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11章 云梦泽之秘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曹云熏修习剑道,对顾颜也颇有好感,她向着顾颜点头,笑道:“我们被传送到了一个荒岛之上,那里四处都无人烟,连一丝生物也没有,我们从荒岛上出来,到处的游走,最后寻到了一个峡谷,顺着那里的痕迹,才一直找到此地来。”

    顾颜听了便知,那大概就是她与秦明月等人斗法的地方了。她沉吟着说道:“我听辛采青说,那里名叫万兽海,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

    阮千寻全身一震,说道:“真的是万兽海?”

    顾颜向着阮千寻微行了一礼,说道:“我初来南海,许多事情尚不清楚,请阮仙子指点迷津。”

    阮千寻长叹了一声,说道:“我们且下来,找个地方落座,慢慢详谈吧。”

    四人下了岛上,随意的找了块大石坐下,阮千寻便说道:“说来话长,这要从云梦泽的来历说起了。”

    她缓缓说道:“顾仙子来南海也有数十年,大概曾听过云梦泽的传说了?”

    顾颜点点头,“我听说,云梦泽是上古之时,南海中的一位大修,于此地坐化之后,所留下来的遗迹,玄妙无比。当年六位元婴修士合力,都没有能够攻破此地。”

    阮千寻道:“散修之间的传说,多有以讹传讹,云梦泽其实并非是什么大修所留下的。”

    顾颜深吸了一口气,看到她脸上郑重的眼神,顾颜便觉得,从她口中所说出的。大概是南海之中一个深藏已久的大秘密。

    阮千寻随即便道:“其实,云梦泽是后来南海中的修士,自行给它所起的名字,因此此地云雾深锁。似梦似幻。大概是出自当年那位元后修士之口吧。它真正的来历,是上古之时,漂流至此的一座天外神山!”

    顾颜不禁吸了一口冷气。

    在上古时期。先是人类与那些大妖之间,相互斗法,后来那些具有大神通的仙人们,彼此之间互相争斗,将整个天地都几乎打得坍塌,然后便是人天分野,将本来的修仙界。硬生生的分隔成人天两界,灵空仙界,就此与尘世隔绝。

    但当年在空间分裂的过程中,有一些空间碎片,在茫茫太虚之中。四处漂流,其中有一小部分,仍会在尘世间隐现,便被现在的修士们称作天外神山。如当年顾颜在归墟海时所进入过的归墟,便是据说在数千年中,唯一曾出现过的一次。

    阮千寻的脸上有些犹豫之色,显然她不知道,是否应该把这个大秘密完全告诉顾颜,过了片刻。才说道:“在数万年前,南海中还是一片混沌,修仙界很是凋零,荒岛之上,到处都是野人。但奇怪的是,那个时候。元婴修士却是最多的。现在修士如此众多,却不像先前一样,有那么多的元婴了。”

    顾颜点点头,这倒也不奇怪,现在的修仙界,灵气流逝,修行凋零,哪有那么容易修成元婴?

    阮千寻道:“当年六大元婴,联手进入云梦泽的时候,我们青丘之祖,也曾是其中之一,后来他们六人联手,都没有能够找到,深藏于云梦泽的那一座玄宫宝殿,反而都在禁制之下,受了重伤。后来,那位元后修士,便与大家商议,一起退出了此地,并且将云梦泽联手的封印起来,非有六人同时开启,不能打开。”

    宁封子好奇的说道:“这也不公平啊,就算这六个人都能够收徒弟,传承下来,如果有一脉传承断了呢,岂不是永远不能打开了?”

    阮千寻点头道:“正是如此,虽然不过是数万年过去,但当年的六人,能够传承下来的,不过是青丘、五色城而已。就算云台的那位伽楼罗尊者,他成道之日,也是在此后的数千年了。”

    顾颜不语,静待着她的下文,她的目光,颇有些意味的看着谢侯,这位身为五色城仪宾,却又与青丘关系无比密切的人,他似乎对这南海中的秘密,知道得不少啊。

    谢侯倒是很淡然的坐在那里,对于顾颜的目光并不退避,阮千寻这时说道:“因此当年那位元后的大修,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他在云梦泽中,留下了两只灵鸟,并以极大的法力,将开启云梦泽的方法,封印到这两只灵鸟的血脉之中。只要这两只灵鸟,能够一代代的传下去,那么,开启云梦泽的手段就不会断绝。”

    顾颜心中若有所悟的说道:“就是在大荒尽头之处,唤出来的那两只灵鸟么?”

