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37章夺宝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那道淡蓝色的弧光,向着八荒的身上落去,只轻轻的一振,八荒扬在空中的牧野神图,便被这道雷光所震开,而这道无声的雷光,已向着他的头顶劈至。

    八荒正全力的与元磁神光相抗,这时他低喝了一声,落神坊已飞快的横亘于他头顶之上。而他的身形,这时已陡然间的向前冲了出去。

    而他手中的炼神玦,连同自己的那只大手,已经重重印在了那只鼍龙的身上。

    随即在他的掌心之下,已经有无数的白色光华,飞快的激发而出,八荒被震得向后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已飞快的喷出,他这个在南海中横行无忌的元婴大修,今天还是第一次受伤!

    而鼍龙的身上,这时已被他震开了长长的一道口子,一股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这一击,倒像是激发了鼍龙的凶性一样,它两只眼睛几乎都要充血,大声的怒吼,口中的獠牙闪着锋锐的光芒,离顾颜几乎只有数寸之远。

    顾颜只觉得全身上下,似乎都已被无数的雷光所禁住,在这一刻,她居然连一颗小手指头也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那无数颗闪着寒光的锋利獠牙,像是要将自己撕成碎片一样。

    她默念法诀,却在她刚刚要进入混沌空间中的那一刻,硬生生的止住。

    那獠牙停在了她头顶上尺余之处,居然不再下落,而从那血盆大口之中,伸出了一条长长的舌头,在顾颜的身上舔来舔去。

    奇怪的是,并没有以前那只鼍龙的腥臭之气,相反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那只鼍龙本来充血的眼睛,这时候忽然间变得柔和了起来。

    顾颜脑中忽然间灵光一闪,自己居然把这件事情忘了!

    她不禁自责,自己的记忆力实在是太差,她默念法诀,已经从混沌空间之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玉匣。

    顾颜手指拂动,将上面的禁制一一解开,而眼前的这只鼍龙,已经向后退了数丈之远,似乎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惊动了顾颜,它的全身似乎都在微微的颤抖着,看着顾颜将玉匣开启之后,忽然间仰头大啸起来。

    那声音,像是无尽的悲鸣,一股悲凉之气,远远的飘扬开去,像是天地为之同悲,万古因而同咽。

    在玉匣之中所旋转的,是一个被缩小了无数倍,但与面前这只鼍龙,犹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一只鼍龙之尸!

    当年顾颜在地心海眼,碧落海中,四人合力将那只鼍龙围杀,但那只鼍龙在最后化形而死的时候,顾颜答应了它一个心愿,让它的躯体,能够魂归故里,因此它在顾颜的照顾之下,便没有自爆金丹,随即安然逝去。

    而顾颜也答应了它,要将它的躯体,带回到它原本出生的地方。

    这是顾颜当年所许下的一个心愿,她确实珍而重之的放在了心里,也把它的躯体,放在玉匣之内,收藏在混沌空间之中,只是已经近百年过去,当她真的来到这只鼍龙的出生之地时,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忘记这件事情了。

    但这只公的鼍龙,却真的感受到了她身上的那股气息,居然在快要将她吞掉的时候,又自行的停了下来,从而让顾颜想起了这件事情。

    受伤吐血的八荒,这时站在那里,似乎也被眼前所发生的情况所震惊,而这只鼍龙愣愣的看着玉匣中那具小小的尸体,忽然间它那如灯笼一般大的眼睛中,不禁的流下了泪来。

    低低的呜咽之声,在这一刻,不停的向着远处传播开去,似乎在这天穹之间,全都笼罩着它的悲痛。

    随即它的身躯,居然就在空中慢慢的缩小了下去。本来巨大无比的身躯,居然就那样缩得只剩巴掌大,随后,它便张开了口,从它的口中,一道雷光射出,顾颜的玉匣顿时被焚化成灰,而本来玉匣中的那具躯体,周围浮起了一层光华,自行的飞到了空中。

    随即,在天穹之中,似乎有无数的星辰,在这一刻同时飞起,向着这具小小的躯体中央聚拢而来,无数的星辰拱卫,似乎在它躯体的周围,聚拢成了一具星辰之棺,然后就向着远方飞快的飘去。

    那只鼍龙向着顾颜点了一下头,似乎将她抛在这里不管了一样,它振翅飞起,带领着那具星棺,速度奇快,似乎只在一眨眼间,便已经飞入了天穹之中,看不见踪迹。

    顾颜极快的反应过来,她没想到居然会出现如此戏剧性的转折,背后的金雷羽振起,已如一道闪电般的向着远处的孤岛飞去。

    八荒被那只鼍龙所伤,本来已经做好了恶斗的准备,但没想到它却抛下两人而去,看到顾颜飞向了主,低喝了一声,将体内的伤势强行压制住,随即化血神刀飞起,向着顾颜的身影急追而去。

