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31章孤身入菡萏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岑墨白站在芙蓉殿中,看到韵儿从空中飞回,说是已经将此事告诉了葛灵,让她离去,便也揭过不提,她指着锦绣云光,说道:“敌人若来袭,两位元婴应不会先至,必是先遣弟子来袭,菡萏三十二峰,外围姑且不论,我等只守护中间之九峰,诸师妹已各回其位,下面……”

    她刚说到一半,江无幽忽然指着那片锦绣云光,惊呼道:“师姐,你看!”

    那锦绣云光,忽然变得一片朦胧起来,随即便有无数的云气,似乎要从云光之中飞出来,十二个硕大无比的人影,忽然间便呈现在云光之中,似乎是要从里面飞出来一般,岑墨白的脸色大变,江无幽道:“好强的杀气!”

    岑墨白飞快的将手一扬,那大片的云光已收拢至她的手中,重新变成了一幅画卷,江无幽道:“敌人居然这么快就来了!”

    岑墨白沉声道:“击謦!”

    她一只手,已拈起了在玉案之上的那柄金芙蓉,扬声说道:“如今有强敌来袭,欲占我三十二峰,凡菡萏弟子,与我迎敌!”

    她手执金芙蓉,站在殿外,声音清扬激越,远远的传扬开去,在周围的九座山峰之上,同时响起了清脆无比的声音,“愿与菡萏,共存亡!”

    这时,天空上的大片乌云,已经飞快压至。

    八荒与云紫烟都可以断定,林子楣及弟子,不会弃菡萏峰而走,她们所能行者,唯死战一途。从数百里之外而来,其速转瞬可至,在岑墨白刚刚发出那一记号令之后,数十道人影,已飞临至菡萏峰之顶。

    这数十人,倒是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队,一边是有男有女,为首是一个凤目含威的女子,便是八荒的弟子谭萧。当年八荒带四人前往云梦泽,裴明玉化为炼尸,与另外两人一起,死在了顾颜的刀下,只剩下她一人活着回来,这些年,八荒对她很是青目,俨然有成为首席弟子之势,而这时,她手中所捧的,正是八荒所赐的化血神刀。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十几名师兄弟。

    而在她的对面,站着的便是云紫烟手下的十二女史,以及朱紫岛的数十弟子,论低层弟子的实力,这十二女史,每人的实力,都不在谭萧之下,而据说云紫烟,更为她们秘炼了联手合击之术,论起低层弟子的实力,朱紫岛实在千镜岛之上。

    谭萧与她们对视了一眼,双方似乎都没有寒暄的兴趣,说道:“动手吧!”

    谭萧捧起了化血神刀,便向着最中央的菡萏峰飞去。

    而在十二女史身后的那些女子,各执法宝,同时飞快的向下落去。

    这时在菡萏峰上,似乎同时飞起了无数的云气,五彩光华,耀满天际,在空中自然流转,生生不息。在云气之中,可见翩然的身影,不断来去,菡萏峰已经开启了她们的护山大阵!

    岑墨白与江无幽,她们手中各执一面阵符,分居于菡萏峰的两侧。却并没有马上出手之意。林子楣留下的秘法,现在还不是动用的时候。她们只是用原本的护山大阵,来抵挡对方的攻击。

    这大阵有九道阵眼,分由九名弟子镇守,这时她们将本命法宝,留在阵眼之上,镇压着阵法,而本人已经飞至空中,借着大阵的庇护,在空中不断来去,将来袭之敌,一一挡住。空中不停的有惊呼和惨叫之声响起,在阵法掩映之下,一个个的来敌,被菡萏峰的弟子们重伤,或者杀死。光是那个圆脸少女韵儿,她的剑下,就已经杀死了三名敌人。鲜血遍染衣襟。

    这一场大战,参与的人数虽不多,但进行的却是无比惨烈,双方似乎根本没有试探性的动作,她们在刚一开始,就已经进入了生死之搏。每一个菡萏峰的弟子都红了眼睛,身体内爆发出无穷的血气,拼着受伤,也要将来犯之敌杀一个干净。没过多久,朱紫、千镜两岛,便已经折损了十数人。

    谭萧站在菡萏峰之顶,手捧化血神刀,并没有出手之意,她转头看了看那十二女史,看她们也如此镇定,对眼前那一个个弟子的死去,视如无物一般,也不禁感叹她们心狠。那十二名少女这时忽然对视了一眼,她们的手中,同时出现了一面小鼓,扬起那青葱如玉般的手掌,重重击在了鼓上,随即,便发出如震天般的响声。

