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704章 绝地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云虚道:“讲!”

    涵虚说道:“我这些年来,与那位剑尊同出同入,听他所说,在荒丘之中,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可能会改变整个南海的局势,这样的机会,我们可绝不能错过!”

    云虚不知道涵虚是动了心机,他这番话,有些半真半假。叶云霆重视荒丘确实不错,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荒丘之中究竟有什么秘密,涵虚又能从哪里与闻?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云虚,也可以虚言相欺。毕竟如果云虚一怒之下,撤去他的护法之位,那他这二十多年的罪,可就算白受了。

    不过涵虚也不知道,这时的云虚,早就期待着他这第十二护法归位,是绝对不会将他打入冷宫的,果然云虚在听到他的话后,略一思忖,便说道:“你随我等前去,记着,见机行事!”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向着前面赶去,而这时,葛灵与玄一,在顾颜符篆的庇护之下,悄悄的出了荒丘,顺着原路一路回返,去大荒城中,接了葛根云萝两人,不住脚的离开此地远去了。

    而这火山喷发,引动了南海无数修士目光的大荒城,在这时,已经成为了风云际会之所!

    八荒居士以化血神刀,斩断空中的火龙,等于是断了整个火山口的根基,底下的地脉顿时开始剧烈的摇动了起来,叶云霆断然的说道:“上面有人来了,我们先撤出去!”

    他肩头一摇,两道剑光在前面开路,便飞快的转头而回。

    宁封子手执朱颜镜在后面押阵,无数的白光不停洒下,将周围的地脉一条条的压平,维持着这里不会崩塌。

    但说也奇怪,虽然大地震颤无比,那本来就有着道道裂纹的山壁。不停的摇动,但不知道被何处而来的一股奇异力量所维护着,却就是不会坍塌。而叶云霆刚顺着原路返回,还没有走出多远。迎面便有一道火光飞快的冲来,与他的天元、地彻两剑,正撞在了一处。

    那强大无比的冲击之力,让叶云霆都不禁为之震动,他的剑光刚要飞起,宁封子眼尖,已经大叫道:“停手。自己人!”

    来者正是顾颜与杜确,她驾驭着彻地神针,直冲入地穴之中,正好与叶云霆打了个照面。

    两人已有数十年未见,猝然在此地相逢,虽然都已知道彼此相隔甚近,却仍然欣喜不已,叶云霆刚刚说道:“你近来可……”

    尚未来得及叙说别情的时候。叶云霆便断喝了一声道:“让开!”

    他飞身向前欺近,转眼间便已掠过了两人的身前,一手已抓住天元剑。青色的剑光在这一刻鼓荡如雷,向着前方重重的斩了下去。

    “铮”的一声轻响传来,然后便是轰然的巨响,无穷的剑气在这一刻迸发而出,狠狠的撞击上了从隧道中飞快而来的化血神刀,无尽的冲击之力在这一刻向着四周爆发开去,一为南海之中,神通广大的三元婴之一,一为来自苍梧大地,九派英杰的少年剑尊。两者在毫无准备之下,于这地穴之中,轰然的对撞了一记。

    两位元婴修士,以沛然无匹的气势,轰然对撞,其所能爆发出来的威力。远非一般的争斗所能比拟,无尽的气浪顺着无数的缝隙飞快的向四周喷发,大地开始剧烈的摇动,那上面已经布满了裂纹的无数岩石山壁,全都发出了轰然的巨响,让人毫不怀疑,它们会在下一刻,彻底坍塌。

    但就是这些看上去早就已经风烛残年,不能久矣的山石,在摇动了无数次之后,却又在这次巨力的冲击之下,顽强的挺立住了,像是在有什么力量护持着它们一般。

    而叶云霆与八荒居士,在猝不及防的对了这一击之后,随后便各自退后了数步,猛然间抬头,向着对方望了过去。他们的眼神在空中一对,似乎顷刻之间,一股杀气便弥漫开来。

    在八荒的身后,裴明玉等人俱都在列,单单没有秦明月的身影,也不知她躲到了哪里去。而辛采青,这时垂着双手,安安静静站在裴炎的身边,旁人看了,都以为她只是八荒的小弟子,谁能想到,这位看上去貌不惊人的小姑娘,会是朱紫岛新晋的副岛主?

    八荒冷冷的说道:“阁下,是来自藏剑山庄?”

    不用猜他也知道,南海之中三元婴,除了自己之外,无人在此,对面这位是一位剑修,偏偏又有元婴期的修为,除了来自藏剑山庄,还有何人?

    叶云霆回过头,低声对顾颜说道:“这个,是你的仇人?”

