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88章 神火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阮千寻显然早有准备,她一记得手,九面万灵幡,已飞快的挡在了身前,与云虚所发的二十四颗定海珠牢牢的撞了一记,顿时间星辰倾颓,天地摇动,所有人都觉得脚下一晃,空中那只九色天狐的法身,与原本浮在半空的金色佛陀,同时因这一撞而相互湮灭,云虚在空中硬生生的止住了身形,他本来金光大作的脸上,刹那间变得苍白无比,随即又血色充面。

    而阮千寻则结结实实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来,同时她左手一扬,喝道:“接着!”那条禅杖已被她抛了出去,本来在与金刚伏魔阵法缠斗的谢侯夫妇,这时那十名僧人已经退走,同时围向阮千寻,将他们夫妇落空,他双手一抄,已将禅杖接到了手里,随即两只手臂,便同时重重的向下一沉。他全身的肥肉,都为之而颤抖不已。

    这根禅杖,似乎有万钧之重一般!

    这南海之中,元婴以下最顶尖的几个争斗之中,似乎还是云虚,比阮千寻稍占了一丝上风,他借定海珠之力,将阮千寻打得口吐鲜血,而自己,只不过是受了些暗伤而已。而此时,他手中高高的举起天一玦,喝道:“结金刚伏魔大阵!”

    玉玦高悬在天,宝光四射,那十名僧人轰然应是,他们齐齐跌坐于云端,头顶之上,那柄天魔法相神刀又再度浮起。而这时有了云虚亲自主持,阵法的威力,似乎比围攻顾颜的时候,上升了几乎不止一个层级。

    阮千寻拭去了嘴角上的鲜血。那九面万灵幡,与定海珠相碰之后,灵气变得极度黯淡下来,空中本来的九色天狐法身也消失不见。而她的脸上,却仍带着万年不变的那股谦和之笑,陈叠紫惊呼道:“师姐!”

    阮千寻疾呼道:“不用管我。带着五子同心杖,速退,回青丘去!”她扬声道,“小谢侯,你要照顾好她们!”

    谢侯双手紧握住那条禅杖,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却一把将要冲上去的陈叠紫拉住。“不可以!”

    陈叠紫怒道:“师姐在那里,你要害死她吗?”。

    谢侯又快又急的说道:“阮仙子自有脱身之法,我们不依计而行,反而是给她增添麻烦!”他喝道:“云熏,你带着沈姑娘!”说完。他一把将陈叠紫扯过来,背在肩上,便飞快的向着上面升去。他们的意思,居然是要将阮千寻扔在这战场之上,自己脱身了。

    而云虚也没有丝毫追击的意思,他如今手中有天一玦,再加上定海珠,在场中诸人,个个带伤的情况下。已经完全掌握住了这战场的主动,凭菡萏峰的两个小姑娘,也掀不起大浪来,他今天就是要将阮千寻与杜确,全都灭杀在此地,杀死一个阮千寻。青丘还不是他囊中之物么,到时候那根五子同心杖,他照样能够取回来!

    随即他便发令道:“祭天魔刀!”

    十口天魔法相神刀同时向上飞起,在天一玦佛光的加持之下,变得格外锐利无比,向着阮千寻的头顶上落去。

    而阮千寻这时却跌坐于云头之上,她嘴唇微动,似乎是在低声吟念着什么,而她身体的周围,已经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青芒,身后拖着长长的青芒之尾,似乎正在空中不停的摇曳而动。

    杜确低声道:“她是要激发体内的天狐血脉,做最后一搏么?”他思忖道:“我们要不要退走!”

    顾颜道:“你不得到那盏坤灵灯,怎么就想退走之事?”

    杜确的脸上露出了坚毅之色,“这盏坤灵灯耗尽了上古神油,已成废品,如此也就罢了,难道我凭一己之力,就不能结婴?我就偏偏不信,要试上一试!”

    顾颜击掌道:“果然有志气!不过我觉得,你还是要赌上一赌的好!”说完她便飞身而起,说道,“你我二人合力,我不信这南海之中,还有能够与抗,我陪你去抢那盏坤灵灯!”说完她手指轻弹,朱雀环的五色火焰,已铺天盖地般的卷来。

    杜确愕然不解,事已至此,为何还要再做无谓的牺牲,难道说她与阮千寻有很深的交情,必须要救她不可?

    但看到顾颜出手,他也毫不犹豫的冲击而下,头顶之上,硕大无比的星辰不停闪烁,盘旋飞舞,他挥动手中的伽蓝刀,便重重的向前斩去,只一刀,便将身前的一颗定海珠震飞。

    青丘,云台,休宁岛。纯以法力比拼,似乎仍是杜确为三人中最厉害的一个。

    云虚的脸上露出狞笑,“你们两个,是来自己找死么,那今天就将你们,全部灭杀在此地!”

