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24章云梦泽崩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九嶷鼎从八荒的手中飞出,吸走先天混沌元胎,都是只发生在电光石火间的事情,先前因为九嶷鼎中毫无灵气,而暴怒无比的八荒,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他怒喝了一声,随即整个身躯便如大鸟一般的飞坠而下。那只大手之上,无数光华激射,向着九嶷鼎便抓去。

    这时度劫完成的杜确,已经顺着那条光柱向上升去,脱离了玄都殿的范围,不知飞向了何处,而在场中所有的人,这时全都被这尊九嶷鼎所吸引。

    在吸去了先天混沌元胎之后的九嶷鼎,这时终于绽放出了无比耀眼的光芒来,强大的威压之气,君临于四方,所有见到的人都不会怀疑,这便是玄都殿中的那一件仙器!

    八荒那只大手,这时已经抓住了九嶷鼎的鼎足,但鼎身上所传来的强大之气,让他根本就不能将九嶷鼎倒拖而回。

    鼎身上所传来的巨力,让他的手掌不停的颤抖,而九嶷鼎不停的旋转,居然带着他的手,向着顾颜所在的方向飞去。

    八荒的心中大怒不已,难道连这件仙器,也要认主人的么?

    顾颜这时,却在那里呆呆的站着,她的眼中茫然而无光,像是痴呆了一样。

    但在她的心中,这时却如翻起了惊涛骇浪一般!

    在九嶷鼎与先天混沌元胎合体的时候,她似乎看到有一只灵鸟,于半空中闪了一闪,随后那位临风绝世的古修,便与灵鸟一同飞去。而她体内的混沌空间,这时似乎也陡然间发生了变化。风雷涌动,风雨齐至,中间有一团灰濛濛的气息,似乎正慢慢向着周围扩散而去。随即便“哗”的一声,爆炸开来,无数的气息向着四周飞去,青气上升,白气下降,如天地间分野一般。像是混沌初开的景象,在顾颜体内的空间之中,又重新演绎了一遍。

    这时八荒已向着她的面前飞来。那九嶷鼎似是带着无穷的吸力,向着顾颜的面前冲去,无论八荒使用什么手段,甚至炼神四宝齐出,都阻拦不住这股力量。

    八荒索性不再拦阻,他一手牢牢的将九嶷鼎抓住,另一只大手,已向顾颜的头顶抓去。就算九嶷鼎在这里发神经的认主,他将原本的这个主人灭杀,看看这件仙器,会不会归他所有?

    无尽的压力已从四面八方涌至,像是要将顾颜碾压成齑粉一样,而顾颜这时还呆呆的站在那里,如无识无觉,叶云霆大喝道:“快闪开!”

    他已自斜侧方飞至,手中的天元、地彻两剑,几乎在同一时刻,便锁住了八荒周身的所有方位,剑气迸发,对着他身体上所有窍穴刺去。

    八荒冷哼了一声,落神坊所化的光幕已从空而落,叶云霆的剑光,似刺在了铜墙铁壁之上,发出无数的金铁交鸣之声,却一丝也寸进不得。

    这时,顾颜忽然间低声吟道:“天以演之,地以化形,混沌如一,元气始之!”

    她拖着长长的尾音,说出了最后四个字:“天人合一!”

    似乎直到此刻,在先天混沌元胎的刺激下,她才最终领悟到了这天人之道,体内的混沌空间,随之飞快的变化起来。无数的混沌之气,向着她的经脉之中流散而去,这个空间,像是真正的融入到了她的血脉之中,与她再也不分彼此。

    她扬起手来,那九嶷鼎便如一片鹅毛一般,自行飞起,悄无声息的落到了顾颜的手中。

    顾颜只觉得手腕一重,身体不自禁的向下落去。

    在化合了原本的先天混沌元胎之后,这尊九嶷鼎,似乎变得有万斤之重,让顾颜再也承受不住它的力道。

    而抓住了鼎足,顾颜就感觉,体内空间中的灵气,正在源源不绝的向着九嶷鼎中冲去。在九嶷鼎中,似乎正在演化着诸天世界一般。风云雷雨,一一化形,而那些妖兽,正在里面大声的咆哮起来。

    这时在她的耳边,忽然传来了宁封子又急又低的传声,“你快将定海珠,收到鼎中!”

    顾颜一愣,但宁封子的声音极为细微,只发出了这一声,便又再湮灭无闻,她不假思索,趁着九嶷鼎下落之势,便飞快的向下落去。她的灵气稍一激发,在九个孔窍之中,青白二气便已同时喷出,卷住半空中那尊雕像手中所托的二十三颗定海珠,便向着鼎中吸去。

    这时宁封子忽然说道:“打开鼎盖!”

