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21章仙器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杜确道:“这些传说,都是当年那位元后修士所流传下来的,在南海中,也只是高层间的修士,会知道一些隐秘而已。当年那位元后修士,据说他在南海之中,是真的见到了一些东西的。紫云圭与玄都殿之名,都是从他的口中流传出来。”

    顾颜若有所思的说道:“难道说,当年的那位元后大修,他真的进入过玄都殿?”

    杜确摇摇头,“如果他真的曾进入此处,那么就不会空手而归,据说他当年是在云梦泽中的一个秘处,无意中得到了紫云圭,以及一张玉简,那上面便记载着此地的一些玄秘,玄都殿之名也是因此得名,云梦泽那天外神山的来历,也是被录于玉简上的。”

    顾颜皱眉道:“既是如此,那玉简,想必不是当年的古修士流传下来的吧?”

    杜确道:“不管怎样,但在那玉简的记载中,玄都殿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低声吟道:“十面光华,彻琉璃地,诸天十色,映而采之,那是真正的神仙胜境,哪像现在一般空空如也的模样?”

    这时八荒忽然像是看出了什么,他略一犹豫,便抬起头喝道:“姓杜的小子!”

    杜确冷冷的道:“何事?”

    八荒道:“此地应该是被人布下了禁法,这像是八极混沌元阵,你我需合力,才能将此地破开!”

    杜确负着双手,而叶云霆的脸上则露出了一丝嘻笑,两个人,居然都没有出手的意思。

    八荒冷哼道:“你们两个,是不想分润此宝了么?”

    叶云霆淡然道:“此地的仙器,只有一件,不是你死,便是我活,居士,当此之时,你还谈什么君子之约么?”

    八荒大笑起来:“不错,你这个小子,果然对我的脾胃,不错,我虽不是君子,但却是真小人,如今紫云圭已将玄都殿开启,我也不会再有力度,我等合力将此地破解,然后各凭本事如何?”

    叶云霆与杜确对视了一眼,顾颜微一点头,两人便喝道:“可也!”随即便同时飞身而起。

    这是真正南海中最顶尖的修士之间在分配得益,如阮千寻等人,这时也只有在一旁看着的份儿。岑墨白这个时候也不禁暗悔,如果林子楣能够亲来的话,谁说那件仙器,就没有菡萏峰的份儿?

    三人此刻已同时飞临那八卦图之上,那图案不停流转,似乎每一刻都在变幻,顾颜这时,也已飞至三人之间。她没有看八荒一眼,低下头向那八卦图案上看去,便说道:“这八极混沌元阵,于定中生变,静中生慧,体天地运行之变,察四时之分,非一般的方法所能破解。”

    众人仔细看去,果然,那八卦图案,似乎每一刻,都在自行变化,但偏偏彼此之间,又暗成规律,像是脱离于现在的先后天八卦,而自成体系,牢不可破。

    顾颜道:“只能以强力破之!”

    她退后了数步,与八荒居士之间,离开了一段距离,随后她单手,已擎出那口伽蓝刀,头也不回,便向着下方,重重斩去。

    三人也同时出手,八荒低喝了一声,那尊落神坊便于空中,猝然而落,隆隆的巨响,顿时便将那无数的光芒压住,而顾颜那柄伽蓝刀,这时已经深深的嵌入到中间的太极图案中去。

    那一对阴阳鱼,这时像是有生命一样的自然游动起来,从一黑一白的两个原点之中,像是发出了极为强大的吸力。似乎要将顾颜扯下去一般。

    不用她开口,杜确身后的九朵灯花已经同时飞起,如灯笼一般大的紫青色火焰向下落去,顾颜低声喝道:“一镇乾,一镇坤,一镇死,一镇伤!”

    她口中不停的指挥着,那九朵灯花依次落到各个方位之上,本来流动无比的阴阳鱼,忽然间便停滞了起来。

    顾颜道:“这八极混沌元阵,不受外界灵气所扰,自成一体,要破此阵,就要将原本的秩序打乱,”她手中刀微一动,喝道:“开!”

    刀身向上一挑,那一对鱼眼,同时被她挑开,无尽的灵气顿时向着四周激射。

    顾颜低声喝道:“小姜!”

    小姜这时已出现在她的肩头上,一对金色的眸子一睁,两道玄光便向着下面射去。径直射入原来的两个原点之中,本来静止了的阴阳鱼,顿时如陀螺一般的飞快旋转起来。

    八荒看着小姜,眉梢略有诧异之色,“这居然是四阶吞云兽!”

