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38章贝叶残篇开启!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那声音只响了一次,就不再响起,倒像是开启某种禁制的钥匙一样,贝壳之上,无数的银光大作,一层层的光华向着四周飞射而出,同时拱卫着贝壳向高空中升去。

    那尊晶石也随之升到了高空,似乎是要向着茫茫星辰飞去,再不回来一样。

    顾颜的心中,已经飞快的转过了无数个念头。当年的那位古修,费尽了那么多的心思,做下了如此的布局,现在自己这个已经修炼整阙烈火真经的来到了面前,贝叶残篇却不开启。

    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自己所没想到的事情!

    她脑中不停的回想,动作比八荒稍慢了一瞬,八荒却向来是以力服人的,他双袖一展,便已如一只大岛般飞身而起,手中的化血神刀,便径直向着空中的晶石劈去。喝道:“将贝壳留下来!”

    他的化血神刀振出数十丈长的刀芒,在空中连展,转眼间便挥出数百击,全都落在那层银色的光罩上,传来铮铮的响声,但那层看上去薄薄的光罩,却硬是没有被劈开。顾颜甚至觉得,那块晶石已经变成了一个人形,它的脸上,甚至正露出一丝微笑。目光极为柔和的看向自己。

    当年在碧落海、黄泉路上的一切,这时又飞快的浮现在她的眼前。五色欲天人界中,天人五衰之像,碧落海中黄泉大道,生死之门,无数的景象纷至沓来,顾颜心中忽然间若有所悟,她的身形直着向上拔起,诸天星辰,这一刻在她的眼前不停流转,像是混沌初开,尘起缘灭,诸世变迁,全都展现于她的眼前。

    顾颜扬起手掌,像是凭空抓着一把刀一样,虚空劈出,低声道:“死生之路,尽处而生!”

    她如手中握刀一般,虚空劈出,在她的周围,没有溅起一丝涟漪,远处的星辰,却忽然间如惊涛骇浪般的翻滚起来。在天空之中,似乎有一个黑点,正以无比迅捷的速度,飞快的向顾颜所在的方向冲来。

    在它的尾后,像是拖着无数的星芒,如一条长长的星河一样,飞划而过,随后便有万点银辉同时洒下,晶石身上那层银色的光罩,在这些星芒的映衬之下,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这时顾颜才看清,正在接近她的那个黑点,原来就是那只鼍龙!

    它那庞大的身躯,这时在空中飞快的摆动着,背后那条长尾,像是可以席卷天地一般,顾颜喝道:“杜兄!”

    杜确被八荒震退之后,这时早就已经飞身迎上,他手中的大戟猛挥而出,周围的灵气似乎在他这一戟之下,全都凝住不动,而在虚空之中,却传来如刺破长空一般的尖锐之声。

    转眼之前,他的大戟便已欺近八荒身后数丈之地,高速旋转着的戟尖,在这一刻将所有的灵气都凝聚于一点之下,一股杀气,含而不露。从八荒的背后,已经传来了极度的危险之意。

    他不得以回身,化血神刀的刀尖,已飞快的挑在大戟之上。两股灵气同时交汇于一点之上,随即又迸发而开,杜确低喝了一声,在这一刻,他握住大戟的单手,无比的绷紧了起来,用力之下,那条手臂上的衣服几乎全被绷碎,如蝴蝶一般纷纷而落,露出肌肉虬结,青筋迸露的手臂来。而那只大戟紧紧的抵在了原地,居然半步不退。

    八荒低啸了一声,他知道若不解决身后这个大敌,自己便无法全力去争夺贝叶残篇,他眉头一凝,脸上顿时已涌起了一片血色,左手在空中一招,似乎有漫天乌云同时卷至,空中的牧野神图挟着无穷的杀伐之气,已经席卷而来。无数的兵戈在这一刻从天而降,而八荒手中的炼神玦,这时已飞快的嵌入到牧野神图中去。

