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29章南海乱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当顾颜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是浮在空中,在她的四周,全是一片茫茫的大海,海面平滑如镜,而在她的眼前,则是一片乱石礁,大块小块,崎岖无比的石头分布在眼前,看上去让人颇觉得有些可怖。

    而眼前的情形,居然让顾颜感到很是熟悉,周围的海域,头顶的天空,全是那样入眼,这不是当年自己曾于此地修行的大荒城么?

    只是那大荒岛,环形山,当年曾无比熟悉的场景,如今都去了哪里?

    当年顾颜等人,在地底打通了大荒与云梦泽连通的道路,被一直传送过去,她还不知道后来大荒陆沉的事情。无尽的火山爆发,已经将原本的大荒岛和环形山全都淹没,当年大荒陆沉之时,其情其景,让南海的所有修士都为之震惊。无尽的火山灰,在这片海域的上空,飘浮了整整数月之久,那大大小小的火山爆发,更是持续整整七八年,在这片海域之上,那无尽的烟雾,弥漫数年方歇。

    而现在,当年留下的火山灰堆积于此,形成了一片片的礁石,在方圆数百里之内,海水全都受到了侵蚀,都不会再有鱼虾的存在。

    顾颜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觉得自己似乎像是走了一个轮回,由云梦泽而至大荒,再由大荒至云梦泽,而如今,自己却又转了回来。

    曾于此地修行数十载的大荒城,如今已成为了一片废墟,顾颜轻叹一声,倒也不是太过在意,如她这样的修士,来来去去,本来应当会在一个地方长久的停留,既然大荒城已毁,就让它永久的成为一片记忆吧!

    她略一沉吟,便飞身而起,向着东方飞去。她记得千岛湖就在那个方向,当年千岛联盟的盟主凌千叶,曾经对她甚是尊敬,这次,她初回南海,也应该去找他探听一下消息。

    千岛湖离原本的大荒,约有七千里之遥,而这方圆数万里之内,全都曾是千岛联盟的势力范围。顾颜进云梦泽之前,在凌千叶的带领下,千岛联盟已经悄然的崛起,成为南海之中在七大岛以下,屈指可数的势力之一。

    可是顾颜全力摧动金雷羽,飞行了几千里之遥,也没有看到一名修士的影子。这让她不禁大感诧异,要知道,在以前,千岛联盟的修士们,绝不会让这万里海域,有一个死角,全都笼罩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下。

    这时,顾颜忽然间在空中停住了步伐,她感觉到在不远处的荒岛之上,似乎正有两个人在说话。其中一个是一名少年,而另一个的声音,听上去则略显苍老。

    那名少年正用极为不忿的语气说道:“三师兄,此事我已经禀告过了师父,你为何又在这里将我拦住?”

    老者说话的声音很是平和,但在顾颜听来,倒像是有些在强行压制着一样,“你也知道如今南海的形势,正是多事之秋,你何必非要去趟那一场混水呢?”

    少年很是倔强的说道:“那又怎样?自从五十年前,大荒陆沉,云梦泽开启的那场大乱之后,南海的局势,不是一直纷乱至如今的么?杜岛主不再现世,云台分崩离析,青丘闭门不出,七大岛早就名存实亡,再加上菡萏峰的林峰主闭关潜修,整个南海之中,只有朱紫岛与千镜岛在不停扩张势力,现在的南海,都快要变成它们两家的天下了!”

    顾颜的心头,这时如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原来自己在玄都秘境之中,居然已经停留了五十年之久?

    想想也不足为奇,她收纳玄天灵根之时,陷入到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混沌空间重筑,如同天地宇宙在一刹那间静止一般。当年曾有谓: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她在那种玄奥的境界之中,不知时日之过,一转眼的功夫,原来已是五十年之久了。

    听那个少年的话,原来南海之中,已经有了如此的变故么?

    云台的主持和护法,当年全被顾颜在云梦泽中斩杀,分崩离析,已是可以想见之事,而青丘的阮千寻受了重创,回去之后,闭门不出,也属寻常,只是杜确,居然在这五十年中,都没有在南海中出现?

    她分明记得,当年杜确在玄都殿中,连抗了四十九道天雷,修成金身法体,随后便被最后一道劫雷传送出了玄都殿,那么这五十年中,他都去了哪里?还有在玄都秘境中,与自己分别的叶云霆,难道说他们,仍陷在云梦泽中未出么?

