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97章 元婴在后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仙诀697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来自()

    葛灵吓了一跳,“封子姐姐,你不是说,这些蜃魔,不会吃掉他吗?”。

    宁封子哼哼着说道:“我说的那是紫金炎龙莲出世之前,你别忘了,他是天生的纯阳体质,阳气最盛,如果这个小子,能够把紫金炎龙莲吃掉的话,那么,两者的阳气就可以达到最盛,还可以中和掉灵草之中的那股烈性,这些蜃魔,把他身上的血全都吸得干干净净,这个小子,就为它们做了嫁衣啦!”

    宁封子笑嘻嘻的说着这样的话,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让葛灵听得颇有些毛骨悚然,“喂,封子姐姐,你不要幸灾乐祸啦,还是赶紧想个脱身的法子好不好?”

    宁封子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蜃魔,怕不有成千上万只,“可惜,这次没把那尊破鼎带过来,否则的话,那只蜃魔王一出,不管有多少小崽子,还不都是它的几辈重孙?可惜呀,你毕竟不是蜃魔王,身上虽然有它的气息,想必压制不住这些家伙。//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葛灵听她说得絮絮叨叨,不禁有些心急起来,“封子姐姐,那你倒是想个办法呀。”

    宁封子说:“只有一个字——我们还是跑吧!”

    她一边说着,手中已经飞快的打出法诀,无数的光华于四周激射,漫天的紫色光线不停的乱洒,将周围的蜃魔激得纷纷远避,而她已经飞身而下,一伸手,将那株紫金炎龙莲的根部紧紧抓住,向上一提,却没有提动。

    她扬起头叫道:“喂。那个小子,你刺一滴血下来!”

    玄一不明所以,这时宁封子已经抓住他的手,轻轻一刺。指尖之上,一滴精血飞快的滴下,落在地底。紫金炎龙莲顿时光芒大涨,居然破地而出,被宁封子一扯,便连根扯断,随即飞快的塞到怀里,说道:“我们走!”

    她将朱颜镜向后一抛,无数的光华漫天。将那些蜃魔顷刻间都压了下去,然后便扯着葛灵与玄一,不住脚的向前飞驰。

    玄一一边跟着她跑,一边说道:“封子姐姐,我们为什么要向里面跑啊。难道不向外面跑吗?”。他见葛灵这样称呼,又感应到宁封子身上强大的神念威压,想着这或许是一个不世出的高人,因此就学着葛灵一样称呼起来。

    宁封子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小子怎么这么笨呢,那些蜃魔,已经把周围团团的围住了,我们向外面跑,不是正好堕入他们的包围圈里吗?你这个脑子,真是没救了!”

    她对这大荒秘境的地形。熟悉得很,就连墨池黑沼,当年她都跟着顾颜去过,不住脚的向里飞驰,避开了前方的蜃魔林,没过多久。便已经冲入了大荒的深处。

    身后的蜃魔铺天盖地,就像一群群的蝗虫一样,如影随形的疾飞而至。宁封子大叫道:“这些家伙,怎么紧追不舍啦?”

    葛灵说道:“我听师父说,紫金炎龙莲与螭灵之血,都是能够让妖兽,立地提升一个境界的奇物,这株紫金炎龙莲这么大,怎么也够好几只蜃魔服用了吧,它们这么的追我们,好像也是可以理解的呢。不然我们把紫金炎龙莲让给它们?”

    宁封子白了她一眼,“它们想要的,可不光是紫金炎龙莲,还有这个没脑子的小子呢,你舍得把他也一起扔了?”

    葛灵的脸一红,“封子姐姐,你不要取笑我啦。”

    她们一边说着话,忽然感觉到,在头顶上,有一股阴寒之气,正飞快的压至,同时,已有无数的黑色水滴从空中跌落下来。

    葛灵飞快的抬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三人,已经身处在一个极为广大的山坳之中,四周的山壁,全都是漆黑无比,上面坑坑洼洼,像是有人在此地拼斗过,然后产生了一个个的大坑一样。

    而就在她们的眼前,平地之上,有着一条地上河,那河中的水,全都呈漆黑之色,无数的水滴,正是从河床上滚滚而下。那条河由于身处地上,因此无数的水珠,不停向下倾泻。宁封子说道:“你没见过吧,这里就是黑沼,当年你师父在这里大显威风的地方!”

    虽然顾颜灭杀端木紫之事,至今仍是秘密,但葛灵却从宁封子的口中听到过,只是她为顾颜守秘,并未宣之于口罢了。

    宁封子说道:“你们两个站稳了,我要冲过去!”