    顾颜淡然的说道:“不错,他要劫我去做炉鼎!”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很是淡然,并不觉得有什么丢脸。成王败寇,实力为先,修仙界的法则,原本就是如此。

    叶云霆不禁咧开嘴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那这个人的眼光,可实在是不怎么样啊!”

    他虽然修成剑尊,但外表仍像少年一般,最好开玩笑,顾颜知道他的性子,只是一笑,不以为意。但杜确却哼了一声,像是对叶云霆的这番话,颇感不满的样子。

    叶云霆笑嘻嘻的说道:“在下道号云霆,乃藏剑山庄中人,不知阁下何人?”

    八荒肃容道:“我乃千镜岛主,八荒居士。今日来此,不知阁下能否行个方便?”

    叶云霆拨弄着手中的天元剑,“如果换成它日,我很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但你非要跟我的朋友为难,那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八荒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眼中透出了一股森然之意,缓缓说道:“我在南海之中,也算是小有名声,今日阁下若能让开一步,它日必有厚报,八荒居士,言出必践!我当年与云池剑尊,也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何必要伤了两家的和气?”

    叶云霆哈哈的笑了起来,他站在原地。半步不退,“原来你认识我云池师兄,那我就更不能放你过去了。要知道,如果我放你过来。抓走身后的这个小姑娘,曼箭将来必定要找我的麻烦。我宁愿得罪我师兄,可也不愿意得罪他的宝贝徒弟!”

    顾颜忽然间有些感动,她离开苍梧大地,已经有几十年了,忽然开始想念当年的那些朋友了,也不知他们。如今还是否安好?

    只是现在,显然不是叙说别情的时候。八荒冷冷的说道:“这么说来,阁下是非要与我为难不可吗?”。

    叶云霆淡然的说道:“此事不得不为!”

    八荒冷哼道:“找死!”

    他大袖一挥,说道:“你们都退后!”裴明玉等人同时向后退了三步,八荒那只如蒲扇一般的大手箕张,便遮天盖地般的压了下来。

    叶云霆面色一肃,他微退后了一步,单手已握紧了天元剑的剑柄。

    在这一刻。他那股惫赖无比的气质,忽然间一扫而光,整个人的气质变得与先前迥然不同。眼界所及。目光所至,全无它物,连眼前的敌人似乎都不在眼中,天地之间,目光之至,就唯有这一柄剑而已。随后他单手持剑,便重重的向着身前斩了过去。

    宁封子用手托着腮,呆呆的看着叶云霆挥剑,目光中放着神采说道:“原来,他也有这样子英雄的时候呀。”

    这是两位元婴修士。全力蓄势后的一击,远非刚才猝然相碰时所能比拟,天元剑的剑锋,重重的斩在了八荒的掌缘之上,无穷的剑气似乎在这瞬间集中于一点,然后再猝然间爆发出来。

    这时。八荒的掌心之处,似乎有一丝红光,一闪即隐,随即一道血光,便飞快的顺着剑锋而下,向着叶云霆的身上直窜而去。

    杜确低声道:“我去助他一臂之力!”

    他划动法诀,坤灵灯上,一朵青色的灯花飞起,飞快的落到叶云霆的头顶之上,随即便在空中炸响,无数的紫色火焰,如天女散花一般的落下,顿时便将那层血光一扫而光。坤灵灯的佛火之威,转眼间便将那炼神玦上的神光化去。

    叶云霆讶然道:“这是坤灵灯?”

    八荒冷冷的道:“杜确!”

    他面沉似水,看着眼前的诸人。

    叶云霆在与他这一击之后,再度后退了一步,只觉得身上气血翻涌,眼前这位老者,看上去,修为似乎仍在他之上!只这一剑的交锋,他已经将八荒居士,当成了平生之中,最为顾忌的大敌之一。

    倒不是说叶云霆没有见过比八荒更加厉害的人物,在苍梧大地之上,就连元后修士也不是没有,就算在藏剑山庄之中,云池剑尊的修为,也要在眼前的八荒之上。

    但他却在八荒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为浓重的杀气,他毫不怀疑,八荒真的会和他们做殊死之搏,一位元婴修士,要全力的搏杀他们,难道真的只是为了一个炉鼎?

    顾颜这时低声道:“你还记不记得,你送给我的紫云圭?”

    叶云霆愕然道:“怎么了?”

    顾颜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叶云霆道:“紫云圭是我当年成道之时,得自于荒岛之上……呀!”他忽然间反应了过来,“就是在这大荒岛上!”

