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23章先天混沌元胎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所有争斗着的诸人,一时间都停在了这里,八荒虽然对杜确恨之无比,但在这时,也不会出手去影响他度劫。

    在修士刚一开始度劫之时,如果外人妄自加以影响,极有可能会引来雷劫的反噬,到时候八荒自己也会被折进去。他冷笑着看向沐浴在劫雷中的杜确,似乎并没有出手之意。

    第一道劫雷似乎很快便已度过,对杜确几乎没有丝毫的影响,随后头顶上,第二道劫雷又已轰然而至。杜确怒喝了一声,他挥动铁拳,硕大无比的拳头,径直向着头顶上落下的雷火迎去。

    他的拳头,准确无比的轰到了雷霆的末端,无数个白色的电弧,在他的指尖飞快炸响,他那拳头,顿时变得血肉模糊。

    顾颜惊讶的看着杜确,没想到修习炼体术的修士,在度劫之时,居然是这样的惨烈。

    可看杜确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痛苦之意,他的眼神显得无比坚毅,紧紧的绷着嘴唇,眉目间流露着无比坚定之意,第二道雷霆,已被他一拳轰碎,而他的身形则飞快的上冲,转眼之间,便又迎上自头顶落下的第三道雷劫。

    在将刚才的第二道劫雷轰碎之时,他的拳头上,仍然遗留着无数细小的白色电弧,将他拳头上炸得血肉模糊,而这时,杜确已经换了一只拳头,再度迎上,于先前一样,第三道雷霆,又已经被他轰得粉碎。

    无数的雷霆,在整个玄都殿中,轰然的炸响,似乎每一寸空间,都弥漫着无比闪亮的白色电弧,那隆隆的天地之威,让每一个人都心生余悸。这就是真正的煌煌天威啊。

    相比之下,当年卫东阳于栖云山度元量劫,实在不能与眼前的相比。顾颜不禁想到,卫东阳相比杜确,实在是差之远矣,难怪他两次度天劫,都最终失败。这元婴之劫,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渡的。

    这时,杜确先前的那只拳头,上面无数的细小电弧,像是已经全被他的拳头所吸收,本来的肌肤顿时变得光滑如玉,就像是躯体重生了一般。

    这只血肉重铸过的拳头,便又迎上了头顶的第四道雷霆,又是一轰而碎,周而复始,转眼之间,头顶上一连降下了十八道雷劫,全被杜确一拳轰碎。而他的那两只拳头,则已经被连续重铸了九次。

    到后来,不光是拳头,包括他的双臂,上面的血肉,几乎全都被雷霆劈碎,然后又重新生长出来。叶云霆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杜确的身侧。

    在他的脸上,显然也露着惊叹之意,“杜岛主所修炼的,这是焚灭之劫啊,要生生的将自己体内的血肉,全都一一的在雷霆之下重浴,炼成金刚不坏的血肉之躯。真难为他,在结丹期时,就将炼体术,修到了那样的程度,如果他真能度过雷劫的话,他在元婴之后的修炼速度,必将比一般人更加快捷,用不了几十年,他恐怕就能炼成金刚不坏体!”

    金刚不坏体,与金刚门的不坏法身类似,都是肉体修炼到无比强横时的产物,而杜确的法门,据说源自于上古妖族,炼成法身,万劫不灭,万古长存。与天地同寿,日月同齐。

    顾颜看着这个为自己的梦想,执着而坚定的男子,在心中默默说道:相信你终有一天,能够踏上那大道之门。其实我们两个,本质上仍然是一类人啊。

    八荒目光如电,冷冷的看着杜确,在空中的第二十七道雷霆降下之时,他终于飞身而起,手中的落神坊忽然平切而去,抢在杜确之前,迎上了空中降下的那道雷霆。

    看上去,似乎是要帮助杜确抵御雷劫,如果是当年的卫东阳碰上这种事,怕是所有卫家子弟,都要对八荒感激涕零。但叶云霆的脸色顿时一变,低声说道:“拦住他!”

    他口中又急又快的说道:“杜兄仗此劫雷,重铸躯体,炼化血脉,他是生生的要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抵挡这四十九重劫雷,如果被拦去了一道,那么就算他能够结婴成功,法体却终究不能趋于大成,因此,我们一定要拦住他!”

    顾颜皱眉道:“难道,他就不怕劫雷反噬么?”

    叶云霆道:“像他这种积年的古修,只怕现在已经到了元婴中期的境界,只是迟迟的不肯晋阶,此刻劫雷已经过半,些许的反噬,不过让他在将来的修行中,多耗几十年的功夫,为此,却可以减少一个大敌,智者何为?”

