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36章鼍龙之威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在海面之上,空留了一片劫云,所有人都怔怔的向着那里望去,却只见到通天火柱,直冲云霄,而顾颜等三人,却已冲入了千丈火窟之下。顾颜在冲入火海的一瞬间,看到了菡萏三十二峰,已经全都倾倒了下去,似乎它们的存在,只是为了镇压底下的这片火海,当这片火海被激发而出的时候,它的使命也就随之完成,被这无穷烈焰,彻底的焚成飞烟。

    看来这火海之下,才是真正的小南极秘地。

    她顺着火窟飞快的下坠,可以看到,底下百转千回,层峦叠嶂,当真是千重火窟。

    想必这就是当年那位撰写过烈火真经的古修士,所特意营造出来的秘境吧。当真是煞费心机,也许只有当修炼过烈火真经的人来到这里,才会被这里的火池所吸入,周围飞腾着的无数烈焰,似乎能将天地间的一切,全都焚去一般,可对顾颜却像是丝毫没有影响一样。

    她远远的看到,八荒也同样落入火窟之内,而在他身体的周围,似乎是从他自身之上所激发的火焰飞腾,周围的烈焰,伤不到他半点皮毛。

    杜确有坤灵灯护佑,可以闯入,暂且不论,而像叶云霆等三人,以元婴期的修为,却仍然无法闯入这个火池之中,足可见这是当年那位古修士布下的禁法了。

    只是自己在此地呆了这么长时间,帮小竹度过了十八道雷劫,这火池才终于开启,在这之前,却寂然无声,是什么触动了禁法的引子?

    “是其其!”

    顾颜忽然间想到,当年在珠宫贝阙之时,其其曾经一口吞下了碧落焰。必定是在它吞掉劫云之后,又冲入地面之下,它体内的碧落焰,将当年古修士留下来的禁法引动,那位古修当年所作的布置,如抽丝剥茧一般,一重重的呈现在顾颜的面前。

    他将那一部烈火真经,分成上下两阙,又将最为核心的修炼火灵婴之法,藏在贝叶残篇之中,共分了三个地方收藏。顾颜走了地心海眼和凤凰台,显然,这里便已经是她修成元婴的最终归宿!

    顾颜刚想到这里,才发现自己在这千重火窟之中,已不知过了多少重的圈子,在她的眼前,忽然间豁然开朗起来。

    在她眼前,放眼尽处,全是漆黑黑的一片,周围全是沸奖熔石,似乎自己身处在一个山中的凹洞之中,只是这洞奇大无比,顾颜放眼看去,似乎与那菡萏三十二峰所占面积类似,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

    脚下地面,与四周的山壁,似乎全都被烈火灼烧成了焦黑之色,但在这个硕大无比的空间之内,那一重重的火海,却像是被隔绝在了头顶上一样,只在这空间的正中心处,有一道白色的玄光,正不停的向上涌出。正是她在菡萏峰上所见的元磁神光,原来其出处,却在这里。

    那一道元磁神光,似以极为猛烈之势,向外喷薄而出,其势如长虹经天,永无止歇。

    而在那道元磁神光之后,则是峰峦起伏,立着一座洞府。

    那洞府像是就着地势,通体都有一块大石所雕刻而成,顾颜忽然间福至心灵,她走到元磁神光之前,那道通天的光柱,这时似已不像在上面一样那样慑人心魂,她对着这道光柱,及后面的洞府,恭恭敬敬的行了三个礼。

    这里必然就是当年那位古修的潜修之地,珠宫贝阙与凤凰台,虽然是他的藏宝之所,但顾颜却有一种感觉,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归葬之所。

    果然在她行了这三礼后,洞府之前,那紧闭的石门,便自行的向着两边分开。而本来喷发而出的元磁神光,也在缓缓的减弱下去。

    在分开的石门之后,有着两个硕大无比的石人。他们的面目都雕刻的栩栩如生,身上的装束很是特别,顾颜想来,应该是上古时的装扮,

    她刚要走入洞府之前,忽然间敏锐的扬起了头,站在那里,腰身挺拔如松,手中的伽蓝刀已如闪电一般的挥了出来,飞快的向着前侧方劈去。

    似乎有一个火球被她劈散一样,无数的火焰顿时向着四周飞腾而去,在一角处露出八荒的身影来。却不见杜确的影子。

    八荒哈哈大笑起来:“顾仙子,如何,在这尘世中,只有我们两个修炼过烈火真经,而今日,我们终于同时到了这小南极,这算不算是天生的缘分?当年我说过的提议,你就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么?在这小南极之地,你我二人,共同结婴,难道不是南海之中的一段佳话?”

