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87章夺灯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

    这时那股刀气已落至顾颜的头顶,顾颜勉强的后退,但化血神刀专伤修士的神魂,她的神念虽然强大,也抵挡不住这直接的攻击,识海之中,受了重重的一击,而她因神念强大,感觉也格外的敏锐,在识海之中,如同有成千上万把小刀子同时攒刺一样,她低呼一声,身形忍不住向后跌去。但这时,顾颜的手指仍然扬起,低喝道:“去!”

    冰火合运的两件至宝,在这一刻显现出无比强大的力量,那只白色的冰雪朱雀,张扬着双翼,飞快的向上飘起,凝聚着五火之力的冰雪之气,向上狠狠的劈去,裴明玉驾驭那口化血神刀,几乎是势无反顾的发出了那一击,在一刀劈出之后,已经全无抵挡之力,被这股冰雪之气所罩,似乎全身的经脉在这一刹那间都要被冻僵了一样,这时那五色火灵,已无声的落至她的头顶之上,似乎要将她整个的身躯,全都焚为飞灰一般。

    连文清早在看到裴明玉发出这一击之后,便知道不好,他舍了身前的九嶷鼎,不再与那只蜃魔王纠缠,而是驾驭着琅琊印,飞快的冲至裴明玉的身侧,正好五色火灵当头罩来,他举起琅琊印向空中一迎,无数的火焰,已将血色麒麟当头罩住,两者在空中一碰,便已互相湮灭,而连文清则抱着裴明玉的腰,飞快的向着远方遁走。在琅琊印上,这时已经显出了道道的裂纹。

    但连文清并没有顾及,而裴明玉受了那重重一击,已是面如金纸,气若游丝,低声道:“多……多谢!”

    连文清这时的心中忽然起了一丝痛意,他飞快的说道:“你不会死的,我带你回千镜岛,这个法宝,我们不抢了!”

    裴明玉低声的呻吟起来:“其实,你的心思,我知道,只是我不敢答应,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喜欢我呢,还是只是为了接近我,以便更好接近与千镜岛的关系?”

    连文清的脸上,这时有悄然的泪水滑落,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想尽办法的与裴明玉打好关系,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在这一刻,他的心中,没有夺宝,没有报仇,只有那丝痛入心肺的恸意。

    他抱着裴明玉的身躯,也不顾身后的战局,飞快向外冲去,大叫道:“我带你回千镜岛,想办法救你!”他顺着众人在下来之时,所开辟出来的那条道路,飞快的冲去,但刚出去没有几步,便有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连文清愕然道:“裴兄?”

    来者正是八荒居士座下的首徒裴炎,他冷冷的说道:“给我!”

    连文清愕然道:“什么?”

    裴炎从他的手中,抢过了裴明玉的身体,说道:“我的妹妹,我自会照看,我此来,是传祖师的法谕,凡千镜岛之弟子,皆不能插手此次火池取宝之事。”他的脸上露出一个冷笑,“至于你,祖师也有令旨,你若能抢回那面天一玦,那么祖师就会答应你,帮你复族的要求,否则,你也不用再回千镜岛了,就在这南海之中,自生自灭吧!”

    他飞快的说完了这一串话,便带着裴明玉的身体向上升去,眨眼间便已不见踪影。而连文清的这时似是痴呆了一般,他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裴明玉离他渐渐远去,脸上忽然露出了狰狞之色,托起了那已经破损的琅琊印,便飞快的向着后面冲去。

    顾颜以冰火合运之力,一举打破了僵持的战局,重伤了陆皓雪与裴明玉,让后者为之遁走,一举破局,但她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她以玄魄珠和朱雀环合运,击破了那只傀儡,但二十四颗定海珠,所布成的十二诸天阵法,却已经从四面八方压迫而来,其强大的威力,远非五色灵旗所能抵挡。只不过片刻时间,那五座山峰已崩塌下来,强大的压力似乎要在这一刻间将她碾成碎粉。

    顾颜在动手之前,已经将这一切全都算计完全,在五色灵旗折断的一刹那,陆皓雪与连文清也同时败退,朱颜镜与九嶷鼎,飞快的聚拢到了她的身前,这时背后一颗巨大无比的星辰已飞快而至,重重的轰击在了她的后背之上,一口鲜血,顿时喷出。

    而这时,无比巨大的宝鼎已经立在了她的身前,顾颜甚至来不及拭去嘴角的鲜血,她手中的灵诀飞快打出,朱颜镜在她的头顶上不停翻滚,无数的光华在四处乱飞,九嶷鼎中的混沌元气,似乎是源源不绝的由九个孔窍之中喷薄而出,周围的诸天星象,万法虚空,似乎被她在这一刹那之间,全都定住。

    就连正在恶斗的云虚与阮千寻,这时也都瞠目结舌,没想到顾颜的修为,居然已经厉害到了如此的地步,她在受伤之下,还能够以一己之力,压制住这二十四颗定海珠!