    九嶷鼎的鼎盖随之开启,宁封子的本体,忽然自混沌空间中冲了出来,她借着那股吸力,便飞快的落入到了九嶷鼎中去。耳边传来了宁封子极快的声音:“我要借你这九嶷鼎修炼,请先帮我将此鼎封死,等我出来!”

    她的声音虽然说得语速极快,但还是飞快的减弱了下去,到最后的“等我出来”时,顾颜几乎已经听不到她的说话。

    等鼎盖一封,顾颜就觉得鼎中似乎多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一般,连自己的神念,都窥测不到里面的动静。只感觉里面原本的变动,似乎正在渐渐的平静下来,那诸天星相,全都已经稳定起来,原本在狂啸的妖兽影子也全都息声。

    她这时想到了当年严渊曾经和她提过的要求,那时的严渊,只剩下一道余有灵智的残魂,跟她借这九嶷鼎中修炼,难道说,这九嶷鼎中,原本就是天生灵体的最佳修炼之所么?

    宁封子跟着顾颜,也有数十年之久,但她作为天生灵体,所修炼的九转金身诀,却一直停留在原本的第一重境界,不能寸进,如果这尊九嶷鼎能够帮助她修炼,那么顾颜绝对不会有丝毫不舍。

    只是在此时,这尊九嶷鼎,已经被完全的封闭起来,灵气丝毫都不外泄,这件仙器,似乎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威力。

    这时的八荒,手执化血神刀,已经结结实实的与空中的叶云霆,连交了数十击,他所劈出的每一刀,似乎都要将叶云霆体内的血脉全都斩断一样,数十刀交换而过,叶云霆已是血满襟衣,八荒怒喝道:“去死吧!”

    他一掌从空中重重的劈下,炼神玦的光华一闪即隐,叶云霆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像是有千万根钢针,在他的脑中不停攒刺着一般,忍不住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人飞快的向后跌去。

    顾颜一手执伽蓝刀,飞身而起,已将叶云霆搅在了身后,随即她头也不回,一刀向前劈出。

    八荒冷哼道:“不自量力!”虽然九嶷鼎已被顾颜收去,而且自己现在,甚至都感应不到九嶷鼎的存在,但他仍然相信,只要能够将顾颜等人灭杀在此地,这件仙器,终究会是自己的。等回千镜岛之后,将这件仙器炼化,那么南海之中,便以他独尊,等炼化了这尊九嶷鼎,他就可以进军苍梧,实现自己一直以来心中的梦想!

    化血神刀自空中落下,顾颜只觉得伽蓝刀上所传来的压力几乎有千钧之重,刀身顷刻之间便压弯成弓形,顾颜将叶云霆牢牢的护在身后,半步不退,刀身之上,一阵阵的轻颤传来,顾颜体脉之中,似乎在一瞬间便抖动了千百次,忍不住一口血箭便直喷出来。她一手抓着叶云霆,已向着身后飞掠而去。

    叶云霆苦笑了一声:“这个时候,你还是自己走吧,否则只会把我们都折在这里。放心吧,就算你把我扔下了,回去之后,我师兄也不会找你麻烦的。”

    顾颜没好气的说道:“闭嘴!你再啰嗦的话,我就真把你扔下去!”

    叶云霆倒是听话的很,马上闭嘴,但马上他又惊讶着说道:“喂,你这翅膀,可真是够吓人的!”

    原来顾颜这时,已经将那五对金雷羽,同时催动出来,五对几乎可以遮蔽天际的金色羽翼,气势逼人,如果这时是在南海之上,那么她早可以凭着这对金雷羽,飞快的远遁而去,哪怕将这五对羽翼全都毁去,也在所不惜。

    当年宁封子为她炼金雷羽的时候,每一对羽翼,都可以为顾颜挡去致命的一击,当年初见八荒的时候,顾颜就是弃掉一对羽翼而脱身,但现在,她们全都被封在了这玄都殿之中,除了杜确度劫成功,飞空而去之外,他们每一个人,都逃不脱这玄都殿的限制。

    八荒怒吼之声不断的响起,在这时,他有如失去了理智一般,隆隆的雷气不断的自头顶响起,一重重的攻击飞快砸下,整个玄都殿中,风雷涌动,就连阮千寻等诸人,也全都受了波及,她们狼狈不堪的在大殿之路,四处游走,躲避着八荒的攻击。在叶云霆受伤之下,已没有人,能够挡住他的威胁,元婴修士之威,一至若斯!

    这时谢侯忽然低声喝道:“小心!”

