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35章重逢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叶云霆这些年在云梦泽潜修时,也曾隐约的感觉到,在云梦泽中,离他遥远的千里之外,另有一个强大无比的存在,只是双方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却又从不轻易去撩拨对手,他这时看着眼前那高大无比的身形,说道:“原来是你。”

    站在他身前的,是一个英俊而挺拔的男子,他的眉目之间,如刀刻斧凿一般,棱角分明,上身披着一件斗篷,似乎全是风尘之色,左手托着一盏灯,背负着一杆长长的大戟,赫然与叶云霆的修为,不相上下。

    两个人的目光相对,似乎都显得无比的复杂,相隔片刻,才同时说道:“近来可好?”

    这一句话,似乎将两人当年的隔阂打破了几分,叶云霆道:“杜岛主,还没有恭喜你,结成元婴!”

    杜确淡然的一笑,“当年,不是你亲眼所见的么?”

    他似乎是要解释什么一样的说道:“当年我在玄都殿中结婴,事后,便直接被传送到万兽海之地,等我再回原处的时候,岳阳城早已隐没在云海之中,我只有在云梦泽中等待,我知道你可能已经出来了,但没有等到她,我终究……是不甘心!”

    叶云霆默然无语,从某种方面来说,他们两个,似乎也算得上是同道中人。

    而他以神念扫了一下杜确的修为,便不禁有些惊讶,短短的数十年功夫,他的境界,居然快要追上了自己,要知道,自己比他结婴,可足足要早了几百年!

    果然修习炼体术的修士,在结婴之后,进境都比一般的修士要快得多。相比之下,剑修在结婴之前的速度更快,但结婴之后,反而要落在下风了。他看了杜确一眼,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不服输的念头,说道:“当年你我曾同闯云梦泽,今**可有胆,再与我一起,闯一闯这元磁神光?”

    杜确淡然道:“有何不敢?”他单手托住坤灵灯,那杆大戟已经自行从他的背上飞起,化作一道玄光,将他托起,叶云霆驭起天元剑,两人已如追云掣电一般的向着菡萏峰而去。

    当林子楣等人正在恶斗之时,顾颜似乎已陷入了极大的麻烦之中。

    她以伽蓝刀为引子,将那一道道的劫雷引入地下,再用元磁神光化去,本来便是取巧的法子。那劫雷在被顾颜以这种方法化去之后,剩下的雷光,落到小竹的身上,便已变得无比微弱起来。

    但顾颜可以帮它挡过前面的雷动,最后的那三重雷劫,却是必须要它自己承受的。否则它便不算是度过了这重劫数,不能成功晋阶。这在当年小姜晋阶之时,顾颜便早已深知了。

    只是此事并不简单,在这元磁神光之下,头顶飞来的天雷,远比当年小姜度劫时要更加猛烈得多,顾颜低声道:“若不成功,你也不能怪我!”

    这时空中已降下了第十五道雷劫,那伽蓝刀在数道雷劫的轰击之下,已经光华黯淡,顾颜一抬手便将宝刀从地面之上拔起,飞身后退,空中用来抵御雷劫的朱雀环,也同时被她收去,第十六道雷劫顿时从天而降。

    小竹的全身都发起抖来,它似乎也感应到了这无比浓重的杀气,但想必也知道,这是它避不过去的一大劫,居然没有退避,而径直迎上了前去。

    她与林子楣,这时实已经绑在了一条船上,她倒不贪图林子楣所说的重酬,但在此刻,如果她们不同心协力的话,只怕菡萏峰要被八荒与云紫烟扫平,小竹度劫一旦失败,林子楣也将随之身殒,而她以一己之力,必不能挡八荒与云紫烟二人的联手,而小南极这样的秘地,也将离自己远去,她修成火灵婴的梦想,也将一朝成空!

    因此,现在她不是在为了别人战斗,而是为了自己!

