁入混沌空间之后,头顶上那丝乾天之火,居然没有被隔断在外面,而是同时跟着她,一起进来!

    这是顾颜平生之中,从未有过之事!

    混沌空间,是她借以避敌存身的最大倚仗,就算当年在地心海眼之中,她遁入混沌空间,元磁神光全都被隔绝在外,而这乾天之火,居然能够透过空间阻隔,一直将自己追到这里来?

    顾颜飞快的扬头看去,头顶上的那乾天之火,这时已如先前被其其所啃噬过一般,变得只剩下细细的一线火灵,其速度迅如闪电,让她根本就没有时间躲避,顾颜的脑子这时一片空白,只看着火焰从自己的身上穿行而过。

    而那丝火焰,却奇迹般的没有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飞快的从顾颜身边掠过,径直向着她的身前冲去。

    顾颜有些怔怔的向前看去,那乾天之火所去的方向,是……玄天灵根么?

    火焰飞快的前冲,掠到那株玄天灵根之旁,忽然间便停下了脚步,如一缕活跃而跳脱的精灵,在那灵根之畔,飞舞了起来,让顾颜看得瞠目结舌。

    原来这第九道劫雷降临的如此之快,并非是被自己感召,而是它感应到玄天灵根的存在,自行飞来的么?

    顾颜刚愣了片刻,就已经觉得脚下的大地,开始飞快的震动了起来,而那缕火焰,在玄天灵根的周围,盘旋了一个圈子之后,忽然间向着根部直没了下去,随即那株玄天灵根,便开始飞快的向上生长起来。

    似乎只在一瞬间,它已经变得有一人之高,混沌空间之中狂风大起,它在风暴之中摇曳不停,这里似乎已形成了无数的灵气乱流,顾颜只觉得在这股乱流之下,身不由己,被飞快的冲来荡去。

    被她一起带到空间中来的小姜与其其,这时都在她身边,仓皇的低声鸣叫着,小姜转了转眼睛,若有所悟的一般,忽然间伸出小爪子,把其其向外推了出去。

    其其猝不及防,被小姜一推,一下子飞到了灵气乱流之中,它顿时大哭起来,四只爪子同时在空中扑腾着,忽然间,它像是抓住了玄天灵根的一个枝杈,顿时紧紧的抱住不放。它闭着眼睛,张开大嘴,对着眼前便咬了下去。

    顾颜的眼珠子几乎都要瞪了出来,这是玄天灵根啊。

    被归墟主人称作“水火不能侵,劫雷不能灭”的玄天灵根,不知道其其那能啃万物的嘴巴,能不能咬得动?

    果然,其其一口咬下去,那玄天灵根丝毫无损,倒像是把它的牙给崩掉了半颗一样。其其的眼中含着一汪泪水,像是一根筋一样,锲而不舍,无比执着的向下咬去,一口,两口……

    那玄天灵根上被它咬的全是牙印,一股明黄色的光华,忽然间便破地而出。

    而本来向上疯长的玄天灵根,随着光华破地而出,也飞快的萎缩了下去。那线光华像是了无生气一般,四处乱窜,顾颜一扬手,便已将它抓在了掌中。

    随即便传来小姜无比急切的鸣叫之声,顾颜与它相处了百年,彼此之间,心意早已了然。

    在这混沌空间之中,她更是如意使指一般,无数的灵气,飞快的从体内的经脉,向着掌心之处那明黄色光华涌去。

    那线光华像是认清了形势,所有的光芒全都敛去,被顾颜轻巧无比的收取过来。

    顾颜这时才看清手中的这道光华,震惊无比的说道:“居然是……劫雷之火?”

    她这时还不知这就是乾天纯阳之火,真正最为精纯无比的先天火灵,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够在这里收取一道先天火灵!

    显然,这乾天之火,是被玄天灵根所引入,助己生长的,但这个过程,却被其其那不要命的啃咬,硬生生的打断,乾天之火破地而出,在灵气尽被化去之后,便被顾颜轻巧无比的收取到手中。

    虽然这乾天之火上所带着的,来自于灵空仙界中的精纯灵气,已经被玄天灵根吸去了九成,但剩下的力量,仍足以让它傲立于紫罗天火之上,成为顾颜所收取的第六道,也是最为厉害的一道先天之火!

    顾颜这时才飞快的反应过来,她感应到外面的火海正在向下消褪,而杜确已经向着自己的方向冲过来,混沌空间的秘密,可不能被外人所知,她飞快的打出法诀,从空间之中遁出,这时身前的火焰也几乎在同时消散,当杜确驭动坤灵灯,飞快冲来的时候,就看到顾颜似乎正安然无损,面露微笑的站在自己身前。

    他全身一松,几乎要立刻软倒下去。嘴唇动了动,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顾颜看到那九朵紫青兜率火在空中乱舞,抿嘴而笑:“你怎么这么莽撞了?”