    她脚下一踩朱颜镜,镜面在空中疾转,如同风火轮一般,三个人一头便扎进了墨池之中。

    在她们身上,无数只蜃魔已蜂拥而至,但看到三人冲入墨池之中,全都无奈的停下了脚步。但是却没有就此散去,仍然执着的守候在那里,似乎是要等着三人出来。

    葛灵与玄一冲入了黑沼之中,顿时便感到了有极大的压力,正从四面八方不停的传导而来。虽然有宁封子以朱颜镜为他们护身,葛灵也有红罗宝伞,但那些黑水,每一滴都像是有千钧之重,像是要将他们生生的压跨一样。

    葛灵说道:“这个黑沼里面,都是什么水呀,怎么这么重?”

    宁封子哼哼着说:“这回知道了吧,你师父为什么不让你到这里来,黑沼里面,十分的凶险,没结丹的话,来到这里,基本上就是九死一生!”

    她们眼前,是一条蜿蜒无比的道路,宁封子顺着这条道路,驾驭着朱颜镜飞快前冲,见路便转,见弯则躲,葛灵说道:“就算我们到了里面,可是那些蜃魔不退的话,我们难道要一辈子都要困死在吗?”。

    宁封子大怒道:“你怎么跟这个小子变得一样笨了,废话,我当然是叫你师父把我们救出去,她身上有那么多法宝,区区的几只蜃魔。难道还放在她的眼里吗?”。

    这时,她们终于从水面上露出了头,葛灵与玄一,吸到了一口新鲜之气。同时神智为之一清。而随即,他们便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了。

    在她们的眼前,立着一座硕大无比的悬崖。如接天长河一般的瀑布,从上面不知来自何处的尽头,倾泻而下,滚滚长河,似乎亘古都不见止歇。将这瀑布之下,硬生生的冲刷出了一片水池,无数的黑色池水不住的飞溅。宁封子道:“刚才我们从黑沼经过,这里就是墨池了!”

    紫蛛林,墨池黑沼,以及传说中的荒丘,是大荒秘境之中。三大最为神秘之地,葛灵以前见过被烧成一片白地的紫蛛林,今天终于亲眼看到了墨池黑沼的全貌。

    而玄一,则早就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了,他张大着嘴巴合不拢来,“尘世之间,居然还有如此让人心神激荡之所!”

    宁封子看着他咧开大嘴,瞪起眼睛的样子,悄悄向外走开了两步。一副“我不屑与这土包子为伍”的模样。

    葛灵抿嘴笑了笑,刚要说话,忽然间,她惊呼起来:“封子姐姐,小心!”

    话音方落,在他们三人的头顶上。那片硕大无比的瀑布,似乎一下子便转了方向,无黑水,飞快向着宁封子的头顶压来。

    宁封子的头顶上,似乎有千钧之力,同时压至,她吓了一跳,飞身便向着边上跳去。可那无尽之瀑,如影随形,竟像是归追着她不舍。

    葛灵看出了端倪,她大叫道:“封子姐姐,你怀里的紫金炎龙莲!”

    一句话将宁封子提醒,她取出怀中的紫金炎龙莲,重重的向外抛出去,一下子便抛入了墨池当中。

    那株紫金炎龙莲,高几盈尺,被宁封子以秘法缩小,掷入墨池之中,顿时又飞快的向上生长起来,眨眼间便长得足足有几丈高,那七拐八握的茎身,就真的如一条巨龙一样,蜿蜒而上,葛灵惊讶的说道:“封子姐姐,你看,这真的像一条龙!”

    紫金炎龙莲共有五花七叶,而这叶子与花瓣,并不是像普通的花一样,都生长在顶端,而是分布在茎身的各处,五朵花,就如同是头颅和四只爪子一样,那七片叶,这时像是分化出了足有千千万万片,就像是一片片的鳞甲一样,密密麻麻的罩在了紫金炎龙莲的根茎之上,这已经不再是宁封子手中拿的那株灵草,就像是一条真正的蛟龙!

    这只蛟龙四爪张扬而起,几欲飞腾破空而去,像是真正具有了生命一样,在那条弯曲的根茎之上,似乎破出了无数个密密麻麻的小孔,从这些小孔之中,一条条的火焰飞腾而出,将它的全身都罩上了一层火网一般,无数的云气从它的脚下升去,葛灵不禁想起了顾颜曾经和她说过的一句话:绝云气,破青天!

    这才是真正的神龙之威,蹑云而来,吞吐日月,无人可挡!