    顾颜全身一震,似乎她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却又抓不住的样子。

    紫云圭,大荒秘境,荒丘,九色天狐法身,这中间,到底有着什么联系……

    杜确这时已经踏前了一步,他单手托灯,另一只手,已取出了一件形状极为古怪的兵器来。

    站在八荒身后的裴炎,这时低低的吸了一口气。

    杜确在南海之中,号称元婴以下第一人,横行天下,莫可阻之,但平生只以拳头对敌,从来没有人见过,他还会使用兵器。

    这件兵器像一杆大戟,但在尾端还有着森严的短刃,他单手握住大戟的中部,托在背后,整个人瞬间便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杀气来。

    叶云霆颇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你的炼体术,居然如此厉害!”

    杜确并不答他的话,而是对着八荒说道:“千镜岛主,若想过去,请先踏过我的尸体!”

    八荒大笑起来,“好一出英雄救美。没想到这小姑娘相貌平平,倒有这么多人青睐于她。”他脸色忽然间一肃,说道,“罢了。今日我就给藏剑山庄一个面子,小姑娘,你把紫云圭交出来,然后带着他们,离开大荒,我就放你们安然离去,从此之后。千镜岛再不与你为难!”

    在他身后的裴明玉,顿时便握紧了拳头,指甲都深深的陷到了肉里,掌心处顿时血痕宛然。

    顾颜却淡淡的说道:“我能够相信你么?”

    八荒冷哼道:“你不相信也要相信,你以为这两个小白脸,真的护得住你?”

    叶云霆低声道:“你速速退后,在那边,说不定是大荒的尽头。你去找脱身之路!”说完,他飞身而起,手中那口天元剑。已飞快的斩向了虚空之中。

    丝丝的剑气顿时迸发出来,似乎将整个空间都为之割裂,这时杜确低喝了一声,他的身形似乎忽然间便矮了下去,手中那杆长戟平挥,贴地卷出。

    在这一刻,他单手执戟,威风凛凛,有如天神,就如上古时的战神一般。英风勃发,不可一世!

    这两人,都堪称如今修仙界中,极为年轻的少年英杰,联手之威,难以阻挡。

    八荒的面色凝重。在这一刻,他已清晰的感受到,这两人身上所爆发出来的杀气,几乎连自己都无法抗拒。

    叶云霆一剑劈向了虚空之处,剑气森森,似乎已将所在之处的空间完全割裂,空中炫起了一层如水波纹一般奇异的抖动,随即无尽的振动便已飞快向着四周延展而去,强大的压力自四面八方向着八荒压迫而来,而这时杜确手执长戟,披坚执锐,以无比锋锐的锐气,一下子便冲破了所有的阻隔,八荒所布下的落神坊,在这一刻,似乎根本就拦不住他,他当胸直入,那杆长戟,已经重重的指向了八荒的胸口。

    八荒冷哼了一声:“别忘了,你还没真的结婴!”

    他单手,已将那尊硕大无比的落神坊抄在了手中,随即,便当做一块石碑一样挥起,随后,重重的向着身前砸了下去!

    轰然无比的巨响顿时传来,杜确那一杆长戟,牢牢的击在了落神坊之上,杜确与这位元婴修士,正面相抗的第一击!

    周围的灵气似乎在这一刹那间凝滞,随即杜确的身形便飞快的向后退去,一丝血迹,从他的嘴角上浸出来。但他手中那杆长着斑斑铁锈的长戟,却仍然屹立不倒,而八荒脸上的血红之色一闪即隐,哼道:“不自量力!”

    他单手托起落神坊,硕大无比的牌坊飞快向着杜确的头顶罩去,凛冽的杀气一时间布满虚空。

    这时,叶云霆的天元剑迎头斩至,周围那凝滞了的灵气被他这一剑斩破,开始飞快的流动起来,八荒忽然间闷哼一声,“大胆!”

    从地面之下,一道赤红色的光华无声而至,这才是被叶云霆掩饰过的最后一击!

    地彻剑那细如红线的剑光,顺着八荒的肩头便没入了进去,他低喝了一声,如受重创一般,向后疾退。

    在他的身上,这时已浮起一层幽蓝色的光华,在空中凝成了一片如柳叶般的刀光,上面的血红之气一闪即隐,与地彻剑飞快的交了一击。

    八荒在伤重之下的全力一击,纯以实力比拼,毫无花哨,显然在双方正面的对敌之中,叶云霆仍差他一线,地彻剑向后一退,便回到他的手中。

    但在两人的掩护之下,地彻剑无声的一击,仍然对八荒造成了重创,在他的肩头之上,一丝血痕飞快的流了下来。

    八荒的脸色这时已经沉冷如冰,从他修成元婴之后已逾千载,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与人对敌的时候受伤。

    叶云霆疾退数步,退到了杜确的身前,苦笑道:“这个老家伙,可真是不好对付啊。南海之中,居然也有这样的人才?”