    这时那阴阳鱼,连同外围的八卦之图,全都以极快的速度旋转,只有中间那一团如混沌般的氤氲之气,仍在自行飘浮,似万古不动一般。

    这时八荒大喝了一声,他手中的化血神刀已飞快的落下,正刺中了中央的那一团气息。

    “轰”的一声响,八卦图案分裂成八半,向着四周爆开,地面之上,忽然间像是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一样。

    而这些裂缝,彼此错落有致,像是将整个大殿,分成了一个个的格子。

    所有人都似有警兆一般,飞快的向上升去。而这些格子,像是彼此之间,自有秩序一校报,自行上升下降。然后有的格子之上,就开始破裂开来,有一尊尊的雕像,缓缓向上升起。

    在这大殿之中,整齐的排成了两列,共有二十四尊雕像。每一尊的形态都各异,仙风道骨一般,或作凡人打扮,但无论形象如何不同,在他们每个人的手中,却都拿着一件法宝。

    顾颜心中不禁想道:这就是当年化神修士讲道,而众弟子于此听道时的情景么?

    这二十四尊雕像手中的法宝,至少也都是上品之属,随便拿出一件,放到南海之中,都会引得那些结丹修士们抢破头。

    但众人的目光,却几乎没有在上面停留一刻,他们的眼睛,同时看向了大殿的尽头之处。

    在那里,正有一尊比其它所有都要大的雕像,正在缓缓的向上升起。那是一个羽衣星冠的道者,他剑眉朗目,气势逼人,正是开始在玉璧之前的那个道者。

    而顾颜看到他,心中就不禁一震,他的姿势,与离恨天之门上的那一位,一般无二!

    只是在他的手中,却是空空如也,那只似莲花一般,晶莹如玉般的手掌,平平的伸出,但上面却空无一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愕然无比的瞪在那里,八荒忽然间怒吼了一声:“仙器哪里去了?”

    那张八卦太极图,这时似乎已隐没在那无数的格子之中,顾颜忽然发现在那二十四尊雕像之中,有六尊雕像的手,仍是空的。

    这时在她的耳边,忽然响起了宁封子的声音,这个一向言笑不忌的小姑娘,这时候声音却显得有些凝重,“这二十四像,是在远古之时,玄门正宗之道,所演化的二十四诸天阵法,这并非简单的讲道之所,在这里,是由一位化神修士镇守的杀阵!”

    顾颜的全身一震,似乎觉得有一股杀气,正飞快的自脚下冒上来。她眉头忽然间一动,说道:“封子,你看那人的手中,是不是像托着一盏灯?”

    在她身前不远之处,有一尊雕像,身披着黄色的法袍,一手合十于胸前,一手平托,目光平视,向着远方微扬,如普照大千一般。

    顾颜脑中似打了一道利闪一般,她忽然说道:“我明白了,当年伽楼罗的四宝,必是由这里取得的!”

    她的声音压得极低,只有身边的叶云霆与杜确两个人听见,杜确看着手中的坤灵灯,低声道:“当年伽楼罗,不是没有进入第五层的玄都殿么,他为何会从其中,取走四宝?”

    顾颜沉声道:“不管如何,但我相信,伽楼罗的四宝必然是从其中取得的,而我的那尊九嶷鼎,也同样是出自于玄都殿,这其中,恐怕还牵扯着万年前苍梧正道与魔门那场大战的辛秘,”她目光在四周不停的移动,除了伽楼罗当年取走了四宝,再加上那尊九嶷鼎之外,还有一尊雕像是空着的,剩下的那件法宝是什么,难道是二十四颗定海珠?

    她低声问道:“封子,你手中的定海珠,是否也是来自于这二十四诸天?”

    那定海珠在云虚死后,似乎便已失去了先前的光芒,在宁封子的手中,只不过当成了玩耍之用而已,就算在现在这个环境之中,定海珠,仍没有灵气产生。

    八荒站在了那尊雕像之下,围着雕像,转了足足有十数个圈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冷意,“法宝既然不存,要你何用?”

    他忽然间扬起手来,那只如蒲扇一般的大手,向着身前,重重的轰击下去,那尊晶莹如玉的雕像,在这股巨力之下,轰的一声,便于空中化为了尘灰。

    宁封子忽然惊呼道:“快躲!”她用手一扯顾颜的手臂,便飞快的向着大殿的边缘逃遁而去。随即,整个大殿之中,都变得地动山摇起来。那一尊尊雕像如同有生命一样,在大殿中此起彼伏,上下动作,而在原本雕像矗立的所在,有一道白色的光柱已经冲天而起。

    耀眼无比的光芒,让八荒居士都为之恻目,他飞快的向后退去,这时,那光柱已经笔直的直冲向天,似乎在头顶上,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通道一样,有一个人影,手拈剑诀,其势如电的从上面飞遁下来。

    宁封子手指天空,叫道:“是他!”

