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90章 此间少年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九年的时间,倏忽即过。

    那一场由杜确引发的夺宝之战,几乎牵动了整个南海的局势,七大岛全都卷入了其中,虽然最后并没有出现火并,但其对南海局势影响之深远,却让每个人都觉得心悸。

    而在那次大战之后,南海之上,出现了诡异的平静。杜确在取得坤灵灯后,似乎就在南海之中消失了,九年之中,没有一个人听过他的消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他仍没有结婴成功。

    在那场大战之中,受创最重的,便是青丘与云台。云台佛国以云虚为首,派出了大队人马,但最终一无所获,自云虚以下,包括护法弟子,全都受了不轻的伤势,云虚在一回到云台之后,便宣布云台自此封闭,开关之期不定。直至今日,云台仍然尘封于云雾之中,在南海之上,再也不见佛门弟子的踪迹。

    而青丘虽然得了五子同心杖,但阮千寻却在与云虚的对敌中身受重伤,回到青丘之后,便一直闭关调养,青丘由她的师妹们主事,也极少与外界来往。

    而在这场大战之中,唯一得益的,似乎便只有顾颜。自此一战之后,她的声名终于在南海之上鹊起。她以一己之力,力压陆皓雪裴明玉等三大高手,力破金刚伏魔阵法,与云虚几次缠斗而不落下风,让顾颜这个名字,在南海之上变得响亮无比。似乎所有的人都已经公认,她的水准,已堪与元婴之下的四大岛主比肩。成为与杜确、云虚等人并稳定的绝世高手。

    而顾颜在那一战之后,也隐居于大荒不出,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她就在大荒中潜修,但她却闭门谢客。除了她的弟子葛灵,偶尔还会在外行走之外,九年之中。居然没有一个人见过她的踪影。

    而本门遭受了惨重失败之后,朱紫岛的那位云紫烟,居然也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也并没打算向顾颜寻仇。有人在猜测,她是在等着杜确结婴,再光明正大的向他讨一个结果。

    但不管怎样,这九年之中。南海一下子变得平静起来,让很多人都觉得不太适应。

    而在大荒之畔的千岛湖,这时又已变得无比繁盛起来。

    当年杜确下令给凌千叶,让他带着千岛联盟之人,整体迁出千岛湖。曾赐给他灵丹与炼器材料为酬,在杜确得宝之后,亦曾留下话来,让这些人可以重归旧地。凌千叶在回来之后,便趁着南海之中这段难得的平静时间,大力发展千岛联盟的势力,九年之中,千岛联盟的势力已经不断外扩,成为南海之中有数的大岛。虽然仍不能与七大岛相比。却也算得上是散修中的翘楚了。

    但凌千叶重归千岛湖之后,所下的第一道严令,就是让千岛联盟的所有修士,见到大荒,全都尊而远避!

    他深深的了解在大荒之上潜修那个女人的厉害,虽然顾颜这些年中。从未出现过,但凌千叶却知道,如果谁触怒了她的话,顾颜的雷霆一怒,在南海之中,所能够承受的人,也不过寥寥三两位罢了。

    因此在大荒方圆的千里之地,则成为了千岛联盟的禁区,凌千叶严禁联盟中的任何修士踏足于彼地。

    不单如此,由于大荒城就在他的势力所辖,他还为顾颜,挡去了不少慕名前来的修士,为她省了不少麻烦。

    也正是因此,在前年凌千叶过一千五百岁寿辰的时候,顾颜还特地派葛根带来了礼物为贺。那是一件她手炼的法宝,凌千叶收了之后,便一直将其供在大殿之上,从来都没有动用过。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似乎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南海上的这种平静,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才知道,这样的平静,却正是酝酿着下一次风暴的到来。只是不知道,这次的风暴,会是由什么所引起的?

    但对于那些底层的小修士来说,这些事情,自有那些大人物去操心,他们所关心的,无非是自己的修为能不能再进一层,什么时候能够筑基成功,筑基了又怎么更上一层?如果能够结成金丹的话,那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啦。

    在千岛湖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少年,这时候就正洋洋得意的,对自己身边的小伙伴说道:“你知道吗,当年那位休宁岛主杜确,在地底火池之中,大发神威,将四大岛的高手一一慑服,最后取走法宝,凌风而去,不留一丝痕迹,这才是我辈中人可堪学习的典范!”