    这鼓声尖锐无比,像是瞬间便能够刺破苍穹,像是肉眼可见一般,空中弥漫着的云气,顿时便被压了下去,阵法的强势为之一衰。

    失去了阵法的掩护,菡萏峰的弟子们,便失去了一记先手,本来的优势顿时被对方扳回,虽然还没有败势,但却已经有三个人受了伤。

    岑墨白说道:“动手!”她们两个,同时飞向了空中,岑墨白扬起了手中的金芙蓉,向着空中击去,一朵斗大的金花在空中飞快的炸响,两个朱紫岛的女弟子惨呼一声,被这朵爆开的金花刺中,人飞快的向着左右跌去。

    江无幽这时已从旁侧飞来,她将袖一扬,锦绣云光飞出,已将那两人卷住,云光之内,两道金霞已经闪亮而起,在空中无声的一合,两个人的脖颈,已经同时被金霞绞断。无声无息的殒落于此。

    空中的少女们继续敲响着战鼓,隆隆的鼓声,似乎要将所有人的耳膜全都震破,本来在竹舍之中,已经开启了所有禁制的葛灵,这时候似乎也听到了鼓声,她的全身同时一抖,脸上已经变得殷红如血。

    当年她在晋阶筑基后期的时候,顾颜就已经安排好她结丹的事情,除了丹药之外,还有五面阵旗,以及一块用来镇慑心神的晶石。

    葛灵自然也做好了准备,她在感应到自己要结丹之时,便已飞快的遁入到阵法之中,外面无论打得如何激烈,都不能影响到她。她体内的灵气全心运转,向着气海中不断涌去。

    但这鼓声一起,她的心头顿时大震,似乎这一记记的鼓声,要将她体内的灵气全都震散一样,她那颗心,几乎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一般,脸色赤红如血,忽然间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染尽前襟。

    葛根夫妇的脸色都变得煞白,他们现在听到鼓声,都觉得烦躁无比,何况是现在不能受到任何打扰的葛灵?

    只是他们现在,却没有丝毫的法子,只好喃喃的祈祷,盼望女儿能够度过这一关。

    这时在天空之中,忽然间有一道宝光飞射下来,顿时便将边上的那间竹舍压倒,像是有人受了伤,从空中直跌下来一样。

    葛灵在吐了那口鲜血之后,似乎是变得清醒了起来,她镇慑住心神,口中不停念着顾颜所授的清心咒诀,在她胸口的那块晶石,光芒渐渐的闪亮起来。

    那是顾颜为她寻到的皓月元晶,作为凝聚神魂,不受外物所扰的镇神之物,是结丹过程中不可缺少之物。她这时潜心默运,心神大定,那晶石便光芒大作,将她的周身全都护住,她体内的灵气,开始慢慢的导气归元,向着气海之中聚拢而去。

    这时,她就听到了外面的惊呼之声。

    在空中那人跌落下来之后,葛根与碧萝便围上前,他们虽然知道,今日来的都是强敌,但若是要打扰女儿的修行过程,却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事情。

    他们刚一围拢过去,便发现空中跌落的,是一个相貌颇为妖娆的少女,她似乎是背上受了重重一击,无数细小无比的伤口,在她的背上,留下了成千上万道的血痕。

    她略回了回神,一抬头,看到眼前居然是两个筑基期的修士,顿时露出不屑之色,冷哼道:“你们是菡萏峰的人?”边说,手一扬,一道黑色的长丝已从手中发出来,一下子便将葛根夫妇缠住。

    葛根没想到她话没说完,便即动手,那道细如蛛丝便的长丝,已将他与碧萝,紧紧的缚住,全身上下顿时像受千万针钢针攒刺一样,忍不住呻吟出声。

    少女冷冷的说道:“此处并非菡萏主峰,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若不实说,莫怪我为难!”

    碧萝低声道:“姑娘,我也曾出身于朱紫岛,曾是故人,请放我等一马如何?”

    少女眉梢顿时露出了杀气,她冷哼道:“原来是叛者,该死!”她一扬手,那黑丝在空中已化成一道利刃,向着碧萝的头顶落去。

    葛灵在里面听得清楚,惊呼了一声:“住手!”她飞快的站起,胸口的晶石光芒顿时黯淡下去,一口鲜血即刻喷了出来。

    这时忽然头顶上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道:“停手!”一只素手出现在空中,只一拈,便将那柄黑色的长刀折断,少女惊呼道:“段岛主?”

