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16章 离恨天中遇神仙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云虚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飞快的向后倒去。而嶷鼎则径直飞起,一直冲到了半空之,鼎身已变得如小山一般大,挟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向前冲去,径直的撞到空的那尊法身之上。顿时便将那尊金身法相撞了个粉碎!

    无数的金霞于空飘起,似乎还要再凝成一个人形一样,但这时嶷鼎的鼎盖已经自行飞了起来,青白二气,从里面盘旋而出,卷住了那些金霞,随即便用力的向回拖去。直到将这些金霞,全部都吸入了鼎,然后嶷鼎才自行的封闭起来。

    头顶上的朵灯花,已全被嶷鼎撞碎,伽蓝刀在半空一个回旋,便又自行飞到了顾颜手,她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忽然觉得眼前的情景为何熟悉了。

    在刚进入这离恨天的时候,这里的那些气息,不正与嶷鼎的青白二气,差相仿佛么?

    嶷鼎在吸去了半空那些金霞之后,又开始飞快的变小了起来,变成一尊只有尺许方圆的宝鼎,然后向着深渊之落去。

    随着嶷鼎向下落去,深渊之的那些云气,全都被嶷鼎吸入了孔窍之,顾颜这才清晰无比的看到了大门所绘的情形。

    那个羽衣星冠的道者,一手做剑诀前指,一手平伸,像是托着一个东西一样。只是在那手所绘的地方,却有一个凹槽,像是原本所画的东西,被生生挖去了一样。

    那形状,与嶷鼎的外形,一般无二!

    嶷鼎自行向下落去,转眼之间,便落到大门之上,与那凹槽严丝合缝,嵌在了一起。随即在整个深渊之下,无尽离恨天之,无比耀眼的光芒便爆发而出。一道白色光柱瞬间便冲上了云霄。

    顾颜目光坚定的向前看去,“云虚,这次就算把你家祖师的骨头从地底下挖出来,也救不了你了!”

    地底的异变仍在发生着,而顾颜却全不下顾,她目光所至,只有眼前的云虚一人,背后的金雷羽飞快展动,五对羽翼在空急展,她已身形如电的向着云虚飞扑而至。

    云虚全力摧动当年伽楼罗留下的阵法,要将顾颜灭杀在此地,谁知道她在指掌之间,便又已翻盘,这一次,更是对他作出了雷霆一击,让他再没有还手之力!

    看到顾颜的刀光已扑面而来,云虚大声喝道:“护我云台基业,诸护法何在?”

    名僧人,飞快的向着他身前挡去,而云虚的速度奇快,脚底抹油,便向身后遁去,他头也不回的向上冲起,径直奔着头顶而去。云梦泽什么的,在此刻已经与他无关。他所要保住的,是己身之命,是整个云台的基业,不能因他而毁!

    名僧人以义无反顾之躯,挡在了顾颜的身前,他们每个人身上的袈裟都飞起,头顶上悬天魔刀,向着顾颜的刀锋冲来,露出一股无比的悲壮之意。

    顾颜眉头微动,这人都是带伤之躯,为了诱她入局,又与云虚联手,发出了最后的雷霆一击,现在早就已经半残,她手起刀落,冲在身前的两人,斗大的头颅便在空飞起。

    步虚那瞪大了的眼睛,在空用力的盯着她,似乎是想不通,为何这样一个弱质的女流,却能够将整个云台,都弄于股掌之?

    伽楼罗的法身一去,顾颜在这一刻,爆发出了无穷的杀气,刀光如雪,飞快斩至,一气不停,周围无数的雷霆轰然炸响,紫色的电弧弥漫在每一寸方圆之地,她手起刀落,人转眼间便已尸横就地。

    纵横南海,叱咤风云的云台十二护法,今天全部死在这云梦泽!

    顾颜一路杀至了尽头,将具尸体全都留在了身后,她手腕轻轻一抖,凝在刀锋之上的一滴血珠被抖落,刀身变得泓亮如水,纤尘不染,她扬起头,微眯着的目光已看向了天空的云虚。

    云虚以最快的速度远遁,将自己所有的师弟都抛在了身后,但他只不过刚刚飞上数十丈远,就觉得一股其寒无比的杀气已经笼罩而来,全身都不禁打了个冷战。

    他忍不住低头向下望去,发现顾颜的身后留了一地的尸体。他的心头不禁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的名师弟,就这样被顾颜斩杀于此,居然没有给他留下一丝一毫的逃脱时间!