    听那少年的意思,看来八荒等人,倒是都从云梦泽中出来了,云梦泽一役之中,没有受损的,便只有千镜岛与朱紫岛而已。虽然如裴炎、裴明玉、辛采青等人,也都在云梦泽中被顾颜灭杀,但只要八荒与云紫烟这两个元婴还在,那么这两大岛的根基就不会受损,这数十年中,必然会更加的繁荣茂盛起来。

    只是听这话中之意,在这数十年中,这两岛如此大肆的扩充势力,难道说当年三大元婴所商定的不成文之规矩,已经不能再约束这南海了么?

    这时她又听到那老者苦心相劝道:“如今菡萏峰避世,林子楣已有数十年不履尘世,都说她因为闭关冲击境界,走火入魔,以致受了重伤,如今伤重难愈,随时都会殒落,这时你上菡萏峰,不是自找麻烦么?如今两大岛在南海中互相争斗,彼此之间一触即发,这个时候,你非要去菡萏峰,不是要撩拨他们的火头,给师门找麻烦么?师父平时对你最是喜爱,你就不能少给他找些麻烦么,一个小姑娘,就把你迷得神魂颠倒,不知所以了?”

    少年似乎是沉默了一阵子,他忽然说道:“三师兄,我一直觉得,有些事情似乎有些蹊跷。”

    老者一愣,“怎么了?”

    少年道:“在离岛之前,我曾经去向师父辞行,他老人家是允准了的。只是我却没见到他的面,而且他说的话,也十分古怪。三师兄,你不想听听么?”

    老者怒道:“你在说什么浑话,还不赶紧和我回去,给师父他老人家赔罪?”

    顾颜站在这里,远远的望去,能够见到在云气掩映之下,那荒岛上,有着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一个高大老者的身前,站着一个有些削瘦,但却显得很是倔强的少年,而这少年,这时却飞快的向后退去,他一边退,一边说道:“师父告诉我,到了菡萏峰,不要惹事,要好好的尊敬林仙子,还让我转交给她一份拜会的礼物,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现在,我却明白了。”

    这个少年看上去,居然已经有筑基后期接近于顶峰的修为,似乎离结丹也不过只差一步而已。

    他后退的速度奇快,似乎在那老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便已飞退后数十丈之远,同时说道:“因为你们已经投靠了朱紫岛,你们违背了师父的意愿,违背了他不想卷入南海纷争的本意,你们这是,叛师!”

    少年的脸色有些涨红,他大声的说着,开始还像是底气不足的模样,但后来声音便越来越大,声音甚至都有些哽咽,“这些年来,师父的处境有多难,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为了维持这千岛湖声名不坠,在两大岛的夹缝之间求存,耗费了多大的心力,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如今你们,是想将千岛湖的基业,全都葬送了!”

    老者被他一口叫破了心思,那本来紫墨色的脸膛之上,涨起一股诡异的红色来,“你这个小孩子,懂些什么?不错,师父这些年过得确实很苦,但那是为什么?还不就是因为他太过固执,不肯投奔到某位岛主的坐下么,如今的形势,你若不选站一边,就要承受来自于双方的压力,像师父那样的骑墙,必然是没有好结果的!”

    他张扬着双手,大声说道:“朱紫岛的云岛主,她炼成了十二都天神煞,很快就要出关,到时候这南海之中,是谁家天下,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我们千岛湖这么多年,在七大岛的夹缝之中,求生图存,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难道还要眼睁睁看着错过?师父是年纪大了,脑筋固执,小师弟你这样的年轻人,难道还看不清如今的形势,要跟着师父他老人家,走上这一条不归路?”

    老者扬声说道:“我与两位师兄,及诸位副盟主,都已经商量妥当,决定带着整个千岛湖的基业,投奔到云岛尊的座下,为朱紫岛之前趋,振我千岛湖之声威。师父他老人家如果能从善如流,自然还是我们千岛联盟之主,否则的话,我们只能请他荣养了!”

    顾颜听得微叹了一口气,千岛湖的盟主凌千叶,虽然只见过一两面,但顾颜对他,在心中还是有些佩服的,无它,只因为此人深明利害,能知进退而已。听这两人的对话,便可以想见,在如今的南海之中,菡萏峰避世,朱紫千镜两岛独大,能像凌千叶一样,看明形势的人,实在不多了,现在随波逐流,还不若等到尘埃落定之时,无论哪一方占了上风,都不可能将这南海中的散修全都杀干净了,只可惜以这老者为首的这批人,大多利欲熏心而已。只怕真的一个不好,这千岛湖的基业,就全被他们葬送了。只是这些,与自己有何关系?