    云虚的心中大叫可惜,如果他现在同时出手的话,以全力驭使十二诸天阵法,就算不能将顾颜灭杀当场,也必定能够让他重伤,退出战团,但现在,失去了他的镇压,那二十四颗定海珠只能自行运转,失了变化,被顾颜以强力压制在当场。

    随即他一转头,目光中顿时便喷出了怒火。

    在他的身后,杜确已经悄然而至,他自云虚的身边掠过,一只手,又已经握住了那盏坤灵灯。

    第三次夺灯!

    他双手紧紧握住了坤灵灯的底座,便用力的向上拔起。

    而那灯座,像是生长在了那尊法体的手上一般,杜确这一拔,足有雷霆万钧之力,就算是一座小山,也能够被他拔地而起,但那坤灵灯如在上面生根了一般,仍是岿然不动。

    杜确大喝了一声,他一手紧握住坤灵灯不放,另一只手,则重重向着身前的法体劈去。

    他对伽楼罗遗留下来的这尊法体,可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心,再说,就连云台佛国的自己人,为了取宝,都可以将这尊法体,牺牲在地底火海之中,他又为什么要有顾惜之情?这一掌重重向着身前劈下去,落在伽楼罗持灯的手臂之上。

    法体之上,忽然间金光大盛,一尊四头八臂的佛陀法身出现在空中,杜确单掌合十在胸前,喝道:“拜天!”

    他头颅微低,向着身前拜下去,强大的冲力飞快向前冲击,这尊法身被他震了一个粉碎,随后他又喝道:“拜地!”

    单掌合十,向前再拜,伽楼罗的第二重禁法,便已被他以强力破去。他身前的那只手臂,被他这一拜,顿时无声而断。

    坤灵灯脱手飞出,杜确伸手一抓,便将其牢牢的抓到了手中。

    这盏灯一落到杜确的手上,他的双手便不禁向下一沉,顿时惊讶起来:“这灯居然如此之重!”

    他平生之中,只是在典籍之中,听说过坤灵灯的名字,虽然一心念念在兹,不惜花费数百年的功夫,也要取得此宝,但却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这坤灵灯的真形。

    这盏灯,通体都由青色玉石所制,发出幽幽的青色光华,托在杜确的手中,显得凝重如山,一点青色的灯芯,黯淡无光,虽未点着,但上面却有一层淡淡的影子,似乎能够照见人影一样。

    云虚见杜确得了这盏灯,大惊失色,他也不顾正在与阮千寻缠斗,手中的天一玦一扬,一片云光发出,便将阮千寻隔在了外面,而他则飞快的转身,两只手在空中一招,那二十四颗定海珠便不再围攻顾颜,而是向着他的手中飞回,然后他的身形便如大鸟一般凌空下压,飞快的落到了杜确的头顶之上。顾颜全力一击,将身后的敌人逼退,自己也受伤不浅,如果云虚此时再加一把力,就算她全力驭使朱颜镜与九嶷鼎,只怕也挡不住对方的进击,但这时,二十四颗定海珠,却被云虚飞快的收回,顾颜周围的压力顿时为之一轻。

    她飞快的从怀中取出了融雪丹,将那一瓶丹药,全都一股脑的塞进了口中,也不管周围的战局,盘膝坐地,体内的紫金灵气便被飞快的调动而出。

    她与杜确这种修习了炼体术的修士不同,虽然所受伤势较他为轻,但杜确受了云虚重重一击,服了丹药之后便能够生龙活虎,顾颜却远远不行,她将体内灵气运转十二周天,这才觉得好了不少。睁开眼睛,这时云虚,已经飞扑至杜确的身前。他的脸上全是惊讶之色,“你怎么能够取到这盏灯,怎么可能?”

    杜确大笑道:“有何不可?这坤灵灯,能发上古兜率神火,你以为,只有你佛门弟子才能够驭使么?”

    云虚脸色凝重的有如冰山一般,“这坤灵灯,以乾坤万里一青石为基,除了我佛门中人,能以大手印托起之外,绝无旁人能够驭使此灯!”

    杜确大笑起来:“不错,但你别忘了,你佛门的法门,也同样来自于上古妖族,你以为当年的伽楼罗尊者,他真的是一个玄门修士?如果不是他修习了上古妖族法门,怎么能够别出心径,创立云台佛国?”