    在炼神玦的加持之下,那些身披战甲的武士,一个个的身上,全都罩起了一层金光,似乎在顷刻之间已经充斥了天际,将杜确全部包围起来。

    在杜确身后护持的九朵灯花这时自行的飞起,一个青色光罩已经飞快的向着四周延展而去,而这时八荒单手持刀,身形已如电一般的欺近杜确的身前。

    杜确低喝一声,手中的大戟抬手刺去,八荒居然不闪不避,他的身形如电,在杜确的身边一闪而过,那杆大戟,已经重重的刺入了他肋部之下。一股血箭顿时**出来。

    这是两位元婴修士之间,真正以血对血,以牙还牙的硬撼!

    杜确的大戟,刚一刺入八荒的体内,就觉得一股阴气已经飞快的自戟身上涌至,他清晰无比的看到了在八荒的脸上,一线狞笑正浮现而起,而那杆大戟却已经不能再度抽回,像是凝滞在了空中一样,这时八荒怒喝了一声,那只大手已飞快的按向了杜确的顶门之下。

    无穷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同时逼来,杜确觉得自己像是被一个铁箍所箍住了一样,脑子中如有千万根钢针同时攒刺一般,他大喝了一声,手已经不自禁的向着外面撒开,一口鲜血飞快的喷出,八荒那只大手,已经重重的按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杜确怒喝了一声,便如断线风筝一般的向外跌去。

    八荒拼着两败俱伤之险,一击得手,两人交锋,虽然事关生死,但却只发生在兔起鹘落之间,他的身形在半空中一转,便已又向着顾颜扑去。

    顾颜在斩出了虚空的意念一刀之后,将晶石上的护体宝光化去,那层禁制便已经不存,她的一只手,这时刚刚抓住那片贝壳,就感应到,身后一股锐利的杀气已透体而来。

    八荒拼着己身受伤,重创了杜确,也不顾自己的伤势,便飞快的向着顾颜攻来。化血神刀上的刀芒吞吐,虽远在数十丈外,但顾颜已能感应到自己的识海如受利刃所割一般,八荒已将这化血神刀之威,发挥到了极致,在这一刻,他的脸上狰狞无比,全身上如,似乎每一寸每一分全都被调动起来,整个人如出鞘的利剑一般,势不可挡。

    就算是全盛时期的叶云霆,只怕也不敢硬挡他这一击,如果顾颜不松手的话,她便会生生的被八荒一刀穿胸。

    她脑子中飞快的转念,背后青光爆起,足有数丈之厚的青木大盾飞快的出现在空中,八荒的刀光切入,刀气迸发,那大片青光,居然被他一击而碎!

    顾颜拼着舍弃了自己的一件法宝,要的就是延误这一弹指的时间,她的身形已笔直的向上弹起,同时手中的贝壳,已劈手向着身后掷了出去,叫道:“杜兄,接着!”

    被八荒一掌重伤的杜确,只觉得胸口似乎都凹了一块下去,以他修成元婴的炼体术,在这一掌之下,居然都受了这样的重伤,连吸一口气,似乎全身上下的骨骼便同时的搅动起来,每一寸骨头都如同断折般的一样痛。

    这时,顾颜已将贝壳劈面掷来,他的一口灵气,凝在喉间,手掌伸出,稳如泰山一般,已将那片贝壳捏在了手中。九朵灯花这时已在他的身后飞快爆散,万朵灯火围拢,如一座灯塔一般,簇拥着他飞快向后退去。

    八荒全力一刀,将顾颜的青木盾劈碎,刀势已尽,这时顾颜已飞至空中,他的刀锋前指,那晶石在失去了光罩的保护之后,似乎已经变得脆弱无比,受了刀气所激,哗的一下子,便剥落了一层碎碎的晶石下来。

    无数片灵石在空中四散飞扬,那一片片,至少也是中品以上的灵石。放到外界的话,足以让一群修士全都抢破头。

    但在此时此地,这三个人,却谁也没有心思分心旁骛,在杜确手托贝壳,后退而去的时候,顾颜单手已抽出伽蓝刀来,她单手握刀,面色肃穆无比,刀身之上,无数的五色火焰已经激发而出。

    她必须要为杜确挡住这一刀,争取那片刻的时间。否则八荒拼着受伤的全力之下,他们两个,仍然没有还手的余地!