    在他的身边,是一个长着大大眼睛的小姑娘,她穿着淡黄色的罗衫,颈中带着金环,头上佩着玉玦,看上去很是华贵的模样,一双大大眼睛眨啊眨的,颇有些好奇的神色,听了少年的话,便问道:“是么,听你说的这么详细,你也在场亲见了么?”

    本来正张扬着双手,唾沫横飞说着的少年,顿时语塞,愣了一愣,才说道:“我这点子本事,哪有资格去呢,不过我师父可是亲眼见过的。你知道我师父吗,他老人家可了不起了,他就是这千岛联盟的盟主凌千叶!”

    这少年名叫玄一,他是凌千叶在九年前,离开千岛湖避居的时候,无意中收来的小弟子。天生的冰木双灵根,再加上异灵根,算是难得的修行奇才,凌千叶就把他收到门下,这几年中,一直在千岛湖上闭关修炼,直到前些日子,他终于突破到了筑基中期,这才让他出来,在外行走。

    在他身边的这个小姑娘,是玄一无意中在一座荒岛上所遇到的,那时候她与岛上的一只五阶妖兽相斗,彼此相持不下,而她却被岛上的毒瘴所伤,有些支持不住的模样,玄一便出手相救,两个人一起。将那只妖兽杀死,然后再剥皮抽骨,彼此分赃。倒像是有些一见如故的模样。

    玄一第一次出来闯荡,颇有些新奇的模样。而这个小姑娘也是筑基中期,却比他要高上那么一点点,据她说。已经快可以突破到筑基后期了。经验也比玄一要丰富得多,两个人聊得很是投机。

    可是玄一总觉得在她面前,有些言辞不足的模样,感觉自己知道的太少了,出于一个小小少年的自尊心,他这些天来,不停的将从师父口中所听来的。关于当年在火池取宝的事情,向她讲述了一遍又一遍。

    而这个小姑娘似乎也百听不厌一般,每当他开始说的时候,就侧着头,在一边好奇的听着。一副谆谆受教的模样,哪怕玄一说的,连她自己都快会背了。

    玄一说出了自己师父的名字之后,那个小姑娘果然惊讶了一下,“原来是凌盟主,难怪你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一身修为呢,真是名师出高徒呀。”

    玄一挺了挺胸脯,很是自豪的说道:“那是。我师父说了,再过几年,就会赐给我灵丹,让我继续突破,不过你不要以为,这是我师父特意关照我。那是因为我在本门之中的比试大会上,夺得了后辈弟子中的第二名,所以才受到的奖赏呢。那奖品是三粒出云丹,你知道吗,那是大荒城顾仙子炼制的灵丹,在这南海之上,可是有价无市的呢。如果不是我师父与顾仙子有交情,蒙她相赠的话,可没有那么容易得到的!”他又带着一丝安慰语气说道:“其实,你的修为也不差呀,这么年轻,比我还要高上一点呢。说不定将来你结丹,还要在我的前面呢。”

    小姑娘笑了笑,用手指戳戳他的额头,玄一对这种动作很是不满,扭着头避了过去。她倒也不以为意,笑吟吟的说道:“你才修行了几年呀,我的修行之路,可比你要长得多呢。”

    玄一不满的说道:“你看上去,也没比我大几岁嘛,怎么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像是一大把年纪似的。说起来,还没问过你的师承呢。你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天,还不回去,你师父也不会找你吗?”。他想着,或许是这个小姑娘,不太得她师父的喜欢,不然怎么出来了这么多天,还遇到了危险,都是一副不闻不问的模样?

    想到这里,他就有些不忿的说道:“其实在南海上,换个师父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不如我帮你,引荐到我师父门下吧。如果你想拜女师父的话,我也有几位师叔,她们对徒弟,向来都是极好的。”

    小姑娘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抿着嘴,像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

    玄一涨红了脸,说道:“你笑什么呀,我这是为了你好,你没听过吗,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作为我们修士来说,最要不得的就是拜错了师父,否则一旦走错了路,这一辈子就都毁啦!”

    小姑娘听着他一副故作成熟的口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了好了,我还没说什么呢,就引出你这么一大堆的话来。我师父对我好得很,我在这里停留些日子,是因为要等人呢。”

    玄一拍拍胸脯说:“是等你的同门师兄弟?等他们来了,我带他们一起,到千岛湖上去作客,一定盛情的招待你们!”