    阮千寻点点头,“这种鸟名叫翠枝啼,也不知道当年那位前辈是从何处找来的,你也知道,这云梦泽中,全无物种生长的痕迹,但这两只鸟却能够在这里,如鱼得水一般。”

    顾颜心中默默的点头,她觉得,这两只鸟,说不定就是出自于那些妖兽群中,看它们飞腾时,命令那些妖兽的神气,与蜃魔王并无二致。当年的那位前辈,大概并非是一无所获,他一定还是知道了什么。

    阮千寻续道:“他将这两只灵鸟,永远的封印于此,然后又与另外的五人一起,在这里手植了一株云梦之竹,这云梦之竹,是他们自云梦泽中所采得的一种灵植,三千年落地,三千年开花,三千年长成,每九千年才会现世一次。只有云梦之竹,才能够召唤这两只灵鸟。”

    顾颜不禁咋舌,那自己的运气,也实在算是不错,她来到南海,闯出云梦泽的第一天,就碰到了这九千年才能够轮到一次的日子!

    阮千寻道:“此后的数万年之中,每一次云梦之竹出世,都不免引起一场动乱,南海之中各大势力,全都要被引动,只是也有人用云梦之竹,进了云梦泽。但却没一个能活着出来。”

    顾颜不禁讶道:“难道说,他们都死在了里面?”

    阮千寻摇摇头,“没人清楚,他们是死在里面。还是得到了机缘而飞升,但这么多年来,对于云梦之竹的争夺。也便渐渐淡了,否则那天你在场,看到的就会是三大元婴,而非只是一些二代弟子了。”

    顾颜长吸了一口气,只有吹奏云梦之竹,才能够引来灵鸟现世,这个秘密。大概在南海之中,现在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了。自己如果不是误打误撞的得到云梦之竹,又打通了大荒与云梦泽相连的通道,也不会被传送到这个地方来。

    这时阮千寻的脸上露出笑意,“说起来。要托顾仙子的福,我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就算找不到什么玄宫宝殿,能够瞻仰一番先祖的遗迹,也是好的。”

    宁封子忽然说道:“喂,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们是不是都没有想到。我们怎么从这里出去?”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他们似乎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阮千寻道:“先祖传下来的遗训,只说了进入之法。并没有说该如何离去。”

    顾颜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说实话,她也没有对阮千寻完全信任,但看她的话,却不像是假,在这里。顾颜敌人众多,眼前这三人,怎么也算是朋友了。

    她站起身来,说道:“云梦之竹已被那两只灵鸟叼走,我们想要离去的话,还要从妖兽的身上想办法。”

    谢侯忽然插口道:“你刚才说,你进入了万兽海?”

    顾颜点点头,“你们所经过的那条峡谷,就是万兽海,我在那里,斩杀了辛采青!”

    三人的脸色顿时一变,在大荒地底之处,顾颜受伤,都是她们亲眼所见的,而在传送至云梦泽中,她居然还能够斩杀辛采青,而且看她现在伤势尽去的模样,似乎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

    阮千寻缓缓道:“万兽海是云梦泽中的妖兽汇集之地,先祖当年也不知道,为何在一个四处皆无人烟的云梦泽,会有一个地方,聚集起那样多的妖兽,宽阔如海,就算把整个南海的妖兽加起来,都好像没有那么多。”

    顾颜道:“我斩杀了辛采青,与秦明月相斗的时候,万兽海忽然爆发,我被那些妖兽潮卷至了此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忽然想起,问道,“看你们的样子,似乎也与人动过手?”

    曹云熏收徒一竖,脸上露出了一股杀气,“是云台的那群和尚!”

    青丘与云台,早在当年火池中就曾结了仇,这次阮千寻为了云梦泽的秘密,特地来相助顾颜,两者之间的仇怨更深。

    顾颜皱眉不语,云台那群和尚虽然人品卑劣,但却极为难缠,光云虚子一个人,就足以与顾颜斗得不分上下,而十二名护法使者,施展金刚伏魔阵法,其合击之力,并不下于一个结丹圆满修士。想来面前的三人也一定吃了不少苦头,这才遁逃至此地的。

    她想了片刻,便说道:“阮仙子,我们如今,都已经算是身处绝地,虽然这里号称天外神山,但茫茫无迹,无处可寻,因此,彼此之间更应坦诚。”

    阮千寻点点头,她是冰雪聪明之人,说道:“顾仙子有事相询,便请相问,我必知无不言。”

    顾颜道:“彼此交游而已。我想问,当年青丘的那位祖师,他于大荒之中立那尊雕像,所为何意,是否他早就知道了,大荒之中,有着连通云梦泽的通道?”