    顾颜左手微微扬起,无数的金色雷霆便自空轰然而下,云虚那如风之烛般的残躯,再也禁受不住,飞快的自空跌落,落至顾颜身前十数丈之远。

    他的脸色,在这时已经变得惨白,身上被顾颜一刀所袭,全是道道的伤口,就如一条死狗般瘫在地上,他倔强的用目光看着顾颜,并没有说出一句求饶的话。

    顾颜微叹道:“何至如此?”

    云虚恨恨的说道:“你才是我云台的祸星!如果不是你,这云梦泽的秘境,本来就是我的!”

    顾颜摇头道:“就算没有我,你能开得了这离恨天之门?”

    她手伽蓝刀扬直,云虚将头一别,如雪的刀锋向下落去,云虚的脖颈上,现出了一条红线,随即整个身躯被同时被刀气震飞。顾颜一转头,在她的背后,云虚的身躯已经无声的在空爆成细粉,委为尘埃。

    绵延万载的云台佛国,在这一刻,被顾颜抹去了痕迹!

    空只剩下二十三颗的定海珠,这时全都失去了光芒,无声落在地上,宁封子蹦蹦跳跳的跑过去,将它们一一的收起。

    这一切,只发生于电光石火之间,直到顾颜猝然出手,将在场的七人同时斩杀,也不过是须臾之刻而已,直到这时,深渊之下,才光芒大作。那道白色的光柱已经冲上云霆,又自头顶之上,飞快的投射了下来。

    顾颜在心升起了一股无比崇敬之意,一个羽衣星冠的道者身影,这时从地下慢慢的浮起,飘向空。一股王者的威严扑面而来,像是所有人都要在这股气息之下慑服。

    顾颜单手握紧了伽蓝刀,倔强的挺直了腰杆,扬起头向上对视着。那道者飞到空,似乎是向着她微微一笑,随即便飞快的远遁而去。

    那尊嶷鼎,就被他托在手,顾颜大声说道:“喂,那是我的!”

    道者头也不回,似乎转眼间便消失在虚空之,而深渊之下的那扇大门,已经向着左右分开。

    淡淡的馨香之气扑面而来,缤纷之乐,四处奏响,此刻,仿佛天女散花,芳香满路。

    而顾颜这时却只是呆呆的站着,她像是依稀听到了两个字:“等你……”

    离恨天之门,终于豁然开启。

    这扇当年伽楼罗都没有打开的大门,南海所有修士没有打开过的大门,终于被顾颜打开了。

    宁封子叫道:“你愣着干什么,快进去啊!”

    顾颜站在那里,有些愣住了。她忽然间想到,自己的嶷鼎之来历。

    这尊宝鼎,是伪制当年的先天灵宝所制,不知道转过了多少个主人,最早是魔圣严渊,从海外的洞府得来,又被紫墨与天诛等人,用来镇压他自己的残魂。不知为何,又落到丹鼎派的手里,成为镇派的三宝之一,再于数千年前,被碧灵仙子携带而走,经言欢之手,落在了顾颜的手。

    而此宝最初的源头,原来就是在这云梦泽离恨天!

    她想到了当年在地宫之时,严渊的残魂与她所说的话:这是一件极为厉害的法宝,绝非一般的仿器之流,而且当他得手的时候,此宝因为失去了什么东西,已经自行减去了七成威力。

    那时候顾颜只以为他是大言相欺,但现在看来,这件法宝,被镇压在离恨天之门上,似乎其来历,还远不止严渊所说的那样简单。那个老家伙,当年留下了多少实话没说?

    这时那扇大门在开启了许久之后,已经渐渐的要关闭起来。

    顾颜不知道此时,在云梦泽,产生了怎样的异变。无数的海潮于这一刻,纷纷而起,波浪滔天,本来无一生活的云梦泽海域之,这时忽然有无数的海兽涌出,它们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惊惶的四处逃窜,而在云梦泽边缘的海域之,有些海岛,居然自行的坍塌了下来,有的岛下,则有隐藏着的活火山爆发而起,生生的将一个大岛全都吞没。

    而这些事情,深处地底的顾颜自然不行,她见那扇大门,已经合上了一半有余,宁封子已经在出言催促,她便举步而入。当她一步跨进去之后,那扇大门便在她的身后关死。

    在她的眼前,就如一个真正的天宫一样,无数的云气在周围弥漫,脚下是细碎的石径,鲜花遍地,绿水青天,远处一望的不见尽头。

    顾颜侧耳听去,像是有人在低声的呼唤着她一样。

    她问道:“封子,你听到什么声音了么?”