    顾颜冷冷的说道:“似你这等天生凉薄之人,恕我敬谢不敏!”

    八荒的脸色如水般的沉了下来,在他的心中,确实还抱着能够说服顾颜的想法。虽然以他的修为,在南海之中,足可以予取予求,但顾颜的天生灵根,与她在烈火真经上的造诣,却绝对再难寻到第二个。

    尤其八荒是在先结婴之后,再修炼烈火真经的,如果想再度修炼火灵婴,除了废掉功夫自行重修这种九死一生的选择之外,就只有与顾颜双修,吸尽她体内所有的火灵精气,才能够最终成功。因此,顾颜对他,实是无比之重要。

    也正因如此,就算是当年在云梦泽抢夺仙器之时,八荒都没有下最终的杀手,而如今,他们两个,同时到了这小南极,而杜确虽有坤灵灯护身,却仍不知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去,这岂非是天作之合么?

    八荒放声大笑起来,虽然顾颜在菡萏峰上,挡了他全力一击,但八荒却不认为,她真的能够越级与一位元婴修士相抗。

    要知道,元婴和结丹之间的级差,就如天堑一般,不可跨越!

    顾颜站在元磁神光之前,冷冷的说道:“你今日若还抱着如此想法,小心我玉石俱焚!”

    在她的身前,那如数人怀抱巨树一般通天光柱,笔直的向上冲去,直入云霄,在顾颜的侧脸之上,洒下了一片柔和的汹涌,映着她的脸庞,为她颇增添了几分清丽之色。只是两个人这时剑拔弩张的态势,却显得颇有些不应景。

    八荒冷哼道:“不拾抬举!”他飞快的闪身向前,一只大手便向着顾颜抓去。

    在这有元磁神光镇压的地方,一切五行之属的法宝全都不起作用,八荒不能动用化血神刀,而顾颜也不能驭使伽蓝刀、朱雀环等物。八荒那只大手印当头压来,掌心之处,炼神玦宝光迸现,顾颜只觉得脑海中为之一晕,已经飞快的向后跌去。

    八荒的眼中露出一丝讶色,“数十年不见,她的定力,似乎比先前要强了很多啊。”

    他自然不知,顾颜在玄都秘境之中,不单晋阶到了结丹顶峰之境,而且玄天灵根入体,混沌空间重铸,她原本强大的神念再度增强,现在已经足可以与元婴级的修士比肩。当年裴明玉用炼神玦,就可以对顾颜造成伤害,而如今,八荒仅凭掌下的炼神玦,却也无法再制住顾颜了。

    顾颜借着八荒的这一击,身体飞快的向后遁去,她虽然不介意玉石俱焚,但现在,八荒有可以在元磁神光之下,任意驭使的法宝,但自己却处处受制,她心中飞快的一转念,便向着洞口之中冲去。

    那两个石人,手执长戈与战戟,对顾颜的掠过如全然不闻,八荒的身影随即也电闪而过。他掌中的牧野神图,这时已飞快的从袖中飞出,数百丈长的画卷一瞬间便已席卷至空中,强大的吸力,似乎要将顾颜直吸入画中去。

    顾颜刚才劈出了那一刀,已觉得刀气被元磁神光所伤,这时不敢再出刀,朱雀环与玄魄珠也不敢使用,她忽然间一扬手,无数的紫金雷霆便从天而降。重重的轰在了空中的画卷之上,牧野神图的去势为之一滞,而她背后的五对羽翼,已经同时的展动了起来,以胜似闪电一般的速度,向前飞快遁去。

    八荒冷哼了一声,他也不用全力追击,他自忖在这小南极中,自己已经占据了完全的上风,在他的心中,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在将顾颜当成老鼠一样戏耍,非要将她戏弄一个够,再擒回岛去,做为炉鼎,才能消他当年的心头之恨!

    顾颜连发七记雷霆,身后的牧野神图速度虽快,却始终不能追及她的身前,而她体内的玄天灵根,这时已经开始不住的摇动了起来,无数的灵气不停喷发而出,在这短短的几瞬之间,她已经飞快向前逃遁了数千丈有余。而眼前的这个重重道路,似乎永无尽头一样,只是越来越窄,八荒在身后狂追不已,两人似乎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冲入了这洞府的最深处。

    顾颜这时早就已经将那位撰写烈火真经的古修,在心中骂了几千几百遍。这哪里像是个洞府,分明就是个迷宫!哪有人将洞府修建得如此之深的,她弯弯曲曲的绕了这么远,居然还没有看到尽头!