    杜确这时才想起,又快又急的说道:“你是九重天魔劫,小心接下来的巽地风雷!”

    他极快的将九重天魔劫说了一遍,这时在远处已有一片黑云,势如奔马,疾飞而来。

    云气之中,有着数十道势如细丝般的金色光线,在空中乱舞,隆隆之声不断响起,空中的无数星辰,大地之上的山峦树木,全都被这股云气所带来的雷光所摧毁,四周已成为一片灰海烟山,尘雾飞扬,惊天动地。

    杜确叫道:“小心!”

    他的话刚刚出口,头顶之上,一片黑云已当头压来,他手掌向上一托,九朵灯花便已同时向上飞起,这时一朵浓云落下,如金蛇乱窜,四周的狂风已席卷而至,被那九朵紫青兜率火一压,不能落下,便在空中,化作数十道硕大无比,直冲云霄的风柱,威势似能席卷天地一般,吹得周围山石崩裂,树折木断,方圆数十里内的灰沙林木,这时全被吸起,卷入狂风之内,那风柱一根根高达百丈,粗有数亩,威势惊天动地,向着顾颜席卷而来。

    这真是顾颜至今所经历以来,威力最为强大的雷劫,似乎天地之间都要为之倾覆一般。一朵灯花被那光柱一撞,忽然间“蓬”的一声,便在空中四散,化作千万点青色火焰,重回坤灵灯芯之上。

    这时在风柱之中,一道劈天裂地的大霹雳,就这样横劈了过来!

    杜确喝道:“聚!”这时他就站在顾颜的身边,也不再有什么度劫时的顾忌了,如果不帮手的话,顾颜度不过这道雷劫,那么岂不是一朝成空?

    一朵青光再度从灯芯向上涌起,他看到灯柱中的那上古神油,这时已在飞快的消耗之中,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心疼。九朵灯花在空中聚合,化作一团冷焰,与那道霹雳相碰,轰的一声巨响,无尽的雷光云气激射向四周,如山岳崩颓,澎湃呼号,一道雷霆被化去,风柱已再度席卷而来。

    那九朵紫青兜率火的光芒,似乎是微黯了一下,杜确再喝道:“起!”

    那灯柱中的上古神油,似乎只在这片刻之间,便足足下去了有一成,九朵灯花已在空中簇拥而起,将前头飞来的风柱硬生生的挡住。这时从狂风之间,一道雷霆已横劈而出。

    顾颜低声道:“我来!”

    她已从风暴之中,飞身而起,手掌一扬,朱雀环已从指上飞出,六道先天火灵,同时向着空中席卷而去。

    杜确的眉头一动,大喜道:“是乾天纯阳之火!”

    顾颜笑道:“是叫这个名字么,我倒不知!”

    被她刚刚收取的乾天之火,俨然已经压制在紫罗天火之上,明黄色的火焰为首,六道火灵在空中飞快的席卷而至,与那雷霆相碰,其势大盛,顿时便将那风柱的气势压了下去。顾颜低喝道:“玄魄珠,起!”

    在她的胸前,一团豆大的青光飞起,随即便在空中化作耀眼无比的一点银光,飞快的向着四周爆射而去。

    万载玄冰之下,无尽的冰雪之气,在这一刻飞快的向着四周飘散开来。杜确惊喜无比的说道:“六火合运,冰焰神雷?”

    这是载于大荒居士炼器术上的秘法,也是顾颜当年所习冰火合运之法中,最难的一种。因为以她的五火,始终无法彻底压制住那股万载玄冰之气,无法将玄冰之气全部包裹于火焰之中,便不能生成冰焰神雷。

    而现在有了乾天之火相助,火焰之烈,终于彻底的压住了冰雪之气,随即那玄魄珠所化的银光,便在空中分为了千万片,无数个化生而成的冰焰神雷,已经同时在空中炸响。那道雷霆顿时被扫之一空。

    顾颜左手疾伸,空中无数的电光雷火,已向着身前平推过去,如排山倒海,摧枯拉朽,那无数的风柱瞬间便被压平。随即大地之上,隆隆响动,无数道雷光已同时炸响。

    杜确顿时大喜,虽然此时他身为元婴,修为远在顾颜之上,但这度劫之事,却不是别人可以身相代的,否则也就不会这么多人,最终都倒在了天劫之下。

    他虽然可以起到辅助之作用,但最终的劫云之度过,还要顾颜亲自来完成。

    这时顾颜挟冰焰神雷之威,玄魄珠冰雪之气尽显,巽地风雷已被她一层层的推平,九道雷霆被一道一道的化去,直到最后一道雷劫,地水火风齐至,却仍然被她以全力压平。忽然间万籁俱寂,一碧天青,周围静寂的简直有些可怕。