    她不欲再听,转身要走,这时那少年已经大声说道:“你们说的这些事情,我也不懂,我只知道,是师父将我从那荒岛上带出来,传我道法,教我做人,我这一生,都要听从他老人家的教诲。你们违师作乱,就是不对!”

    这个脸色涨得红通通的,有些倔强的少年,在这一刻,他眼睛中所闪现出来的光辉,似乎是那样的坚定而不可磨灭。

    老者冷哼道:“无知孺子,既如此,你既然这么惦念师父,就回去跟他老人家作伴吧!”

    他大手一扬,一柄铁伞已经当头压来,铁伞之上,红云涨起,顷刻间一片天空,便已被无尽的火焰染成了金黄色。整个荒岛之上似乎升起了一层层的禁制。对着少年压逼过来。他冷哼道:“今天,怎么也不能让你去菡萏峰!”

    那少年一边飞快的后退,脚下一踏,一道云光已托着他凌空升起,手中已抛出了十二口飞刀,在空中如陀螺般的盘旋疾转,向着老者飞去。如莲花一般的绽放出光华,而他脚下的飞行法器,似乎快捷无比,只转眼之间,便已欲冲破禁制而去。

    老者冷哼一声,“无知小辈!”他身为结丹中期的修为,以这少年尚未结丹,本来应是手到擒来的事。只是他师父凌千叶,对这少年实在是偏心,将好几件厉害的法宝全都给了他,现在居然能够在当面与自己相抗。

    只是这修为上的级差,毕竟不是人力所能抹平的,那少年的十二口飞刀,落在铁伞之上,传来一阵如暴雨般哗啦啦的响声,便被那铁伞尽数震飞出去,随即铁伞便飞快的掠至空中,将他的去势横空拦住,老者冷笑道:“跟我回去吧!”他双手同时向下压去,无数道火焰已从铁伞的边缘处爆发出来,飞快的缠向少年的全身,要将他硬生生的拖回去。

    少年眼睛一闭,似乎是下了某个决心一样,他的身体之上,刚刚有一道红光要爆起,这时在头顶上,有一个无比晶莹的玉环忽地自半空飞来,晶莹剔透的赤红色玉环,只在空中一扫,便将那无数的火焰尽数扫去,随即有五道颜色不同的火焰,已从玉环之中射出,将那铁伞只一卷,便在空中化去。这件也算是中品的法宝,被玉环一压,居然毫无反抗之力,便被焚为了飞灰。

    那少年只觉得全身一震,本来硬要从体内爆发的力量忽然间被消去,他一睁眼,便看到顾颜站在了他的身边,顾颜脸色肃穆,说道:“你这十二口飞刀,是从何处来的?”

    这十二口飞刀,是她当年自行炼制的法器,送给葛灵,为她防身之用,本来她不想管这种闲事,但却在这个少年的手中,看到了当年自己弟子所用的法器,这才出手相救。

    以顾颜现在的修为,以朱雀环毁掉那老者的法宝,不过只是举手间事,她落至少年的身前,只不过用淡淡的目光,扫视了身前这老者一眼,那结丹圆满修士,无比强大的威压,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老者看着顾颜,脸上露出了无比骇然的表情,“你……是顾仙子?”

    他也是当年曾有份见证了顾颜单人只剑,几乎屠了半个千岛湖那份壮举的人,虽然他现在已经傍上了朱紫岛这个大靠山,但对顾颜的畏惧却是与生俱来,他一时间只觉得双腿一麻,整个身子都几乎要软倒下去。

    而那个少年,已经无比欣喜的叫了出来:“顾仙子,你是灵儿的师父?”

    顾颜讶道:“你认得灵儿,认得我?”

    少年用力的拍着自己的胸脯,“你忘了吗,我是玄一呀,那年在大荒岛上,你不是还给了我们一件信物,让我们到菡萏峰,去找林峰主的吗?”。

    顾颜“啊”了一声,“你是……玄一?”她曾经听宁封子提过这个名字,对他颇有些印象,只是两人,却只在当年大荒崩变的时候,匆匆见过一面,顾颜将信物给了葛灵,让她带着父母,去菡萏峰寻求庇护,匆匆一晤,玄一对顾颜的相貌牢记在心,而顾颜可就没这么好的记性了。

    不过她曾听宁封子说过,玄一与葛灵的感情甚好,爱屋及乌之下,也不禁对他多看顾几分,笑道:“你这是被人欺负了么,要不要我替你出气?”

