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22章结婴于此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这是上古之时,用来试炼元婴,甚至是化神期修士的二十四诸天杀阵,阵法一展,诸天星象,尽入掌中,算是极为厉害的阵法,如果在全盛之时,就算化神期的修士也难从此阵脱身。

    只是这阵法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万年之久,又被人取走了六件镇压阵法的法宝,威力已经大减,但虽是如此,也非他们这几个结丹修士所能抵御的,江无幽的手刚抓到一柄长剑之上,就觉得上面金霞闪动,一股大力传来,将自己反弹出来,而她再看头顶处,无数的星辰已经铺天盖地的涌至。

    岑墨白的见识较多一些,她低声喝道:“谨守心神,不可妄动!”她将手中的天一玦高高抛起,于静中生变,定中生慧的玄光浮在头底,周围混乱的灵气顿时为之一清。

    阮千寻将五子同心杖戳在正中,五个硕大的骷髅头立在了周围,周围那一片片星尘,纷然洒落,她们只觉得像是身处在一个无比飘扬的大地之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倾覆下来。

    谢侯喃喃的说道:“传说在上古之时,茫茫宇宙,星辰无数,那些身具毁天灭地大神通的仙人们,举手之间,就可以将一颗星辰完全毁去,当时只觉得是匪夷所思,现在我却信了。”

    这时八荒那含着炼神玦的巨掌,已经飞快的压至虚影的头顶上,在玉玦中的影子一闪,八荒怒喝了一声,他脸上的肌肉这时扭曲无比,声音森森的如从地狱中传出一般,那位古修映在玉玦中的影子,居然被他生生的扯了出来。

    随即炼神玦那道白光便卷上去,在空中只一闪,便飞快的湮灭无闻,那位古修如受重击,那影子在空中瞬间变得极淡,八荒全力前扑,居然从他的身体之中穿了过去!

    那九嶷鼎也同时化作了虚无一般,八荒冲过他的身影,毫无阻碍,而接着他身后而来的杜确,却捡了一个便宜,他一只大手,已抓住了九嶷鼎的鼎足。

    八荒冲至数丈之外,才稳住身形,厉声喝道:“给我!”他一转身,化血神刀便已劈面而来。

    杜确一手抓住了九嶷鼎,另一只手已擎出自己的大戟,丈许长的大戟挺立于空中,与那激发出数丈长刀芒的大关刀,转眼之间,便在空中连交了十数击,

    八荒动作如电,化血神刀连劈,巨大无比的冲力,像是能将一座山硬生生的砸平一样。十余刀过后,杜确已被八荒逼退十数丈之远,他那大戟之上,已被斩出了一条条的裂纹,身上青筋迸起,似乎随时都会血脉爆裂一样。

    这时叶云霆已冲至了他的身前,天元、地彻两剑已同时发动,天元剑光暴起,在半空之中,如划出了一个圆弧形的顶盖一般,剑气平滑,飞快的散发出去。

    顾颜不禁“呀”了一声,她有一种很是古怪的感觉,像是叶云霆的剑道,在这里停留的短短时间内,居然又有进益,只这一剑划出,便显得大气磅礴,不像先前一样,利则利矣,却少了几分平和大气。

    这时叶云霆单手握住地彻剑,低声道:“破!”他的脸上,泛起一丝不自然的潮红,映着苍白的脸色,看上去颇有些下人。

    但叶云霆抿着嘴唇,眼中坚定之意似乎不改。地彻剑如离弦之箭一般的冲去,剑光如电,正刺在了化血神刀的刀锋之上。

    八荒怒喝了一声,在化血神刀的刀身之上,发出了“嗡”的一声轻颤,像是要将这刀身,硬生生的凿穿一样。

    八荒冷哼道:“找死!”他那只大手重重的自空中压下,炼神玦的光华闪动,居然将这地彻剑,硬生生的抓在了手中!

    剑身之上,无数的赤红色剑芒暴起,但似乎都逃不脱八荒这一掌之困,地彻剑似陀螺一般,在那无比狭小的方寸之地,飞快的转着圈子,却始终也冲不出去。

    叶云霆低声道:“你带着此鼎速退!”

    杜确苦笑道:“退到哪里去?”

    他们在这玄都殿中,虽然进入了上古秘境,但却后退无路,回头无门。

    这时顾颜已飞至杜确的身后,杜确抬手一抛,喝道:“接着!”