    八荒的目光中这时已不禁露出了艳羡之色,这个曾经想抢来做炉鼎的女子,果然不愧于她的性格,在度劫之时,也是如此的惊天动地。八荒的心中忽然起了一个念头,不应该留着她的性命,一定要将她杀死才行,否则便是自己的心头大患!

    他看到两人都没有留意自己,悄悄的向后退了数十步,心中已经打定了一个念头。

    这时杜确忽然间也向后退去,他低声道:“随后而来的,便是域外天魔之劫,此天魔应太古混沌之气而生,因人心中之念力而存,欲望不息,天魔不止,非人力以抗,只能凭心境度过,你好自为之!我便不打扰了!”

    这天魔之劫,杜确平生之中,从未见过,但在典籍中所载,此劫必须要一个人度过,不能有任何人在此时,影响了度劫者的心绪,否则非但不是帮助,还是大害。因此虽然他在万分担心之下,却仍然离开了顾颜数十丈之外。他站在空中,将身前这小小的岛礁之上,所有的地方都留给了顾颜。

    在他的心中,仍然担忧无比,就算顾颜心志坚定,真的度过了这天魔之劫,最后而来的九重心劫,直指本心而发,应修士之初生,量身定作之劫数,不知其来,不知其去,顾颜到底能不能抵挡?

    如果可以的话,杜确不惜此身,也要保护顾颜的安全,但此时,却实在非他一人之力所能为。

    顾颜这时并没有想太多,在来到大道之门的时候,随着那扇门愈加的近,她的心中反而愈加平和起来。她在五色欲天人界之中,已经成功的将心魔化去,对如今而来的天魔,她倒是有些好奇起来,不知道这元婴期的心魔,到底是何样的?

    就在她沉静无比向前看去的时候,一阵如蝉鸣之声,正无比悠扬的从远方传来。那声音像是飘忽不定,忽而像是蝉鸣,忽而又变成鸟语,后来居然像是成为了小儿的低低呜咽之声,声音悲泣,催人泪下。

    顾颜微闭着双目站在那里,如无知无识一般,经过了五色欲天人界的洗炼,这些许的幻象,却还难不倒她。

    这时的声音忽然间一变,已变得无比的慷慨激昂起来,似乎在眼前,已出现了一个硕大无比的战场,无数的战士在这里手执兵戈,互相冲击,每一刻有都无数的人死去,鲜血横流,几乎染遍了整个天地。

    而在这幅画面之下,似乎是遥遥相比的,则是无数婴儿正在出生的场景,上面每一个人的死去,都对应着下面一个人的出生,似乎在茫茫天地之间,有一个看不见的转轮,在操控着生死,让生命生生不息的永远轮回。

    就连杜确与八荒,都不禁看得目眩神摇,这也是他们平生所未见过的奇景。而杜确的手掌已经攥紧了拳头,向来惜言如金的他,还没有发觉,自己今天的话居然格外的多。

    他自语着说道:“一定要坚持住啊,千万不要被幻象所扰!”这个时候,只能靠顾颜的心志,其它人都无法与之相代。

    而顾颜这时的眼前,却像是忽然间浮起了一个硕大无比的转轮,那便是她曾在五色欲天人界中所见的,六道之轮。

    这时她不禁在感激当年的那位五色城始祖,她创出了五色欲天人界,让她能够有一个试炼之所,得以在结婴之前,先体悟自己的心境,破除心魔,否则,今天在这生死幻灭的无穷幻相之中,只怕她就要迷失本心。

    那幻声被她无声破去之后,便已算是度过了一道劫,眼前的生死幻灭之景,则已是第二道劫,顾颜这时忽然间微微一笑,她举步上前,扬声问道:“六道轮回,何为之所,天地之形,何本何源?”

    这是当年在五色城中,问天录于她的胸中,所响起的那一句话,直指生死幻灭,天地轮回的最初本原!

    她清脆无比的声音,似乎正悠远的回荡于天地之间。在她眼前的那无数景象,飞快的发生了变化,那无形的转轮似乎已渐渐的趋于虚无,随后上下的两幅图画,像是混成了一体一样,然后化作一个大气泡,“啪”的一声,在空中破去。

    这第二道幻象,已被她一言而破!