    宁封子正不停的把她收集起来的那二十三颗定海珠抛来抛去,随口说道:“这东西很好玩啊,留给我好不好。咦,你刚才说什么?”

    顾颜哭笑不得的说道:“我问你有没有听到声音!”

    宁封子奇道:“没有啊,这里这么安静祥和,哪有声音?”

    “唔……”顾颜抬头向着远方看去,那个声音,像是直接响起在她的识海一样,她顺着声音所在的方向望去,似乎隐藏在一片云雾之,不见真容。

    宁封子看了看周围,说道:“这里的灵气,比起上一层要浓郁多了,应该就是元婴修士所驻足之如意天,你看周围那些地方,不正是修士的清修之所?”

    顾颜抬头看去,果然可以隐约见到,在云气之,有着一间间的竹舍,都是青翠欲滴的碧竹砌成,她不禁说道:“怎么一个元婴修士,只占这么小的一点地方?”

    宁封子不屑的说道:“你当是现在呢,一个元婴修士就当宝一样,在我的那个时候,元婴修士在一个大门派里,可以用簸箕搓!”

    顾颜笑着拦住了她的话头,“好啦好啦,我们就顺着这里走好了,看一看第五层的入口在哪里。”

    宁封子点点头,“后面的大门关闭,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啦。也不知道大门上刻着的是什么人,说不定是当年上古修士的残魂哎,我是不是可以跟他打听一下当年的事情……”

    顾颜敲了一下她的头,拖着宁封子向前走去。

    两人顺着路径,在云海之,不停的穿行而过。

    令顾颜略有失望的是,她们所经过的洞府之,都看不到人迹,那些竹舍内,也没有法宝灵丹之类留下来的东西,只是顾颜见到了极少的一点丹药残渣,都被她小心的收起。似乎这里是被人特意清理过一样,一点东西都没有剩下。

    宁封子失望的说道:“他们收拾的可真干净啊,相比上面的岳阳城,这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嘛。”

    顾颜皱眉道:“我想是这个门派想要迁居,他们自己做好了准备,但上面的凡人太多,没法一一的布置,只好用**力,将他们全都带走。你看越是层级高的修士所居这地,他们收拾的就愈加干净。这里本来就是空间碎片,天外神山,难道说,他们的迁居,就发生在人天分野的时候?”

    宁封子挠头道:“可是他们既然要迁居,为何又在外面留下了那些布置,还有那尊宝鼎,一看便非凡品,没想到你的嶷鼎,还有这样大的来历。”

    顾颜苦笑道:“我宁愿它来历小一些,也不会被人就这样收走了。”

    宁封子摇摇头,“我总觉得,那个道士不会就此离去,它还会在下面等着你的。如果这里真是一片空空,那我们来此地,还有什么意思?我想,他多半是有着要守护的东西!”

    顾颜精神一振,“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仔细寻访吧!”

    这时,两个人似乎都听到了,有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只是这个声音,如蚊蚋一般的细微,忽远忽近,根本听不清楚。这里的地势极大,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方向传过来的。

    顾颜寻了片刻,没发现踪迹,也就不再理会,径直向着最前方走去。

    而在这时,有两个少女,正在离顾颜数里之外的花海之。其一个人正说道:“师姐,我们怎么稀里糊涂,就到这里来了?”

    说话的人,正是江无幽,她与岑墨白二人,赶在最后一步,进了荒丘地底,被一同传送到了这里。

    她们没有顾颜那样的好云气,被万兽所引,径直冲到云梦泽的核心之处,也不像云虚一样,知道原本岳阳城所在的方位,她们本来是在一个荒岛之上,被拖了好长的时候。但忽然间,岑墨白手的天一玦发出了光芒,有一股无形之气引动,岑墨白当机立断,将其激发,于是两人再一睁眼的时候,便被传送到了这个地方。

    岑墨白自然不知,天一玦宝光被激发之时,也就是云虚引动了当年伽楼罗所留下的阵法,让他的法身于世上重生之时。

    云梦泽的异动,暗藏玄机之变,实非一般人所能揣测。

    江无幽忽然说道:“我在荒丘之时,似乎曾看到了明月姐的身影,难道说,她也被传送到这里来了?”

    岑墨白的脸色一变,“师妹,我知道你与她交情甚好,可是这次师父曾经有过交代,让我们离她远着些,而且你别忘了,师父还说过些什么。”

    江无幽噘起嘴巴说道:“我知道师父让我们与顾颜交好,能帮就帮上一把,可是明月姐明明与她有隙,难道说让我帮着外人对付明月姐?就算师父有命,最多我两不相帮便是,总不能帮着外人,来对付我的朋友?”