    顾颜这次全力催动了金雷羽,她本来就领先了八荒数十丈之遥,这时全力遁去,八荒居然一直也追不上她,两人一前一后,如追云掣电一般,只不过在转瞬之间,便已经飞出了数百里之遥。

    但他们足足飞行了一柱香的时间,眼前的那座孤岛,居然似乎也没有靠近的意思。那两只鼍龙,这时已消失在天穹之间,天空之上,星斗乱摇,光华璀璨,如同一片巨大的星河一般,顾颜的身形忽然间凝住,她想到了当年闯珠宫贝阙之时,在碧落海中,领悟死生之道时的情景,低声道:“渺乾坤于一栗,缩万类于咫尺!”

    她忽然间挥起手中的伽蓝刀,重重的向前劈去。

    这一刀去势并不算迅疾,但却似在一刀之间,划出了生间的分界一般,无数的星光,顿时飞快的向着两侧退去,在中间露出了一条无比巨大的通道来。

    黄泉之路!

    上穷碧落,下至黄泉,果然,这小南极中的一切布置,与当年的地心海眼,一般无二。

    顾颜现在也想不通,为何当年的那位古修,会在海眼连通,相隔数十万里之地,布置一模一样的两个地方。但此刻,她也没有闲心去顾及这些,顾颜飞身而起,便顺着前面的这条路行去。

    八荒的脸色变了数变,在这一刻,他只能紧跟着顾颜的步伐,而顾颜虽然开启了黄泉之路,却也没有能力将它再度封闭起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八荒,跟着她的脚步向前行进。

    在顾颜一刀劈开了生死门,开启黄泉路之后,那座高悬于天穹中的孤岛,似乎就这样的呈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这孤岛的地域极小,放在南海之中,大概只能称作是一片礁石而已。在孤岛的上面,一切空空,只有一尊一人高的石头,高高矗立在那里。

    远远的看去,顾颜还以为这是一尊雕像,但到了近前,才发现这是一块天然的石头,只是远处看去,较像人形而已。随即她便惊叹起来。这是一整块的黄晶!

    这是品质极高的晶石,通常在这种晶石矿脉之中,都会有中级、甚至是高阶灵石的伴生!

    像这样的矿脉,在如今的苍梧,已经是极为罕见,仅有的那几条,也都被九大派牢牢的掌控在手里。而眼前这么一整块晶石,几乎可以说是旷世难寻之物。

    而这块晶石,像是真的毫无磨砺的痕迹,纯由天然生成,但顾颜却觉得,这个形象,与当年在珠宫贝阙之中,残留的那个古修影像有些相似。

    相比于当年珠宫贝阙中华丽无比的藏宝,这里显得无比简陋,在这块人形晶石上,有一块突出来的,似是手臂一般,上面托着一块足有尺余长,数寸见宽的贝壳。就如同一个海螺一般,微风吹过,发出低低的呜咽之声。

    顾颜与八荒,几乎是前后脚的来到岛上,他们这时也顾不得对方,同时出手,已经向着那贝壳抓去。

    两个人的身影,在空中猝然的相碰,八荒冷哼了一声,他扬起手中的化血神刀,重重的向着顾颜斩去。

    这是最后的时刻,他们寻找了上百年的小南极,为了最终的火灵婴,如今,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刻。八荒这时,不仅要取走贝叶残篇,而且他还要制服顾颜,让其成为炉鼎。然后,他就要在这小南极中,重修元婴,炼成火灵。

    他得意的大笑起来,几乎已经想到了他修成元婴之后,重出南海,无论是林子楣,还是云紫烟,都要在他脚下匍匐的模样。长生之路,大道之门,在这一刻,就从他的眼前开启。

    而顾颜,则是他在踏上巅峰之前,所需要的第一个阶梯!

    牧野神图这时已从天空中席卷而至,顾颜心中微有不甘,她的速度之快,毕竟是没有快过八荒,在她的手掌离那贝叶残篇只有数丈之遥时,牧野神图便已从空中卷至,而化血神刀的刀锋,在这一刻已临至她的眉心之前。

    无比锐利的刀气,似乎都集中于刀锋那一点之上,顾颜振动羽翼,飞快退后,那刀气已于空中猝然爆发出来,像是将身前的空间都割裂了一样,似乎整个荒岛,都在因为这一刀而动荡不休。

    而顾颜这时已擎伽蓝刀在手,没有了元磁神光的掣肘,她终于能够全力的与八荒拼一场。

    在这一刻,无关它物,只为了自己,她也要拼死一战!