    那九嶷鼎被他一手抛出去,径直落到了顾颜的手中。

    顾颜扬手接过,这件跟随了她数十年的法宝,在这一刻握在手中,居然有一种格外陌生之感。

    顾颜只觉得,这尊宝鼎,似乎本身就应该是属于此地的,就像那只蜃魔王一样,直至如今,它才回到了家一样。而在这里,还有着它所期盼和想念的东西。

    而她将九嶷鼎拿到手中,就觉得轻飘飘,如空无一物一般,这尊宝鼎,就像刚进入云梦泽的时候,上面没有丝毫的灵气。连一件法器都不如,哪里有震古烁今的仙器之形了?

    八荒见那尊宝鼎落入顾颜的手中,怒喝了一声:“大胆!”他那高大的身形,在半空中如一只大鸟般的飞起,手掌一松,正与杜确相抗的化血神刀忽然间脱手飞出,在刀锋之上,幽蓝刀的寒芒猝然间炸响,轰的一声响,杜确那杆大戟的戟头已经断折,破空飞去,直没入大殿的墙壁之后。

    而杜确受了这重重一击,口中一股血箭狂喷而出,人似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外飞去。那九朵灯花,自行的在他的身前护住。

    叶云霆欲回身再击,可这时,那尊巨大无比的落神坊已自空中猝然而落,如一道严密无比的屏障一般,将他牢牢的挡在了身后,而八荒以一己之力,力敌两人,竟似已取得完胜一般,他左手扬起,一幅席卷山河的画卷从他的手中飞出,顿时无数的兵戈杀伐之气,已遮天盖地而来,向着顾颜劈面卷去。

    空中像是有无数手执兵戈的战士,正自那幅图画之中,源源不绝的涌出,将这二十四诸天阵法,充斥的满满当当,顾颜感到身前的杀气,扑面而来。

    她飞快的向后退去,抵抗着身前那股强大无比的吸力,这时被八荒一刀震飞的杜确,已经扬声喝道:“接着!”

    他一扬手,一道赤红色的火光便自手中飞出,径直落到顾颜的手中。

    一根赤红色的长针,跃然于掌上,彻地神针!

    顾颜摧动彻地神针,一道火光带着她,向着远方飞快的遁去。双方在大殿之中,追逐不已。

    半空之中,无数星辰之下,只见到这四道身影在不停的追逐来去,让下面的人看得目眩神摇。这是南海之中,最顶尖修士之间的对决,哪怕是如阮千寻这样的青丘之主,在这一刻,也毫无插手的余地。

    而显然,顾颜等三人合力,却仍在八荒居士的手下,处于了下风。

    叶云霆手中的天元剑,划了一道半弧,平划过落神坊的顶端,如在天穹之中,凭空而来的一股巨力,那落神坊微微一摇,似乎根基不稳一样,这时地彻剑便已贴地而来,剑锋之上,数丈的寒芒吞吐,落神坊在空中一动,似乎被叶云霆撬动了起来!

    八荒冷哼道:“小子,你体脉有伤,还强行摧动剑气,这是找死!”

    叶云霆哈哈的一笑,“找死还是等死,有区别么?”

    他见落神坊已经开始摇动,天元、地彻两剑,这时同时回到了他的手中,身剑合一,化作一道玄光,居然就那样向着落神坊冲了过去!

    顾颜驭彻地神针而走,但在八荒那牧野神图的压制之下,整个大殿的空间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小,头顶之上,无数的杀气纷纷而来,一波*的战士手执兵戈,向她的头顶上飞落。

    顾颜以朱雀环和玄魄珠护住四周,五色火灵如转轮一般在脚下催动,将牧野神图中所降下的那些战士全都震飞,她手中挥动伽蓝刀,刀气森森如雪,背后的金雷羽摧动,再加上彻地神针于身前开路,八荒仅凭一张牧野神图,根本无法将她压服。

    而这时,叶云霆的剑气已自背后袭来。

    杜确这时抹去嘴角上的血迹,将那杆大戟掷于地下,双手握紧了拳头,喝道:“全力一击,便在于此!”向着八荒飞快的冲去。

    顾颜一边飞快的逃遁,在心中不停的思量着脱身之计。以八荒之能,在大荒时,就可以在两人联手的情况下取胜,而现在,顾颜不认为换了个地方,自己这一方就有取胜之机。可现在,要从何处脱身?