    顾颜低头望去,不知何时,在那八卦太极图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洞穴。

    在原本的那团混沌之气,被九嶷鼎吸走之后,在那一对阴阳鱼当中,露出了一个空处,里面像是有一条地道,被深深的埋到了地下。

    这时,八荒也看到了此处,他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之色,大笑起来:“原来第五重天的出口在此!”

    顾颜背后的叶云霆低声说道:“我想这里,一定是当年炼虚修士的修炼洞府,那么这通天塔,应该一共有七重天,这条通道,应该直通最后一重的清净天。”

    他叹了一口气,“只可惜底下的好东西,都要便宜眼前的这个家伙了。我们今天要是一起死在这里的话,不知道藏剑山庄的那些人,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顾颜的眉头微皱,她一边飞快的遁逃,一边看到了脚下的那个出口,忽然郑重的说道:“我能够信任你么?”

    叶云霆一愣,笑道:“要是连我都不能信任,我看这个世界上,没几个值得你信任的人啦。”

    顾颜笑道:“说得也是!”

    她虽然没有回头,但却能够想象得到此刻,在叶云霆脸上,那无比灿烂的笑容。她深吸了一口气,身形忽然飞快的前冲,躲去了八荒来自头顶的致命一击。

    八荒这时露出狞笑,“你还不束手就擒么,等我杀死这个小白脸,还可以留你一命,你回千镜岛,助我修炼,将来等我修为大成之时,你或者还有重新出头的那一天!”

    他一手重重的向下抓去,在他的眼前,这时似乎已经看到了顾颜那无比惊骇,要在他面前讨饶的脸。那第七重天,炼虚大修的无上秘境,似乎已经在向他招手。

    顾颜在避去了他刚刚那全力一击之后,似乎全身都有些脱力的样子,她脸色无比苍白,嘴角的血迹甚至都来不及擦去,深深的吸着气,这时八荒那只大手,挟带着空中的落神坊,已经遮天盖地的落下来。

    阮千寻、岑墨白、江无幽等人,这时全都远避在外侧,她们虽然有心相救,但却无力,江无幽甚至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着顾颜被这一击碾成齑粉的下场。而这时顾颜的身形忽然一动,她不趋不避,径直向着那太极图的正中央,那个露出来的洞穴冲去。

    八荒露出了不屑的微笑,他手掌轻移,落神坊已重重的镇压下去,似乎转眼之间,便能够将那个洞穴完全封死。他大笑起来,几乎可以看到顾颜脸上绝望的笑容。

    阮千寻等人都别过了头去,她们甚至在想,自己要不要在此地向八荒臣服,以避免真的尸骨无存的下场。而这时,她们都已经把顾颜当成了一个死人。

    落神坊的威压,已经降临至顾颜的头顶之上,她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骨骼甚至都在被压得格格作响,而这时,在她的眼前,那洞穴的最深处,终于出现了一扇石门。

    那扇石门上面宝光灿然,不知道刻着多少纹路与符篆,一左一右的两个大铜环闪着耀眼的光华,一见便知是难得的宝物,门上左右各刻着一个上古文字。

    叶云霆脸色肃然,将这两个字念了出来:“玄——都!”

    顾颜扬起头,在这一刻,她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一块黑黝黝,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令牌,已出现在她的手中。

    她将令牌拿在手上,高高的扬起,一道乌光便飞快的射出来,照在石门之上,无数的花纹与符篆飞快的转动起来,整个大门金光灿然,让人无法直视。

    然后便传来“吱——呀——”的响声,这两扇不知道被人封存了多久的亘古石门,居然缓缓的开启。

    这时,落神坊离顾颜的头顶,几乎只有毫厘之差,随时都能够将她碾成碎粉,但顾颜脸上的神色却十分安然,她高举手中的令牌,在这一刻,她只觉得这玄都宝殿,那八卦太极图,周围的一切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那落神坊落到她的头顶,离她只有数尺之距,却在这一刻,忽然的静止了起来,顾颜低声说道:“玄都宝殿,就此尘封!”石门之中,无数的光华升起,玄都殿中,像是忽然发生了地啸山崩一样,似乎周围每一重的空间都开始塌陷下去,那八卦太极图在半空中解体,化作了无数星光,向着四周激射。

    每一个人都站立不稳,向着周围跌倒,而顾颜与叶云霆的身影,已经向着那石门之中没去。

    八荒的脸上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在这一刻,他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他认为已经陷入绝地,毫无还手之力的顾颜,却在眨眼之间,就在他的身上,狠狠的踩了一脚,她居然能够打开地底的那扇门,控制整个玄都殿!