    他掌中的天一玦,这时爆发出无比耀眼的佛光来,狠狠的说道:“大、自、在、天、一!”

    一个金色的巨大手印,轰然自空中而落,而这时阮千寻身上的青光暴涨,她在喉间,发出了一声低低的鸣声,那修长的身躯,在空中幻化为九色天狐!

    这时的十口天魔刀,也同时降临至她的头顶上。阮千寻低吟了一声,她以九色天狐法身为助,便不惧头顶上的天魔刀。虽然逆运心法,强行炼化法身,回到青丘之后,不免重伤,但为了这一行,似乎也值得。

    空中的那只九色天狐一张口,便将十口天魔刀,全部都衔在了口中。

    但那十名僧人,脸上似乎并没有惊惶之色,他们同声吟道:“我佛慈悲,南无阿弥陀佛!”

    他们十个人的位置,忽然间在空中互易,本来是并排而坐的十个人,忽然间有人在上,有人在下,在空中居然自行的组成了一个佛陀之形。只是这只佛陀看上去有些奇怪,少了两只手。

    这也是因为涵虚失踪,又有一人于云台镇守。十二金刚之数不能凑齐而已。

    但有云虚的亲自主持,却足以弥补两人不在时的威力。

    那只巨大无比的金色手印,已自空中飞快的落下,十口天魔刀。在天狐的口中,忽然间汇成了一抹刀锋,然后飞快的爆发开来。无数的刀芒飞快的向着四周延展,阮千寻低呼了一声,她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空中那只天狐的法身,在前心之下,被留下一一道长长的刀痕。而头顶上那只巨大的金色手印,已重重轰在了天狐的后背之上。

    阮千寻一口鲜血喷在了前襟之上。如洒下点点的桃花,面如金纸,但两者这一击,周围定海珠的压迫之力,已被她生生震开了一条缝隙。天狐法身,飞快的又附于她的身上,其动作之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从定海珠的围困中脱身而出,随即便飞快的向着上空射去。

    云虚喝道:“十二金刚,拦住她!”

    而这时,顾颜以朱雀环和玄魄珠合运,将空中的二十四颗定海珠完全压制住。她手中那口玄天主剑,飞快向着云虚的光头落下,“还我坤灵灯来!”

    云虚手中的天一玦一扬,像是在半空之中,打了一道利闪一般,顾颜只觉得眼前睁目如盲。似乎什么也看不到。云虚右手平平的向前推出,巨大无比的手印已向着她的胸前按过去。

    这时杜确的身形也已到了,他手执伽蓝刀,长刀在手,威风凛凛,有如天神一般,也没有任何花俏的功夫,当头一刀便劈了下去。

    云虚毫不怀疑,被这一刀着身,自己会被生生的劈断为两截。身为伽楼罗四宝之一的伽蓝刀,专破佛门及佛门的秘法,是无上降魔之宝,可非他能以血肉之躯轻迎的。

    他那只大手在半空中硬生生的转向,与杜确的伽蓝刀飞快交了一记,“铮”的一声巨响传来,无数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而顾颜已扬声说道:“拿来吧!”

    一片五色雷霆,不知何时,已自空中倾泻而下,云虚飞快的后退,玄天剑无声的斩来,他身上的九色袈裟,已被割破了一个口子,顾颜已劈手将那盏坤灵灯夺过来。

    她的灯一到手,杜确便已会意,手执长刀,自行挡在她的身前,而顾颜则飞快向后退去。

    但杜确与云虚,却都不明白顾颜夺这盏灯,是要做什么。

    这时那十名僧人,结阵之后,已在半途之中,追上了阮千寻,将她牢牢的困在中央。只要云虚手中的天一玦一至,便可以调动整个金刚伏魔阵法,将她重击,至少也是身受重伤,不能遁逃的模样。青丘与云台的这一场相斗,似乎还是云台的和尚们,占了些许上风。

    而杜确按刀而立,一夫当关,谁也不敢轻撄其锋。顾颜这时已飞退到了那尊法体之后,一个远离战场之所,她看着手中这盏重若千钧的青色古灯,果如杜确所说,在灯柱里面,本来应有的灯油已空空如也,她的脸上露出微笑,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玉瓶来。

    这个玉瓶被她以禁法牢牢的封死,这时她心念微动,紫色火焰飞起,便已将上面的禁法破开,在玉瓶之内,盛得满满的,都是乳白色的灯油!

