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98章 上古大妖,独立荒丘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仙诀698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来自()

    当年他与顾颜,端木紫及云萝,四人一起,闯这大荒秘境,却在墨池黑沼之中,被黑沼之水卷去,就此失踪,后来顾颜于蜃魔林中灭杀端木紫和云萝,也曾四下留意,却始终也没找到他的踪迹,这些年中,也一直没听到他的消息,都以为,他已经殒命于大荒秘境之中。【百度搜索会员登入】却没想到,相隔了几十年,今天居然能够在这里看到他!

    虽然宁封子认识他,但两个人却没打过照面,宁封子低声道:“不可多言,听我行事!”

    这时涵虚已经飞奔到了她们的身前,看他的样子,并不是在荒丘之中闲游,倒像是在躲避什么,看上去很是惊惶的模样,他急急的到了近前,便合十为礼,说道:“小僧涵虚,乃云台弟子,几位施主,可是专程来大荒秘境中的么?”

    以他的修为,自然一眼便看出来,葛灵与玄一,都不过只是个小角色而已,以他们的修为,不可能闯到此地,三人中主事的,多半还是那个看上去笑眯眯的小姑娘。

    宁封子笑嘻嘻的还了一礼,“大师……”

    她刚说出了两个字,就听到在涵虚的身后,被无尽黄沙所遮掩,根本看不清的地方,有一个声音正遥遥的传过来,“喂,小和尚,你干嘛跑的这么快,怎么我们今天,这么快就玩够了?”

    这声音听上去,很是清扬悦耳,远远的飘扬过来,随后就有一个青年,出现在涵虚的身后。他甩开了两只脚,踩着黄沙,踏浪而来,动作似乎与涵虚无异,但同样的动作,由他做来,那股气质。却远比涵虚要潇洒得多。他飞快的出现在了涵虚的身后,一把便将他的脖领子抓住,“喂,你这个小子。一下子跑这么快干什么?”

    宁封子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他身上穿着一件看不清颜色的衣服,似乎是长年的浸yin在这沙丘之中,已经被染得不成模样,脸上带着一丝无赖般的笑容,他一手抓着涵虚,大声斥责。像是在批评小朋友一样。

    而宁封子的心中,这时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要知道涵虚,那是云台十二护法中的佼佼之者,结丹后期的强力修士,比之顾颜,在境界上也不过是稍差一线而已,而他现在。却被这个青年揪住了耳朵,像教训小孩子一样的数落,而看上去。涵虚却像是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一样。

    眼前这个青年,是一位元婴期的修士!

    涵虚苦笑不已,他那年被黑沼之水卷了进来,不知道怎么,就误入了此地,在发现了此地,便是大荒秘境中最为神秘的荒丘之后,他心中还窃喜不已。要知道,大荒秘境中三大秘地,最为神秘的便是荒丘。而云台佛国,还知道一个在与荒丘有关,但在南海之中却极少有人知道的秘密。

    但他很快就高兴不起来,在荒丘之中,他遇到了这个青年,虽然看上去年龄不大。但却货真价实是元婴期的修士,以他的修为,随随便便,就可以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而这个青年,似乎与他同样,被困在了荒丘之中,无法出去,但他却像是不甚着急的模样,每日里除了打坐修行,居然就是强逼着自己与他玩耍,做如猫和老鼠一般,互相追逐的游戏,每日乐此不疲。而涵虚却结结实实的吃了他不少苦头。

    这时又被他揪住了脖子,扯着耳朵,顿时大叫起来:“前辈,老前辈!你我被困在荒丘之中,已经有几十年了,难道你就不想着出去?现在终于有外人进来,我们还是同心一致,不要再玩闹了好不好?”

    青年哈哈一笑,把他放开,伸手在空中轻轻一招,就有一只红顶绿毛的鹦鹉飞来,落到他的肩头上,“你这个小和尚,我老人家气定神闲,自然是有脱身之法了。看在你这些年,陪我玩得高兴的份上,就带你出去,也不妨事啊。”

    他转过头,一双半睁微闭,看上去懒洋洋的眼睛,忽然间就变得炯炯有神起来,盯紧了宁封子,说道:“你是不是认识顾颜?”

    玄一这时指着他肩上的鹦鹉,大叫了起来,“是它,就是它将我引到这里来的,原来这只鹦鹉,是你养的?”

    青年哈哈笑了起来:“不错,我这只小绿绿,最通人性,当年我陷入荒丘之中,把它放在了外面,这些年来,一直都以心念与我暗通消息,还好它够聪明,才能够在大荒之中,无数的妖兽群内存身。它既然将你召唤而来,想必你是至阳之体了?”