    这时空中已降下了第十五道雷劫,那伽蓝刀在数道雷劫的轰击之下,已经光华黯淡,顾颜一抬手便将宝刀从地面之上拔起,飞身后退,空中用来抵御雷劫的朱雀环,也同时被她收去,第十六道雷劫顿时从天而降。

    小竹的全身都发起抖来,它似乎也感应到了这无比浓重的杀气,但想必也知道,这是它避不过去的一大劫,居然没有退避,而径直迎上了前去。

    这时顾颜已将伽蓝刀握在了手中,她掌中默运火灵,五色火焰同时激到在刀锋之上,随即一刀便向着空中的劫雷划了过去。

    无数细小的白色电弧顿时在刀锋之上炸响,而雷光已经重重的落在了小竹的身上。

    它像是有些悲催的低鸣了一声,全身都开始抽搐起来,如同承受着无比的痛苦一般,小姜在一边不停的吱吱叫着,像是十分着急一样。

    而顾颜这时的脸色,却显得肃穆无比,她的刀锋,这时似乎在不自觉的轻颤一般。仿佛像是手抖,但在那无穷细微之处,却可以看到,她的刀锋,在眨眼之间,便已经发生了无数次的震动。

    这是极为精妙的火灵控制之法!

    无数的火灵在这一刻,从刀锋中迸发而出,迎上了那些白色电弧,顾颜在这一刻,全力的调动了体内的混沌空间,玄天灵根之上,灵气激发而出,千万缕火灵,在这一刻被她同时控制,如果不是她的混沌空间升级,玄天灵根重生的话,单这一击,就能够将她体内的灵气全都抽干!

    在将劫雷上的杀气化去之后,小竹已将第十六道劫雷中的能量全部吸收,它仰天长鸣了一声,像是极为痛快的模样,但随之,又是一道劫雷劈了下来。顾颜这时一把将它抛起,刀锋一引,那道劫雷便重重劈在了小竹的身上。

    它全身的毛发似乎在这一刻全都被烧焦了,发出了一声惨叫,而顾颜这时的刀锋,已飞快的在它身上连点,无数火灵集中在刀锋的一点之上,在同一刻,已经点中了它身上所有的窍穴,用同样的方法,再度将上面的杀气化去。

    小竹低低的长鸣了一声,似乎是在感谢顾颜一样,经过了这两道劫雷的沐浴,它似乎全身都在焕发着光彩,本来已被烧焦了的皮毛,正在向下脱落,似乎有新的皮毛要缓慢的生长出来。

    但上面的劫云,却丝毫也不给它喘息的时机,只不过是转眼之间,那道劫云,居然就这样飞坠而下,只如手掌大的一小片白色劫云,看上去毫不起眼,但顾颜却清晰的看到,在里面有幽蓝色的电弧,正闪烁不停,正向着小竹的头顶落去。

    顾颜这时一扬手,便已经将其其,从混沌空间中抓了出来,低声喝道:“你去吃了它!”

    这只顾颜得自于莽苍山中,却一直来历不明的灵兽,当年曾经吓退过连家的苍天白鹤,吞噬过碧落焰,啃过朱雀环中的碧水真形,这个时候,顾颜只能将它来做为最后的法宝。

    小姜看到其其被抓了出来,顿时眼睛一亮,还没等其其的大叫和哭声响起,它已经飞快的扑了上去,口中发出一连串的吱吱叫声,丝毫不停,其其像是被说懵了一样,它摇了摇脑袋,才反应过来,这时候,那劫云已飞临至它的头顶,离小竹只不过数丈之遥。

    劫云像是有灵性一样的,自行避过了其其的身体,其其这时才像忽然间回过味来,它一扭头,张开大口,便向着劫云咬了下去。那巴掌大的一小片劫云,似乎全都被它吞了进去。

    小竹愣愣的看着它,眼中露出了无比崇拜的目光。

    其其像是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样,它眼中放出了神采,两排牙齿大肆嚼了起来,“咔嚓咔嚓”的响声不绝,那些电弧,居然全被它吞进了肚子里。

    随即其其就开始大叫起来,它的整个身体像是都变成了透明的,可以清晰的看到,有无数的电弧在它的体内不停的炸响,其其在空中哇哇大哭,刚才的那股英雄气概已经茫然无存,它四只小爪子在空中乱抓,忽然间看到了下面的小竹,一下子便扑到了它的身上。里面的那股劫云便又被它吐了出来。

    但无数的电弧却纠缠在它身体的每一处,根本不能驱离。

    虽然在这无比危险的时刻,但顾颜也不禁觉得好笑,但劫云上的杀气,却已被其其化去了大半,剩下的劫雷,则全部劈到了小竹的身上。

    它也知道这是事关自己生死的一大劫,在这个时候,外人谁也救不了自己,小姜大声的叫着,像是在给它以鼓励,而它则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便举身冲入了那片劫云之中。