    杜确哼了一声,低声道:“不要觉得南海的修士都是土鸡瓦狗,你从苍梧而来,便可以随意的翻云覆雨。”

    这两个人虽然联手对敌,可却总是有些互相看不顺眼,以杜确那沉稳的性子,居然也会出言讥讽叶云霆一句。

    叶云霆倒也不以为忤,他笑嘻嘻的说道:“当年在苍梧。再厉害我也都遇到过,打不过就跑呗。”

    杜确冷哼道:“你要跑便跑,我可不奉陪!”

    八荒这时显然已经动了真怒,他沉声说道:“你们几个。去追那个女人,记着,只要夺到她手中的紫云圭,生死不论!”

    这是八荒口中,第一次对顾颜下了格杀之令,裴明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扬声说道:“遵命!”她与身边的辛采青对视了一眼。再加上身后的裴炎,三人分自左右,飞快的向着顾颜扑去。

    而八荒也怒喝了一声,在同时向着叶云霆和杜确发动了攻击,他那只大手,扑天盖地般的向下压去,掌心之处,那枚暗红色的炼神玦忽然间变得遮天蔽日般大。在那炼神玦上,一块块斑斑的血痕,不停的闪现着光华。无数个血影于空中闪现,空中顿时弥漫起了一丝阴冷之气。

    无数的血影飞快的向着两人的身体中掠去,杜确与叶云霆都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在这一刻,杜确才显出了他炼体术趋于大成时的真正实力,他的身体飞快的暴起,无数的血影碰到他的身体,就如同遇到了一堵无形的墙一般,再也攻不进去,而他手执大戟。便如电一般的向着八荒刺去。

    叶云霆低声吟道:“我有重楼,欲上九霄。”他那天元剑,不知何时,已经飞临至八荒的头顶,如雪般的剑光飞快的洒下,顾颜低声道:“千重剑意!”

    这便是她曾自白沙滩中领悟的千重剑意。但在叶云霆的手中使来,气势高华,圆转如意,比自己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果然剑尊的修为,远非常人所能想象。剑道之玄妙,一至若斯!

    也难怪藏剑山庄虽无元婴后期的修士坐镇,但其在苍梧中的地位,却能够与如丹鼎派、金刚门这些拥有元后大修的门派比肩,全在于剑道变化之玄妙无穷。

    在叶云霆那千重剑气之中,透出了一股无比尊贵而高华之意,似乎能够扫荡一切凡涤,下面那层层血影顿时被压平,这时叶云霆低喝道:“地彻天穹!”在天元之剑已罩临四方之时,一丝如红线的剑光无声的飞下,地彻之剑在这一刻,向着八荒的头顶疾落。

    随即从八荒的头顶上,化血神刀便已冲起,幽蓝色的刀光映着血色,在这一刻看起来显得格外可怖,这时杜确手中的坤灵灯上,三朵青色的灯花已经飞起,迎着化血神刀便落,那幽蓝色刀身之上,所发出的层层血光,这在一刻被紫青兜率火完全压平,随即地彻剑,便已重重的斩在了刀身之上。

    本来是细巧绵软的地彻剑,在这一刻忽然间变得无坚不摧,刚硬无比,那刚柔之间的剑气于刹那间转换,这种妙至极处的手法,让顾颜自叹不如。

    她平生之中,还是头一次见到两位水平相当的元婴修士彼此相斗,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过招,但对她修行之道的领悟却帮助极大。

    就在这一刀一剑,要以惊天动地之势相碰的时候,宁封子已经飞快的扯了一下她的袖子,“还不走?”

    顾颜这才省悟过来,这三人在坑道之中缠斗,而裴明玉等人,已经自两侧向着自己飞来。

    在墨池之外,她以彻地神针遁走的时候,受了辛采青傀儡的一击,虽然大半攻击之力都被杜确挡去,但她仍然受了些暗伤,不想与三人缠斗,见三人分自左右而来,顾颜已取朱颜镜在手,向前一摇,无数的光华乱射,白光闪耀,一时间睁目如盲,随即她便将手一甩,五色灵旗飞快的拔地而起,将身前的道路全都挡住,而她则已飞快顺着坑道向后退去。

    宁封子又快又急的说道:“我带你过去,你不知道,我在那个火山口的尽头,看到了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列表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