    这些灯油,都带着一丝微微的青碧之色,发出一股十分温润的光泽来,她一扬手,玉瓶内的灯油,便一股脑儿的贯入了灯柱之中。

    那小小的灯柱,像是深如大海一般,顾颜将这一满瓶灯油全都贯了进去,却只不过是微微盖住了底而已,随即她一扬手,便将这盏坤灵灯,向着杜确就抛了过去,扬声说道:“接着!”

    被贯入了灯油之后,这盏坤灵灯上,顿时青光大作,一丝碧青色的火焰,飞快的自灯芯之上燃起,落到了杜确的手中,他脸上顿时变成了狂喜之色,惊呼道:“上古神油?”

    顾颜微笑不语。

    这是她当年在子午谷地宫之中,从那七星灯的灯座之下,刮下来的那些灯油。

    当时的顾颜,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何物,只觉得这些灯油很是奇特,因此便着意收集了一些,只是在地宫之中,存量也不多。在地宫两个大石瓮之中,灯油只将将够盖住瓮底,顾颜全部收集了下来,也只是集满了这一小瓶。

    这瓶灯油被她收藏起来。放入混沌空间之中,年深日久,早就已被忘却。直到杜确说这坤灵灯,需要的是上古大妖驾前,不灭的长明灯之油。她才忽然想起,当年子午谷地宫的七星灯,不就是魔尊驾前,不灭的长明之灯么?

    那地宫中的无数配置,全是魔圣严渊。当年费尽千辛万苦,收集而来,这灯油虽然只有一小瓶,却也足够催发出坤灵灯火了!

    顾颜的脸上露出微笑,不管怎样。她不想杜确费了千辛万苦,穷数百之功,坚毅之力,最终却毁于一旦。

    杜确这时已打出法诀,九朵碧青之色的火焰,已从灯芯之上燃起,在云虚的脸上,这时露出了无比惊骇之意,在这一刹那。他甚至有些心灰意冷。

    莫非这是天意。否则为何一个初来南海的散修,她的手中,居然有着能够点燃坤灵灯的上古神油?

    顾颜微笑看着杜确,有这一灯在手,似乎战局已定,自己不用再出手了。

    这时。她忽然间感觉到了一股极度危险之意,正飞快的临近自己的身侧,于无数生死搏杀之中,所磨炼出来的那一份机敏,在这一刻发生了功效,顾颜身上的紫色光幢无声立起,同时金雷羽飞快摧动,人如闪电一般的向外射去。

    与此同时,一道血色的光柱,已经重重的砸在了她方才所站之处,其威力之大,绝不在顾颜的紫金雷霆之下。而更让人震惊的是,这雷霆般的一击,在事先,居然没有半点的先兆!

    如果不是顾颜那于无数次生死之境中,所磨炼出来的那一份直觉,早就不死也受重伤了。

    虽是如此,但她身上的紫金光幢已经在这重重一击下,无声的破碎开来,朱颜镜这时正自行浮起在她的头顶,宁封子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喂,如果不是我帮你挡这一下,你现在早就翘辫子了!”

    虽然被朱颜镜挡去了大部分的攻击,但顾颜仍然被那道血色光柱所波及,她本来在方才的战斗中就受了不轻的伤势,只是强行的以丹药压制下去,这一次旧创添上新伤,顿时发作起来,一口鲜血已狂喷而出。

    顾颜拭去嘴角上的血迹,冷冷的回望过去,“连文清!”

    躲在暗处对她出手的,正是连文清与陆皓雪,这两个人不知用了什么法子,隐身在侧,他们所用的秘法,居然连自己强大的神念,都没有感应到半点踪迹。

    只是这暗处所发的一击,也只能是一击罢了,顾颜冷笑一声,头顶上的朱颜镜飞快的放出毫光,顿时在数丈之外,便显现出了他们两个人的形迹。

    杜确刚刚摧发出紫青兜率火,他脸露微笑,单手托灯,捻唇轻轻一吹,九朵碧青色的火焰,如莲花一般,围绕在灯芯之上,受了他这一吹,便有三朵火焰自行飞行,向着云虚的头顶上飞快飘了过去。

    本来光华璀璨的天一玦,被这三朵灯火一压,顿时光芒便黯淡下去,云虚的肩头一动,二十四颗定海珠便同时飞起,而他这时已飞快的向后退去,低声喝道:“速退!”