    她的目光,不禁落到了那二十四诸天阵法之中,像是想到了什么,飞快的说道:“封子,拿出你的定海珠!”

    宁封子一直躲在混沌空间中没有出来,面对八荒,顾颜都只有逃命的份儿,她自然不会出来找麻烦。她一扬手,便将定海珠抛出。

    顾颜接到手中,有一颗定海珠,在离恨天中,被她以伽蓝刀斩成了碎粉,如今只余二十三颗。

    她将这定海珠拿到了手中,就觉得在云虚死去之后,本来已经的空空荡荡的宝珠之中,似乎正有一股悠细而绵长的灵气,从外界飞快的涌进来。

    她手托这定海珠,诸天星辰,似乎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宁封子这时忽然说道:“你看到原本的阴阳鱼和八卦图了么?”

    顾颜愕然摇头,“怎么了?”

    在她们刚开始进入大殿之中的时候,显露在地面之上的阴阳鱼与太极图,在雕像出现之后,早就已经消失无踪。

    宁封子摇头道:“不是,你且往空中看!”

    顾颜微闭双目,她的神念便向着四周延展出去,似乎这二十四诸天的星辰,都尽在她的掌握之中,而空中的那无数星辰,星光璀璨,光华流溢,似乎在她的眼前,开始缓缓的自行排位,形成了一副混沌之景,像是有一团混沌元气于这里慢慢的发散,然后阴阳二气乃分,五行八卦,随之而出,那副星图所成之景,与先前在这大殿之中,那一副阴阳八卦之图的情景,一般无二。

    顾颜的心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只是又有些茫然,摸不到头绪。

    而这时宁封子却已经大叫起来,“喂,这里是怎么啦?”

    在顾颜体内的混沌空间之中,这时已经发生了异动,无数的狂风卷起,掠至四周,空间中山河涌动,暴雨倾盆,像是天地初开时的景象一般。

    叶云霆等人,都不知道在顾颜的体内,产生了这样的异变,他们在与八荒的缠斗之中,看到了顾颜居然正站在原地发愣,叶云霆大喝道:“你在做什么?”

    顾颜本来正处在一种玄之又玄的迷蒙状态之中,叶云霆这一声断喝,忽然间让她清醒过来,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一般,将手中的定海珠向着空中抛去,低声道:“混沌合一,元气始焉!”

    定海珠飞向空中,随后无数的光华便纷纷涌来,那定海珠在空中飞快旋转,吸收了无数的光芒,直至变成了二十三颗巨大无比的星辰,而随着定海珠光华绽放,那二十四尊雕像,也开始飞快的动了起来,他们手中的法宝,同时绽放出了光芒,顾颜的眼中不禁一亮,这才是真正的二十四诸天阵法。果然,只有以定海珠,才能真正的发动这二十四诸天。大概当年的伽楼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从这里,将那二十四颗定海珠取走的吧?

    无数的星辰在这一刻漫天飞舞,顾颜只觉得体内的混沌空间震动得愈加剧烈,似乎有压制不住之势,她低声喝道:“来助我一臂之力!”

    她以结丹期的修为,强行的催动这当年化神修士用来试炼的阵法,虽然阵法绵延日久,早不能与当年相比,但仍然让她体内的灵气,迅速枯竭。

    而在无尽的星力摧动之下,头顶上的牧野神图,已经被顾颜飞快的压制住,从图中涌出来的那些战士,都已经被铺天盖地的星尘碾成了碎粉,顾颜手中伽蓝刀挥起,便如割草一般的,扫平了一大片。

    只是她握着刀柄的手腕,这时候已开始微微发抖,头顶上那二十三颗定海珠,光华璀璨,压力变得无比巨大,她几乎有些驾驭不住了。

    这时杜确的一对拳头,重重的轰击到了落神坊之上,那强悍无比的炼体术,居然在落神坊上,生生的留下了两道印记。

    他一拳重重轰出,随即便飞身而下,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了顾颜的手掌,无数的灵气顿时从里面涌进来。

    顾颜全身一松,顿时便觉得好受了许多。

    杜确道:“这就是云虚所用的二十四颗定海珠?”