    阮千寻摇摇头,“立雕像之人,与当年进云梦泽的那位先祖,并非一人,两者相隔,足有数代,万年之久。”她说了一个日子,顾颜掐指一算,似乎在大荒居士于那里立城,约有一万多年之前。

    阮千寻道:“当年那位祖师也曾修到元婴,她远走天下,在大荒之中得道,她于大荒之中,感应到了一种极为古怪的灵气,不知从何处而来,那股灵气,似乎带着极为桀骜不驯的气息。先祖怕于南海中有变,但在那里,立了一尊九色天狐的雕像,将那里镇压起来。也正是因此,压住了当年火山的爆发之势,那里本来是无数火山的活跃之地。被当年的祖师硬是压制了数万年之久。”

    顾颜思量半晌,便沉声说道:“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当年的大荒居士,他就是来自于云梦泽!”

    她把当年在竹林秘舍之中。所见到的那些情况,原原本本对三人说了一遍,谢侯惊呼道:“原来大荒居士是从云梦泽中得道。难怪他能够治好九阴绝脉,还一路修至元婴,他一定进入过那座玄宫宝殿!”

    顾颜取出了一颗宝珠,高高的举起,说道:“这就是当年他留下来的螭灵元珠,我于烈焰火池之中得之!”

    这时四人站在荒岛之上,周围一碧天青。云海苍茫,周围颇能见物,但这颗珠子一取出来,似乎在一瞬间便光芒大作,将那些云气全都逼得向后退去。

    阮千寻低声说道:“螭灵是至阳至烈之物。在南海之中,除了大荒不夜城,曾有一颗螭灵元珠之外,从未听过螭灵的踪影。”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说道:“必是来自于云梦泽!”

    顾颜皱眉道:“可是在那些妖兽中,并没有见到螭灵的踪影。像这种上古妖兽的灵种,我若见了一眼,必不会忘记的。”

    这时她在心中想到的,是自己的那尊九嶷鼎。

    似乎在来到云梦泽之后。尤其是那只蜃魔王,于万兽海崩塌之时,带领万兽奔涌而去,这尊宝鼎,就像忽然间失去了灵气一样,变成了一个废物。根本就不堪使用。

    不过这时,显然不是说这些的时机。

    阮千寻皱眉不语,这时谢侯忽然说道:“我听说顾仙子在年前,曾经到五色城一游,不知所得如何?”

    顾颜的眉头一挑,并不答他的话,反而问道:“我听说谢兄,身为五色城的仪宾,却又聚了青丘的仙子,你的交游,倒真很是广阔啊。”

    曹云熏微笑站在一边,并不插言,谢侯大笑起来:“我谢家非南海土著,当年初来此地,求至五色城门下为助,也非得以啊。”

    顾颜忽然间想起一件事来,当年她在心中所存的疑问,一直没有问出口的机会,这时便说道:“我听说谢兄是来自海外,不知道,你可知道神州大地?”

    这四个字一出口,谢侯的神色立变,他的脸色,飞快的变了数变,才沉声说道:“你怎么会知道神州的名字?”

    顾颜心中忽然间有些激动起来,随即便又被强行的平抑下去,这是她结丹之后,头一次心境如此激荡。

    “你既是来自神州,可知道往返神州与苍梧的办法?”

    谢侯的脸上,忽然间露出了一种极为古怪的神情,似乎是恐惧,还有些回忆,低声说道:“我曾听我祖父说起过,那时候他还年轻,不过,那已是他永远不愿再提起的可怕记忆。那时候我还小,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顾颜的心中不禁一震,不知道谢侯的祖父,当年曾经历了怎样的变故,以致仅凭他的口述,便可以让谢侯如此的惊惧。

    谢侯缓缓说道:“当年谢家来到苍梧,已经是九死一生,想要回去,更是十死无生的事情,这件事,以后都不必提起了。”

    顾颜沉声道:“有怎样的危险,我自会斟酌,但你要告诉我!”

    顾颜脸上的神情,这时已经完全的平复下来,他看了顾颜一眼,笑道:“要告诉你也不难,但你要答应,帮我做一件事情。”

    顾颜道:“什么?”