    云虚冷笑道:“不管怎样,坤灵灯也不能落入外人之手!他双手同时扬起,二十四颗定海珠飞快的自头顶之上压至。

    阮千寻这时已飞快而来,她背后的那尊天狐法身,似乎能将前进路上所看到的一切,全都吞噬一样,万灵幡同时展动,空中的灵气重压,如云海一般的当头压至,而她却并没有去与云虚缠斗,而是飞快向着法体的另一侧欺近。一只手,已经伸向了法体手中的那根宝杖。

    岑墨白这时低声说道:“师妹,可以动了!现在他们混战一团,焦点在那盏坤灵灯,我们趁机取了天一玦便走,不给他们留下可趁之机!”

    江无幽喜道:“看了这么半天,总算有机会动手啦。咦,明月姐去了哪里?”

    她一转头,发现已没有了秦明月的踪影,岑墨白道:“速战速决!”她的手掌向上一扬,一片五色光华已经冲天而起,正是菡萏峰秘炼的锦绣云光,两人无声的向着云虚的身前靠拢过去。

    这时的秦明月,则已经掠到了陆皓雪的身前,她一手将陆皓雪托起,手指连扬,点中了她身上的几大窍穴,让她的鲜血顿时止住,随即便从怀中取出了一瓶疗伤的灵丹,一股脑儿的塞进了她的口中。

    陆皓雪呻吟一声,苏醒过来,看到居然是秦明月扶着她,惊道:“你……你做什么?”

    秦明月冷笑起来,这时她的脸上再也不复先前那种温柔淡雅之色,而是显现出一种极为狠厉的表情来,“我当然是来救你!”

    陆皓雪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秦明月冷笑道:“因为我不想看着那个女人,这样得意!”她冷眼看着被自己召唤而来的连文清,说道,“我不能明着出面,但却会在暗中相助你们,今天别人得宝也罢,失败也罢,我只要那个女人的性命,就算不死,也要叫她重伤!”

    连文清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无比狰狞之色,陆皓雪略有犹豫,秦明月便说道:“你身奉师命,现在一败涂地的回去,难道说云紫烟会饶得了你,另外的两位岛主,难道不会因此事而大做文章?”

    陆皓雪一咬牙,说道:“既然有秦仙子这样的名门高徒相助,那我们就博一把!”

    这时杜确已托起了那盏灯,他扬起法诀,向前打出,但随即他的脸上,便露出了无比惊讶的表情,他虽然打出了法诀,但那灯芯之上,却连一丝火焰,都没有发出来。这坤灵灯就像是沉睡不醒的一样!

    云虚大笑起来:“非我佛门弟子,焉能驭使此灯?我还要多谢你了,将这盏重如泰山般的坤灵灯,从佛陀的手上取过来!”

    他的肩头一摇,二十四颗定海珠便从头顶上压迫过来,而左手的掌心处,那块天一玦正闪现着毫光,两宝齐压,杜确顿时觉头顶上重如泰山一般。

    而这时云虚的右手长伸,一只如蒲扇般的大手自空中飞快的抓来,杜确低喝了一声,他全身的骨骼,在这一刹那似乎都在格格作响,一扬手说道:“给你!”

    他劈手便将坤灵灯掷了出去,随后身形向后倒飞而去。

    云虚朗声长笑,他的一只手,已经将那盏坤灵灯抓在了手中,而这时,杜确已从他定海珠的压迫之下,脱身而出,他的身形,这时已经来到了那尊法体的头顶之下,大手向下一抓,便从法体的身后,扯出了一柄足有三尺的长刀来。

    那柄刀的刀身细而狭窄,通体呈碧蓝之色,杜确一扬手,这柄刀便在他的手中,发出了一片碧蓝色的光芒,光华随之暴涨,一股极度的寒气,飞快的从刀身之上散发出来。

    他大笑道:“阿颜,这柄伽蓝刀,是留给你的,不过,我要先借用一下!”

    顾颜笑道:“多谢!”

    杜确知道顾颜的太阿剑在毁了之后,缺少一件无坚不摧的利刃之宝,而这四宝之中的伽蓝刀,似乎正当其时。

    云虚大笑起来:“杜岛主,你既然精通本教的法门,难道不知道,这坤灵灯为四宝之首,可以驾驭佛门万宝之林,一切法宝,都要听它的调遣么。除了我的定海珠之外,另外三宝,都要受这坤灵灯的压制,你还是纳命来吧!”