    他又看了一眼葛灵,“原来这个小姑娘是天生的阴灵之体,嗯,你们倒是相配。如果不是你们两个,也不会引出那株紫金炎龙莲,没有紫金炎龙莲吸干墨池之水,荒丘便不能现世,我们也不会脱身而出。说起来,倒要好好谢谢你们两个啊。”

    宁封子忽然大叫道:“我知道你是谁了!”

    她兴奋的说道:“你是叶云霆!”

    宁封子在很早以前,就曾听顾颜说过叶云霆的事情,知道他曾经在南海之地上结婴,也听顾颜描述过他的相貌,但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荒丘之中!

    葛灵自然也听过叶云霆的名字,听宁封子叫破,顿时上前拜倒,“是叶前辈么,晚辈是师父座下二弟子,特代表本师,向前辈问安。”

    叶云霆摸了摸鼻子,“你说的是顾颜吧,那个小姑娘,她居然也收徒弟了啊。她怎么会派你到这里来?”

    葛灵恭恭敬敬的说道:“家师于大荒立城,至今已近三十载,大荒秘境中,我也是常来的,只是并不知道,前辈被困在荒丘之中。”

    叶云霆拍了一下大腿,“看来我的运气,实在是够差啊,居然跟这个小姑娘,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却一直不知道,彼此就在相隔不远之处!”

    他长叹了一声,说道:“其实我们也算是有缘分,这大荒之岛。当年曾经是我的成道之所。”

    当年叶云霆结丹圆满,于洗剑池中修炼,取得了剑魂之后,心中偶有所动。便离开藏剑山庄,远行数十万里,通过传送阵,来到了南海之上,并在大荒城的废墟之上,修成剑尊。这里算是他的幸运之地。后来在回到苍梧之后,仍一直记着这里。

    后来顾颜陷入洗剑池。于凤凰台上被困一十九年,脱身之后,叶云霆便感觉,她似乎去了一个自己很是熟悉的地方。而他的心中,亦有所感,觉得自己修行的机缘来了,便决定重返南海之地。他离开藏剑山庄,便径直去了莲花山。请莲花生大师设法,将他特别的传送过来。他与顾颜到南海的时间,不过是脚前脚后而已。像秦明月。来南海的时间,比起他还要晚上几年。

    只是顾颜在云梦泽中被困了三载,这却不是他所知道的事了。

    宁封子张大着嘴巴,“难道说,你就是当年在大荒建城的那个人吗?唔,不对,那个人大概早就老死了,哪有你这么年轻啊。”

    葛灵一下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觉得宁封子每天疯疯颠颠的,可是遇到这个云霆剑尊。似乎就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了一样。

    叶云霆道:“三百年前,我在大荒上修成剑尊,当时我的成道之地,便是在那墨池之前,也正是那一次,剑气迸发。击破了墨池瀑布,我才发现,在后面,还有荒丘这样的一个大秘地。只是当时我剑道初回,急于赶回,只在里面,草草的游览了一番,便将此地又重新封闭。但你知道,当时我在那里发现了什么吗?”。

    宁封子笑眯眯的问道:“发现了什么?”

    叶云霆这时却闭上了嘴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件事,我当然是要告诉阿颜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对顾颜的称呼,而且还显得是那样的自然。

    葛灵面露愁容的说道:“叶前辈,我师父就在大荒城中闭关,要找她,当然是很容易的事情,只是,现在在外面,有无数只蜃魔围住了我们,我们根本就回不去啊。”

    叶云霆哈哈大笑起来:“不就是几只蜃魔嘛,有我老人家在此,一剑便剁掉那些魔崽子们。它们大概是因为紫金炎龙莲出世,才会追着你们,一直跑到这里的吧?”

    玄一大点其头,“没错,就是这样!”他实在是做梦也没想到,这一次误打误撞的进入大荒,不但见到了葛灵,还见到一位元婴期的剑尊。要知道,元婴修士,在南海中,几可比得上神祗一样,属于至高无上的存在,光是这样的经历,就足以让玄一拿出去好好的吹嘘半天了。

    叶云霆说道:“大概是小绿绿做事,有些莽撞了,它只想着要引来你们,激活紫金炎龙莲,却没想到把大荒中的那些蜃魔,也全都引了来。虽然我并不惧那些怪物,但如果我们现在出去地话,那些蜃魔必然会趁虚而入,这荒丘中的秘密,恐怕就要不保了。”

    他忽然间眼睛变得清朗起来,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三人,“你们敢不敢跟我,玩一把大的?”