    无数的雷光在它的身体之上同时炸响,其其这时似乎也愣住了,它扬起头,呆呆的看着眼前这沐浴在雷霆之中的小竹。

    在雷光之中,可以清晰无比的看到,它的身体在不停的抖动着,身上的皮毛,一层层的掉落下去,而新嫩的肌肤则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重生。然后肌肤上再长出白色的皮毛来。

    随即,顾颜的眼睛便瞪大了起来,在小竹的身后,似乎无数的毛发都在涌动着,它的身后,居然慢慢长出了一条大尾巴来!

    顾颜的嘴巴张大的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鸡蛋,虽然吞云兽最终晋阶的形态是九色天狐,可也没说是有九条尾巴的啊!

    它曾经不止一次看到过九色天狐的法身,它确实是只有一条尾巴的,但小竹现在却长出了两条大尾巴,这算是什么,变异?

    这让顾颜这个对吞云兽几乎毫无了解的人,想破了头都想不明白。

    而这时,在战团之中的林子楣,她在百忙之中一回头,看到了小竹正在变身的形态,脸上顿时便露出了喜色,而八荒已经低声吼道:“它的吞云兽,即将晋阶四重法身,快拦住它!”

    他的化血神刀不敢使用,但另外三宝却并无妨碍,这时落神坊劈天而落,牧野神图迎风而展,两件法宝簇拥着他,一双巨大无比的手印已经横空卷来。

    林子楣仗着元磁神光,与两人相斗,只是她也不敢太过激发这元磁神光,毕竟神光的威力愈大,小竹在度劫的时候也就愈加的艰难。因此她只是凭借自己的力量,苦苦支撑着不败,而随着八荒的全力怒击,她的压力陡然变得重了起来。

    云紫烟的面色无比冷峻,那十二道血影在空中忽而分开,忽而复合,每从林子楣的身边穿过一次,她就感到一阵冷风袭过。

    她知道这是魔门秘传的分身化影之法,每一次血影袭来,都可以吸走她体内的一部分精气,而云紫烟显然是打了缠斗的主意,以两人的合力,将她生生的磨死在这里。

    虽然要灭杀一个元婴修士,是一件无比困难之事,但以这两人的法宝神通,也并不是难于上青天之事。她那十二秘法神图,这时仍悬在空中,似乎是留着最后一击的力量。

    而这时,小竹的度劫,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它的化形即将完成,那只大尾巴在空中摇曳不停,这时其其像是支撑不住了一样,它体内的那些电弧,在被化去了一大部分之后,又开始向着身体的中央聚拢,其其大叫了一声,便飞快的向着地下冲去。

    顾颜微有诧异,她感觉其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而这时,在她周围的那些元磁神光,忽然间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中央聚拢过来,一层层的围拢在了其其的身上,将它整个的包裹成了一个光球,而其其的四只小爪子不住的扑腾,转眼之间,就已经在地面之上刨了一个大洞,随后便飞快的向着地下冲去。

    那元磁神光,是从菡萏峰中部的一个洞穴中所冲出的,而其其所去的方向,居然一直要挖通菡萏峰的底部,顾颜吓了一跳,叫道:“小姜,抓它回来!”小姜的身形如电,飞快向下落去,而这时,小竹的化形,已将将快要结束。

    无数的元磁神光被其其一直引入了地下,包括它从劫云中吸取到的无数电弧,在地底之中,这时不停的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以及其其极大的哭声。它像是正在悲壮而一往无前的向着某个方向挺进。

    而空中的元磁神光,这时十成中已被引去了八成,云紫烟与八荒周围的压力顿时一轻,这时云紫烟厉声喝道:“以吾神图,秘法制之!”

    她那一直悬在空中未落的十二秘法神图,这时终于从天空中轰然而降。

    十二面屏风在这促连成了一幅巨大无比的图画,血影在屏风中飞快的穿梭不停,似乎每穿梭一次,血影的颜色就浓上一分,而那屏风上所绘的无数景色,则愈加的淡起来。

    林子楣忽然醒觉道:“你这是以南海中灵脉所炼的神图?”