    在八荒刀势已尽之时,顾颜这一刀,已在半空中猝然出手。

    如雪般的刀光飞快落至,在这一刻,她于白沙滩上所领悟的千重剑意,全都淋漓尽致的用出,窄窄的一柄伽蓝刀上,似乎在一瞬间,爆发出数千股不同的力道,于五色火焰的压逼之下,全都落至化血神刀之上。

    她的左手微扬,无尽的冰雪之气夹杂着五色雷霆已经从天而降,空中的那面落神坊,居然被她硬生生拦在了头顶之上,在顾颜体内的混沌空间之中,这时像是刮起了一阵旋风一样,体内的玄天灵根像是自行感应到了外界的气息,开始向上疯长,无数的灵气全都被她调动而出。顾颜体内的经脉,在这一刻,受到了无比之大的冲击。

    被她硬挡在头顶上的落神坊,如山般的巨力不停的下雪,她只觉得耳轮之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轰!轰!轰!

    每一记重击,都如同一记重锤一样,直接敲击在她的顶门之上,那股压力顺着骨缝和脊椎,飞快的向下延导而出,她全身的骨节,在这一刻,全都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响声,似乎那组成了身躯的二百余块骨头,会承受不住这股压力而突然散架一般。

    这时,她在结丹之时,被七宝金幢,引五火淬炼过的经脉,终于发挥出了巨大作用。在无数灵气的冲击之下,居然硬生生的承受住了这股压力,换成了一般的结丹修士,体内经脉的韧度不够,早就会七窍爆血而亡了。

    顾颜脸上这时已现出了一片赤红之色,似乎全身每一寸肌肤这时全都充血起来,每一条血脉之中,都爆发着泼天般的战意。

    偏偏她的头脑,这时却显得格外冷静,她的境界似乎在这一刻,在结丹圆满之中,又硬生生的向上提了一个层次,那千重剑意,每一股力道,都能够被她无比精准的把握住,在承受着落神坊重击的購,如雪般的刀光,已经向着化血神刀上落去。

    千重剑意在这一刻迸发而开,在顾颜的强力压制之下,化血神刀的去势居然硬生生的被阻住。八荒的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来,眼前的这个女人,她居然真的凭自己的力量,硬生生的又抗了他的一击!

    化血神刀的刀芒迅速被压制下来,顾颜的千重剑意一尽,她似乎感到全身的力量在一刹那间卸去,头顶上的落神坊已轰然而落,将她的护身宝光全部压碎,顾颜低呼了一声,一口血箭喷出,人已飞快的向后跌去。

    她与杜确这已经是第三次联手,两个人之间显得无比默契,在顾颜拼尽全力,为他挡了八荒的这一击之后,杜确已已遁至数百丈之外,而他身上的万千灯火,如一幢大船一样,在这时向着顾颜的身后扑至。

    八荒全力一刀,被顾颜破解,这时刀势已尽,第二刀便不能立刻而出,顾颜被灯火簇拥着飞快后退,头顶上的落神坊全被紫青兜率火挡住,随即她的一只手,已经握住了那片贝壳。

    她进入这小南极的短短片刻时间,便已经历经了几次生死,直到现在,她终于将这贝叶残篇,抓到了手中!