    他的意思,是想帮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在同门面前赚个面子,以现在他凌千叶亲传弟子的身份,在这南海之中,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

    面前的这个小姑娘,也十分配合的,露出了一副惊喜的表情,随即她飞快的扬起手来,向着玄一的身后挥去,“我在这里呢!”

    玄一愕然的回头,就看到在树林之中,有一道身影,飞快的掠了出来,他这时才发现,在这个小姑娘的手中,拿着一面看上去斑驳不已,满是铜锈的古镜。而在她的身边,又站着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

    这个少女的身量不高,看上去似乎仍身处稚龄的模样,只是她脸上故作老成的那种神情,与玄一颇有些相似。她好奇的看了玄一一眼,就大剌剌的伸出手,拍了一下他的肩头,“喂。你这个小子,见到我,怎么都不说话?”

    玄一本来很不高兴的想说话,但那个少女的手刚一接触到他的肩头。就从她的身上,传来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让他那挺直了的腰杆。似乎一下子便蹋了下去,面前的这个人,似乎比自己的师父,也不逊色多少一般!

    玄一的腰飞快弯下去到一半的时候,便又被他硬生生的挺住,虽然从后背上传来了极大的压力,但他闷哼了一声。全力的将腰板挺住,只要那股巨大的力道,似乎是要将他的腰生生的压断一样。他几乎已经禁受不住,只是那股倔强的性子,让他不能张口向着对方求饶。

    这时那股压力忽然间卸了去。少女笑嘻嘻的说道:“小灵儿,你找的这个小朋友,看上去还是挺英勇的嘛。”

    小姑娘的脸上红了红,“封子姐姐,你不要再开玩笑啦,你说你要在这里凝炼灵体,让我白白的等了这么多天,没有他帮忙,还要遇到不少麻烦呢。”

    少女撇了撇嘴。“是你的救命恩人不是?看来我这得罪人,可得罪的狠啦。”她笑嘻嘻的向着玄一躬了一躬,“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可别在意呀。”

    玄一的脸顿时胀红了起来,摇着手:“没事,没事!”

    少女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说道:“喂,小灵儿,现在我都完事了,你是不是可以走了,还是说,你想再留在岛上,和他谈谈人生理想什么的?”

    那小姑娘的脸上顿时红了起来,“你的话真多,走啦!”她向着玄一挥了挥手:“再见!”说完脚下一踏,那面古镜飞快的发出了一道白光,拖着两个少女,向上直升而去。

    那个少女还不停的向下摆着手,“喂,小子,我告诉你,她叫葛灵,你有时间的话,到大荒去找她玩儿啊!”

    然后就传来两个人嘻笑的声音,她们的背影,飞快消失在头顶上的云海之中。

    玄一这时却已愣在了那里,葛灵,大荒,那她不就是顾颜的徒弟?难怪她小小的年纪,就有那样的修为,难怪她听自己说那些颠来倒去的废话,却一直没有不耐烦的神色。那根本就是她师父的英雄事迹呀。

    想到自己在顾颜亲传弟子的身前夸夸其谈,甚至还要让她叛出师门,再拜师父,他的背后就不禁的起了一层冷汗。

    这也是玄一初次出来闯荡,一般千岛湖的修士,对于顾颜门下的葛灵,以及为她看守大荒的葛根夫妇,样貌都是极熟的,只是玄一第一次出师,这才会对面不识。闹出这么一场笑话来。

    他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过,听说顾仙子只有一个徒弟啊,跟在她身边的那个少女,又是谁呢?而且,她还请我去大荒作客……”玄一的脸,不知为何,便忽然间红了起来。

    跟在葛灵边上的那个少女,自然便是宁封子。这九年之中,顾颜于大荒中闭门不出,深自潜修,而宁封子的九转金身决,也顺利的晋级到了第二重。这次她与葛灵到这个荒岛上来,是为了寻找一种凝炼金身的灵草,反正这方圆数千里之地,她们都已经走遍了,在千岛湖的范围之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于是两个人就自行前来,甚至都没有让葛根他们随行。

    而葛灵也实在说不上是什么遇险,那只妖兽虽然是有些难对付,但她有顾颜亲赐的三件法宝,再加上符篆和阵图等物,对付一只五阶妖兽是绰绰有余的,只是她这时偏偏正好遇到了修为上的瓶颈,在与那只妖兽的对敌中忽然突破了,结果一时不慎,就被妖兽所伤。凭她自己一个人,也足以应付,但玄一出手相助,她却也是极为感激的。