    这正是在离恨天之门上,收走顾颜的九嶷鼎,然后又飞遁而去的那名古修,也正是立在玄都殿门之前那面影璧上的那位修士。这时他的目光炯炯有神,虽只是一个虚影,但眉目之间,英气逼人,向着地面飞落而下,他的目光,似乎在顾颜的身上略停了一停,意思像是在说:你看吧,我还是回来了!

    那强大无比的威压,似乎在一瞬间,便已君临于整个大殿,顾颜的心中顿时一颤,她只是依稀的有种感觉,这位古修当年的修为,简直深不可测!

    她将目光望向了叶云霆,只有这位修成元婴的剑尊,才能够真正体会到对方的实力。

    叶云霆喃喃的说道:“他的本体,至少也在炼虚以上,说不定是当年合体期的大修!”

    在当年人天两界未分的时候,大修比比皆是,但合体期的修士也算是高手中的高手,而现在,化神一成,便能够飞升灵空仙界而去,随后炼虚、合体、渡劫,直至大乘,度过最终的劫数,便能够与天地同寿,万古同齐,万劫不灭,这是每一个修士所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在如今修仙界人们的心中,元婴便已是极为了不起的存在,眼前的这位修士,当年居然是合体期的大能?

    八荒显然也看出了眼前这人的修为,他的脸上,随即露出了一丝狞笑,“就算你当年的法力,能够通天彻地,但如今,你只在这玄都殿中,留下了一丝残魂,还要守卫四方,我就不信,仅凭这丝残魂,你就能够对付我?”

    他怒喝了一声,头顶的炼神四宝,如风云齐动,无数光华,向着身前席卷而来。

    他所说的话,其实颇有道理。那位古修留在这里的,不过只是一丝残魂,根本不具有灵智,与修士所留下的神魂分身,完全不可相比,就如天诛当年,寄存在古战场中的残魂一样,除了传递讯息,什么也做不了。

    但显然这是合体期的大修,其威力,远非元婴期的所能比拟。

    那道虚影像是已经感应到了周围的杀气,他眉头微微的一抬,两指忽然间并起,向上一扬,一道森寒无比的剑气,便飞快的自指尖上射了出来。

    空中传出了“铮”的一声轻响,化血神刀那幽蓝色的刀锋被剑气一弹,随即便向上飞了出去。那落神坊,像是被在空中穿了一个小孔一样,一股戾气顿时便卸去。

    叶云霆的眼睛这时已经瞪得无比之大,他不错眼珠的盯着那道虚影,喃喃的说道:“无形剑气。原来云离师兄说的没错,在这尘世中,真的有这种东西!”

    他低声的吟道:“性命之剑,滋天地之灵,万剑之母,绝处生电,静而修之,天人合一,是以成性命之学。无需外力激发,体天地之元,自成无形剑气。师兄,你才是对的,我们都错了!”

    顾颜的脑中有些恍惚,直到这时,她才似乎想起叶云霆口中所说的那位云离剑尊,只是顾颜更愿意叫他的本名,莫离先生。那个看上去有些疯疯颠颠,修为在四人中也算不上甚高的莫离,他却是四位剑尊之中,最先体悟到天地间本元剑道的人。那洗剑池中,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有着上古剑魂的存在呢,藏剑祖师修成了上古剑魂,才能够化神而去,飞升灵空仙界?

    只是现在的情形,显然已不容顾颜想得更多。那道虚影只以一道无形剑气,便破去了八荒居士的炼神四宝,随即他的手掌,便已经高高举起。

    在掌中,赫然便是他在离恨天之门时,从顾颜手中收走的那尊九嶷鼎!

    本来在进入到云梦泽之后,已经毫无灵气,如失去功效一般的宝鼎,在这时,却似散发出了无穷的宝光一样,在这位古修的手中,一股强大无比的威压,逼人而来。

    叶云霆惊呼道:“原来,这就是玄都殿所藏的那件仙器?”

    这句话如一道晴天霹雳,在顾颜的头顶炸响。

    她忽然发觉自己方才笨得很。

    这尊九嶷鼎,是当年的魔圣严渊,从这玄都殿中,取走的唯一一件至宝,虽然不知道当年有怎样的隐秘,但他放着这二十四尊雕像中的法宝不取,单单取走了这尊九嶷鼎,显然它必有非同寻常之处。

    顾颜曾经猜想,或许这尊九嶷鼎,与开启玄都秘境有关,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九嶷鼎,就是镇压玄都殿的上古仙器!