    叶云霆这句话,倒让顾颜的心中一动,她早就觉得,八荒居士现在的修为,已经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了,而他拖了这许久,迟迟的不肯晋阶,到底在等着什么,是不是在等待着修习烈火真经,重新修炼火灵婴?

    难怪他当年,对自己的火灵之体,如此的垂涎,不惜费那样大的心力,也要将自己掳去千镜岛。

    这时那落神坊遮天而来,顾颜一扬手,本来已落到掌中的二十三颗定海珠,又已劈面掷了出去。

    八荒怒喝了一声,化血神刀在空中,幻化出了无数道刀影,将定海珠全都挑中,如山的巨力压来,刀身顿时为之轻颤不已。

    她朗声道:“杜兄,你不用旁顾,全力结婴,余事,自有我来料理!”她手中伽蓝刀一挥,便已重重的斩在了落神坊之上。

    无尽的刀气与五色雷霆,在这一刻完全爆发而出,以强大的落神坊之力,仍被顾颜这一刀,压得步步后退。

    八荒冷笑了一声,“找死!”他那只闪着白色玄光的大手这时遮天而起,向着空中扑击而去,与叶云霆的两口剑,转眼间便在空中交了数十击,他指尖之上,血痕宛然,但叶云霆,也已被他击得步步后退。

    他手掌忽的一扬,在掌心处的炼神玦上,已经映出了叶云霆的虚影,他喝道:“此法炼神!”那道虚影在空中一闪,随即便自炼神玦上飞扑而出。

    这炼神之法,方才连炼虚修士残余的神魂都能击碎,叶云霆负伤之际,似乎根本无法承受这重重一击。

    这时顾颜一扬手,朱颜镜便被她一把甩了出来!

    镜身之上,无数的光影飞舞,光华璀璨,顾颜低吟道:“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自朱颜镜之上,忽然间便幻化出一片无比朦胧的云气来,顿时便将那道从炼神玦扑出的虚影遮掩住。

    八荒冷哼了一声,炼神玦上,一道白色玄光已经飞射而出,射在朱颜镜的镜面之上,顿时嗡嗡的响声不绝于耳,无数光华随之大作,似乎有千万条银色的光线,于镜面之上爆发开来,顾颜手掌轻拂,那无数云气,似乎在这一刻,全被她的指尖拢去。

    而被云气罩住的那道虚影,已经飞快的经历了无数变化,居然已经变成了八荒的影子,而且深深的印在了镜面之上。

    顾颜的脸上,血色一现即隐,她指尖上的法诀,密集如雨,飞快落在了朱颜镜的镜面之上,似乎在这一刻,她于朱颜镜上,狭小的方寸之间,凝出了一片无比繁复的阵法一般,无数的光华向着镜面之上落去,随后映着八荒身形的那道虚影,便在空中飞快的爆射而出。

    八荒闷哼了一声,他的脸上现出一片血色,空中的落神坊忽然间像是支撑不住一般的向下落去,头顶之上,诸天星辰已轰然而落,重重的击在他的身上,嘴角之上,一丝血痕顿时浸了出来。

    顾颜一击得手,人已飞快的向后退去,她以这“袖里乾坤”之法,将须弥纳于方寸之地,施展这二十四诸天阵法,实已超出了她本身所能承受的能力,一口鲜血顿时狂喷而出。

    但她以结丹修士之躯,居然能够将一位元婴修士击得受伤吐血,仅以这份实力,她便足以堪称南海元婴之下的第一人,甚至当年的杜确,也不能相比!

    而杜确这时,对周围的变化,都已视如无物一般,在顾颜替他挡住了八荒之后,他手下丝毫不停,转眼之间,便又已将头顶上接踵而来的七八道雷霆轰碎,这时他的全身,似乎都已沐浴在那无尽的雷火之下。

    无数的雷霆烈火,已将他身体全都围住。顾颜这时敏锐的发现,空中降下的劫雷,这时已经变成了紫金之色,无数细小的紫金电弧,就如无数条毒蛇一般,在杜确的身体周围,不停的游走,将他那坚硬无比的身体,割开了一条条细小的伤口。

    无数的血迹飞快的喷溅出来,然后又被那雷霆化去,随之伤口便飞快愈合,但转眼之间,又已是一道雷霆降下,在他的身上,又多出了无数条伤口,如此循环往复,几无穷尽。

    而那坤灵灯,这时就高悬在杜确的头顶,九朵青色灯花,牢牢的护住了他头颅上的各大窍穴。

    顾颜这时心中才有所明悟,为何杜确在结婴之前,费尽了千辛万苦,也一定要取得这坤灵灯。

    原来这件法宝,是为了在他结婴之时,受尽无尽炼体之苦时,护住神魂所用的。

    九朵紫青兜率火,暗合人体九宫之窍,将杜确的神魂全都锁定,不受外界所拢,否则如果禁受不住烈火焚身之苦,神魂受创,那结婴便要半途而废。这件法宝,果然对结婴的帮助极大。杜确为取这坤灵灯,穷尽数百年之功,其心志坚毅之处,果非常人可比。

