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95章 闯岛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仙诀695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来自()

    小姜嘤嘤的叫了几声,似乎是很不满宁封子的表现,但又不敢发作的模样。

    顾颜看了,倒也觉得好笑,似乎宁封子,天生就是自己所养这两只灵兽的克星。虽然小姜没有和她打过交道,但一见面,居然也就被它降服了。

    不知道升了级的小姜,会有什么了不得的本事?看它的那双眼睛,倒像是更加精进了的模样。

    林子楣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顾颜猜不透她的用意,也就不去管她。小姜的晋阶,耽搁了她两天的路程,随即她便飞快起身,赶回大荒。

    林子楣在回到自己所居之地后,便扬起手来,敲动身前的钟磬,极为清脆的声音作响。不过片刻,岑墨白与江无幽便来到她的身前,躬身道:“峰主何事?”

    林子楣道:“你二人,最近要盯紧了大荒城的动静,若有异动,便来报我。”

    岑墨白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而江无幽却说道:“怎么,大荒城的那个女人,惹了师父么?若是如此,我现在就上门去教训她!”

    岑墨白轻轻扯了她的袖子,而林子楣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不愉之色,“我让你关注大荒城的异动,何时让你自作主张了?依我的吩咐去做便是,莫要多言!”

    江无幽平白被训斥了一番,不敢多说,躬身应了。而林子楣略一思忖,便又说道:“来自莲花山的那位秦仙子,最近在做些什么?”

    岑墨白略一错愕,没想到林子楣会问到秦明月,便说道:“这数年来,她一直于南海之中奔波,想要得到云梦泽秘境的线索。但不过是徒劳无功而已。现在,她似乎正在寻找云梦之竹的下落。”

    林子楣轻叹一声,“云梦泽秘境。在南海之中,流传数万年之久,从来没一人能真正的找到。莲花大师也是。不过是当年的一个传说,何其如此的执着不放?”她脸上像是想起了什么。默然无言。

    岑墨白刚要退出去,林子楣又说道:“莲花大师派她前来,身负要命,你们两个,就不要从中掺和了。知道么?”

    江无幽愕然,在秦明月刚来南海的时候,林子楣明明说过。要她们与这位苍梧大派的弟子,多作亲近,现在怎么又突然反口?

    林子楣道:“我本来想着,她出身名门,你们又少去苍梧,与她多亲近些,总没坏处,不过……”她顿了一顿,“苍梧的事情有些纷乱,我来南海之上。手立菡萏峰,就是不想参与苍梧大地上的争端,因此,莲花山的人。我们还是避着些吧。”

    她这番话说得语焉不详,江无幽还想再问,但岑墨白却扯着她退了出去,一直退到了阁外,江无幽才低声道:“师姐,师父今天的吩咐,怎么这么奇怪?”

    岑墨白沉吟着说道:“我想,师父大概是得到了某些来自苍梧的讯息,那片大陆上的事情,确实不是我们能够掺和的。因此,你以后,也尽量少与秦仙子见面的好。如果她约你同行,能推,就推了吧。”

    不知何时,岑墨白口中的称呼,已悄然由“明月姐”,又变成了“秦仙子”。

    江无幽沉默了半晌,还是应了。

    而林子楣这时坐在玉榻之上,她看着怀中的这只吞云兽,眉目之间,殊无欣喜之色,低声道:“当年我借你而成道,而你的大限,却已经不在久远,不知道下一重雷劫,你真的能够安然而过么?”

    那只吞云兽像是通灵的,向着林子楣叫了两声,林子楣笑着抚了抚它的头,“不管怎样,我要为菡萏峰,以及这些弟子的将来打算,跟莲花山走得太近,并不算是个好主意啊。”

    她忽然间站起身来,目光炯炯,“不管怎样,我避开了苍梧大地,那么,你们这些人,也不要再想,影响到我!”

    随即林子楣的脸上又露出笑意,“那只不起眼的小家伙,身上似乎有一股气息,让你都感到害怕吧?如果不是这样,它也不能够如此轻易的,就度过那一波五色劫,你羡不羡慕?”