    只怕是当年的天诛,以及后来丹鼎派的人,也不知道这尊九嶷鼎的真正来历吧。身为丹鼎派镇派的三宝之一,而它真正的来历,却远比普通的法宝更加厉害。

    仙器,在如今的修仙界中,几乎等同于至高无上的存在!

    虽然说法宝也要人来用,但一件仙器如果真的出现在修仙界中,绝对能让所有的元婴修士都抢得头破血流。

    顾颜这时的感觉十分古怪,如果丹鼎派知道,他们被碧灵仙子带走的镇派三宝之一,实际上却是一件仙器的话,他们会不会后悔至死?

    顾颜隐隐有一种感觉,只怕这尊九嶷鼎,在将来还会生出无数风波。

    但是顾颜的心中仍有几分疑惑,既然这九嶷鼎是仙器,但在自己的手中,为何却只发挥出了与法宝相同的威力?如果说她自己的修为不够,不能发挥出全部威力的话,那么以当年的天诛,丹鼎派的祖师,都是堪比元后的修士,他们为何也没有发现九嶷鼎的仙器属性?

    不过现在,她没有时间去想这些,这尊九嶷鼎一出,顿时便在场中人全都调动了起来。

    八荒居士在被无形剑气逼退之后,怒吼了一声,在他的身上,忽然间飞起了九道赤色的火焰,顾颜的眉头一挑,这个人,真的曾经修习过烈火真经!

    那柄化血神刀,这时擎在他的手中,已变成了一柄长约丈许的大关刀,幽蓝色刀锋之上,无数的火焰飞腾,在空中契合为一体,虽然八荒居士只修习过半阙的烈火真经,但在他的手中,那威力却远比顾颜要大得多。

    元婴修士之威,果非寻常!

    但八荒那挟带着无数火焰的刀气,只劈到修士的身前丈许,便再也斩不下去,那九嶷鼎这时已经盘旋着飞了出来,而脚下的二十四尊雕像,这时都开始飞快的动了起来。

    遮天的杀气已经自头顶上降临,所有人都禁受不住那股巨大的压力,纷纷的向着两边退避,只有八荒居士,他的身形似乎并不受周围那重重的杀气所影响,他左手遥遥伸出,那面遮天巨掌,挟带着无数的赤色火焰,已向着古修的头顶压去。

    顾颜不禁暗自心惊起来,八荒居士,虽然没有先天火灵傍身,但以他驾驭火焰之力,恐怕自己的五色先天火灵,都不是他的敌手。

    八荒的手掌在半空中张开,那面炼神玦,这时于他的掌心之处,发出了极为耀眼的白光,炼神玦之上,忽然间闪出了一个虚影来。像是那古修的影子,生生的印在了镜中。

    杜确低喝了一声,“不好!”他怒喝了一声,手中的大戟忽然间劈空而去,将周围的空间几乎全部撕裂,而他趁着这一戟之力,已经飞快冲至了古修的身前。

    叶云霆低声道:“那古修的残魂,只余这一击之力,如今其力已尽,只怕是敌不过八荒!”他说出这句话,本来苍白的脸上,忽然现出了一记潮红,随即那天元、地彻两剑,已同时自他的肩头摇动而起,他飞身而起,挟带剑光,已向着前方疾冲而去。

    一直站在边上旁观,没有出手的阮千寻,这时回头看了一下谢侯,无声的摇了摇头。他们两个人,在这时都有颓然之感,他们费尽千辛万苦,闯过了无数道关口,终于来到这云梦泽中,但现在看来,似乎眼前这件仙器,根本不可能有自己的份儿。

    撇开两位元婴修士不提,就算顾颜与杜确这两人之中,随便拿出来的一个,也绝非阮千寻等人可以匹敌的。

    谢侯微微点头示意,两个人像是有了默契,他们忽然间向着两边飞去,径直奔向了那二十四尊雕像手中的法宝。

    既然仙器无望,这些可以位列上品,甚至是极品的法宝,也同样是极大的收获。

    岑墨白与江无幽显然也在同时发动。只是她们的身形刚一掠起,似乎天地之间,陡然间已经换了颜色。

    头顶之上,无数的星辰闪耀,一道道的流星自空中砸去,天空浩瀚如海,无数星云飞涌,像是要将他们每一个人全都卷进去一样。宁宁封子低声道:“二十四诸天杀阵!”(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