    她单手握紧了伽蓝刀,朱雀环在头顶上飞舞,玄魄珠护住了全身,一只手已在腰间握住了朱颜镜,她试着用灵气去试探收藏在空间之中的那尊九嶷鼎,可惜依然死沉沉的毫无回应,包括在里面潜修的宁封子,也同样的没有回应。

    她心中微有遗憾,自己虽然已经有了两件仙器,但却似入宝山而不得其法。

    八荒的一刀劈空,他这时已掠至那块黄晶之前,略一思忖,便回过头来,目光极为冷峻的盯着顾颜,他要先解决眼前的这个敌人,然后才可以放心的修炼。两人的目光在一刹那间对视,似乎便在空中激起了无数的火花,八荒的心中微有些遗憾,当年他相邀顾颜至千镜岛,确也是有几分真心的,如果他们两个人能够珠联璧合的话,那么这南海之中,就真的再无抗手。

    不过此刻,他们双方,只有不死不休的结局。

    八荒的手指重重向下一划,化血神刀便已飞快的落下,幽蓝色的半弧刀光,在空中飞快的划过,而顾颜这时却不挥刀相迎,她的身形如电般的向上冲起,如一柄利剑一样,一下子便刺破了头顶上的刀光,已笔直如箭般的向着那黄色晶石冲去。

    八荒冷哼了一声,落神坊已从天而降,硕大无比的牌坊在这一刻,横亘于顾颜的身前,顾颜手起刀落,刀锋如雪,已重重的斩在了落神坊之上。当年在云梦泽之中,落神坊便曾受过叶云霆的重击,上面出现了道道的裂纹,顾颜无尽的刀气,全部集中于刀锋之上,顺着那一条裂纹,飞快的切入进去,随后无数的火焰雷霆,已于刀锋之上爆发而开。

    八荒怒哼了一声:“找死!”

    他的一双大袖飞快的张扬起来,脸上的血色一现即隐,顾颜这时已撒手扔刀,飞快的向后退避而去。

    随后,在伽蓝刀之上,传来了一阵嗡嗡的震动之声,似乎有无数重力道,在这一刻完全作用于刀上,落神坊上,被顾颜生生的斩出了一个凹坑来,而伽蓝刀已经向上飞起,刀身扭曲成为极怪异的形状,似乎只差一点就要折断。

    顾颜将无数火灵作用于刀锋之上,在这一刻,于落神坊之中爆发而出,无尽的刀气,已伤到了落神坊之髓,而她借着这全力一击,身形在空中已回荡了半个圈子,向着那黄色晶石飞快而去。

    八荒怒喝了一声,单手握住空中飞来的化血神刀,十数丈长的刀芒已在这一刻爆发而出,他单手向前一挥,刀芒便已临至顾颜的背后。

    而牧野神图这时已凭空卷来,将顾颜的前路尽数挡住,她离那贝壳只有十余丈之远,却又被生生的逼退。结丹与元婴修士间的级差,果然不是用一些手段,就足以抹平的!

    顾颜的身形向后疾退,她的手指连弹,五色火灵已冲天而起,无数的冰雪之气随之卷来,冰火合运之法,以及顾颜所体悟的天人合一之道,在这一刻,爆发出其无穷的威力来。那牧野神图,居然被她硬生生的在空中挡住。

    此时,天空那无数星辰之中,忽然有九朵青色的灯花火焰同时降下,光芒璀璨之下,八荒已觉得劲风扑面,一杆大戟贴地卷来,那锐气直欲刺破长空。

    他本来已向前劈出的化血神刀,硬生生的在半空中回转,与破空而来的大戟硬拼了一记。

    空中顿时火光四溅,星光化去,露出杜确托灯执戟的身影来。

    顾颜惊喜无比的叫道:“你怎么来了?”

    杜确笑道:“我为何不能来?”

    杀气无边的休宁岛主杜确,在结婴之后,反倒凭空多出了一股淡然的气质来,与先前如利刃般无坚不摧的气质迥然有异。但他手中的大戟却丝毫不留情面,他单手执戟,转眼间便已欺近八荒的身前,与他在空中,硬碰硬的连交了七击。双方居然谁也没有退后一步,杜确手中的坤灵灯,已经自行飞起,那九朵灯花在他的身后,光芒大芒,将空中炼神四宝的光华全都压了下去。

    顾颜这时已飞至他的身侧,低声道:“你怎么进来了这里?”