    宁封子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听叶云霆这样说,顿时拍掌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凑热闹了!”

    葛灵苦笑了一声,似乎自己这次不跟着,也不行了。

    叶云霆顿时大喜,拍了拍宁封子的肩头,“你这个小姑娘,虽然仍是灵体,倒也算蛮有些胆气的。”

    宁封子“嘿嘿”的笑了两声,却悄悄的白了他一眼。

    叶云霆也不在意,把手挥了挥,“你这个小和尚,先到一边去!”

    他把涵虚赶得远远的,才凑近了,神秘兮兮的说道:“当年我在这荒丘之中,发现了一只上古妖王,九色天狐的塑像!”

    宁封子顿时便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脸上颇有失望之色,“我以为是什么呢,不过是一只雕像,有什么稀奇的啊,我还看见到青丘之主,以九色天狐化形呢!”

    叶云霆敲了一下她的头,“你这个小家伙,知道什么?这里是青丘当年的秘地,上古大妖于此地诞生,它的雕像,难道就单单的是一座雕像?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花了十几年的功夫,怎么都攻不破上面的禁制?”

    葛灵瞪大了眼睛说道:“前辈身为剑尊之身,怎么也破解不了上面的禁制吗?”。

    叶云霆苦笑道:“我是剑修,又不是阵法师。而且那雕像上面的禁法。十分古怪,阴气极重,如果我强行以剑气破开的话,只怕会将雕像一同毁去,因此我才特地想了一个法子。”

    玄一忽然说道:“我明白了,原来那株紫金炎龙莲,是你种下的!”

    叶云霆赞赏的打了一个响指。“孺子可教也。我当时就知道,要破解上面的阴气禁制,只有紫金炎龙莲与螭灵之血能为,可螭灵这种怪物,没有几千年都长不成,当时让我上哪里,找一只螭灵去?但是正好我手中,有一颗紫金炎龙莲的种子。于是我就把它种在大荒之中,要几百年才能够成熟,种下去之后。我就回转苍梧,直到估计着,这株紫金炎龙莲快要成熟,这才来到南海之中,做预先的准备。”

    宁封子小声的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是关心她,特意来南海寻找的呢,原来还是来办自己的事啊。”她说话的声音极小,除了自己之外没人听得清。

    叶云霆也没留意她说些什么,接着说道:“我来到此地之后。发现紫金炎龙莲尚未成熟,就准备进入荒丘一探,但经历了数百年,这里的地势,似乎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我费了不少功夫。都没法破开那面玉璧,没办法,我就在南海之中,寻找破解之法。终于在一个荒岛之上,找到了太乙庚金,我取太乙庚金,炼成神针,终于破开禁制,进入了荒丘。”

    “呀,太乙庚金!”宁封子忽然想起,当年顾颜初来南海,在朱雀城的时候,曾经无意中看见一道剑光掠过,十分眼熟,想必那个时候,叶云霆就是在附近寻找太乙庚金,结果两人正好擦肩而过了。当叶云霆初来南海的时候,顾颜被困云梦泽,顾颜出云梦泽,来大荒立城的时候,叶云霆正在南海中寻找庚金,而当叶云霆找到庚金归来的时候,顾颜又在朱雀城中血战,这两个人,真是不止一次的擦肩而过了。

    叶云霆颇有些懊丧的说道:“可是这次我刚刚进入荒丘,就发现了这个小和尚,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被黑沼之水卷到了这里,而也正是因为他,还有外面不知道什么人,破坏了这里的地势,引动禁制发作,在我进入此地之后,触动了当年的九重阵法,将此地完全的封闭了起来。而我被困在里面,根本不敢强行的破禁出去,否则我的剑气,全将此地的禁制全都破坏掉,那样便失去了原来的本意了。”

    玄一好奇的问道:“前辈被困在此,那么,是以这只绿鹦鹉来遥控么?”

    叶云霆笑道:“你果然聪明。好在小绿绿被我放在了外面,它多年修行,性情通灵,能够与我心意相通,我就让它在外面,等待着紫金炎龙莲的成熟,而我,每天在这里和这个小和尚玩耍,可真是寂寞的很啊。”他张开嘴,大大的打了个呵欠,显然被困在这里近二十年,可实在是把他憋得很了。

    宁封子“切”了一声,“谁叫你当初不先来找她的呢?当年涵虚,就是和她一起进入此地的,他们在这里一场大战,把地脉打得乱七八糟,如果你能够和她联手,有她用幻剑灵旗帮你镇压地脉,怎么会白白的在此地被困上这些年?”