    一股温润之气,这时已从贝壳上传来,顾颜只觉得全身上下,在这一刻都像是浸泡在温泉中一样,暖洋洋的舒适无比。自己像是一个漂泊无依的游子,这时终于找到了归处一样。

    她体内灵气,这时候似乎已经自行的被激发出来,经脉中无数的火元素,全都自行的向着手上聚拢。

    顾颜只觉得那贝壳在手中,已经变得滚烫无比,颜色也全都变成了赤红色,像是不知何时就会自行燃烧一般。

    在贝壳上,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响声,顾颜微微用力,就觉得里面像是有什么力量在自行的阻隔着一样,就是无法将这片贝壳开启。

    从这两片贝壳的缝隙之中,隐隐可以见到有光华闪耀,但贝壳之中,像是有万钧之重的吸力一般,无论顾颜如何的催动力量,无论贝壳上已经变得火焰四腾,冒起了股股的白烟,它就是纹丝不动。

    杜确这时已飞至顾颜的身后,两人在灯火的簇拥之下向后疾退,他低声道:“怎么,不行么?”

    顾颜摇摇头,“贝壳不能开启!”

    杜确道:“我以兜率火试试!”

    他手指一招,一点淡青如豆的火团便从空中飞来,飞快的落到贝壳上去,轰的一声,顿时将两人吓了一跳,一道青色的火柱这时已直冲向天。

    顾颜皱眉道:“这样不成!”

    她脑中飞快的转着,难道这贝叶残篇之中,还有什么自己没有想到的玄机?

    这时杜确喝道:“退后!”

    他单手挥动大戟,已极快的挡在了顾颜的身前。

    在八荒的怒吼声中,他的炼神四宝忆同时卷至,尤其是那只镶嵌了炼神玦的巨大手印,遮天盖地而来,轰然的巨响传来,在头顶上已经连落数十击,杜确手中的大戟,几乎已经被折成了一个弓形,只是堪堪的没有折断而已。

    八荒像是动了十足的真怒,他全力出手,似乎将自己的后背与生死都置之度外,如果这时候有叶云霆在场的话,两人夹击,便足以使八荒受到重伤。

    可惜顾颜毕竟不是元婴期的修士,她虽然能够以己身之力,硬抗八荒的一击,却没有主动出击的力量,而这一刻,她似乎对外界的一切都已经无知无识一般,她的全身心,都已经投入到掌心的这片贝壳中去。

    她清晰的感到,似乎自己只差那一线的窗户没有捅破,但这打破藩篱的一丝灵光,却迟迟也不来到她的身上。

    而杜确这时,已如一棵钉子一般,牢牢的守卫在了她的身前,任凭他身上血迹斑斑,任凭大戟之上被斩得全是刀痕,任凭自己已受重伤,但他就如先前对这个女子的承诺一般:我助你结婴!

    这一句誓言,让他将顾颜守卫在自己的身后,半步不退。

    八荒的怒喝不停从上空传来,“我看你到底能坚持多久!”

    他一手持化血神刀,另一手的大手印,如暴风骤雨般的向着下面疾落,牧野神图在空中迎风而展,无数身披战甲的勇士,与那九朵紫青兜率火所化的万朵灯花相抗,杜确以一盏坤灵灯,将牧野神图和落神坊全都挡在外面。他这个结婴不过几十年的修士,与成婴已逾千年的八荒,正在正面的硬撼之中。

    轰!轰!轰!

    八荒在转眼之间便已经劈出了数百刀,他的刀锋忽然间于空中疾转,已将空中那万朵灯花割开,将无比严密的防护割开了一道口子,落神坊已从空中向着杜确的头顶上疾落。

    杜确的大戟横空挡去,这时八荒怒喝了一声:“断!”

    他那数百刀同时斩在了大戟的同一处,已在那里留下了极深的刀痕,这时承受着落神坊的万钧重压,八荒手中的法诀飞快打出,在落神坊之上,无数耀眼的花纹之中,爆起无比的玄光,杜确只觉得像是有无数个雷霆,同时于自己的识海之中爆裂一般,无尽的痛楚让这位修习了炼体术的修士都承受不住,他的手不自禁一松,戟上的力道一卸,万钧巨力随之而下,大戟在空中几乎变成了半弧,那早已被化血神刀斩过之处,这时终于“咔嚓”一声,从中折断!