    南海中的这些人,见机行事,转头跑路的本事,全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虽然云虚心中极为不忿,为何杜确可以摧发出这坤灵灯,但他却知道以杜确的修为,再加上坤灵灯为助,自己已不是他的对手,万一弄不好,自己的法宝连同弟子全都要毁在这里,因此当机立断,招呼了一声,转头便跑。

    杜确冷笑一声,他手指向上一弹,又有三朵灯花飞了出去,三朵火焰与那定海珠一碰,便化作了成千上万点火星,随即向下飞快湮灭,便将二十四颗定海珠所演化的诸天星象完全消去。坤灵灯之威,果然一强若斯!

    云虚这时已完全消去了与杜确争锋的念头,杜确的坤灵灯一出,便已抵定了场中的局势,他与手下的十名护法,以极快的速度向上飞奔,杜确欲待再追的时候,他便看到了顾颜遇袭之事。

    杜确的眉头陡然间树立起来,两道浓眉笔直如剑,怒喝道:“大胆!”他也不再去追击云虚,掌中的坤灵灯一扬,空中的六朵火焰同时被他召了回来,随即便向着陆皓雪与连文清所在之地飞坠而去。

    在朱颜镜的光芒所照之下,那两个人都无所遁形,但顾颜却敏锐的看到,在两个人的身边,似乎还有一个淡淡的影子,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宝护身,居然连朱颜镜都没有照出她的形迹。

    这时杜确的兜率火已经当头落下,空中似乎有一朵金霞飞快的闪了闪,随后那个人影便像是受了重击一般的,飞快远去。

    顾颜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吐出了一个名字:“秦明月!”

    如果不是她得传自莲花生大师的幻池金莲,又有谁有这样的法宝,能够在朱颜镜下,依然能够遁去形迹?

    杜确还想再追,她便招手唤道:“不必了!”

    秦明月毕竟是莲花山的高徒,身上又有金莲护身,而且精通阵法,一击不中,便翩然远遁,再追也不过是徒耗功夫而已。而这时的陆皓雪与连文清,他们两个,却已被杜确以紫青兜率火困住,陆皓雪的脸上面如土色,她这时才极度的后悔,不应该听信秦明月的蛊惑。

    秦明月告诉她与连文清,她有可以隐匿形迹的秘法,可以悄无声息的躲在顾颜身边,趁着她大战之后失神不备之时,对她发动雷霆般的一击,连文清想都没想便慨然应允,而陆皓雪也听了她的意见,秦明月以金莲护身,三人果然没有被顾颜发现,趁着乱局,躲在离她不远的十余丈之处。而那血色光柱的一击,却是三人合力,陆皓雪用了焚天雷,连文清用了琅琊印,而秦明月则以一件阵法的秘器困住顾颜,让她不能够遁逃。

    没想到宁封子在关键时刻感受到了危险的临近,朱颜镜自行飞出护身,为顾颜挡去了这雷霆般的一击。两人被朱颜镜一照,随即便现形出来。而秦明月因为随身携带金莲,却没有被照出形迹。

    不过她被紫青兜率火一罩,虽然得以脱身,但那朵金莲也随之毁在了火焰之下。

    杜确放眼四方,伽楼罗那尊法体,已经变得有些残缺不全,却依然飘浮在空中,而周围,除了他与顾颜,再加上眼前的这两个俘虏,便再无旁人了。他洒然一笑,“这群和尚,跑得倒快。”

    顾颜微有责怪之意的说道:“我一个人,又不是不能应付,你今日借坤灵灯之力困住他们,是多好的机会,这么就放走了,岂不可惜?”

    杜确毫不在意的说道:“那又如何?就算他们胆子大,日后还敢还寻我的麻烦,难道我就怕了那群秃头?”

    顾颜莞尔一笑,随即她的目光就变得冷厉起来,冷冷的向着面前的两人看过去。

    此时,云虚早已飞快的向外遁逃出去,阮千寻借着天狐法身,破开金刚伏魔阵,向外逃去的时候,他还想着要将其抓住,彻底灭杀,让青丘从此一蹶不振,但没想到,只不过是转瞬之间,自己居然也步上了她的后尘。那个女人,简直就像他命中的魔星一般,如果不是她身上携有上古神油,杜确怎么可能在突然之间,扭转战局?

    他身为云台主持,对伽楼罗尊者的事情了解得极为清楚,那四宝之中,以坤灵灯为首,是伽楼罗当年借以成道之宝,有此宝之助,杜确结婴之事,已是势不可挡。而今日,他挑头与杜确为难,将来的云台,必然会多出一个大敌。

    云虚一面在遁逃的过程中,脑子已经在飞速的思量,对于杜确结婴之后的南海形势,要如何的合纵连横,制衡于他,这时在他的身前,忽然传来了一阵轻笑之声,“云虚大师,请留步!”(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