    八荒被顾颜一记逼退,叶云霆手中剑已飞快的迎上,他趁着八荒受伤吐血,灵气走岔的那一瞬间,迅如雷电一般的连发数百击,那天元、地彻两剑,在空中幻化出无数的剑影,与顾颜所悟,那白沙滩的千重剑意暗合,其势迅捷如雷,奔袭如风,八荒居然被逼得步步后退。

    顾颜拭去嘴角的鲜血,手指引动,空中的定海珠便向着八荒压去。那二十四诸天,虽然缺了一角,阵法有了缺陷,但辅助叶云霆的压制之力,却仍然对八荒有着极大的威胁。

    八荒的身形这时飞快的后退,他那落神坊挡在身前,承受着无数星辰于半空中飞下的猛砸,轰隆隆的巨响不断传来,落神坊之上,已被顾颜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坑。

    他的心中怒火勃发,顾颜这个人,仅凭修为,实在不是他一招之敌,当年他只一击,便能将此女击得狼狈遁逃,但她法宝众多,手段齐出,居然总能够在突如其来之中,给他以伤害。现在,八荒居然一时之间,对她无可奈何!

    那牧野神图被诸天阵法压制,不能施展,他忽然间看到了大殿之中的那二十四尊雕像。心念一转,以落神坊前挡,身形已飞扑而下,径向着那群雕像而去。

    那雕像有六尊已空,八荒一只手,已将一尊雕像上所捧的法宝抓到了手中。

    那是一件形似如意之宝,上面光华黯淡,显然这些法宝上,都有古修士留下来的禁法,如果不经炼化,无法发挥出全部威力。

    但此时八荒也并非是想要夺宝,他抓住这柄玉如意,劈手便向着空中掷了出去。

    正好砸在了空中那定海珠上,轰的一声响,那定海珠被砸得光华黯淡,像是报废了一般,飞快的下落,与这玉如意一起,同时落入到那雕像的手中。

    八荒大笑了一声,他想得果然不错,这定海珠,与这二十四尊雕像有着难名的关系。

    只要他破去定海珠,去了诸天阵法的压制,他一定要让顾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叶云霆的眉头顿时一紧,其实在这时,他也有些力竭之势,只是他与杜确曾同生共死,在他结婴的最关键一刻,他亦不能退避,创新默念着门中的剑意,回想着那名炼虚古修的虚影,在空中如天外飞鸿,横空而来的那一道无形剑气,心中似有所悟,手中天元剑横掠而过,遍如天穹的剑气,顿时便将化血神刀的光芒又压下了几分。

    八荒冷笑道:“苟延残喘!”化血神刀与落神坊,已将面前这两人的攻击,尽数挡住,他一闪身,又已从一尊雕像的手中,取过一个拳头大的金球,向着空中掷去,随即一颗定海珠便又被他破去。

    他在眨眼之间,已连破十八颗定海珠。到了第十九尊雕像的手中,已是空无一物。

    八荒毫不犹豫,他将一尊雕像倒搬而起,便将整尊雕像向着空中抛出。忽忽如风雷之响,那定海珠被这尊雕像轰中,化作一道白色的光华,飞快的没入了雕像之中。随即雕像便重重的向下落去,那大殿似乎是无声的开了一道口子,雕像没入地下,随即无踪。

    八荒连声的呼啸,他那双大手,已将一尊尊的雕像搬起,掷向空中,转眼之间,二十三颗定海珠,已被他全数破去,那二十四尊雕像,除了一尊仍空着手矗立在那里之外,剩余的,已全部没入了地面。

    八荒于此地大喝了一声,他单手托起了落神坊,如泰山压顶一般,向着叶云霆劈面掷去,同时他摧动化血神刀,如离弦之箭一般,已向着顾颜的身前冲去。

    就让杜确结婴又如何,一个刚刚结婴的修士,又怎么能够有实力,撼动自己的威严?

    他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得到顾颜手中的那件仙器!

    顾颜早已将灵气全无的九嶷鼎,收入了九嶷鼎之中,但八荒在此时,双手飞快的于空中打出了法诀,似乎在大殿之中,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九嶷鼎居然从顾颜的乾坤袋中,就这样飞了出来!

    八荒朗声长笑,那化血神刀毫不停留,向着顾颜的头顶落去,而他的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了九嶷鼎的鼎足。

    顾颜被那股凭空而来的杀气,激得不住后退,已无暇去顾及空中的九嶷鼎。

    而八荒握住了鼎身,顿时便是一愣,他感觉到在九嶷鼎中,空空如也,就如一件凡品一般!