    杜确的眉间露出了一丝遗憾之意,这是他家传的宝戟,以太乙庚金和九天玄铁,入炉中淬炼九十九年而成的神戟,已传了数千载之久,终于折断在他的手中。

    只是这时他没心思去追忆过往,大戟一断之后,落神坊已劈空而至,而杜确就如一只老鹰一般,张扬着双翼,将顾颜护在身后。他气沉脏腑,吐气开声,大吼了一声,单手已握指成拳,向外狠狠的击出。

    那如钵盏一般大的拳头,上面银光迸射,狠狠的击在了落神坊上。

    他居然以自己的血肉之躯,硬抗这件极品法宝落神坊!

    就连八荒,都不禁为他那股激昂的战意所震惊,杜确那一拳落在落神坊上,似乎寂然无声,他那只拳头,像是已深深的凹进了石碑之内。随后无尽的灵气,便以极快的速度爆发而出。如泰山压顶一般的落神坊,居然被他这一拳,震得向外飞出。

    八荒冷笑道:“我看你还能不能挡住第二击!”他手中的化血神刀,已横空斩落!

    这时,天边传来了一记低沉而漫长无比的吼声,那只托着长长的银芒星河,自天际而来的鼍龙,终于在这时,飞到了三人的头顶之上。而顾颜像是有所感应的抬起了头来,在这一刻,她才看到杜确处在了何等的血战之中。

    顾颜若有所悟一般,举起了手中的贝壳。无数的星辰在这一刻,纷纷向着她手上的贝壳聚拢而来。顾颜只觉得这大千世界,诸天星斗,似乎全都在她的掌握之中,纤毫毕现。

    这才是真正的“渺诸天于一栗,缩万类于掌中”!

    在鼍龙所拖来的诸天星河,全都被贝壳吸入之后,贝壳之上,已经如无数细小的珍珠一般,闪烁着万千光华,那只鼍龙的躯体,这时像是变得无比之小。

    它最后的回过头,像是带着无比复杂的目光,看了顾颜一眼,如同当年在碧落海中一样,顾颜神奇的感受到了它现在那复杂的情绪,似乎有感激,有欣喜,有不甘,也有解脱……

    随后这只鼍龙的躯体,便在这诸天星辰之中,全都化为了虚无。

    只留下它额头上那个红色的星芒印记,已飞快的投入到了贝壳的缝隙之中。

    随后,那片贝壳便发出了嗡嗡之声,像是里面有无数股力道在相互的冲击,又互相抵消,顾颜只觉得像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在耳边响起,“星印已至,月印何在?”

    顾颜在这一刻,忽然间触动了灵机,她恍然大悟。手指一拈,在她的混沌空间之中,便有一个半月形的玉符被拈在了指尖,向着贝壳飞快的落下。

    那月印玉符,飞快没入了贝壳的缝隙之中,里面无数的波动,顿时止歇,随后,一道耀眼无比的宝光向着天空冲起,那片贝壳,已经缓缓的向着两边分开。

    原来开启贝叶残篇的最后禁法之符,是在两只鼍龙的身上!

    当年的那位古修,可真的是好算计,只有像顾颜这样,走遍了他藏宝的三个地方,才能够真正的开启这里的贝叶残篇。

    当年顾颜一念之善,在那只鼍龙身上,所留下来的机缘,终于在今天得到了回报。

    她寻觅了上百年,对结婴有极大助益之物,即将呈现于她的眼前。

    顾颜几乎屏住了呼吸,而空中的八荒这时也停住了手,三人六对目光,全都盯住了这开启的贝壳。

    随即他们的脸上,便同时露出了震惊而骇然的表情。

    在这贝壳之中,居然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