    顾颜自然不会知道,在菡萏峰上所发生的小小争执,她这次再不停留,一路疾行,只不过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已经赶回了大荒。在大荒城之外,葛根与碧萝同时迎上,也都很是错愕,没想到顾颜会这么快就归来。

    顾颜问了一下,知道葛灵从她走之后,便开始闭关,至今尚未出来,而千岛湖的盟主凌千叶,还特地遣弟子,来大荒城走过一遭,算是拜候。

    而顾颜也没有留意到,在提到那弟子的时候,葛根脸上,颇有些古怪的眼神。她去后面的丹室,看了葛灵一眼,看到她端坐于静室之内,正炼化自己所赐的灵丹药力,也就不去相扰,回到了自己闭关的丹室之中。

    她这次潜修,预计要耗的时间颇长。而离下一次回转苍梧的传送阵开启,时间却不多了。顾颜也没有把握,是否能在那一次传送阵开启之前,开关出来。但她还要在南海之中,寻找小南极,修炼火灵婴,因此她已经做好了打算,在结婴之前,并不想离开南海。

    虽然说,她体悟到了天人合一之道,于心境之上再作突破,已经没有什么障碍,但从结丹后期至圆满境界,仍然不是一蹴可就的事情。

    结丹圆满,也就是元婴前的预备阶段,到了圆满之境,那么结婴的一切障碍便不复存在,所需要的,只是度过天劫而已。

    顾颜在先前,已经炼制好了结丹所需的灵丹,也做好了准备,但心中仍然不免会有些忐忑,只是到了这最后时期,也只有硬着头皮向前闯而已。

    随即,她将手一扬,玄魄珠便已飞起,四周的墙壁,顿时如布了一层寒冰一样。无尽的冰雪之气,将一切异样的气息全都隔绝在外。

    随即,顾颜便全身心的投入至修行中去。她已经留言与葛根和云萝。除非是有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否则不可叫她出来。

    而葛根与碧萝,这时候在外面。似乎也有一些忐忑。只是他们的忐忑,却像是与顾颜没什么关系。

    葛根的脸上。还颇有一些埋怨之色,“方才我要说话,你为何拉着我不放?”

    碧萝伸出手指,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你这个人呀,怎么年纪越大,反倒越发的笨拙起来?这种小事。你与顾仙子说来做什么?”

    葛根愕然的说道:“凌盟主派人来岛上问候,这不也是应尽之义么,告知一下,有何不可?”

    碧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说道:“我看你是这几年在大荒呆得安逸,连脑子都有些糊涂了,你没看出来,那个叫玄一的小家伙,于我们的女儿,有什么不寻常的么?”

    葛根奇道:“怎么……”他说到一半,忽然间张大了嘴巴。“不是吧?”

    碧萝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的女儿,是天生的阴灵之体,本来就是要断绝情爱之事的。否则的话,于修行上难免会有所妨碍。再加上,因为她的体质,顾仙子当年曾特意叮嘱过。这种事,我们躲着还来不及,你还要特地的挑明出来!”

    葛根道:“不过我看女儿,似乎并没有那个意思,虽然和她说过一次,但她也没特地出来待客……”

    碧萝道:“这样就是最好。因此你又何必在顾仙子面前,再提这件事?反正女儿要闭关修炼,他是凌千叶的弟子,我们不好太过冷淡,就这样慢慢的几次下来,他的兴头淡了,也就不会再来。何其在顾仙子的面前嚼舌?”

    这两个人所说的,便是在近一月之中,曾到岛上来过两次的玄一。以这夫妇两人的经验,自然能够看出来,这一对少男少女之间,虽只是初见,但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正在暗生。因此两个人才有些紧张,而碧萝想得则要更多一些。她曾隐约听说过一些顾颜的经历,知道她一心修行,对情爱之事从来不屑一顾,如果自己的女儿与旁人日久生情,会不会引得她不快,甚至将葛灵逐出门墙?

    能找到这样一个师父,实在不易,因此碧萝才万分的小心,在第二次玄一到岛上拜访的时候,便被她故意拦了下来。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却不知道,玄一正在来到大荒城的路上。

    其实在他的心中,并没有想得如碧萝那么多,小小少年的心灵,尚极单纯,只是他身为凌千叶的亲传弟子,能与他身份堪相匹配的,在千岛湖上,本来就寥寥无几,凌千叶的几个弟子,最差也已经是筑基后期的身份,全都已经出镇一方,就算有一两个还在千岛湖,玄一也不耐烦去和他们说话,他和那些老头子,可没什么值得聊的东西。而年轻一代,偏偏因为辈分和身份上的差距,对他敬而远之,所以他这些日子,出关之后,在千岛湖上,居然颇有些寂寥。