    谢侯道:“如果这次,你真的能找到玄宫宝殿,你要答应,送给我一件东西。”

    顾颜退后一步,眼睛顿时微眯了起来,“对这云梦泽,你是不是知道的更多些?”

    谢侯大笑起来:“我所知的,也就是阮仙子知道的,但是玄宫宝殿之中,秘宝无数,我要分润一件,并不算过分吧。”

    顾颜似笑非笑的说道:“小谢侯不愧是做生意的,果然精明无比,惠而不费,你就肯定,我一定能够进入玄宫宝殿?”

    谢侯笑道:“你既然说我是生意人,就该知道,生意人都会押宝,我这不过只是押上一注罢了。你放心,我所要的,并不是什么上古奇珍,也不是什么仙丹圣草,只不过是一件对你丝毫无用的东西而已。”

    顾颜哼了一声,“我可记得,当年我助你重夺朱雀城,你答应过,欠我一个人情。上次的人情还没还,这次,便又要提要求了么?”

    精明无比的小谢侯,这时脸上也不禁有些尴尬,他随即说道:“就当是我多欠一个人情,如果你能帮我这一次,我还可以免费再奉送一个消息。”他那肥胖无比,全是赘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个,必定是你所喜欢的。”

    宁封子“切”了一声,“有什么可稀罕的啊?”

    谢侯笑道:“我家先祖,当年在南海之中,走遍了无数地方,他曾经去过一地,名叫小南极。”

    顾颜顿时色变!

    小南极这个名字,只存在于她的脑中,这世界上,便只有她与宁封子知道,就连曾经看过烈火真经的八荒居士,都不知道小南极之名。谢侯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在寻找小南极的?

    只是她脸上的神情,显然已说明了她的心境,顾颜沉声道:“你真的知道小南极?”

    谢侯道:“人格保证,如假包换。”

    顾颜大笑起来:“我看你的人格,大概也不值上几分了。”她冷冷的说道,“好吧,那我就信你一次!”

    她的话音方落,一直站在一旁,没有插言的曹云熏忽然惊呼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在她们说话的这短短片刻工夫,周围的云气,忽然一下子便上涌了起来,方圆数里的海域,全都一层层的震动了起来,一的海潮不停的向上拍打而起,足有数十丈高的浪头,似乎要将这个小岛完全淹没一般。

    顾颜等人同时飞身而起,阮千寻这时忽然说道:“云熏,你还记得,当年祖师在她的雕像之前,留下了四句偈语么?”

    曹云熏摇摇头,“那是上古文字,我不能辩识。”

    阮千寻扬起手,飞快的在空中写下了那些文字。似乎是四行诗,宁封子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她低声的念道:“七月潮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阮千寻道:“这是当年的祖师,在云梦泽中,所拓下来的一块拓片。据说那是一只巨灵龟,所驼着的一块石碑。就在万兽海之前。只是不知,这四句话,究竟是什么用意。”

    顾颜掐指一算,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现在似乎正是七月间?”

    她话音方落,无数的潮水忽然间向上冲起,巨大的浪头在这一刻,几乎要将她们完全淹没,曹云熏站在最前方,她肩头一动,赤影、霜潭两剑便同时飞起,剑光泓亮如水,向着海潮之中冲去,一蓬鲜血顿时飞溅而出。

    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正在飞快的临近,顾颜低声道:“是海兽!”

    在无尽的海潮之下,隐藏着的,是千千万万只来自海底的妖兽!

    八尾鲸,赤目鱼,等等妖兽,似乎在这一刻,全都从无尽之深的海面下冲了出来,要将他们完全吞噬掉一样。

    阮千寻惊呼道:“我们方才遍查周围的海域,都没有发现有活物的存在,怎么现在会出现如此之多?”

    顾颜沉声道:“显然,它们平时深藏于海底,吸取地心的阴气存活,这次是被什么东西所激发,才会一下子冲出来的!”

    似乎像是要印证她所说的话一样,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听到自不远的地方,海潮之下,传来了怒吼之声:“众人合力,结金刚伏魔阵法,灭杀这些妖物!”

    怒吼之声方落,无数的海水已被一股大力推得向着两边涌去,在空中露出了云虚那颇有些狼狈的身影,他的手中,托着那二十四颗定海珠,诸天星辰同时向下压去,顿时便将无尽的海潮压平。

    ♂♂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