    而在顾颜的心中,这时还记挂着一直冲入地下,直接引动了小南极爆发,火海冲天,淹没菡萏三十二峰的那对祸首,小姜和其其,这两个闹事的小家伙,现在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顾颜可不相信,它们会轻易被烈焰所焚化。要知道,其其当年,可是直接把碧落焰都吞到了肚子里的!

    这时,顾颜忽然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

    在她的身前,是一片赤红色,其薄无比的石壁,似乎透过石壁,可以看到后面正传来的无数光华。

    这时元磁神光的影响已经极为微弱,身后的牧野神图正飞快卷来,顾颜一咬牙,俯身拔刀,一刀劈去,那石壁便如割腐石般的豁然而开。随后,她就看到了眼前,一副无比壮观的景象。

    在她的眼前,像是一个浩瀚无比的空间,比外面的火海还要更大。

    一片灿烂无比的星辰,像一条玉带一样,就这样静静的横亘在她的眼前。在远处,繁星点点,就像是浩瀚无比的星河一样。

    这情景,似乎无比熟悉。当年在地心海眼的时候,她便曾见过。

    这是碧落之天,黄泉之海!

    她忽然间有了明悟,这里与当年的地心海眼,本来就是连通为一体的。

    沧海客看过的那本水经,其中的记载,原来并不是虚言,在苍梧大陆之上,有某些地方,能够通过这数十万里之遥的阻隔,与海眼直接连通!

    顾颜破壁而出,在她的身后,八荒似乎也被眼前的这种奇景所震惊,他沉默了片刻,忽然间纵声狂笑起来:“碧落之天,黄泉之海,这里,真是无比上佳的修行之地,还有比这里修行,炼成火灵婴更好的选择吗?”。

    他大笑着看向顾颜,“你就等着乖乖做我的炉鼎吧!”

    他的笑声尚未止歇,在眼前,已经传来了一连串的吼声。

    似乎是有一记吼声自天边响起,随即像是有无数的声音在纷纷响应,在那无比浩瀚而辽阔的星辰之上,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连绵不绝,永无止歇,随后,在海天之间,有一只遮天蔽日的妖兽,现出了形迹。

    八荒愣了一下,“这是……鼍龙?”

    那只巨兽的身躯,几乎将他们眼睛所能望到的边际全都充斥,它的身材极长,生着高高的脖颈,四只短足被身上的鳞甲所覆盖着,几乎要看不见了,顾颜的眉头一动,这果然是一只鼍龙,与她当年在地心海眼之中所见过的,一般无二!

    她的目光,随即便飞快向着它的足下看去,在它的脚上,长着一圈一圈的纹路,顾颜一数,同样是十二圈的纹路,她的心中一动,便又看向它的额头。

    果然,在它的额头上,有着一只红色的印记,这代表着,这是一只公龙。

    她想到当年沧海客所说的,鼍龙这种灵兽,每一出生,所伴随着的,必然便是一公一母,互相繁衍生息,彼此从不分离,而面前的这只鼍龙,与当年她在地心海眼处年见过的那一只,分明便是一对,只是不知为何,它们被分离在了两地,一只在那里守护着珠宫贝阙,而这一只,则长久的守护在火池之中,看护这小南极。

    鼍龙者,传说是上古神龙的变种,可以吞吐日月,摧动风云,脚下一动间可疾行万里,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调动大泽之水,让方圆千里成为泽国。而这两只鼍龙,居然可以在地底的海眼连通之处,远隔数十万里,彼此来去,这已有上万年寿命的灵兽之神通,果然非顾颜所能想象。

    只是顾颜现在所感应的,眼前这只鼍龙身上所传来的强大气息,却远远的胜过当年在地心海眼之中的那一只。

    当年他们都以结丹期的修为,就能够压服那只鼍龙,而现在,顾颜感应到它身上所传来的强大气息,却丝毫没有反抗之力。这股威压之气,似乎更胜过一位元婴修士所带来的威压。

    而八荒站在那里,也不禁有些惶然,面前的这只鼍龙,实是他平生之中所遇到过的,最为强大的一只神兽了。

    他那已长长伸展了的牧野神图,这时高高的悬在空中,而鼍龙昂着脖子,似乎对这两人都不屑一顾的模样,它忽然间张口大啸起来,天地之间,无数云气升腾而起,但却不像在当年的地心海眼之中,有碧色的火焰飞腾,这碧落天、黄泉海中,却独独缺少了碧落焰的存在。

    鼍龙的吼声良久方歇,似乎在昭示着,这里才是它的领地一样。它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怒视着两人,似乎要将他们吞噬掉一样。