    而他在月余之前,在一个荒岛之上见到了葛灵,居然觉得很是投缘。他的年纪尚轻,心地又纯净,也想不到燕婉之私,只觉得与这个小姑娘在一起,很是快活的模样,而葛灵身为顾颜的弟子,算是这方圆万里的海域之内,身份唯一高过他的少年。而她却看上去温柔秀雅,并没有丝毫的架子,所以玄一很是高兴,在过了不到半个月之后,就悄悄找了个借口从千岛湖偷出来,摸上了大荒城,那一次,他还很是正经的递上了拜贴,在他的心中,未曾不想见一见被人推崇倍至的顾颜。

    只可惜那个时候,顾颜已经远去五色城,不过葛灵还是出来见了他一面,两个小孩子正襟端坐,一本正经的模样,倘若是有宁封子在旁,非要取笑他们不可。

    那一次两人不过浅浅交谈了几句,玄一便即告辞,而第二次再到岛上来,却被告知葛灵正在闭关,不能见面了。

    玄一自然不知道这是葛根夫妇故意的推脱之辞,颇为惋惜的回去,还不到一个月,便又兴冲冲的过来拜访了。

    千岛湖与大荒城,相隔不过数千里。他有师父亲赐的飞行法宝,不过两三个时辰可至,他一路上。优哉游哉的来到大荒城,就看到本来很是平静的大荒城,似乎正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息。

    玄一的心中一震。他正了正衣襟,乖乖的上前叩门。

    碧萝正在与葛根说着话。便又听到玄一叩门的声音。心中不禁对丈夫有些懊恼,“你还说这小子没什么用意么,那他不到一个月,往大荒跑了三次,是来做什么?”

    葛根闷闷的说道:“那你去将他打发走便是,我就不出去了。”

    碧萝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便开门出去。她对玄一很是有礼,微微躬身道:“玄一公子远道而来,可是凌盟主有事相传么?”

    其实玄一这三次,都是偷跑过来的,不过他知道眼前是葛灵的母亲,对她自然很是恭敬,礼数上不敢有违,也躬身还礼,说道:“上次曾听伯母说,顾仙子未得归来。因此师父特派我前来相询,若有事宜,请尽早告知。”

    碧萝道:“还请转告凌盟主,顾仙子日前方自归来。她要于此地闭关修炼,大荒城将于不日封城,到时候不会接待外来的访客,还请公子转告凌盟主,让他帮助肃清来往的修士,莫要相扰此地的清净。”

    玄一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之色,碧萝虽然对他客气,但言语之中的那丝推拒之意,却是明明白白的了。而他更听出了更深的一层含义,这不是说,以后自己也无法见到葛灵的面了么?

    可是顾颜的威名,在南海之中,无比赫然,就连他的师父都不敢轻撄其锋,他自然只有乖乖听命的份儿。玄一摸了摸兜里用五色荧光石穿成的手串,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拿出来。还是以后有机会见到小灵儿的面,再送给她好啦。

    他身为名门弟子,在礼数上自然是不缺的,向着碧萝躬身告辞,然后才转身行去。

    碧萝长出了一口气,回去关了城门,才说道:“如今仙子与灵儿都闭关,我们还是降下旗杆,关上城门,不要再与外界来往了。”

    葛根虽然觉得碧萝这样,不免对女儿有越俎代庖之意,可是他平日听妻子的话听惯了,也没有反对之意。何况依顾颜无前的意思,也是要有封城之意。他们便降下岛上的大旗,将城门关上,表示封山不出之意。

    玄一闷闷的走在岛上,他随意的用脚踢着沙滩上的石子,心中颇有些郁闷之意,这次他在岛上的比试之中,又得了前三,颇受凌千叶的宠爱,赐了他二十四颗五色荧光石,这对于筑基修士来说,算是很稀奇的东西了。这种晶石,是在极为丰富的灵石矿脉中才能伴生而出的,天然具有寒气,在修行之中,可有定心静神之用。对于筑基期的修士在晋阶之时,颇有奇效。

    玄一不知道顾颜早就会为葛灵准备这些东西,在他的心中,能够给葛灵一件宝贝,于他来说,实在是很自豪的事情,因此这次,特地兴冲冲的到这里来献宝,可是连续两次都没有见到葛灵的面,让他颇有些怏怏的,连走路也变得没有精神起来。

    他也不想祭起飞行法宝,就这样慢慢的从大荒城,走到岛的另一头去,这大荒之岛,全以当年的火山灰堆积而成,足有三分之一的岛面上,都是极为洁白的细沙,被金黄色的夕阳一映,无数的海岛在另一头飞起,海天连成一线,实是难得的美景。

