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34章小南极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顾颜的心头如受剧震一般,耳轮在这一刻都嗡嗡作响,她的耳边,只是回荡着林子楣所说的三个字。

    ——小南极!

    她苦心孤诣的来到南海,寻找了近百年的小南极,没想到一直就在她的眼前!

    果然如宁封子所猜的,这小南极,真的就在南海之中,她曾经无数次的建议,朱雀城,小冰宫,地底火池,云梦泽,都曾被她认为是小南极之所,但最终又一次次的失望,可如今,在不经意间,她却忽然得知,她的脚下,就是小南极的真正所在。

    只是那贝叶残篇,如今又在何处?

    她看到了八荒的脸上,也同时露出了狂喜之情,心中一动,忽然间喝道:“原来你也是要找小南极!”

    顾颜的心中这时才了悟,段盈袖先前的疑问这时全都有了解答,难怪八荒如此处心积虑的要对付菡萏峰,并甘愿与云紫烟联播,接受了那样苛刻的条件,因为是他知道,小南极根本就在这里!

    他身为南海的土著,想必早就知道这个地方,可他的心机是如此深沉,一直没有露出痕迹,直到林子楣因为闭关,到了最为虚弱,无法出手的那一刻,他才找到最佳的机会。

    只是八荒大概也没想到,这里有如此强烈的元磁神光吧?

    这时那挺拔入云的菡萏峰,像是已全部被一层层白气所笼罩起来,从中心的洞穴之中,无数的白气喷涌而出。

    这元磁神光,是源自地心之中,最为本元的天地元力,除了贯通南北两极的地轴之外,再无一处能够发出这元磁神光来,也不知道菡萏峰是如何将此元力引出。

    顾颜的心中忽然一动,当年在地心海眼,珠宫贝阙之时,那个金球压制的地心之所,也同样有着元磁神光的存在,难道说,这两地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么?

    这时,她便看到林子楣有些歉然的向她望了一眼,顾颜还不解其意,忽然间,在她身边的小姜,已经发出了惊惶的尖叫之声。

    这时顾颜才发觉,周围的压力,似乎在一瞬间便大了起来。在元磁神光的簇拥之下,那头顶上的劫云,似乎已被压制至元限小,而她则在这一瞬间,便感应到了来自头顶上的杀意!

    顾颜这才明白,为何林子楣在度大劫之时,菡萏峰上藏有元磁神光,却不运用,因为元磁神光一出,便会压迫这里的劫云,为这只名叫小竹的吞云兽度劫,平添无数的压力。

    现在强敌来袭,她不得不然,只是这份压力,大半却为顾颜所承受了。

    如果换作它时,顾颜力所不敌,自然便会脱身而起,但现在,这小南极,却关系到她平生最为重要的大事。她自来到南海之后,苦修近百年,经历了无数风波,光在结丹圆满之境,便已停留了甚久,孜孜以求,所等待着的,便是这小南极之地。只要寻到了贝叶残篇,便能迈进真正的元婴大道。这是她早已期待了数十年的事情。

    在这一刻,她焉能后退?

    第九道劫雷在无声穿过她的身体之后,便似一片柔和的阳光一般,落在小竹的身上,一片暖洋洋的光华罩得它极为舒适,而小姜却在一边急切的“吱吱”叫了起来,似乎在提醒着它什么危险一样。

    在此时,第十道劫雷,便从那片已缩得只有巴掌大小的劫云之中,无声飘落。

    凝成了短短如一根线一般的光华,这时如针一样的刺落,卷动着周围无边的杀气奔涌而来。

    林子楣这时站在空中,她手中剑不停的舞动,一道道的元磁神光,向外喷涌而出,空中的白气飞舞不停,本来在空中正在拼命斗法的那些弟子们,她们手中的法宝,无论敌我,全被一股脑儿的卷了去。

    八荒与云紫烟都沉声道:“凡我门弟子,尽都退后!”

    元磁神光,为天地间的元力,能化五行之宝,凡是五行之属的法宝,只要没有列入仙器一属,被元磁神光卷去之后,便会被直接吸到地心,化为尘灰。

    云紫烟站在远处,那十二秘法神图所化的屏风,就围拢在她的身边,这是上古苍山天蚕丝线所织,不在五行之属,因此不受元磁神光的吸引,但其威力,也受到了极大的压制。

    她看着被元磁神光簇拥,按剑而立的林子楣,冷哼道:“林峰主,原来你当年在南海成道,便是倚仗了这元磁神光?”