    八荒这时,也不再向顾颜动手,他的眉头紧皱,看向了那只鼍龙的身后。

    这只身躯庞大的鼍龙,像是独立于天地之地,在它的身后,只有青茫茫的一片天空,而远在它身后,像是不知道有多少里之遥,在几点星光的闪烁之下,似乎隐约可见一个小小的孤岛,一层赤色的光华罩在上面,像是独立于天穹之中的一块赤红色水晶一样,光华璀璨。

    他与顾颜互相对视了一眼,这两个曾经纠缠不休,恶斗不止的敌人,在这一刻,心中却都同时涌起了一个念头,那里,收藏的就是贝叶残篇!

    他们都是习过烈火真经之人,也正因此,才能够进入到此地,而不受外面的火海阻隔。而现在,他们的尽头,就在这里。这也是顾颜所求之最终的归宿。

    她是否能够修成火灵婴,关键便在于此了。

    顾颜别过头来,她背后的金色羽翼飞快展动,已如闪电一般的向着那只鼍龙的身后掠去。

    如果换成了别人,顾颜不介意与他暂时的合作一作,但八荒这个人,天性凉薄,说翻脸便会翻脸,顾颜可不愿在与他联手的时候,被人从背后捅上一刀子。还是自己顾自己吧!

    八荒看到她的身影飞快遁去,一愣之下,随即便飞快而动,身躯如大鸟一般的向侧方飞去。

    这两人一左一右,但却是殊途同归,全奔着鼍龙身后,那座天穹之中的孤岛而去。

    鼍龙怒吼了一声,它身上的无数鳞甲,这时候忽然自行的扬了起来,向外飞出,却又不是离它的身体而去,而是连着它的身体,不断的向外扩张,似乎只在片刻之间,便已经将它的躯体向外撑大了数倍,它那硕大无比的身躯,便横亘在顾颜与八荒之前。

    顾颜低吟了一声,已拔腰间的伽蓝刀出鞘,在她的身前,这时已有无数的黑色鳞甲,遮天蔽日般的涌来。她如雪般的刀光飞快劈出。

    八荒这时也劈出了手中的化血神刀,幽蓝色的刀锋横掠过去,无数的鳞甲被飞快的荡开。

    但随即他们两个便瞪大了眼睛,在那片片的鳞甲之上,正有一条条的白色光线,飞快的散发出来。

    将他们两人的法宝只一卷,刀光便在一刹那间被压制了下去,无论伽蓝刀还是化血神刀,似乎都控制不住,脱手向外飞了出去。

    元磁神光!

    顾颜这时忽然明白了,为何当年的那只鼍龙,被四个结丹修士联手便可以围杀,而面前的这一只,却有着无比强大,甚至胜过元婴修士的气息。

    因为它是应元磁神光而生,被天地间最为本原的这股元力所化,才孕育出来它身上这无比强大的气息!

    无数的元磁神光在空中乱射,顾颜只觉得身不由己的被向着鼍龙所在的方向吸附过去。

    她那五对金色羽翼,在空中以奇快无比的速度,飞快振动,却仍然承受不住那股巨大的吸力。就像当年她在珠宫贝阙的那个洞穴中一样。

    顾颜想到了当年的情景,像是脑中忽然出现了一道灵光一样,金雷羽已停止了动作,她将体外的所有禁法全都化去,随即混沌空间之内,被玄天灵根所发的灵气已经飞快涌出。

    元磁神光被这股灵气一冲,那股吸力便飞快的减弱了下去。

    而这时,八荒的脸色已经变得血红,他那炼神玦悬在头顶,光华璀璨,正在以那股吸力相抗。

    就算他是南海中数一数二的元婴大修,但与这最为本原的天地元力相抗,仍然感到吃力之极。

    顾颜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这只是不知从何处引来的元磁神光,如果真是面临那一根贯通南北两极的地轴,只怕他们早就被吸入其中,化为尘灰了。

    她不再催动金雷羽之力,正要借着本身的灵力向远处飞去,那只鼍龙却像是有了感应一样的,在它的背上,忽然间生起了一对极为狭长的羽翼来,淡蓝色的羽翼上闪着雷光,在空中一振,便有一道雷霆向着八荒劈去。

    而它却再不回顾,长长的脖颈向着旁侧一甩,张开的血盆大口,已经向着顾颜飞快的咬了过来。

    顾颜将身体上的禁法全都卸去,周围又有元磁神光所制,在这一刻,已经挡不住头顶上的这只鼍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张着血盆大口扑过来,似乎是要将自己完全吞噬一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