    玄一毕竟是少年心性,看到这样的美景,他胸中的郁闷便减了几分,抬头向着天空望去。

    他记得曾经听师兄弟们提过,这大荒之中,先前曾是一个无比凶险之地,万载之中,都没有修士敢在这里驻足,直到顾颜来了大荒,她独自一人闯过大荒秘境,收服了里面的妖兽,又将那些秘境封存起来。在大荒之处立城,才建立起这样一个清平世界,让千岛湖的那些修士们敬仰无比。

    这些传说,要是听顾颜听到,必会哑然失笑,她在大荒秘境之中,可着实没干过什么好事情,光人就不止杀了一个,不过南海之中,以讹传讹的事情。实在离谱得很,她也不会去深究。但这些在旁人,尤其是像玄一这样的少年修士耳中听来。则早就在心中,把她当成了偶像一样崇拜。这倒与苍梧那些碧霞宗的少年弟子们,差相仿佛了。

    这时头顶上忽然间传来了一阵噪声。从海面之上,忽然间飞起了一只双翅伸展。总有丈许的苍隼。这种苍隼身长数丈,就如同一块铁门板一样,身上的雕翎,根根坚硬如铁,它从海面之上贴水而来,顿时将那些海岛惊得四散飞走。

    苍隼在南海之中,也算得上一种罕见的妖兽。只不过极少向人类发动攻击,平时多以海岛为食,而其飞行的速度奇快,可以胜过高过其一两阶的妖兽。这只苍隼飞快而来,冲入海鸟群中,那些海鸟闪避不及,有两只便被它吞下吐去,剩下的四散逃窜。

    玄一开始,本来是凡人农家子弟,自从被凌千叶收为弟子之后。就被带到千岛湖来潜修,筑基之后才允许出来,而平生之中,除了家乡之外。就没有离开千岛湖这方圆之地,因此见识实在算不上广博。虽然这是他第三次到大荒来,但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大荒秘境中的妖兽,在自己的眼前出没。

    那些海鸟之中,有一只顶上长着红色绒毛的绿鹦鹉,看上去十分漂亮,这时它忽然大叫起来:“救命,救命!”

    这只鹦鹉,居然能够口吐人言,玄一顿时觉得稀奇无比。

    其实鹦鹉能够说话,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有些凡人饲养普通的鹦鹉,驯养成熟了,也能说几句人言,但玄一却觉得十分好奇,便想把这只鹦鹉捉回来,将来送给葛灵做礼物。他飞身而起,从袖中,已经飞出了一对短刃来。喝道:“妖兽,住手!”

    这一对短刃,只能算是上品法器的样子。他的师父凌千叶,并不愿意给他太过厉害的法宝,除了那件飞行法宝之外,剩下的三件,都只是上品法器,但用来对付这只不过四阶的妖兽,却已足够了。

    那对短刃飞出,空中顿时幻化起一片蓝幽幽的光华,围着那只苍隼只一练,便将它颈部至两肩的翎毛全都削了去。

    那苍隼低鸣了一声,一转身,便向着大荒城后面飞去。

    在大荒城之后,是那座深入海底不知道几千丈,只在海面上露出小小一部分的环形山,也即是最为著名的大荒秘境。玄一刚一停,还不知道要不要追击,那只鹦鹉已经向着他飞过来,有模有样的说道:“多谢,多谢!”

    玄一顿时大喜,伸手过去,将它轻轻托住,“你居然还会说人话,跟我回去玩好不好?”

    那鹦鹉看了他一眼,忽然间振翅而起,速度奇快,向着苍隼的同一方向飞去。

    玄一顿时吓了一跳,飞身追去,“喂,你不要跑,要被那只苍隼吃掉啦!”

    那只苍隼在最前方,鹦鹉在中间,玄一落在最后,一人两兽你追我逐,一下子便冲进了环形山的最深处。

    当玄一忽然觉得,头顶上的天空,已经变得无比黯淡的时候,他才顿时觉醒过来,似乎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闯入了这凶险无比的大荒秘境?

    那只鹦鹉,这时早不知飞到何处去了,而苍隼,却正在他的身前不远处,玄一这时回头一看,才松了口气,发现后面仍有通路,顿时又激起了好胜之心,便想着要将这只苍隼擒住,回去也好向师父交代,自己这次不是偷跑出来玩的。

    他伸手在腰间一摸,已经取出一件名为碧灵梭的法器,向前一抛,约有两尺的长梭飞快旋转,激起了地下的无数土石,向前冲去。而那只苍隼振翅不停,向前飞遁而去,玄一在后面紧追不舍,一路之上,无数的妖兽和灵草巨树,在他的身后飞快掠过,当玄一愕然停步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身处于一片茂密的灌木丛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仙诀695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