    云紫烟微笑起来:“不错,我在朱紫岛中潜修百年,引南海中十二条灵脉入岛,借南海灵脉之元,炼此神图,集海中之元气,你一人的力量再大,又怎么能够与整个南海相抗?”

    林子楣的脸色顿时一变!

    难怪云紫烟避居数百年不出,因为她有这个底气,以她的十二都天神煞,足可以越级相抗一位元婴中期的修士都不落下风!

    十二道血影扑空而来,在空中飞快的卷成了一体,又向着四周分散而出,那血光随即便淡至虚无,而林子楣全身的神经似乎在一刹那便已绷紧起来,在虚空之中,她居然感应不到血影的存在!

    这时八荒已将身前那薄薄的一层元磁神光冲破,他避开了元磁神光之阻,顿时扬声大笑起来,挥出化神血刀,迎头劈去。

    数十丈长的刀芒向着顾颜席卷而来,而这时顾颜已将朱颜镜劈手掷了出来,厉声喝道:“接着!”

    朱颜镜在空中翻腾,无数的毫光四射,笼罩方圆数里之地,亮如白昼一般,十二道血影被照破痕迹,无所遁形,林子楣的眉头一凝,她掌心扬起,手中的天一玦,重重向着身前的血影凶险去。

    在此刻,她只能够应付一人,而身后的八荒,她却全然照应不到了。

    她的心中不禁微有些感叹,莫非真是天意?自上古人天分野以来,有史之载,吞云兽没有突破过四阶的。自己借体修行,难道今天也同样打不破这个宿命?

    顾颜助她的小竹度劫,但其所带来的灵兽,却又影响了整个的战局,难道真的是天命难违?

    顾颜这时却没想到她那么多,她平生只记着,我命由我不由天!

    八荒的刀芒迎头扫来,她用手一拢,五色火灵已将小竹的全身罩住,无数道火焰在精确无比的笼罩之下,居然对小竹周围的灵气变化,没有造成丝毫的影响。顾颜以朱雀环,对火焰无比精准的操控,像是在小竹的周围,布下了成千上万道阵旗,无数个阵眼同时运使,硬生生的将它抽离于原地,却没有对它最后的化形造成丝毫影响。

    随后她便已挡在了八荒的身前,背后金芒大作,体内的玄天灵根在这一刻,似乎硬生生的向上生长了半截,而她手中的伽蓝刀,已经飞快的迎上了八荒的刀锋。

    八荒狂放的笑声,在两刀相触时戛然而止,刀光在刹那间迸现,顾颜的刀气被完全压制,只凝聚了似乎短短的一瞬时间,她的身形便被八荒的刀气震飞,向后飞跌而去。在她的嘴角上,一丝血痕隐现而出。

    而八荒的脸上的笑容顿时凝止,他不敢相信,顾颜居然真的硬生生接了他这一刀!

    在伽蓝刀上,留下了深刻无比的一道印记,只要八荒的力道再强上半分,这柄刀便要从中折断。但顾颜用手扶着刀柄,就这样硬是站了起来,她那腰身依然挺拔,如一棵修竹,虽不是高入参天,但却迎风而立,傲骨凛然。

    这是南海中第一次有人见过,结丹期的修士,可以以己身的修为,硬抗元婴修士的全力一击!

    顾颜冷冷的看着八荒,她擦去嘴角上的血迹,而在她的身后,已经传来了欢喜无比的叫声,小竹在顾颜扛过了最后一刀后,终于化形成功。

    而这时,林子楣手中的天一玦与白云剑,已经正面硬撞上了十二都天神煞,在已经被吸走至只剩下薄薄一层的元磁神光之下,无数的血雾爆起,在空中化出漫天的血海,将整个菡萏峰完全淹没。

    八荒的目光冰冷的几乎可以杀死人,他手执化血神刀,大步走向了顾颜。

    在刚刚晋阶成功的灵兽,其身体脆弱无比,只要在它的元气凝聚之前将它杀死,那么林子楣此次依然难逃大劫。而他,则会从小南极中,取走贝叶残篇,炼成真正的火灵婴。

    面前的这个女人,就等着做他的炉鼎,了此残生吧!