    林子楣淡然不语。

    当年她在苍梧不得志,远走南海,无意中遇到了小竹,并得它之助,发现了菡萏峰这不知源自何处的洞府,并让她有机缘,开启了地底的元磁神光。就如她方才所说的一般,此地有元磁神光,如两极一般,能将磁力消去,因此名之为小南极。

    这个名字,当年曾刻于那洞府之上,在南海之中,除了林子楣自己,就连岑墨白等人都不知道。因此顾颜遍问了南海中人,没有一个知道小南极到底在何处。

    她借元磁神光之助,炼化法宝,又修成元婴,只是这次,小竹要度第三次大劫的时候,元磁神光却帮不上忙。因此林子楣当年便邀顾颜上门相助。那时候她并不知道,顾颜要寻找小南极的所在。但现在看来,似乎她对小南极这个名字,显得格外敏感?

    八荒与云紫烟站原地,两人这时,都已经成骑虎难下之势,云紫烟冷冷的说道:“居士,原来你邀我攻打菡萏峰,是别有所图?”

    八荒哼道:“我已经答应,这里的法宝灵药一切不取,你还要怎样?”

    云紫烟道:“你可没有和我说过,这里还有元磁神光!”

    八荒道:“那又怎样?现在菡萏峰被我们扫平了大半,你以为可以安然退去?还不如一鼓作气,压平菡萏峰!”

    云紫烟道:“那也容易,但事后,我要这菡萏主峰!”

    元磁神光,天地元力,如此能借此力量,来修炼她的十二都天神煞,云紫烟自忖她的傀儡之术,必可更上一层楼,说不定她的修为也能更进一步,追赶当年的天诛与紫墨,也不是虚无缥缈的梦想。

    八荒脸上的怒气一显即隐,冷冷的说道:“好吧,就依你!但是在此之前,我要从这洞府之中,取走一部经书,这菡萏三十二峰,以后就全留给你了!”

    云紫烟的脸上露出微笑,她扬起手,与八荒在空中击了三击,两人只不过几语,便已作出了决断,同时沉声道:“诸弟子退后!”

    随着他们两人的声音,围在空中的那些朱紫岛与千镜岛的弟子,全都催动法宝,向外飞去。在菡萏峰方圆之地,包括岑墨白等人,也同时向着峰外飞去。她们列成了两队,遥遥相对,彼此怒视着,却并没有出手之意。

    因为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她们已不是战局的决定因素,这是数千载来第一次,南海中三大元婴的正面硬撼!

    八荒与云紫烟以二敌人,但林子楣却有元磁神光为助。在这一刻,南海之中风云涌动,似乎数万里海面之上,全都弥漫着无比紧张的空气。在菡萏峰方圆数千里之内,所有的海兽都感应到了这股气息,纷纷的向着远方逃避而去。

    在这风云涌动之时,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这三大元婴之上,却没有人留意到,正站在元磁神光之中的顾颜。

    她这时微垂着双目,头顶上那第十道劫雷,已如针一般的向她头顶上刺落。

    顾颜的心念微动,头顶之上,一片青光爆起,那面青木盾已出现在头上,随后便化作一根青色巨木,飞快的便将这道劫雷淹没。

    一道灰白色的细线,随后便在青色巨木上蔓延开来,而顾颜这时已飞快的后退,随即巨木之上,已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忽然间无数青光在她的头顶上炸响,飞快的又在顾颜的掌中凝成了一面巨盾。

    顾颜以己身的青木盾,将这劫雷略挡了一挡,她已退后至小竹的身前,一把便将身后的小姜抓了过来。

    小姜吓了一跳,看着头顶上的劫雷降临,吱吱的大叫起来,而顾颜左手已擎出伽蓝刀,那刀身一下子便延伸至十数丈长,如一杆大旗,高高的戳在了地面之上。

    那道在通过了青木盾,已被削弱了八成威力的劫雷,便正好劈在了刀锋之上。

    雷光飞快的从刀锋之上落下,顾颜一拍小姜的头顶,它的眼眶之中,两道光华便自行飞出,紫金光华围成严密的电弧,那劫雷在空中咔啦啦的作响,却一丝也没有溢出来,全被引入了地底之下,随即便被无数的元磁神光化去。

    小竹瞪大着眼睛,很是惶恐的看着顾颜,又向小姜投去了感谢的一瞬。它时似乎已经不像先前一样,四脚都蜷缩起来,像一个毛绒绒的球一样,现在四肢全都已经舒展开来,身上的毛发也变得极有光泽起来,就像是当年小姜已经快度过了雷劫的模样。