    这紫金炎龙莲所化的神龙,微微的将最顶端的那朵花一摆,无数的火焰将其笼罩,真如同一个栲栳大的头颅一般,随即便似是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着下面的墨池吞噬而去。

    墨池中无数的黑水,被它这一吞,飞快的冲天而起,然后落入到它的口中,被火焰一蒸,随即便在空中化作了黑雾,向着天空飞快的散去。

    而葛灵与玄一,却都觉得头脑为之一清,像是嗅到了这股雾气,他们也都变得神清气爽一样,宁封子低声道:“好纯净的灵气,这条神龙,它是要将这墨池,全都蒸干么?”

    显然这条龙的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在无数的云气之中,它的身躯不停的扭动着,水雾漫腾而上,无数的黑水被它一口口的吸了个干净。就像是这条龙,掐断了整个墨池的水源一样,头顶上的接天巨瀑,去势居然飞快的缓了下来,不过片刻,便有断流之势。

    在巨瀑掩映之后,是一片水平如镜,光可鉴人的山壁。几乎可以清晰的照见自己的毛发。映着这里的景象,愈显得云蒸霞蔚,仙气冲天。而这时,从三人的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叫声:“来啦,来啦!”

    众人都吓了一跳,愕然的向着声音的来处望过去。玄一大声的说道:“是它,就是它,把我引到这大荒中来的!”

    在远处山壁的石缝中,静静的停着一只红毛绿尾的鹦鹉。它那一对淡黄色的眼珠中,不停的流动着颇有灵气的光彩,这时。它正扬着头,向这两个人不停的叫着:“来啦,来啦!”

    玄一抽出手中的短刃,就要向那只鹦鹉扑过去,宁封子忽然一把将他拉住,她低声道:“这只鹦鹉身上似乎有着很强的灵气!”她用手托着腮,有些奇怪的说道:“可是看上去。这只鸟又不是先天灵体呀,它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葛灵悄悄的拉住了玄一的手,“这只鸟把我们引到这里来,一定是有原因的。你还是先不要急着冲动吧。”

    她柔柔的说话,玄一的气势顿时便卸了。这时那条龙转眼之间,已经将墨池中所有的水全都吸尽,它扬起头,怒吼了一声,随即便向着那条山壁飞快的冲去。

    在吸尽了所有墨池中水后,它那庞大的身躯,已经足足涨到了有十数丈长,身躯一动,势挟风雷。无数的劲风扑面而来,三人同时“啊”的叫了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以她们的修为,暂时还不能承受住如此强大的灵气风暴。重重的撞在了后面的山壁上,若不是有宁封子以朱颜镜护体,只怕这一下子就要撞得筋断骨折。

    而她们眼前的山壁。在这条巨龙的冲击之下,顿时完全破碎,整个一面平滑如镜的山壁全都崩塌,墨池之中洒下了无数的碎琼乱玉,宁封子惊讶的说道:“这山壁之后,居然别有洞天!”

    当年她随顾颜,曾经来到这墨池黑沼中一次,在这里亲眼看着顾颜灭杀了端木紫与云萝,当时的宁封子,也只是被这无比壮观的墨池所惊叹,却不知道,在墨池瀑布之后,还有这样的神秘洞天。

    当年端木紫曾经下过一次墨池,据她所说,是去寻找无焰烬,但顾颜并没有下去查探过,说到底,她对大荒,也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并没有主人的觉悟,这些年来,她虽然于大荒中立城,但从来没有再来过此地。而这时,墨池之水吸干,在墨池的最深处,便露出了一条黑幽幽的通道来。

    但所有人都没有注意那条通道,他们的目光,全都向着被神龙一撞而碎的山壁之后看去。

    在那里,似乎有着一个偌大无比的空间,里面荒凉无比,大地一片平坦,一望无际,不见尽头,大地之上,立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土丘,黄沙漫天,一片荒凉。那神龙向着前面疾冲而进。

    葛灵回过头,“我们怎么办?”

    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小灵儿,你不想进去看看吗?这可是大荒秘境啊,里面说不定有什么机缘呢?”

    葛灵犹豫道:“可是,师父曾经说过,大荒秘境里面太过危险……”

    宁封子挥了挥手,“有我在,你怕什么危险?”她这个时候,似乎又忘记了先前被那群蜃魔追得狼狈不堪的模样了。

    玄一显然也是好事的人,他怂恿着说道:“有封子姐姐在,还怕什么?大胆的去吧!”