    宁封子知道葛灵是天生的阴灵之体,修道人极佳的炉鼎,平时对情情爱爱的事情很是避忌,很少能与一个男人谈笑风生的,哪怕这不过是一个少年。只是看她颇有些羞涩的样子,也不好一直拿她打趣,倒是葛灵问道:“封子姐姐,我这次可能快要突破到筑基后期了,我想回去就禀报师父,要闭关修行一段时间呢。”

    宁封子微闭着眼睛,嗯了一声,心中想着,也不知道你闭关,是不是要躲着不见人的呢?她随口说道:“那你要快一些啦,我想你师父不久之后,可能就要离开大荒远行了。”

    葛灵惊呼道:“怎么,师父不是一直闭关,寻求冰火合运的突破之道么,怎么会突然要远行?”

    宁封子懒洋洋的说道:“说是这样说,但哪有那么容易啊,你师父以火灵根成道,要想更进一步,达到结丹圆满的境界,就必须要突破这一关卡才行。我看她闭关已久,修行上已经到了瓶颈,这次肯定是要出去闯荡的,还不知道会去哪里呢。”

    两个人一边说说笑笑的,已经飞到了大荒城之前,落下地来,葛灵便惊喜的上前拜倒,“参见师父!”

    站在她身前的那个青衣女子,正是顾颜。她在经历了九年的潜修之后,似乎气质变得更加平和起来,平谈谦冲,不带一丝的烟火之气。

    她自火池归来之后,邀杜确同行,在大荒城中住了三载,两人合力,将那坤灵灯与伽蓝刀,一一炼化,在这个过程中,将彼此的炼器之术加以印证。杜确的炼器之法,多来自于上古妖族传承的秘术,而顾颜炼器之术,揉合玄门与大荒居士秘法两家之长,彼此印证,都觉得受益非浅,然后他们又开始以青云巨树为基,辅以玄晶和庚金等物,穷九月之功,炼成了青云巨盾。这一切做完,便已是三年过去了。

    随即,杜确便告辞离去,而顾颜也未挽留。他们两人,都是一心追求大道的人,虽为知己,但向道之心并不因此而减分毫,因此顾颜便送他离去。临行之前,杜确要将彻地神针赠与顾颜,被她推了,也就没再坚持。不过两人都觉得,此一别之后,将来还会再有相见之期的。

    而顾颜在这些年的潜修之中,也都一直留意南海上的消息,并没有听到杜确结婴之事。也不知道他这些年,到底一个人去了哪里。

    剩余的六年中,顾颜一心潜修,想要突破目前的境界。但她以火灵根成道,修炼的烈火真经,又是真正的元婴秘术,越到最后,越是艰难,离结丹圆满只差那一线,但这个关口,却一直冲不过去。而她所钻研的冰火合运之法,也总是不能够完满。以她现在的神通,只要这两件法宝能够合运,那么她便可真正的成为南海元婴以下的第一人,不在当年的杜确之下。

    尤其到了最后两年,她的修为一直没有寸进,甚至还隐隐有倒退的迹象,因此顾颜便当机立断,决定开关出来,她仍记得当年的一个约定。

    或许,她该去那个地方走上一遭了。

    在这些年中,她每年会开关一次,指导葛灵的修行。

    葛灵是天生阴灵之体,修为速度奇快,在顾颜的压制之下,也已经到了筑基中期的顶峰境界,这次让她与宁封子一起出去,倒是有了冲击后期的机缘。时机到了,倒也无须在拖。

    顾颜略一思忖,便说道:“灵儿,你在筑基中期,已近九年的时光,也是到了晋阶的时候。这次回来,你就不用再出去了,于大荒之中,好好修行,准备着晋阶之事。我留下丹药给你,晋阶之后,依我的心法,继续修行,结丹之事,至少也要在三五十年之后,不可急切,知道么?”

    葛灵恭敬的应了,又问道:“师父,你可是要再度远行么?”

    顾颜点了点头,“我最近修行上遇到了瓶颈,需要远游一番,寻找机缘。这一去,多则一两年,少则三五月,必定归来,你不用多做挂念,有事可直接传信至千岛湖,我会交代凌千叶,让他照看于你。”

    宁封子就露出贼忒嘻嘻的笑容,葛灵只当做没看见,问道:“师父,不知你要去哪里?”

    顾颜道:“我要去五色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