    按顾颜的经脉,它现在所度的五色劫,共有十八道雷劫,现在还剩下八道雷劫,但在元磁神光的影响之下,这劫雷却变得无比诡异莫测起来。连顾颜都摸不清它的来路。

    第十一道劫雷随即便接踵而下,顾颜依样葫芦,依小姜之助,将它引入到伽蓝刀之下,随即便又引至地面之下,由元磁神光化去,而在空中的三位元婴修士,这时已开始了她们的斗法。

    这三人之间的斗法,并不像平常人所想象那样,惊天动地,云乱山崩,相反却是极度的寂然无声。八荒以炼神四宝,压制着周围的灵气,而云紫烟则以她的十二都天神煞,缓缓的向着中间压逼,似乎谁都不敢先有大的动作,而他们,则无比的忌惮林子楣手中所控的元磁神光。

    空中的无数白气,在将那些法宝扫荡一空之后,也变得收敛起来,林子楣眼角的余光,看着悬在小竹头顶上的那片劫云。

    只要过了这个大劫,那么她就极有可能晋阶到元婴中期,成就道魔大战之后,女修士所能到达的最巅峰。而她至今仍不过千岁,至少也还有两千年以上的寿元,努力之下,元后并非无期。

    虽然她心田淡定如水,但当此之时,也不免得会有些紧张起来。

    而这时八荒与云紫烟,已分从两侧同时攻至。

    云紫烟背后所罩的十二面屏风,已同时自空中落下,十二道血影飞快自天际而来,只在空中一闪,便没至林子楣的身前。

    在她的身前,无数的元磁神光同时卷动,这强大的元力之气,就算数十名结丹修士同来,也只有被卷至尘灰的份儿。

    当年顾颜等人在地心海眼之时,费尽了功夫,但仍然不能与海眼处的那一道元磁神光相抗,这是真正的天威。非他们之力所能阻挡。

    而只有此时,才能看出,一位修士,只有在修到了元婴,才是真正迈入了天道的门槛,能够与天地间的元力相抗。

    云紫烟在这一刻,终于拿出了南海中三大元婴之一的实力,她的水准,俨然并不在八荒之下,她的一对素手,不停前伸,无数的法诀凌空打出,十二道屏风,在空中如连成了一幅硕大无比的图画,将那一层层的元磁神光,全都挡在了外面。

    这以天蚕乌丝所织的屏风,法宝属性,不在五行之属,在这一刻,于云紫烟的全力驭使之下,居然生生的将那元磁神光都挡在了外面,而那十二道血影,已在空中聚成了一道血光,向着林子楣的头顶飞快冲来。

    这时林子楣的掌心便向着空中扬起,那面天一玦,这时发出了一道柔和的宝光,似冰雪消融一般,照在那道血影的身上,本来耀眼的血光顿时便被消去了大半。而她手中的白云剑,这时已经斜斜的劈了出去。

    八荒的化血神刀,天然便受元磁神光的克制,这时已无用武之地,他手中的落神坊已从空而落,化作一块巨石,向着林子楣的头顶砸去。

    借云紫烟的十二秘法神图遮掩之下,落神坊避开了元磁神光,飞快压至林子楣的头顶,林子楣向后疾退,落神坊飞快的下砸,一个峰头瞬间便被他砸去了一角,无数碎石四处飞溅。那石碑似乎在转眼间便已扩大了千百倍,向着林子楣的身前拼命挤压而来。无数的杀气已同时在这狭小的空间内被激发而起,空中的那些碎石只被杀气一卷,便已无声的化为了粉末。

    这三名元婴修士在初作试探之后,终于拿出了自己的实力,三人所处的战团之中,这时已根本不容别人插入进去。岑墨白等人,远远的站在三十二峰之外,她们只能看到在元磁神光之中,三人各施法宝,斗成一团,三十二峰,山摇地动,整个海面,波澜冲天。

    南海中的所有势力,这时全都已经被惊动起来,这是元磁神光,第一次现于南海之上。

    当年林子楣在此地借元磁神光而成道,但此事为菡萏峰中最大的秘密,就连她的弟子也无人尽知,这时无数的宝光上涌,气冲霄汉,万里之遥,全都能够见到天穹之中,被无数的定光所遮满。