    岑墨白叹了口气说道:“你这个傻丫头,你当她真的就对你推心置腹?她身为莲花山的长弟子,却不及小师妹更受宠爱,但仍然能在门占有一份地位,独善其身,苍梧那个地方,人心诡诈,这样的心机,岂是你能够应付的?”

    江无幽不满的说道:“是虚情假意,我总是能分辨得出来……”

    岑墨白叹道:“那也没办法,你且看好了。”

    两个人正闲谈间,忽然听到在不远处有声音。

    岑墨白举起手的天一玦,周围的云气顿时便被驱散,前面露出一个翩然无比的身影来。

    那个身影手托着一朵金莲,毫光四射,照着周围的道路,眼似乎仍有些茫然,四下看去,她见到了江无幽,顿时惊喜的说道:“是岑、江两位师妹?”

    岑墨白淡淡的颌首为礼,江无幽却有些欣喜的说道:“明月姐,你怎么也来了这里?”

    来者正是秦明月,她似乎伤势仍然未愈,咳嗽了两声,这才说道:“我被传送至此,与顾颜交了一次手,她……”

    她本来要顺便说几句顾颜的坏话,这是她在江无幽面前,熟极而流之事,可是看到岑墨白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一震,不自禁的住了口,转而说道:“后来万兽海崩塌,我独自一人,被传送到深海之下,不知怎么,又被传送到了这里来。”

    岑墨白皱起眉头,向着周围望去,“看这里的样子,以前典籍从来所无,或许我们真的,是来到了以前南海的所有大修,都没有到过的云梦泽秘境之。”

    在这南海之,除了青丘及五色城,以及当年来过离恨天的伽楼罗云台一脉之外,再没有人知道这里的情况,岑墨白也只能凭猜测而已。她把目光看向秦明月,“秦仙子来自苍梧,见识广博,是否对这里,了解得要多一些?”

    秦明月听出了她话的疏离之意,嘴角微微上翘,说道:“吾师当年有命,让我来南海,探听云梦泽的详情,便是要自云梦泽秘境之,取一件东西。”

    这还是她第一次将自己来南海的用意,全盘相托,颇为坦诚,江无幽回头看了一眼,显然略有不满之意。

    岑墨白视如未见一般,说道:“不知莲花生大师,对这云梦泽居然也了解颇深,秦仙子要在此取何物,我等可否相助一臂之力?”

    秦明月的眼睛一转,便说道:“吾师曾闻,在云梦泽之,有朵上古金莲,寿命已逾一万八千年,其功效,堪与玉虚宫天池的那朵金莲相比,他老人家不便亲来,故而令我取之。吾师曾言,那金莲生长于三十三天清净天之境,只是如今已至此地,不知何处得寻呢?”

    她们几人,并不像宁封子一样,对上古凡人谒道之通天塔,以及三十三天之境那样熟悉,自然也不知,清净天是七重天最顶之天,离她们现在所处之地,至少还隔着两重。

    江无幽倒是很替秦明月着想,她想了一想,便说道:“我们来此地,也是一头雾水,不如就一同前行好了,慢慢查访,总能找到些蛛丝马迹的。”

    岑墨白咳嗽了一声,秦明月似乎是听出了某些意思,便说道:“这里如此之大,我想还是不必了,我们先分头探路,若有讯息,就通过我这面玉玦交流讯息如何?”说完她便取出两面玉玦,塞到两女的手。

    江无幽接过来,佩在腰带之,岑墨白却只是拿在手。随即秦明月便飘然而去。

    江无幽有些嗔怪的说道:“师姐,你对人家如此冷淡。”

    岑墨白淡然道:“师父曾说,要离她远着些,听她老人家的话,总是不会错的。”她拿着手那面玉玦,翻来覆去的打量,倒也并不见有什么特别之处。便随意的揣在腰间。

    秦明月离开这两女,飞快的远去,直到离她们几乎有数里之远,脸上才露出深深的恨意,“这两个小丫头,居然还在我面前玩心计,以为我看不出来么?”

    她冷哼了一声,“林子楣那个奸滑似鬼的家伙,枉顾师父当年对她的一番情谊,这些年,对我却是越来越冷淡了。这一次云梦之变,恐怕真如师父所说,是三十三天开了,那个贱人,现在应该也在这里!”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