    叶云霆大笑道:“也不算什么,反正这二十年,我也要等着紫金炎龙莲成熟。不是刚一成熟,小绿绿就把你们,带到了我的面前了么?”

    葛灵问道:“那么前辈,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叶云霆肃容道:“我要你们帮我,开启这座雕像,看看底下所镇压的,到底是些什么?”

    葛灵与玄一,都同时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胀红起来,他们大概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能够与一位元婴大修一起,做寻宝之事,玄一踏前一步,用力拍着胸脯,“只要前辈有命,玄一万死莫辞!”

    葛灵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也露着赞同之意。

    宁封子哼了一声:“不就是个剑尊嘛,了不起?当年这种修为的我,我见过的都能用簸箕搓了!”

    不过她也只敢在边上小声嘟囔,还是乖乖的凑上前去,说道:“也算我一个好了!”

    涵虚远远的躲在一边,不敢近前,在这些年中,他在荒丘里,简直就如同一个噩梦一样,叶云霆把他就像当成了一个玩具,随意的搓圆搓扁,每天总是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花样来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这次好容易有脱离魔爪的希望,只是远远的躲在一旁,甚至连耳朵都堵住,不敢偷听一句一般。

    这时在远处,有一条笔直如柱般的黄沙,飞快的向着这边席卷而来,就像是海面上刮起的龙卷风一样,葛灵惊呼道:“是那条龙!”

    叶云霆道:“紫金炎龙莲在成熟之后,可以生成龙气,化成蛟龙,如果能够辅以螭灵之血的话,无论炼丹还是炼器,都是极佳之品。只可惜,我有些浪费了。”他一边说着话,忽然间飞身而起,大喝了一声,肩头之上,一道剑光便极快的飞了出去。

    葛灵与玄一这才发现,在他的背后,有着两把剑,一长一短,飞出的剑光,则是那口长一些的剑。这口剑飞出之后,一道青色的剑光,便飞快的向着周围扩散,似乎一下子就笼罩了整个天穹,半天之中,像是出现了一个半球形的青色光幕,将整个天空都遮蔽住了。

    葛灵不知道,这就是叶云霆兼修两种剑道,其中的“天元”之剑,天元之剑,讲究精深博大,如海阔,如天高,一下子便将那滚滚的黄沙全都压了下去。随后在空中,便露出那条蛟龙的身形来。

    那蛟龙看上去,像是极为桀骜不驯的模样,它身上所纠缠着的滚滚黄沙,被叶云霆一剑斩去,用灯笼般大的眼睛,瞪了叶云霆一眼,忽然间一张口,无数的火焰滚滚而来,将他全身都罩住了。

    葛灵等人,全都看得心惊胆战,他们虽然不知道那些火焰的属性,却能够感觉的出来,这是地地道道的先天之火,其威力,甚至不在顾颜的五色火灵之下,可以焚尽世间一切法!

    而叶云霆,却像是丝毫不惧一样,他的肩头再一动,一道赤红色的剑光便又再度飞起。那道剑光看上去,显得极细无比。就如同一枚赤红色的飞针一样,冲破了层层的火焰,一下子便冲入了那条火龙的口中,叶云霆大笑道:“看我这‘地彻’之剑如何?”

    这口剑的剑刃极细,窄如韭叶,一下子便穿透它的后脑而出,那条火龙大声的吼叫起来,随后一股白色的汗液便飞快的溅了出来。

    葛灵心想:这大概就是这龙身上的血液了吧,也就是紫金炎龙莲上的汁液。

    汁液溅出,随后这条龙便掉转头,飞快的向着远方冲去。而叶云霆显然不容它逃走,空中一只巨掌已经当头压下,正好捉住了它腰部所在,身形一展,两道剑光便带着他疾射,如追云掣电一般的向着远方射去。

    他在空中头也不回的将手一招,葛灵等人只觉得一股大力涌来,身体像不由自主的一样飞快向前冲去,转眼之间便已追上了叶云霆。

    而叶云霆一手捉着这条蛟龙,向前飞去,威风八面,让人看了倾慕不已。至于涵虚,这时早就被他丢到角落里去了。

    他们大概足足飞了有一柱香的时候,忽然间叶云霆停下了脚步,葛灵等人,则早就惊讶的抬头看去,在他们的身前,矗立着一尊硕大无比,直入云天的雕像。

    那是一尊九色天狐的法身,傲然矗立于这荒丘之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仙诀698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