    来者正是段盈袖,她受了云紫烟的秘命,潜入菡萏峰之中,只是那大阵无比严密,若非硬攻的话,她也只能在三十二峰的外围活动,却无意中发现这里有人迹,随即赶来,便看到朱紫岛下的弟子,正在为难两个筑基修士,不禁大为奇怪。

    据她们所说,菡萏峰共十三弟子,均为结丹期的修士,忽然间看到了碧萝,讶道:“居然是你?”

    碧萝当年,便曾在段盈袖的手下做事,对她有着极深的畏惧,这时一见是她前来,顿时跪倒在地,声音凄厉的说道:“岛主饶命!”

    段盈袖皱眉道:“我倒忘了,你居然在这里,是陪你的女儿?”以她如今的修为,感应何等敏锐,一看四周,便说道:“她要结丹?”

    在她们来袭之前,云紫烟也确实说过,如果有机会,要将葛灵抓到手里,以备日后对付顾颜的时候有用。毕竟朱紫岛与顾颜,有着极深的大仇。只是以云紫烟岛尊的身份,不会专门为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下令,但底下的修士,却都知道她的心思。

    碧萝这时不停的磕头,通通有声,“碧萝愿以此性命回报,只求段岛主饶我女儿一命!”

    段盈袖轻笑了一声,“你那条贱命,我要来做什么?”

    她眉头一皱,忽然说道:“你的女儿,身为她的亲传弟子,这些年来,可有她的消息?”

    虽然她没有说出名字,但人人都知道,她所说的到底是哪一个。碧萝愣在那里,摇了摇头,段盈袖冷笑了一声,“那么,我就亲自去问你的女儿!”随即,她便举步而入。葛灵在周围所布下的无数禁制,都被她视如无物一般,她极为随意的,已经走到了葛灵的身前。

    这时,站在空中的那十二女史,终于动手了。

    她们高高扬起手中的那面小鼓,忽然间同时做出了重重的一击,那隆隆的鼓声,似乎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无比巨大的波浪,谭萧这时低喝了一声,她手中的化血神刀,化做了一道寒芒,似乎只在顷刻之间,便已经割破了那重重的云海,随即便向着岑墨白的头顶上落去。她已经看了出来,这个女人,才是这些弟子中的主事之人,只要将她格杀,那么这些人,很有可能会不战而溃。

    一块银白色的玉玦,这时自行的从岑墨白头顶上飘起,将空中那道刀光挡住,专破神魂的化血神刀,正好被她的天一玦所克制,而这时,那十二名少女,借着隆隆的鼓声,忽然间开始低声吟念起了一记记极为古老的咒诀。

    那声音低沉无比,像是来自于无尽的远古一般,随着咒诀的响起,这十二人的身体之上,忽然间分离了一个化身出来。

    岑墨白的眉头顿时便凝了起来:“十二都天神煞!”

    她们只知道,云紫烟隐居在朱紫岛数百年不出,就是在凝炼这种秘法,但谁也没有亲眼见过,而这时,那十二道化身,已经从空中飞扑而下。

    并非如魔门一般的化身之法,血影分身一样,这十二名少女化出的化身,都与原身一般无二,只是目光中略显呆滞,但手中却丝毫不停,她们的身形只一闪,便已无声的没入到大阵之中。随即,九名镇守阵眼的少女,全都感应到了无穷的压力。

    这时留在空中的十二个本体,同时敲响了手中的小鼓,通通的鼓声,像是让每一个人的心都要震出来一般,十二化身的口中,忽然间发出了同声的低啸,在空中,一时血焰翻滚如海,将整个菡萏三十二峰,全部淹没!

    在血海之中,传来了一阵阵的惊呼之声,那十二个少女的分身,在血海中翻滚来去,如鱼得水一般,她们似乎是组成了这血焰大阵的核心,引导着这层层血海,不停的向着三十二峰压去。原本护山大阵的云气,已经被全部淹没,忽然间轰的一声响,在空中,一条血焰凝聚如龙,飞快逼去,一座山峰被它撞中,顿时便从腰中折断。有一名菡萏峰的女弟子惨呼了一声,一口血箭喷出,人已飞快的向后跌去。第一个阵眼,已经被破!