    玄都殿已经开始不停的摇晃起来,头顶之上,似乎又有一道道的光柱突然出现,将这里的人每一个都罩在里面,忽然间光柱一闪,江无幽便在原地消失了踪迹。

    然后便是岑墨白,曹云熏……

    谢侯这时大声叫道:“喂,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顾颜一扬手,已经将一枚玉简抄到了手中,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道光柱闪过,谢侯也已被传送而走。

    这时石门中无尽的光华闪动,她与叶云霆两个人,已在空中消失不见。而整个玄都殿,这时已开始飞快的塌陷下去。

    那光柱的威力,似乎只能影响到结丹修士,八荒眼睁睁看着在自己眼前消失的两人,愤怒无比,头发几乎都根根竖起,最后看了一眼已成废墟的玄都殿,便飞快的向着头顶的出口冲去。

    在整个云梦泽中,这时已经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异变,无数的狂风自海面上卷起,像是一阵阵的龙卷风,在海面之上,形成了无数个巨大无比的漩涡,隆隆的巨声响起,那一个个海岛,居然都开始向海面沉了下去,原本云梦泽中的万兽,这时似乎也都消失了踪迹。

    当江无幽震惊无比的探出头来时,她发现岑墨白就在她的身边。而在身前不远处,原本玄都殿中的阮千寻等人,也都在身侧。

    而岑墨白这时的脸色变得极白,她的目光牢牢的盯着前方,在她的身前,负着双手,如怒目金刚一般,傲然而立的,正是八荒居士!

    这时江无幽才发现,她们现在所处之地,居然就是当年,云梦之竹第一次出世的时候,她们与千镜岛的裴炎、朱紫岛的司空韶等人一起,会商大计的所在。

    当时的顾颜,就是以金雷羽之力,避过了她的锦绣云光,从此地抢走了云梦之竹。掐指一算,到现在居然已经有二十几年了。似乎又是一个轮回,只是经过了云梦泽的这一个轮转,当年还在此地的人,似乎只剩下她们师姐妹两个了。

    她虽然不知道顾颜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使出了什么手段脱身,但看到八荒没有得手,她的心中,居然不自禁的就有几分快意。

    这时八荒站在那里,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应到他身上传来阴森无比的杀气。

    如果他想动手将这里所有的人一一灭杀的话,那么没有一个人能有反抗之力。

    但是八荒并没有动手,他只是站在那里,沉吟不语,半晌才说出了一句让人无比惊讶的话:“林子楣,你何时来的?”

    在空中出现了一位端丽的女修,她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但似乎自有一种威严,让人不敢轻视。正是菡萏峰主林子楣。

    她这时微笑的看着八荒,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居然显得无比平和。似乎谁都没有出手之意。

    八荒冷笑了一声:“你与云紫烟这两个妇人,有大事的时候不来,现在事了,便想来捡我的便宜么?”

    林子楣肃容道:“云梦泽现世,南海动荡,谁都不能置身事外。居士此言,未免过逾。”

    八荒冷哼了一声:“不错,南海的秩序,确实需要变上一变,五十年后,我上菡萏峰讨教,如何?”

    林子楣微微俯身,微笑道:“恭候居士大驾。”

    八荒哼了一声,转身拂袖,只一眨眼间,他的身影便已消失在天际。

    阮千寻等人,都躬身行礼,“参见林峰主。”随即便告辞离去。

    江无幽这时才惊喜无比的上前,拉着林子楣的袖子,很是欢喜的说道:“师父,你何时来的?”

    林子楣笑着用手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我若是不来,你不是早就被人收拾了?”

    江无幽嘟起了嘴,“师父你不知道,这次我们谁也没捡到便宜呢。”

    岑墨白的心思毕竟要细上一些,她低声说道:“师父,是不是南海的局势,将有变动了?”

    林子楣点点头:“当年三大元婴订约,保得南海千余年的平静,只是静中自有逆流,如今云梦泽现世,只不过是个引子而已,只怕风雨还在后头。我听说云紫烟于朱紫岛上,秘炼十二都天神煞,只怕这次,我要往苍梧走一遭。”

    江无幽说道:“师父,秦明月她……”

    林子楣用手虚按了一下,“此事我已尽知,这次我会上莲花山,找莲花生大师一晤,此事我自会料理,你不用操心了。”

    她随即说道:“看八荒的样子,在云梦泽中,他亦有所得,此次回千镜岛去,必会觅地修炼,只怕将来的南海,不会平静,你们要有所准备。”

    岑墨白有些忧心的说道:“师父,若是他们联手,只怕菡萏峰……”

    林子楣止住了她的话头,“这些事我心中有数。”她向着江无幽笑道:“回去之后,要派你个事情。顾颜在临入云梦泽之前,将她的弟子送上菡萏峰,拜托给我照顾,我看此事,就交给你吧。”

    江无幽愕然的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