    顾颜的背后,这时已经飞快的生出了五对金色羽翼,她也来不及去追地底下的其其,用手一抓小竹,在空中划了一个极为好看的半弧,已向着空中飞掠而去。

    八荒的大手遮天,一道青色光幕,这时已横拦在顾颜的身前,她扬起手中刀重重劈去,前面的光幕却坚若铁石,将她飞快的反弹回来。

    就在此时,于光幕之后,忽然传来了轰然的巨响,似乎有人以强力,将这道光幕震破,随后,一杆大戟,便从光幕中伸了出来,气势逼人!

    那杆大戟在空中一挑,便已将整尊落神坊,挑得向上飞起,那重如万钧的落神坊,被一震而飞。

    随后九朵灯花便已飞了出来,将顾颜簇拥在身前,顾颜无比惊喜的说道:“杜确?”

    在落神坊被震飞之后,露出手托坤灵灯,微笑看向她的杜确身影。

    在顾颜的头顶,又传来了一声大笑:“还有我呢!”

    一青一红的两道剑光,这时已从天而至,在空中一卷,便将八荒的化血神刀挡住。

    顾颜惊喜无比,这两个一起并肩作战的朋友,居然都安然无损,他们又能在此地重逢!

    就在这时,顾颜的眼前忽然一晃,她只觉得那秀丽挺拔的菡萏峰,似乎正在眼前微微晃动。

    她还以为是自己受了内伤,以致眼前出现了幻觉,但随即她就发现这并不是幻象,因为脚下的大地,已经在飞快的摇动,整个菡萏峰似乎正以那洞穴为中心,向着两边分开。

    在地底传来了隆隆的响声,像是正有一连串的爆炸,从地底下接连而出,在洞穴之中,产生了强大无比的吸力,无数的元磁神光在这一刻喷涌而出,似乎要将所能够见到的一切全都吞噬一样。所有人都身不由己的被席卷而去。

    正在与云紫烟恶斗的林子楣,这时被那股力量所硬生生的分开。元磁神光大起,所传来的巨大力量,似乎让这些元婴修士都无法抵御。

    她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惊呼起来:“是劫云!与元磁神光混合,在地底爆起,大家快退!”

    但这时,被困在菡萏峰上的这六人,谁也没有力量再向外冲出,他们勉力让自己不被吸入洞穴之中,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脚下,裂开了一道大地缝,随后整个菡萏峰,居然就这样的塌陷了下去。

    像是有一股巨力,将整个地面都翻转过来,无数的烈焰飞腾而起,红光黑烟上冲霄汉,一片火海,如怒海狂涛一般的席卷而起。在当中矗立着一根冲天火柱,将方圆千里的海面与天穹全都映成了赤色。

    菡萏周围的三十二峰,在这一刻,全都同时向下坍塌了下去,无数的烟尘向上飞起,三十二峰全被烈火焚成了飞烟!

    在火海之中,一重洞窟呈螺旋状的飞快向下延伸而去,像有百转千回,无尽之深。而那火焰之中,像是有一股力量,将顾颜不由自主的吸引而去。

    顾颜只觉得全身的血脉,在这一刻奔涌不停,似乎体内的所有灵气,都受到了这漫天火海的感召,她不由自主的一松手,便将怀中的小竹抛到了林子楣,同时身体已飞快的向下落去。她就这样不闪不避,径直冲入了这火海之中!

    无数的元磁神光,这时全都已经被淹没在火海之中,林子楣抱着已经化形完成,凝聚了元气的小竹,愣愣的站在那里不语,而八荒这时已经狂笑起来:“小南极,真正的小南极,原来就在这里!”他口中似是低低的吟念了一句咒诀,他全身上下,这时忽然间有无数的火焰飞腾,竟像是与这漫天的火海融为了一体一样,如一道利箭般的冲入火海之中。

    叶云霆喝道:“留下!”冲霄般的剑气飞快向下没去,但只接触到火海的表层,便被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反弹了回来。这股力量,居然比他在玄都殿中所感应到过的,那位炼虚修士所遗留的力量更为强大无比。

    杜确这时单手拖起大戟,将手中的坤灵灯一扬,九朵灯花簇拥着他,如一朵光芒灿烂的莲花一般,飞快便没入了火海之中。而云紫烟却被隔在了海面之上。这三人面面相觑。

    林子楣在此地成道,修炼千余年之久,却从来不知道,在菡萏峰之下,还藏着这样的一个秘地。而现在,她们却同时被隔断在上面,能进入这小南极的,只有顾颜、八荒和杜确,这三人而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