    岑墨白与师妹对视了一眼,眉间都露出苦涩,对方只出了手下,便已经要逼得她们,使出了全部手段,她们同时吟念起来:“吾山四千仞,三十二莲峰,丹崖夹石柱,菡萏金芙蓉。”

    手中的两面阵符,同时高高扬起,金色光华闪现,岑墨白已将手中的金芙蓉,高高抛向空中。

    在连山血海之中,顿时有无数的金色莲花,同时绽放,无比的馨香之气弥漫开来,空中灿烂有如花海,将那一片片血焰完全淹没。两人飞身而起,一左一右,两面阵符中幻出的金霞,不停的自空中飘扬,像是个护花的使者一般,于空中洒下了无数朵的莲花。

    而在这莲花大阵之中,已经杀气隐现。在花海的掩映之下,无数道金线已经同时射出,将那一层层的血海削去。

    战局似乎已进行到无比危险的时刻,而这时,段盈袖正缓步走到葛灵身前不远处。

    她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正在准备结丹的女子,而葛灵这时,却全然没办法分心旁骛。

    她这时,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关口。

    葛灵是天生的阴灵之体,本来就是修炼的极佳体质,以她的速度,用不了这么久就能够结丹,只是顾颜为了让她打牢根基,有意压制了速度,她结丹的事情,说起来并没有什么凶险,按部就班而已。本来有两天的功夫便可。只是被那大鼓一惊,她体内的灵气走岔,这时刚刚导气归元,便看到段盈袖前来,偏偏她却不能够动弹。

    体内的窍穴,这时像是同时封闭了一样,无数的灵气在体内不断冲击,如千万把钢锥乱刺一样,痛苦无比,她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紧紧盯着段盈袖。

    段盈袖轻笑道:“看你的样子,应该已到了导气归元的最关键时刻,只要过了这一关,天地之灵,归入气海,金丹便可凝成。如果这时我出手的话,只怕你未成形的金丹便要爆碎,前功尽弃了。”

    葛灵怒视着她,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段盈袖道:“我只想问你一声,你的师父,现在在哪里?”

    葛灵道:“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没有顾颜的消息,但就算是有,她也绝不会告诉段盈袖。为了顾颜,她可以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这时空中的血海,与那无数朵莲花,正在相持不下,鼓声一记记的让人心急,而莲花与血海,一层层的相互湮灭,随即又有更多的衍生出来,岑墨白的脸上,这时已经冒出了一层细汗,这时那十二名少女,忽然间将手中的小鼓抛下,随即便举身而入血海之中。

    她们与在血海中的化身,飞快的合为了一体,本来俏丽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狰狞之色,小小的嘴巴一张,那无数的血焰,居然都被她们吸进了口内。而她们的身体,这时像是增添了无穷的力量一样,一名少女已飞身而起,在那无数莲花的簇拥中,穿行不避,眨眼间,便已来到了江无幽的身前,双手并掌如刀,同时向下劈去。

    两道剑光从江无幽的袖中飞起,迎上前去,无数的火星四溅,像是遇到了极为坚韧无比的法宝一般,剑光一折,便向下落去。

    江无幽惊诧不已,这是血肉之躯,焉能坚固若此?

    岑墨白大声喝道:“她们这是十二都天神煞,傀儡化身之法!”

    她在喊出这句话时,心中亦是无比震惊,云紫烟居然真的将十二名女修,以傀儡之法秘炼而出,却又有原本修士所具的灵智,这十二都天神煞,实在不凡,她是怎样做到的?

    江无幽一愣的功夫,那少女已凌空扑来,而另外的十一人,亦同时发动,将菡萏峰的弟子们逼得不停向后退去。就算有着阵法的遮蔽,却仍然是落在了下风。

    谭萧喝道:“进攻!”她带着身后数名师兄弟,手执化血神刀,不再与岑墨白缠斗,转而向着那剩余的八个阵眼攻击,她这次来,除了杀敌之外,还身携八荒秘令。血色刀光飞起,在众人合力之下,又已有一座山峰,轰然的倒了下去。谁也没注意在这个时候,有一道身影,悄然的冲入了血海之中。

    这时站在葛灵身前的段盈袖,已经扬起了手,她只要轻轻的一落,葛灵便会金丹爆碎,不可挽救。就算是顾颜再有回天之力,用结天丹救她,最多也只能让她换个从炼气期重修的结局而已。

    段盈袖的嘴角含笑,悬在空中的手便要落下,葛灵眉头微闭,在这一刻,她露出无比的倔强之色。葛根夫妇站在外面,拼命的要冲进来,却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所束缚住,只有撕心裂肺的大叫。

    这时一声轻笑,从段盈袖的身边传来:“段岛主,何故对我的灵儿如此,她是老实孩子,可经不住你这一吓。”

    这声音温和而又淡雅,随着声音传来,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子,便出现在段盈袖的身侧,她脸上带着平和的微笑,随意的站在那里,便有渊停岳峙的气度,正是顾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