    顾颜点头道:“不错,我猜想,此地的二十四诸天阵法,必然是以这定海珠发动,当年的伽楼罗取走了随身四宝,又独独将这二十四颗定海珠流传下来,未尝不是想着,将来有一日,他的弟子们,能够进入这玄都殿,凭着定海珠,控制这二十四诸天阵法,圆他无法取得这件仙器之梦。”

    杜确皱眉道:“可是伽楼罗并没有通过离恨天之门,他是怎样取得这定海珠的?”

    叶云霆回头大叫道:“喂,你们两个,少说几句好不好,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

    他手中的天元剑重重劈出,在空中与化血神刀的刀锋,激起了一溜的火星。顾颜手中划动法诀,空中那二十四颗星辰,正飞快的向着以八荒为中心聚拢而去。

    云虚驾驭这定海珠,演化诸天星辰,虽然变化无穷,但在顾颜看来,总有一股无根浮萍的感觉,这时候她才真正的明白,定海珠的真正功效,是在这里,演化二十四诸天阵法!

    在定海珠的控制之下,那二十四尊雕像,正缓慢的从空中升起,他们手中的法宝,各现光芒,飞快的向着八荒压迫而去。

    有一尊雕像手掌平托,上面空空如也,据顾颜推测,应就是先前持有坤灵灯的那一位。这时顾颜才发现,在他的身后,似乎还背着一根长长的竹筒。

    顾颜心中微动,她伽蓝刀的刀锋挑去,竹筒上的绶带便被她斩断,刀光轻轻一挑,便落到了她的手中。

    随即顾颜的手就向下一沉,那竹筒,几似重如千钧一般。

    杜确用鼻子一嗅,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这是上古神油!”

    这坤灵灯源自于上古,可燃紫青兜率火,但没有上古神油的催发,火焰便不能燃,有如死物一般。顾颜从子午谷地宫中得来的神油,只有一小瓶,杜确这些年来,已经用去了大半,剩下的不过浅浅一瓶底而已,正有些担心。便在玄都殿中,发现了这满满的一竹筒。

    以这些神油的数量,只怕用上几百年,都绰绰有余。

    顾颜一扬手,便将竹筒抛给了杜确,“这个东西,你收着吧!”

    杜确也不客气,伸手接过,说道:“我帮你驾驭诸天阵法,你去对付那老家伙!”

    顾颜莞尔一笑,不知道何时,居然连杜确也学会开玩笑了,实在让她有些不适应啊。

    顾颜留下杜确在此地镇守阵法,随即她便飞身而起,冲入战群之中。

    在诸天阵法的压制之上,叶云霆终于渐渐扳回了劣势,已经能够与八荒旗鼓相当,这时在阵法的驭使之下,周围那十八尊手执法宝的雕像,宝光一泼泼的砸下,让八荒颇有些应接不暇。

    顾颜便在这时,飞至八荒的身前,她也不说话,一扬手,五色雷霆便自空中轰然而下。

    八荒被周围接踵而来的无数攻击,弄得焦头烂额,他看到顾颜飞至身前,冷哼道:“你这小姑娘,倒真有几分本事!”

    落神坊忽然间化作了一道几乎横遮半天的光幕,将周围那无数攻击全都挡住。随即那化血神刀便向前劈面斩去,正格在叶云霆的剑锋之上,幽蓝色的刀芒不停吞吐,那无比强大的压力涌来,叶云霆禁不住这股压力,一步步的向后退去。

    而八荒那只遮天巨掌,这时已飞快的向着空中压去,掌心处炼神玦光华璀璨,顾颜的五色雷霆击在上面,居然全都被反震了回去。

    顾颜并不惊惧,五色雷霆于空中忽发忽收,她右手的伽蓝刀,已经重重的向下斩去,左手自空中一引,二十三颗星辰便已落下,大如小山一般的流星,自空中飞坠而入,重重的轰击在了空中的落神坊之上。

    无数的重压一波*的轰击而至,八荒闷哼了一声,他的手臂之上青筋暴起,脸上一层层的潮红之色不断涌起,但那落神坊却矗立在空中,岿然不动。而这时顾颜的伽蓝刀却已刺破长空,劈面斩来。这时八荒怒喝一声,他那只大手已抓住了刀锋。

    顾颜反应奇快,手一松,伽蓝刀便脱手飞出,向着八荒劈面射去。背后的金雷羽飞快展动,眨眼之间,她的身形便已到了十数丈外。双手飞快的自空中扬起,头顶上那诸天星辰,这一刻全都飞起,占住了诸天星位,然后同时向着中心压迫而去。