    顾颜脸上露出微笑,在第二道幻象破去之后,诸天妙相,纷至沓来,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幻。

    而杜确最担心的是,顾颜把眼前的一切全都当成了幻景。要知道天魔之玄妙难测,由心而发,于虚实之间,不住转换,幻而似真,真而似幻。如果她真的全部作为幻象的话,只怕要吃大亏!

    但顾颜脸上的微笑不减,她在破去第二道幻象之后,并没有向前,反而一步步的向后退去。在她的口中,正低声吟念着的,是当年她在五色天青之门前,所学来的偈语。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后退原来是向前。”

    在顾颜的周围,这时已呈现出诸天妙相,漫天的花雨之中,无数的仙子纷纷而落,自持舞器,翩跹而来,群色杂陈,包罗万象,让人看得目迷五色,眼花缭乱。而顾颜的头顶上,这时已自行的生出了六道火灵,一点青光,她身具的先天火灵与玄魄珠,护持着顾颜的元神,她那一点真灵不昧,对那诸天妙相,全都如若不见一般。

    她一步步向后退去,随着她步伐的经过,周围的诸天妙相,全都在飞快消逝。这无数修士口口相传,无比厉害的天魔妙相,居然就被她如此轻易的破去。

    八荒看到杜确脸上有些放松的神色,无声哼道:“你以为是这么容易的么,天魔妙相之后,有六贼袭身,相比先前的幻象,能够破除六贼,这才是真正的重劫所在,真不知其自真,假不知其自假,你以为凭她这几百年的修为,能够如此轻易的看破虚幻生实?”

    所谓六贼者,是玄门术语,眼、耳、鼻、舌、身、意也。先天大道之经中便曾有云:人身因有六根,则有六识;因有六识,则有六尘;因有六尘,则有六贼;因有六贼,则耗六神;因耗六神,则坠六道也。

    而顾颜似乎对这一切都没有感觉,她步伐轻快的后退,直到所有的诸天妙相,全在她的眼前化为虚无,这时她忽然间停步,周围无数的阴风闪动。似乎过去未来,一切富贵贫贱、快乐苦厄、鬼怪神仙、六欲七情、无量杂想,全都一一袭来。此念甫息,他念又生。越想静,越不能静;越求不动,却偏要动。这才是真正出自于本心而发的天魔之威,源自心头,意随心动,不可阻止!

    杜确这时不禁有些懊悔,早知道顾颜会度这天魔之劫,他应该从林子楣的手中,将那面天一玦要过来的,那面灵玦,源自于玄都殿中,是真正的定心凝神之宝。

    而顾颜站在那里,她脸上的神情不住变化,周围阴风惨号,她却如无觉一般,无比迷茫的神情,似乎正带领着她,举步向前,杜确不自禁的伸出手,大叫道:“不可!”

    那无边景象,虚实相生,这时全都在顾颜的脑中,她自出生时所经历过的事情、人物,在她的脑中一一闪过,她平生中所杀过的人,这时候似乎全都出现在她的身前,手执兵器,同时向着顾颜围攻而来。顾颜这时忽然间有些迷茫,她不知道是否该出手相迎,但只一转眼间,身前的那些虚影又全都化去,在她眼前所出现的,是当年在五色欲天人界中所见的五天人。

    天人五衰之象,这时已清晰无比现在她的眼前,忽然间又一化,秦明月已出现在她眼前,厉声喝道:“你杀我爱侣,给他偿命来!”

    顾颜忽然间惊醒,天魔之意,不知何时,已于自己的心中而生!

    她飞快的后退而去,胸口已如受重击一般,一口鲜血顿时便喷了出来。这时那天人五衰之相,忽然于她的眼前消散。

    无比清晰的情景,如利箭一般,顿时将顾颜刺得清醒了过来。她的心中忽生感应,

    已经出口的话,又被杜确在嗓子眼里硬生生憋了回来。顾颜踏在平地之上,她心中忽然间觉得无比安然起来,眼前秦明月的影子已经化去,她已经清晰的感应到了身前那虚实相生的变化。

    她没有看到的是,体内的混沌空间之中,那玄天灵根,这时正变得无比明亮。

    而顾颜脸上的神色开始变得清朗起来,在她的身后,已经有一道玄光闪耀而起。

    明亮无比的光华在这一瞬间照彻苍穹。毫光四射,普照大千的朱颜镜,这一刻悬在她的头顶之上,在光芒照射之下,于顾颜的周围,已经出现了六道淡淡的黑色影子,鬼鸣啾啾,于空中来去不停。

    这是真正的太古之源,混沌之初,域外天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