    杜确冷笑道:“那也未必!”

    他左手飞快的在刀身上一拂,便将刀身上的那层碧蓝光华抹去,随即右手挥刀,重重的向下斩来。

    这刀身被铸造的极为狭窄,与一般常见的刀形皆不同,但却是极为锐利,杜确手下加劲,如割腐石一般,二十四颗定海珠所布下的阵势,居然也没有挡住这一刀之威。

    顾颜不禁点头,杜确的修为确实高深,在他手中所用出的这柄长刀,确实比在自己的手里更加厉害。

    而云虚却像对此并不放在心上一样,他捧起手中的坤灵灯,吟道:“以彼之法,护我伽蓝,乾坤之始,万物始一!”

    手中的法诀飞快扬起,那灯芯上的青色影子,不停闪现,但让云虚瞠目结舌的是,他同样没有催发出坤灵灯上的灯焰,这盏灯,像是失去了生命一样,无论落在谁的手中,它只是在那里静静的躺着,就像死了一样!

    这盏灯死了!

    这样说似乎有些怪异,但现在给云虚的,却就是这个感觉。他喃喃的说道:“怎么可能,我以佛门秘法催发,怎么会点燃不了这盏灯?不可能,不可能!”

    他大声的吼叫起来,脸上的神情无比狰狞,像是要疯了一样。

    这时顾颜服下融雪丹,体内的真气九转,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她飞掠至杜确的身前,低声道:“怎么回事?”

    杜确道:“我方才想到,是我疏忽了!这坤灵灯,在灯柱之上,藏有上古神油,可发三清兜率火,是佛门降魔定慧的第一至宝。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时日过得太久,那灯柱里面的灯油,早就已经枯竭,因此不管换了谁,都无法点燃这坤灵灯!我是在那位无名修士的手册中,看到这一点的,只怕那个云虚子,他还不懂得其中的玄机。”

    顾颜眉头紧皱起来,这盏灯既然不能点燃,那么在他们的手中,便已经成为了鸡肋,一盏无用的灯,又如何能够帮助杜确结婴?现在两个,虽然是隐隐占了上风,但却已经到了极为凶险的境地,四面树敌,只是这四宝还没有被瓜分完毕而已,看江无幽与岑墨白,两人蠢蠢欲动,似乎也有出手之意,而最让她的担心的,却还是秦明月。

    这个看上去温柔淡雅,却不知为何,对自己有着极度恶感的女子,她一直隐身在侧,现在似乎连踪迹都看不到了,顾颜向来不惮于对人揣测十二万分的敌意,她绝不相信,秦明月是悄然退走,她说不定隐藏在何处,等着对自己发出致命一击。

    她低声道:“你要小心那个秦明月!”

    杜确一愣,随即便说道:“知道了!”他也没有问顾颜原因,因为他心中了然,顾颜绝不会无的放矢的说上这么一句。

    顾颜又道:“你可知道,何处能找到上古神油么?”

    只要坤灵灯在手,就算暂时不能驭使,那也没什么关系,将来再慢慢寻找上古神油便是,杜确肯花几百年来收集玄晶,难道就不能再花上几百年,去寻找这上古神油?

    杜确苦笑了一声:“当年我收玄晶,还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去找,可这上古神油,据说是上古大妖驾前,不灭的长明灯之油,如今妖族覆灭,放眼天下,我又到何处去寻?”

    顾颜的脑中灵光一闪,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一时却又抓不到头绪。

    这时的云虚,却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如今已夺得两宝在手,算是场内最大的赢家,可是这坤灵灯在他的手中,根本无法激发神火,就如同一个废物一般,这让他回去之后,如何向云台的三千弟子们交代?

    他甚至怀疑这坤灵灯,是当初伽楼罗尊者留下的一个假物,否则为何以佛门秘法,仍激发不出紫金兜率火?

    这时阮千寻的身影已翩然而至,她飞快落到了法体的右侧,一只手已抓住了那根禅杖,轻笑道:“云虚大师,得罪了!”

    她夺这法杖,可远不像杜确夺灯时那样的费力,手指轻拈,禅杖已被她抄到手中,随即她的身影便如电一般的向后掠去。

    云虚喝道:“诸护法,布金刚伏魔阵法,拦住他!”他在这片刻之间,已经定好了方略,一转头,便飞身向着阮千寻扑去。现在陆皓雪重伤,裴明玉等人退走,而顾颜与杜确也都受伤,他要先倾全力解决了阮千寻,然后再回头对付二人,今天这伽楼罗四宝,他全部要拿到手中,这样,才不负云台佛国之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