    八荒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在这可以试炼上古化神修士的大阵之中,他终于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四面八方,那无数的剑气、宝光,已经头顶上诸天星辰的压力,让他几乎力有不支。

    他的目光中狠狠的看着顾颜,这个与自己纠缠了许久,最终还是要坏掉自己大事的人。

    这时他忽然觉得头顶上的压力,似乎有一股微微不稳的趋势。

    这种感觉极为细微,如果不是以他身为元婴修士的强大神念,根本就感觉不出来。像是一片无尽的天穹,却在其中缺了个角一样。

    八荒心中大喜之下,抬头看去,他才忽然发现,这二十四诸天阵法镇压之下,在他的头顶上,却只有二十三颗星辰!

    八荒低啸了一声,他的身体忽然间化作了一杆铁枪一样,笔直如箭,向着天空冲去。

    他随之一动,整个诸天星辰也随之倾斜,在顾颜的心头,忽然间涌起了一股不妙之意。

    她抬头望去,在八荒如利剑般的冲击之下,那无尽天穹,似乎正在向一侧倾倒。

    似乎所有重心,在这一刻,全都压到了那一点之下,而八荒手中的化血神刀,已以无比猛烈之势,爆发出来,无尽的刀光扫荡四方,像是将一棵擎天之柱斩断了一般,那诸天星辰,全都向着一侧倾覆下来。

    二十四颗定海珠少了一颗,诸天星辰不能完备,在这一刻,终于留下了大祸患!

    那些雕像全都向下落去,八荒破阵而出,那如雪般的刀光,已经飞快的向顾颜的头顶斩落。

    他视身后叶云霆袭来的剑光而不见,也要先将顾颜斩杀在此地!

    顾颜催动金雷羽,飞快的向后遁去,而在他身后镇压阵法的杜确,这时低喝了一声,飞身而上,紧握成拳,那九朵灯花,于身后同时飞起,重重的向着八荒轰击而去。

    在这一刻,杜确的全身无比舒展,他将自己本身的炼体术,几乎发挥至了巅峰,全身所有的灵气都集中于拳头上这一点,随后便猝然的爆发出来,紫青兜率火同时于身前爆起,与八荒的化血神刀在空中相碰,无尽的爆炸之声在这一刻响起,天空之上,在这时,有一道雷霆轰然而落。

    顾颜震惊得目瞪口呆,她脱口而出:“是劫雷!”

    杜确居然要在这里结婴!

    在月余之前,杜确来到大荒之时,他便曾经跟顾颜说起,他在这九年之中,已将本身的炼体术,修炼至前人所未有的巅峰之境,他在结丹圆满之境停留久矣,只差一步便可以结婴。

    通常修士到了这个境地,都要找一个最为安全的地方潜修,轻易不履尘世,但为了赴顾颜之约,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经历了无数的艰险之后,杜确来到玄都殿,这个灵气最为充裕之地,在这一刻,生死的关头,他将本身的炼体术发挥至最为巅峰之境,一丝也不遮掩本身的修为。

    于是,在这毫无掩饰的实力完全爆发之下,那一道劫雷,便如期的来临。在这最为关键的生死之境,那一道劫雷,便从天空中,猝然而至。

    化血神刀上的刀气刚刚爆发而出,头顶上的劫雷便已压至,那刀气被硬生生的压了回去,八荒被劫雷之上,所传来的强大反震之力,震得向着倒飞而去,化血神刀之上,被劫雷劈过的地方,已经露出了一片焦黑之痕。

    而那道劫雷,这时已重重的劈在了杜确的身上。

    杜确那已经被撕成布条的上衣,在雷火之中,转眼便被焚成了劫灰,露出他上身赤luo而又虬结的肌肉,在一块块虬结的肌肉之上,杜确全身的血脉,都一条条的爆起,无尽的火焰这时已笼罩在杜确的身上。

    无数的雷霆在杜确周围数丈之处同时炸响,一道道细小无比的电弧,似乎源源不绝的在灼烧着杜确的身体,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八荒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是……焚灭之劫?”

    顾颜并不懂他口中所说的焚灭之劫是什么意思,在她平生之中,这还是第二次见人度天劫。

    第一次,还是她二次结丹的时候,在栖云山上,见卫东阳于那里度元量劫,当时十八道天雷轰下,卫东阳抵挡不住,最终身死。只不知道杜确的劫雷,究竟会有多少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