    宁封子大气的挥了挥手:“你这个小子,倒还有几分眼力,我们就进去闯一闯,看看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虽然是这样说,但宁封子也很是小心,她发动起朱颜镜,又让葛灵以红罗宝伞护住了周围。

    那面宝伞是顾颜得自于当年的邱峻之手,后来又经她以秘法重炼,辅以火灵,现在能发后天三味之火,除了蜃魔那种水火不浸的妖兽,其余的妖物极难接近。

    她们三个就这样,小心翼翼的跟着神龙的脚步,进入到那一片荒凉之地中。

    她们刚一进去,就发现那条神龙卷起了片片黄沙,早就已经飞得毫无影子了。宁封子顿脚道:“我就说,你们的动作太慢啦,那条神龙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葛灵小心的说道:“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退回去?”

    宁封子随意的用脚踢着地下的沙子,“这个地方,真是荒凉无比……”她说着说着话,忽然间自己停住了。张大了嘴巴,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难道说,这里就是大荒最为神秘的地方,荒丘?”

    一对少年。齐齐向她望来。

    宁封子咳嗽了一声,挺了挺胸,才说道:“我也是当年听说的啦。名列七大岛之一的青丘,你们都知道吧?”

    她把目光望过去,两个人便齐刷刷的点头。

    宁封子道:“听说在最早的时候,这里是青丘上祖,一位大妖的诞生之地,他们于此地立城,祭奠那位先祖。直到后来火山喷发,自然之力不可与抗,将荒丘藏于地下,他们才远走荒僻之地,重建青丘。但七大岛之一的青丘。起始之地,却是在这大荒秘境之中!”

    两人都表示惊叹不已,以宁封子心中却嘀咕道:“怎么总觉得有些不对,青丘的先祖,不就是九色天狐么,想到九色天狐,就想到小姜那个小家伙,怎么都有些怪怪的……”

    她正随口嘟囔,这时玄一忽然间惊呼起来:“封子姐姐。你发现了吗,我们的位置,好像正在不停的变化?”

    葛灵抬头望去,她身为顾颜的弟子,在阵法之学上,也有些造诣。一下子便看出了不对,“封子姐姐,你看那些土丘,它们一直在动!”

    玄一也叫道:“我们好像是迷路了,现在已经看不到身后的出口了!”

    葛灵将手一扬,几道法诀便飞快的打出,从她的肩头,飞出了五面阵旗,牢牢的定在周围的地面之上,周围像是运动着的土丘,速度顿时便减缓下来。

    宁封子懊恼的拍了拍大腿,“是我疏忽了,居然忘了这一点。这虽然是荒弃之地,但毕竟算是上古秘境,怎么会没有阵法护佑?喂,小灵儿,你跟你师父学得那半桶水,到底管不管用啊?”

    葛灵哭笑不得的说道:“要是师父在此,她必然会有反制之法,但我,只能勉强先定住我们的方位,不被阵法迷失了。封子姐姐,你还是赶紧想办法找找出口吧。”

    宁封子哼了一声:“小看我?”她取出朱颜镜,高高的向上一扬,一道笔直的光柱便向着上方射去,朱颜镜的光华,顿时照彻天际,周围的滚滚黄沙,在这一刻,仿佛全都消失不见了一样。被朱颜镜的光芒,硬生生的分开成两段,宁封子飞快的打出灵诀,在朱颜镜的镜面之上,这时却变得灰濛濛的,像是什么也看不清的模样。

    宁封子“咦”了一声,“怎么会这样?”她忽然间用手按住了朱颜镜的背面,低喝了一声:“起!”

    朱颜镜上顿时泛起了一层青光,宁封子的脸胀得通红,在空中的那条光柱这时已变成了螺旋状,不停的向外飞射,随后一条光线笔直如箭的向前激射而去。

    宁封子叫道:“跟我走!”以她为首,一行三人,飞快的向前冲去。

    这时玄一忽然说道:“你们看,前面有人!”

    宁封子一扬宝镜,硬生生的在空中止步,“我们这里,离出口已经有数十里之遥了,显然是被门口所设的阵法,颠倒方位,变化到这里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万年如一日的隐居在这大荒秘境之中,与我们为难?”

    葛灵却指着前面说道:“封子姐姐,你看他的装束,怎么那样的眼熟?”

    宁封子抬头看去,不禁说道:“我晕……那是个和尚吧?”

    在前方滚滚的黄沙之中,有一个身影飞快的向着她们所在的方向冲来,这个人身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袈裟,手执禅杖,头上光秃秃的,还用白灰点了九个白点,这分明是云台佛国的那些和尚打扮。

    而在云台,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资格穿袈裟的,可以穿黄色袈裟的,据葛灵所知,就只有云台的十二护法,而这个人,难道也是云台护法之一?

    而宁封子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她飞快的说道:“这个人,我认识!”

    眼前踏沙飞奔的这个和尚,就是当年曾经与顾颜一起,闯大荒秘境的云台护法涵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仙诀697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

    隆重推荐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