    她这番话并非空口大话,当年她还没有悟透天人合一之境时,就可以凭己身之力,生生屠了半个千岛湖,至于现在,就算他们傍上了大靠山,顾颜也绝不会畏惧,要知道,当年她的剑下,曾杀过朱紫岛的三个副岛主!

    玄一的神色却有些惶然,他有些小心翼翼的拉着顾颜的袖子,“顾仙子,你去看看灵儿吧,我怕她会有危险。”

    顾颜的眉头一冷,“怎么,有人敢为难她?”

    顾颜当年,就是怕自己进入大荒秘境之后,葛灵会被人找麻烦,因此特地托上菡萏峰,而以她的了解,林子楣,也肯定会卖她这个人情。在云梦泽中,她与岑墨白等人,还有并肩作战之情,顾颜不相信会有人故意为难葛灵。

    但玄一却说道:“她在菡萏峰过得很好,只是,她最近正在闭关,准备冲击金丹境界,而现在又出了这么档子事,我怕菡萏峰,会有危险……”

    他这番话说得没头没尾,顾颜一转念,随即便反应过来,不禁有些惊讶,“你这孩子,倒是机灵。”

    听他先前所说的话,南海之中,七大岛共治的局面早已经不复存在,如今三大元婴之中,菡萏峰避世,南海之中,千镜、朱紫二岛并立,彼此相争,纠缠不休,而千岛湖这个在南海中也算有名的大势力,忽然决定投靠一方,显然这南海的局势,要出现某种不可逆转的变化。

    这也就意味着,很可能会决出一方的胜者,不管怎样,一直避世的菡萏峰,只怕再难避开这种漩涡之中,当此之际,正在闭关冲击金丹的葛灵,自然免不了要受波及。

    顾颜最喜欢这种性情分明的人,她看着玄一的目光,不禁变得柔和了几分,她回头看向那名老者,依稀记得,他似乎是凌千叶的三弟子,名叫叶玄机,便冷冷的说道:“你就是叶玄机么,朱紫岛派来联系你们的,是哪一位副岛主?”

    她那杀气毕现的目光,只在叶玄机的身上一扫,他就觉得全身战栗,毫无反抗之力,似乎在心底,一点也生不出抵抗之心,垂着头说道:“自从当年的几位副岛主先后丧生之后,云岛尊便不再任命新的副岛主之位,现在只余段岛主一人,她在岛主之下,另立十二女史,直属岛尊一人的调遣,这次与我们联系的,便是其中的一位女史。”

    顾颜淡淡的说道:“你们甘心为朱紫岛的前驱,只怕好处也不少吧?”

    叶玄机战战兢兢的说道:“那位女史答应我们,当朱紫岛一统南海的时候,我千岛湖,可以取代当年七大岛的地位,在朱紫岛之下,会另立七大岛,执掌南海各方。”

    顾颜不禁笑了起来:“这可了不得,一方诸侯啊。于是你就动心了?”

    她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这样的利诱,不可谓不厚了,不知道,你们要交上什么样的投名状,才能配得上朱紫岛给你们的这个地位?”

    她的目光,如闪电一般的在叶玄机身上一掠,他就觉得这道如利剑般的眼神,似乎能够直透他的内心一样。不敢有丝毫隐瞒,脱口而出道:“朱紫岛据说将有大动作,到时候,我千岛湖诸修士,皆要为前驱!”

    顾颜看了玄一一眼,两个人的心中都涌起了一句话:“攻打菡萏峰?”

    叶玄机战战兢兢的说道:“那位女史大人,并没有告诉我们最后的目的,她离开时说,只要我们决定投靠朱紫岛,就要让本盟的盟主,带着信物,以及所有的高手,去朱紫岛听候调遣,到时候,她们自有安排。”

    顾颜冷哼了一声:“利欲熏心!我想这种话,她至少也会对这南海中的几十个势力说过,你真以为你们千岛湖,在这些年的苦心经营之下,就算得上一方诸侯了?没有凌千叶,你们屁都不是!”

    玄一在一边听得痛快淋漓,只觉得顾颜说出了自己想说而没有出口的话,顾颜冷冷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们那两位师兄,这件事,你们千岛湖最好离得远一点,否则,我不介意再屠一次千岛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