    八荒怒吼起来:“怎么会这样?”

    就在这时,杜确头顶上,那九朵灯花,忽然间大放光芒,然后向着空中聚拢而起。顾颜这才发现,那空中降临的劫雷,不知何时,已经到了第四十九道。

    而那最后一道雷霆,劈到了杜确的顶门之上,与那融合起来的一朵灯花相合,随即便向他的顶门,一直的贯了进去。

    他那已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循环往复,无数的伤口愈而复裂,裂而复愈,鲜血淋漓的全身,忽然在这一刻大放光芒,他整个的身躯,已经变成了一尊金色法体,随即飞快的向上升去。

    这时所有人都停下争斗,叶云霆抬头望去,惊呼道:“他这是修成了金身法体,看来用不了几十年,他就可以炼成金刚不坏体了!”

    杜确紧闭着双目,像是无知无觉一样,而他的身体如沐浴在烈火与雷霆之中,在空中缓缓的旋转,他的脸上,似是露出了一丝无意识的笑容,头顶上那道光柱,像是从天而降一般,一直将整座大殿全都贯通,直向着天空中升去。

    而在地底的那些雕像,除了一尊之外,已经全部隐没,原本的先天八卦太极图,这时候又重新出现在空中。

    顾颜这才惊讶的发现,先前定海珠所演化的二十四诸天,其中的星光连贯起来,就是原本在地面上所显现出来的那幅八卦太极图!

    这幅图案再度出现,却不再像先前一样的死板,原本的阴阳鱼开始不断的流动,那八卦图案,不停的生变,但顾颜的眼睛,却紧紧的盯着那太极图案的中央。

    在那里,似乎有一团看上去灰濛濛的气团,正在不停的四处游动。像是要挣脱着那阴阳鱼的束缚而冲出来。

    顾颜的心中朦朦胧胧的想到了些什么,但是似乎又抓不到头绪。

    这时候地下忽然裂开了一道道的大缝,有无数道白光从地底冲了出来,而这时杜确的身影,已经不停的向上升去,几乎要湮灭不见。

    宁封子大叫道:“是定海珠出来了,快去收取!”

    顾颜不假思索,她飞身而起,已冲入无数的光柱之中,一手一个,将由地底下冲出的二十三颗定海珠全部收到手中。而这时,在无尽的光芒之下,她却看到了那尊雕像,单手平托,像是在对自己微笑。

    似乎是冥冥之中有着天意一般,她出自于本能的反应,将那定海珠劈手掷出,二十三道白光,如电射般而去。在空中飞快的连成了一串,化作一条珠串,落到了那尊雕像的手中。

    在那一刻,她似乎是有一种错觉,她分明听到那尊雕像开口说话了,“混沌如一,一气始焉!”

    那尊雕像忽然间向着天空升去,从那八卦太极图之上,有无数道光柱同时飞起,那阴阳鱼与八卦之图,似乎在这一刻,都要离图飞去一般。在中间盘旋着的那一团元气,这时像是终于挣脱了束缚,自行的飞了起来。

    而顾颜这时,忽然间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吸力,让她径直的向着八荒冲去。

    顾颜大惊,她只觉得有一道无形的气体在牵着她,毫不犹豫,挥起手中的伽蓝刀便斩,但那气息竟是连绵不绝,斩之不尽,这时八荒忽然大吼了一声,他手中那尊九嶷鼎,已脱手飞出。

    顾颜这时发现,她与九嶷鼎本身,都是被空中飞来的那团气息所引,三者正向着同一处飞去。

    而九嶷鼎的鼎盖,这时已经自行的张开,那团气息在九嶷鼎的上空一停,随即便落入了鼎盖中去,随即鼎盖便飞快的闭合,而九个孔窍之中,已同时爆发出了无比耀眼的青白色光芒。

    这时,顾颜就听到了“咔”的一声轻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九嶷鼎中,被严丝合缝的嵌入了进去一样。随即,她就如眼前长了透明的眼睛,看到在九嶷鼎中,无数的云气蒸腾而起,河洛山川,日月星辰,全都一一化形,像是在九嶷鼎中,演化出了万千世界一般。

    本来在九嶷鼎壁之上,那无穷的妖兽,这时都大声的啸叫起来,其势疯狂无比。

    顾颜忽然间想到了当年魔圣严渊所说的话:此宝因缺乏了混沌元胎,不能演化混沌之气,否则日月星辰,风云雷雨无所不现,是极为上佳的修炼之所。

    这时叶云霆才惊呼道:“这……是先天混沌元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