    远在南海之滨,那曾经历过一场大战,但却已经荒废了许久的云梦泽中,相隔着数千里的两个人,这时全都扬起了头,他们不约而同的看着在无比遥远之外的景象。

    这元磁神光,直接连通地轴,接地心之元力,八方灵脉汇集之所,不单只是宝光上冲,它所引动者,实是南海中无数灵脉。凡有大神通者,在这一刻全都警醒。

    这两个人,虽然相隔千里,彼此之间,甚至都不知道这几十年中,对方也同样在云梦泽中,但他们却不约而同的飞身而起,再不停留,御动剑光,如电一般的向着远方射去。

    元磁神光,加上三大元婴的法宝,在这里斗得不可开交,宝光冲天,气逼霄汉,在外面的那些弟子们,只有睁着眼旁观的份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看到里面光华乱摇,仍然没有分出胜负的迹象来。

    在这时,大概没有人留意到,有一个小小的少年,他正从数万里之外,不辞辛苦的,赶到了菡萏峰之外,他看到了眼前这排列起来的巨大阵势,以及菡萏峰上的乱象,急得不停的跳脚,却一点也想不出法子。

    这少年正是玄一,他在荒岛之上,揭破了师兄叶玄机的真面目,被顾颜以威势慑服,他重回千岛湖,凌千叶随即便破关而出,重新掌权,约束住门下弟子,让他们在此刻不得妄动。而玄一在苦求之下,凌千叶才允许他前往菡萏峰,只是让他做了十分的保证,绝对不能亲身犯险。

    但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玄一早就把先前和师父说的话,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愣愣的看着那菡萏三十二峰,这时已全被元磁神光所笼罩,菡萏峰的弟子们这时都在外面,里面想必除了三位元婴之外,已经没有活人了。他不知道顾颜是不是来到了这里,但其中的一座山峰之上,却是葛灵的修炼之所。

    他的脸色变了数变,忽然间拔脚就要向着里面冲入。

    这时他的手臂,忽然间被一人抓住了,低声喝道:“你这小子,不要命了么?”

    玄一扬起头,看到身边站着一个少年,他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臂,如铁箍一般,自己也算筑基顶峰的修为,但在他的手下,居然丝毫都没有反抗之力。

    但玄一这时,心中却是无比的狂喜之情,他险些便要惊叫出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站在他身边的少年,便是当年曾与他和葛灵,一起进入大荒秘境,开启了上古大妖雕像的叶云霆!

    事后玄一在葛灵的口中,也得知了叶云霆的来历,知道他是来自于苍梧的元婴修士,在他的心中,像师父那样,已经算是无所不能的了。元婴修士在他的眼中,那便是无可仰视、至高无上的存在。他愣了一下,便被叶云霆紧紧捂住了嘴巴,一道剑光这时已将他们两个遮蔽而起,他这才醒觉过来,低声道:“前辈!”他也不知道该称呼叶云霆什么,索性捡了个最大路的称呼,“灵儿在里面,你要帮我把她救出来!”

    叶云霆敲了一下他的脑壳,“你这小子,真是傻乎乎的,你以为她的师父,会让她在那里受苦吗?”。

    叶云霆当年在云梦泽中,与顾颜分别之后,他就拿着顾颜所炼出来的结魄丹,在那个荒岛上觅地潜修。他当年自残剑魂,与八荒对敌,后来又连番的恶战,所受伤势着实不轻,在荒岛上足足修行了十几年,才在顾颜灵丹相助之下,将伤势治愈,这些年来,他潜心静候,另外便是留意着云梦泽中的动静,果如他当年所发下的誓言一样,不得顾颜的消息,他终生不回苍梧!

    他每隔一年,会悄然的去南海之中,打探消息,对于如今南海的局势,他心中很是了解,但这些与他,并无任何关系。只是他曾去看过葛灵几眼,知道她无恙,也便放心了。

    这一次元磁神光现世,叶云霆第一个便警醒过来。以他的见识,自然可以知道,这是可以沟连天地元力的元磁神光,除了南北两极和地心之外,极少见过!

    因此他的心中便起了念头,不知道顾颜,会不会在这里?正好在荒岛上已快停留了一年,他驭剑而来,在半路上,看破了段盈袖的禁法。并从她们两人的对话中得知,葛灵被顾颜托段盈袖送往五色城,而顾颜也在菡萏峰中现世。他心中大喜,驭剑西来。便正好看到玄一。

    叶云霆其实很喜欢这个小孩子,只是他现在没心思与他多话,便急匆匆的说道:“葛灵被她师父送去五色城,你可自前去寻他。”说完之后,急急忙忙向玄一的手中塞了一枚玉简,便向着菡萏峰的方向飞去。

    但他刚一起身,便感应到了在身前,有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他飞快的抬头去,目光便似凝住了一般的定格在那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