    杜确道:“当时我与叶兄,都向火海中飞落,我有坤灵灯护法,度过了千丈火窟,却被传送到星辰璀璨之地,不知向何处去,守候了许久,忽然凭空来了一只鼍龙。它像是护卫着什么一般,正以极快的速度飞行,在看到我手中的坤灵灯之后,忽然间发动禁法,便将我传送到这里来。”

    顾颜皱起眉头,对那只鼍龙的举动十分不解,难道说当年伽楼罗……不对,应该是云梦泽中的那位炼虚修士,难道他与小南极中的这位古修,也有着某种联系不成?

    只是此时的情况,已经不容得她再多想,杜确一加入战局,攻守之势便已陡然互逆。顾颜也不客气,“你缠住他,我去取贝叶残篇!”

    杜确重重的一点头,“当年我曾经立誓,在你结婴的时候,必来相助,今天便是践言之时了。”

    顾颜莞尔一笑,“以你我的关系,还用得着如此客气么?”

    杜确一手向下虚按,九朵灯花便几时向着八荒的头顶落去,与化血神刀相碰,无数的金花紫气,于那方寸之地同时爆发而出,顿时便将化血神刀的刀芒压制了下去,随即他那杆大戟,便已当胸直刺过去。

    杜确在未结婴之前,便号称在三大元婴之下的第一人,现在他的修为,已不在当年的叶云霆之下,与八荒相比,只不过稍逊一筹而已,这时全力而击,那杆大戟,如千重叠浪一般,无数的戟影于八荒的身前纷起,九朵紫青兜率火在压制了化血神刀之后,已经飞快的向着中央聚拢而去。无数的雷霆于空中炸响。

    八荒怒喝了一声,他的一只大手,这时已经遮天而来,掌中那面炼神玦闪着耀眼的宝光,杜确低喝一声,大戟迎空而来,戟尖之上的一点寒芒,以迅捷无比的速度,在八荒的掌心之处,飞快的点了过去。似乎在一瞬间便已连交了无数击,八荒的炼神玦上,似乎被点了一个凹坑下去,随即一道道的裂纹便飞快的延展开去。

    而杜确的脸上,也呈现出了一片血红之色,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交错而过,但在这转瞬之间,两人却已连交了数百击,杜确向后退了数步,气血翻涌,几乎已不可抑制。他这是结婴之后,第一次与人全力动手,却沮丧的发现,自己仍然是不及八荒。

    而八荒的心中,却是更加的震惊无比。杜确结婴,只不过短短几十年的功夫,但现在的修为,却已不在当年的叶云霆之下,这样下去,用不了两百年,他就可以冲击元婴中期了。体修在结婴之后的修习速度之快,今天他才算是第一次见识到!

    在两人凝眉冷对,如对大敌一般的时候,顾颜已经冲至了贝壳之前。她一只手向着贝壳飞快的抓去。

    而这时,八荒在与杜确闪身而过之后,已经怒喝了一声,将空中掠过的化血神刀,又重新握在了手中,挥刀身着身后斩去,而他的身躯,却头也不回的向着顾颜疾冲。

    化血神刀向后疾斩,将那九朵紫青兜率火劈散成了万朵紫焰,而八荒已疾掠至顾颜的身前。

    他虽然在空中与杜确连交了数百击,但后发先至,却只比顾颜慢了那一瞬而已。两人的手,几乎是同时抓上了那片贝壳。一左一右,像是将它捧了个正着。

    两人同时加力,都将这贝壳向着自己的方向拖拽,但在他们的手指,刚刚挨上贝壳之边的时候,一道金霞,已经从贝壳之中飞快的扬跃而起,顾颜只觉得掌心如触电一般,全身一震,飞快打了一个冷战,体内的经脉像是在一瞬间全都失去了知觉一样,人已不由自主的向后跌去。

    而在她面前的八荒,也几乎是同时向后飞跌而去。在那黄色晶石所形成的人像之前,这时全身都已浮现起一层淡淡的光华,那贝壳向着空中飘起。在空中,已经发出了一个不知来自于何处的声音:“何人闯我小南极?”

    一股强大的压力,已经从那晶石上面透了出来,其压力之强,甚至在当年云梦泽中那位炼虚修士的残魂之上。

    顾颜的心中顿时一震,难道说当年的古修,还有残破的神魂,留在世上?

    只是那声音发过一次之后,便即寂然无声,八荒顿时大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是当年古修的残魂,没想到只是余声而已。这一道禁制,就将你吓怕了?”

    顾颜冷冷的说道:“既如此,你便破解一番试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